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夜市名媛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夜市名媛 第3章(2)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贷款?你好像借了不少钱了。”林书琴不禁为好友担忧。

  “跟银行借的钱也是要还,你这样会不会压力太大?”

  “放心,我做的东西很受客人肯定,只要小心别让新货损毁,下一批新到货卖完我就好过些了。”提起那些无端消失的金钱,何黛妃还是难过。

  “你不再去找那个人谈谈?”林书琴知道,那个长得很好看的男人有足够身家赔偿她的损失。

  “不要了。”何黛妃摇摇头。“既然他不认为我被毁损的东西值那么多钱,猜想他也不会心甘情愿拿钱,我又何必让人瞧扁。”

  “我知道你的自尊心强,但自尊心总不能当饭吃。”林书琴感觉她是在呕气,因为那男人刺到她最在意的自尊,那是她最不容侵犯的死穴。

  “话是这么说没错。”何黛妃不为所动,悠哉地吃零食、看电视影集。

  “不过,我就是没办法对人家低声下气,你又不是不知道,从念书时代我就讨厌‘放低姿态’向人哀求,连教授要当我暗示我去求他,我死都不肯。人活着,不就是为了争口气而已!”

  “黛妃,你的脾气要改一改啦!”林书琴嘟起嘴,直言规谏。“个性这么硬,吃亏的永远是自己。唉,如果我是你的话,才不会因为什么自尊不自尊的问题放弃那笔赔偿金,而且人家地址都留了,你每天去吵他闹他,我看他给不给?”

  “要去你自己去,这种事我可做不来。”何黛妃摇摇手,瞪了好友一眼。“拜托,难得有休闲时间,你不要一直碎碎念啦,简直比我妈还啰唆!”

  “好啊,既然你不要,我想办法帮你要!”林书琴对那名多金帅哥超感兴趣,脑子里有些想法开始蠢蠢欲动。

  何黛妃没什么反应,只是眼睛盯着电视,对于好友慨然承诺要帮自己要钱也听听就算了,她个性跟书琴不同,任何不能靠自己能力达成的事情,她都不想浪费时间。

  隔天,没等林书琴杀上门去找辛锐武要钱讨公道,辛锐武已自己客客气气地登门造访。

  “噫?你?你不是那个……”一见辛锐武出现在眼前,毫无心理准备的林书琴确实吓了好大一跳,她莫名地涨红脸,呐呐地说不出话。

  “我姓辛,之前我们见过。”辛锐武客气颔首,帅气颀长的身材吸引周遭女性目光,大家都好奇地打量着这位帅哥。

  “你好。你、你来找黛妃的吗?”林书琴终于问出话。

  “是的,请问她在吗?”他从口袋里拿出皮夹,掏出一张支票。“我今天是专程来还她钱,那天不小心撞毁她的货品,实在不好意思。”

  “你来还钱?”林书琴愣了愣。“可是她刚好不在耶,出去调货了。”

  “何小姐不在?”辛锐武脸上难掩失望,叹道:“真不巧,我还特别拨空来,想说亲自交给她。”

  “我可以帮她代收。”林书琴不假思索地马上回道。

  “你放心,我是她的好朋友,一定会安全地把钱交到她手上的。”

  “这样恐怕不太好。”辛锐武摇头,微笑拒绝了。“我还是当面交给她比较妥当,谢谢你的好意。”

  “也是啦,牵扯到钱的事情还是当面说清楚比较好。”

  林书琴依然沉陷在他迷人的微笑里,不知怎地,今天的他看起来比上次看到时更帅!

  “我想麻烦你,请何小姐跟我联络一下,先约好时间才不会又白跑一趟。”为求慎重起见,辛锐武拿出自己名片,清楚写上专线电话及私人e-mail帐号。

  “好的,我一定会转告她。”林书琴恭敬地把他的名片收妥,小心翼翼地放进自己的皮包里。

  “那就麻烦你了。”辛锐武还有事待办,不能担误太多时间,只得先离开。

  “不会,别这么说,我会转告她的,你放心。”

  林书琴满脸微笑地向他挥手,不为人知的心里却逆向浮起她自私的打算。

  林书琴站在摊子前目送他高大英俊的背影渐行渐远,迷恋的眼波丝毫不隐藏。

  几个正在摊子前挑东西的女孩也看到刚才离开的俊男,低声窃窃私语:

  “哇!你们有没有看到?那男的好帅耶!”

  “是啊。不过,真奇怪捏,大男人怎么会来逛卖女人东西的摊子?”

  “说不定是老板的男朋友,这有什么怪?”

  林书琴听到她们的对话,偷偷扬起嘴角笑了,即使是幻觉也甜蜜得不得了,她真希望自己能有这么出色优秀的男朋友啊!

