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百万孕母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百万孕母 第4章(1)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姜晓玬接受了严唯旭提出的一切条件,很快地签下合约,也收了一笔为数不小的「前金」,正式开始这段惊涛骇浪的孕母生涯。

  严家人行事低调、有纪律,什么大小事都按部就班进行,姜晓玬在张子曜的安排下很快办好休学,宣称家里有事,要陪母亲回乡下处理。

  然而,让姜晓玬感到意外的是,严唯旭竟然开车到学校接她——

  「你、你怎么来了?」

  「上车吧!」严唯旭惜字如金,冷酷的五官让人看不出他心中真正的想法。

  「今天是不是应该到医院做手术?」严唯旭说明他亲自开车到学校来接她的原因。

  「是!上回健康检查做完,医生有说就这几天。」姜晓玬脸蛋红红的,她说的「这几天」,正是受孕机率最佳的好日子。

  「妳还好吧?」他微侧过脸,冷冷地瞅她一眼。

  「嗯。」暂时办妥休学手续的姜晓玬没有多余的心情去难过或不舍,转而问她的「金主」道:「我有点担心手术能不能一次成功?完成后要住院观察吗?」

  「别想那么多,一切交给医生就是了。」严唯旭收回目光,没再看她,漠然的表情,再无情绪起伏。

  「喔!」姜晓玬没多说什么,心里却升起一股奇异的感觉,说不上来的诡谲。

  车子平顺地穿越市区,沿着林荫大道往僻静的郊区行驶,两人都不再交谈,任由车内过冷的空调一度度下降,冰冻了车内的温度。

  「妳很紧张?」好不容易,严唯旭终于说了话,神情却十分凝重。「放轻松一点,太紧张会影响结果。要不要闭眼休息一下,让情绪缓和缓和?」

  「嗯,我还好,不用了。」姜晓玬勉强挤出笑脸,淡淡地答话。

  他说什么废话嘛!开玩笑,她现在是要去动手术生一个孩子,又不是去郊游野餐,心情紧张也是很正常的事。

  严唯旭脸上微露难色,好像在挣扎着,过了好一会儿,才哑着嗓子低唤一声。

  「晓玬?我这样叫妳,妳不介意吧?」

  「嗯,可以。」姜晓玬秀眉轻蹙,偏着头看他。

  此刻的严唯旭真的有点奇怪,说不上怪在哪儿,但隐约感觉得出那双深遂眼瞳浮动着些许的不安。

  「呃、我想问妳,以前有没有交过男朋友?」严唯旭开口问道。

  「男朋友?」她吓了一跳,不懂为什么他突然问起这件事,顿时为难得不知该怎么回答。

  「呵,妳别紧张,我随便问问而已。」严唯旭笑了笑。「像妳这么漂亮的女孩子,有男孩子追求是很正常的事。」

  「是有交过,不过我的时间大多花在功课和练舞。」姜晓玬随意回答,她当严唯旭是在闲聊,既然是闲聊,随便说说也无妨。

  「我们待会儿先去吃饭。」

  两人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严唯旭好像早有计画似的将车子往西滨公路驶去,白浪翻滚的美丽海岸映入眼帘,消去热气的太阳映照着眩目的彩霞,一簇一簇地缀在天边,为黄昏夕晖做开幕前的准备。

  「你不是要载我去诊所吗?」姜晓玬没空欣赏风景,只有满心的狐疑。「应该先做手术比较重要吧?吃饭以后有的是时间。」

  「没关系,我们先去海边吃大餐。」严唯旭不以为意,平静地应答。「这附近有个小渔港,傍晚渔船带回来的现捞海产十分美味。」

  「可是……」姜晓玬一脸怀疑,怎么做手术变成野外郊游了?他到底在想些什么?说好的事情是不是有了变卦?

