返回

夜市名媛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夜市名媛 后记
上一页 目录  
  创造好心情

  衣沅近来心情有些闷,写稿闷到发慌,最常一个人望着大雨不断的天空胡思乱想:如果世界上真的“老天爷”这号人物,最近他的心情应该不太稳定。

  祂似乎很不爽,就是不知道袍在不爽什么?

  一个寻常的梅雨季,下着不寻常的大豪雨,整个台湾像淹在水中,住在台北近郊山区简直潮湿到不行,晚上睡觉时候老觉得棉被床单像从水底捞起来似,怎么换都是湿黏黏的。

  活在潮湿的环境,心情也跟着潮湿了,一点点小事就让人莫名伤感──

  “造化弄人”──衣沅最近常想起这句成语,打开电视看着每天上演的奇人怪事,不免要想:下完这场恐怖梅雨,接下来还会有什么精彩的?

  犹记今年三、四月,电视新闻常常报导去年冬天气候特别异常,暖冬现象造成全省各地蔬果盛产,所有想得到的东西都生产过剩,市场上的水果全部又甜又漂亮、而且价钱低廉,各种叶菜也多到不行,我常去的大卖场几乎天天在促销,而最具代表性的是高丽菜。

  产量太多造成价格直直落,产地价格一斤不到四块钱,连基本的工钱、油钱都不够。于是,有一阵子新闻又开始报导“菜贱伤农”。

  辛苦耕作的农夫们因为菜价太差,花力气采收只是白作工,不得已的情况之下,只好忍着心痛、含着眼泪把满坑满谷的高丽菜悉数耕除了。

  耕除是什么意思?就是原地砍掉当肥料,直接“作废”啦!

  东西产太多不值钱,毁掉它总行吧?结果,就在农夫们废掉费尽心血种出来的作物没多久,台湾开始可怕的连日大豪雨,没日没夜的大雨狂倒,才不过几天的时间,高丽菜的价格涨了七倍!千金难买早知道啊~~

  我替那些农夫觉得很呕,觉得老天爷跟辛苦的农人开这种玩笑实在不够意思嘛!不知道亲手废掉高丽菜的农夫心里怎么想?如果是我的话,大概会气到发疯抓狂,但是,发疯抓狂又如何?能找谁告状啊?

  写小说的我常会写到“老天爷开的玩笑”,但若在真实生活遇到这种让你哭都哭不出来的“玩笑”,凡人如我还真不知道该怎么自处?

  就因为料不出“老天爷”会跟我们开什么玩笑,如何能随时保持一颗愉快的“心”遂变成一项艰难的课题──

  哭也一天笑也一天,既然都要过一天,当然要选择笑着过。

  衣沅有个超级开朗乐观的好朋友,不管她在人生遇到什么困境挫折,任何时候见到她,永远一张笑咪咪的阳光脸,即使在被忠心耿耿、做了十几年的公司毫无预警地资遣的那天,她也笑着整理私人物品,笑着打电话通知各亲友,用她超乐观的开朗语气说:嘿,我今天领到毕业证书了,听说非自愿失业可以领失业金呢?好棒喔,一次可以领半年耶。

  欣喜语气完全不像失业的可怜人,现实中她的经济负担可不轻,处在最坏的状况里还能四处说笑,真是被她打败了。

  当然啦,她也恨老东家无情无义,但凡事往好处想的她总有正面力量提升自己。

  衣沅常这么问她:“你怎么这么想得开啊?好像从来没有什么事情能让你难过的?”

  “我懂得平衡啊,谁叫我是最能平衡的‘天秤座’呢!”她很得意:“你心情不好找我就对了,我最会逗人开心了!”

  想创造好心情,交一个乐观的好姊妹应该是方便又有效的好方法。

  每当我卡稿痛苦不堪,或因想不出好点子在地板上打滚撞墙的时候,第一个想到就是打电话给这位超级好朋友,不消几分钟的打屁闲聊过后,阴暗心情很快豁然开朗,猜想她血液里必然流着寻常人欠缺的快乐基因,我总幻想可以输一点她的异常基因,以后就算天塌下来也能微笑伸手去顶,多美妙!

  写这本“夜市名媛”,衣沅很不幸得了某种怪症,寻常感冒屡医不好,吃过各种药,差点儿连庙里的香灰也喝了,怪病纠缠不去,一路顶着烧烧的大头写完了辛锐武和何黛妃温馨可人的爱情故事。

  我喜欢辛锐武。年轻有成的他性格沉稳,面对感情超有定见,这年头男人都流行练劈腿功,难得罕见的专情男人乃全天下女人梦寐以求。

  一帮姊妹淘朋友们最喜欢从爱情小说里寻找忠诚、温柔,偶尔耍点迷人小坏的男人──“辛锐武”,是依照她们的理想写出来的人物,他满不在乎的外表下是一颗爱上了就永不后悔、果断坚定的心,多迷人哪!

  写着连我都禁不住要爱上他了!

  喂喂,这可是“坏男人”系列耶,下次来个坏一点行吗?系列最终,不妨尽情来使坏!请用力期待下一本更精彩的故事吧,大家下回见啰!  

上一页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