  比起好友何黛妃,她的男人运真的差多了,偏偏一心开创事业前程的何黛妃对风花雪月没有太大兴趣,而满心期盼有知心伴侣疼爱的她,却老是等不到自己想爱的男人。

  而今,机缘巧合碰上辛锐武这么有钱、有地位又有出色外表的单身男子,她真的很难压抑心中不断绽开的朵朵小花。

  辛锐武倒没料到会有一群女生望着他英挺的背影暗自垂涎。

  特别走这么一趟却没遇到何黛妃,他心里不禁有些懊恼,在出发前该先打个电话确认一下的,没即时把钱还到她手上,心里的愧疚就无法消去。

  若无其他要事,或许他会留在摊子上等何黛妃回来再亲手奉上支票,麻烦就在他约了大姊餐叙,总不能让远从宜兰上来探望弟弟的大姊扑了个空啊!

  从小大姊就像母亲一样拉拔他长大,为了养活弟妹们,她甚至牺牲自己升学的机会,所以他过世的母亲临终前还要她把大姊当母亲一般奉养尊敬。

  事实上,从他研究所毕业创立公司以来,他一直没忘记要报答几位带大自己的亲姊姊,而位高权重的大姊更是他最重视的亲人。

  “大姊!”一进入约好的餐厅,辛锐武马上向等待他的大姊招手。“你等很久了吗?对不起,我刚去办一点事情担搁了!”

  “没关系,我知道你工作很忙。”辛大姊慈蔼笑着,她一生最大的骄傲就是这个当大老板的弟弟,看到他,整个人心情就好起来。

  “你好久没来台北了,今天怎么有空可以过来?”辛锐武知道大姊非常重视家庭,若非有要事,她不会放着家人在宜兰而独自上台北找他。

  “你真聪明!”辛大姊露出满意骄傲笑容。“我出发前才跟你二姊说,不必我讲,我们聪明的弟弟一定知道姊姊的心事,呵呵呵……”

  “哦?听起来好像挺慎重,你跟二姊都讨论过了?”

  “当然,婚姻大事当然慎重。”辛大姊从皮包里拿出一只信封,喜孜孜地摆在他面前。“你看看,很漂亮的女孩子喔,是我们乡长的女儿,刚从日本回来。”

  “噢!拜托!”闻此言,辛锐武痛苦闭上眼睛,伸手往额头一拍。“我还不到三十岁,现在哪有男人这么早结婚的?你不要乱了啦!”

  “什么?我们乡下那边,在你这个年纪都当爸爸了。”辛大姊正气凛然地道:“更何况你是辛家的独子,现在又事业有成,你的人生大事绝对不可以马虎……”

  “是,你说的都很对!”辛锐武简直想喊救命!到底是谁规定一个男人有了点钱、有自己的事业非要结婚?他目前还不想婚,难道犯了法?

  怎么搞的?莫名其妙一瞬间,全世界的“长辈”全跑出来逼婚了?先是单君仪的老爸,现在又轮到自家老姊?

  “上次,也是你说那个有钱银行大股东的女儿,叫什么仪的,说她个性娇不好沟通,我才特别去为你物色乡下长大、个性温柔的女孩子,再说,你现在身份地位不同,要当我们辛家媳妇,万万不可以随便找‘阿杀普路’的货色,你的另一半得过姊姊们这关才行,老妈过世之前有特别交代……”

  “大姊,别谈这些好吗?”辛锐武完全丧失食欲,不知从何说起。

  “你又这样?”辛大姊板起脸,拿出长辈的威严。“几年前你在读研究所,那时候有个学妹跟你走很近,那时你二姊打听到你学妹家里原来是卖蚵仔面线的,你都不知道,连续一个星期我跟你二姊晚上睡觉都梦到老妈,老妈哭着说不接受卖蚵仔面线的媳妇,他儿子可是将才呢,怎么可以委屈?”

  “你们实在太夸张了。学妹跟我八字都没一撇,真不知道你们在想什么?我的对象应该由我自己决定,就算我爱的是夜市摆摊的又怎样?重要是两个人相爱,跟对方做什么职业无关!”

  “什么?你有女朋友了?”辛大姊一听到他的话,就一副快昏倒的样子,激动地问道:“你、你真的交了在夜市摆摊的女人?哎呀!我的天啊!该不是槟榔西施吧?小武,你不可以这样!你不可以让爸妈失望,他们地下若有知……”

  “大姊,我们先吃饭好不好?再争下去,我也吃不下了。”

  辛锐武简直快疯掉,话说出去才觉得不对,怎么会提到夜市摆摊的?而天下那么多职业可以讲,为何脱口说出“夜市”?

  辛锐武偏头想了想,或许这阵子刚好处理他不小心撞坏人家摊子的事情,也或许还有一个原因──

  何黛妃是他遇过很特别的个性女子,恰好她在夜市里谋生,她给他的印象太强烈,不自觉深烙在潜意识里。

  不能否认,那个恰北北的靓女敢说敢争,是真的教人难以忽略她的存在,即使在夜市里出没也无损属于她的独特吸引力。

  辛锐武轻轻叹息,硬把自己都没勇气确定的心事压回心海深处,不去触及。

  “哎,不说就不说。”辛大姊也怕弟弟翻脸,暂先按下:“照片你先拿回去,有空慢慢看,只是看嘛,加减参考一下有什么关系?!”

  “不要!你带回去,我不想看!”这次,辛锐武非常坚决,他要把立场表达清楚,敬爱姊姊是一回事,但他不容许别人干涉自己的感情世界。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