  「妳别想那么多,听我的就对了。」他神秘地笑了笑,执意将车子继续往渔港开过去。

  小渔市的地板很滑溜,严唯旭与姜晓玬两人如情侣般并肩穿梭在每一摊贩售海鲜的小摊子,看着刚捞捕到的渔获,兴奋得像个孩子。

  严唯旭如识途老马般迅速确实地买了沙虾、花蟹、海瓜子等几样时令海鲜,交给餐厅料理成美味的盘中飧,在可以看到跨海大桥和美丽夕阳的二楼雅座,边吃边欣赏迷人的落日余晖。

  姜晓玬开心地吃着现烹美食,身边的男人也放松地畅饮啤酒,她突然有种像是跟男朋友出来约会的甜蜜感受。

  真是太奇怪了!

  她内心暗自思忖着,不是说好了要去动手术吗?怎么会变成来海边散步、欣赏夕阳,大啖海鲜呢?

  姜晓玬猜不透眼前的男人究竟在盘算什么,虽然很想开口问个明白,但见他毫无压力地又吃又喝,好像很久没这么开心自在的样子,就不好意思破坏当下这种放松的气氛。

  或许,他真的需要解放一下压力吧!姜晓玬下了结论。

  好吧!既然雇主不急,她也就没什么好紧张的,跟着他吃吃喝喝,欣赏美景也不错。

  她说服自己不要太紧绷,既来之,则安之,反正合约都签了,也只能乖乖配合对方。无论严唯旭怎么安排,都听他的就是了……

  「妳……应该不讨厌我吧?」

  「啊?什么?」

  用完餐,逛完小市场,他们如同情侣般玩得很开心。

  随后严唯旭继续把车子开到码头边,抬头望着前方七彩缤纷的彩虹桥,嘴边淡淡地问:「像我这样的男人,也许在妳眼里感觉我有点奇怪,但妳觉得我像个坏人吗?」

  「坏人?这倒……不至于。」

  他是怎么啦?姜晓玬被他搞迷糊了。说好要做人工受孕手术,结果他竟然载着她兜了大老远的路,搞半天也不去医院,莫名把她载到这处小渔港吃海鲜,然后问她讨不讨厌他,这男人真的很有问题。

  「晓玬,妳真的好单纯、好善良。」突然,他转过身、俯下头,用黑眸深深地揪住她,声音低沉而感性地说:「有些事情我不知道该怎么解释,不过,请你相信我,事情会演变成这样,我也料想不到。」

  「严先生,可不可以把话说清楚点?」姜晓玬用迷惘的眼神望着他。「是不是事情有变化,你不用生孩子了?如果是这样的话没有关系,我可以把钱退还给你,你不需要这么难以启齿。」

  「不,妳误会了。」严唯旭摇头。

  姜晓玬第一次看到他脸上出现了不确定的迷惑。

  「我很需要一个自己的孩子,非当迫切与紧急。但是,我家的长辈却……」严唯旭小心翼翼地思索着该如何说下去。

  「长辈怎么样?」姜晓玬看得出他很挣扎,只是弄不懂他欲言又止,又带着歉意的神情是为哪桩?

  「算了,说了会吓到妳。」严唯旭难以启齿,只能抿紧双唇,噤声不语。

  望着严唯旭纠结的眉头,姜晓玬明白他心中一定有难以解开的死结,那么……

  脑中突然闪过一个可怕的念头,而姜晓玬也成功地被自己这个突如其来的认知给吓住。

  「你、你……」只见她粉唇反白,惊吓不已地道:「总不会是不做手术了?」

  「妳怎么知道?」严唯旭突然冲口而出,连他自己都吓了一跳。

  望着她惊慌苍白的脸色,他满心歉疚地道:「呃,对不起,实在是因为……我很难解释,总之……如果不做手术,就像普通人一般怀孕生孩子,妳愿意接受吗?

  而且妳尽管放心,我绝对不会委屈妳。」

  「什么?可是我们讲好的。」姜晓玬连声音都在颤抖。「你、你不是在开玩笑吧?我不行的。」

  「别这么快拒绝。」严唯旭表情诚恳地道:「我知道妳一时之间无法接受,不过请妳相信,我一定会好好对待妳,请你务必谅解,我……」

  姜晓玬只觉得意识被抽离,脑筋一片空白,接下来他讲了什么,她完全不知。

  只觉得全身被摆进火炉里烘烤一般,无法思考,更难以想像接下来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