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窃吻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窃吻 第10章(2)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这晚,满桌的美味佳肴,沈仲达几乎都夹给了高婕妤,自己倒是吃得不多。

  高婕妤张大嘴巴卖力的吃着,因为害怕回答他的问题,索性把嘴巴塞得满满的,可是这样囫囵吞枣的进食,着实叫胃不舒服。

  “你光叫我吃,为什么你都不吃?”

  他笑,“因为我喜欢看你吃得津津有味的样子,那会让我觉得开心。”

  “怪人!”嘴上责难,别开的脸上却是掩不住的娇嗔羞赧。

  “为什么别开脸?不喜欢见到我?那时不知道是谁天天在电话里问我几时回台湾?”

  “问了有什么用,你不回来我能奈你何?就算人回来了,心没回来,那还不是一样。好莱坞多得是大美女,期望在你电影里担纲一角的女星很多很多,我只不过是个微不足道的平凡人。”

  “你吃醋了?怕我被别人抢走?”他一针见血的问。

  她脸一红,激动的反驳,“我没有!”

  嘴巴说着没有,脸上却明明写着生气,她呀她,罢了,也就是这样倔强的高婕妤把他迷得团团转。

  他拧了她的脸一把,“没有人可以从你手中抢走我,因为这世界上只会有一个高婕妤,只有她会那样爱我。好莱坞的美女再多,就是没有一个能够像你。”

  回来台湾的感觉很自在,有很多熟悉的人、事、物,每一样都觉得亲切万分,尤其是眼前的女人,让他想起很多珍贵的往事。

  被他这么凝望着,高婕妤觉得羞臊,可心里却又感到万般委屈。她多怕这男人就要被其它女人给抢定了,多怕他见多了美丽大方的女明星,就会忘了台湾有个傻呼呼的女人在等他,她好怕、好怕……

  忽地,她扑进他怀里,紧紧的抱住他。

  “怎么了?”他低问。

  她一迳的摇头,只是把身前的男人拥得更紧、更紧,湿润的眸子是她忐忑的心情。

  *

  方踏进饭店房间,宽厚的手就自身后窜上她的腰际,独属于他的气息强烈得包围着她。

  高婕妤紧张的轻颤了下。

  “怎么了?”沙哑的嗓音贴在她耳边低语。

  她带抹紧张神色的摇摇头。

  掌心顺着她身体的线条蜿蜒抚摸,她的背紧紧的贴着他的胸膛,随着他的力道,她感觉自己的呼吸开始紊乱。

  刷的一声,洋装拉链被整个拉下,下一秒,他的手就这么肆无忌惮的窜进衣里。

  “仲达!”她惊呼。

  “嗯?”他的吻绵绵密密不断落下。

  “等等,别这样,听我说,先停下来……”她推却着他的拥抱,仓皇的躲到房间里,“先别过来!拜托!”她微喘着恳求。

  “婕妤,怎么了?”发现她竟然抗拒他的亲近,渴望的脸庞上写着受伤。

  他想要靠近她问清楚,可是她却明显的退后一大步,出言制止,“别过来!”

  他们各据一方对峙着,高婕妤拢着凌乱的衣服,远远的不允许他的靠近。

  为什么?到底为什么?她为什么突然不让他靠近?

  难道她不喜欢他这样碰触她?不喜欢他对她做的一切……

  “为什么要突然对我做这么亲密的事情?上次,我就想这样问你了。”她的脸上有着不安的苍白。

  “因为我爱你,我以为你也会喜欢的。”沈仲达回答。

  “可你也该知道这样亲密的举动可能带来其它关系的产生。”

  “我当然知道,你以为我只是用游戏人间的态度在对待你吗?”

  “我不知道,你什么都没有说……”她慌乱的摇着头。

  “我以为你懂的。”

  “不,我不懂,我一点都不懂,就像我也开始不懂我自己一样!”

  “婕妤,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你为什么看起来如此担心害怕?”

  “怕?”她喃喃的想着,“太多了,太多了,因为太贪心,所以我变得害怕……害怕会失去。”

  “难道连我现在站在你面前,你都感觉不到安心吗?”

  “仲达哥,我不知道这阵子自己是怎么了,我总是情绪不稳的想要对远在美国的你发泄这些焦躁,我知道你很忙,有很多非做不可的事得去处理,可我真的没办法控制自己的情绪,每每冷静下来后,我又对这样的自己深恶痛绝,怕你讨厌这样的我。”

  “婕妤,我不是说过了吗?不要慌、不要怕,既然答应你会回来,我就一定会做到。”

  “但是我还是很怕,怕你会不喜欢他——”

  “他?谁?你说的他是谁?”他敏感的追问。

  曲着身子的高婕妤把脸埋进手心里,忐忑了半晌,幽幽开口,“我……怀孕了。”

  沈仲达活像是被雷劈中似的僵在原地。

  “两个多月了,已经两个多月了。”

  已经两个月了!强烈的欣喜叫沈仲达一时间不知所措。

  “我想过别告诉你自己处理的,可是……我真的下不了决定,他也许来得不是时候,可是……总是一条生命。”高婕妤一古脑的说着她的心情,全然没有发觉身前的男人有多震慑。

  意识到她话里的含意,他顿时紧张的奔到她面前,拉住她的手迎视她的目光,激动的说:“你在胡说什么?你怎么可以不告诉我?你怎么可以有那样的念头?”

  “我、我不确定你是不是……”

  “是,当然是!那是你和我一起孕育的生命,他是你和我共同拥有的!傻瓜,你这个傻瓜,竟然什么都没有跟我说!”他紧紧的捧着她的脸。

  她不敢相信的问:“你喜欢?你真的喜欢?”

  “当然,我当然喜欢,要不一开始我就会做好防护措施,我是真心喜欢的!”他开心的宣示。

  终于尘埃落定,她忐忑许久的心终于可以不再担忧。

  “你就是为了这件事把自己弄得焦虑不安?怕我不喜欢这个孩子,所以鸵鸟的不愿意接我电话?”沈仲达简直不敢相信,“傻瓜,你真的是大傻瓜,你以为除了你,这世界上还有人愿意这样傻呼呼的爱着我吗?”

  “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她哽咽。

  “笨蛋,我怎么会喜欢上这样一个笨蛋?”他既无奈又雀跃的说:“如何?健康吗?他长得好不好?你有没有为了他好好照顾你自己?”

  高婕妤说不出话来,因为情绪不稳定,她根本没有心思好好照顾肚子里的小生命。

  “天啊,我早该想到的,当我白问了,你真是个糊涂的妈妈!”

  “我也是会怕啊!”

  “怕什么?你不是最勇敢的女神吗?”

  “我以为我是,可是这阵子见不到你,我真的慌得没办法思考。”

  “好、好、好,接下来我不会让你这样胡来的,直到你平安生下这个孩子之前,你都休想离开我半步!”沈仲达宣示。

  她一阵愕然,“我不去美国——”

  “谁说要带你去美国了?我的孩子要在台湾出生,我要他在自己的土地上出生,就像那峦大杉一样,土生土长。”

  “可是你在美国的工作怎么办?”

  “缓下,通通都给我缓下,你以为我会放任你一个人挺着肚子在台湾生活吗?那是我们两个的孩子,当然是我和你一起迎接他的出生。听着,高婕妤,从现在起你不准给我胡思乱想,不许给我胡乱担心,我不会被其它女人抢走,更不会爱上其它异性,除非,她是我和你的女儿。”

  “仲达哥……”她热泪盈眶的望着眼前的男人。

  “傻瓜!”

  充满喜悦的夜晚,她总算能安稳睡在这温暖的怀抱里。

  沈仲达爱不释手的抚摸着她还平坦的肚子,“婕妤,我告诉你了吗?”

  “什么?”

  “出发去东京出席首映会的那一天,我在机场遇到仲方,他也正好要出发到日本去。”

  “是吗?他好不好?还是……恨着我们吗?”高婕妤没有忘掉那愤怒离去的诅咒和眼神。

  “不,他很好,也有了很棒的婚姻,粉嫩嫩的小娃儿冲着我喊伯伯,跟我索糖吃,看着仲方对孩子的那份呵护,刹那间,我突然不想输给他,我也想要拥有那么可爱的孩子,属于我们两个的孩子,出发到东京的一路上,我都居心叵测的计画着。”

  她面露惊讶,“原来你……”

  他哑然失笑,“是,我是故意的。仲方跟我炫耀,我才惊觉这些年忙着追逐梦想,似乎忘了人生里真正重要的东西,忽略了你才是最重要的。”

  “你真讨厌,怎么可以这样算计我!”

  “不能说算计,我只是迫不及待的把顺序掉换了。”

  “强词夺理,都是你,害我平白掉了那些眼泪、操了那些心。”

  “你骂我也好,打我也罢,总之这回我就是不甘心输给仲方!”

  “沈仲达,你真是幼稚——”她无力的骂。

  他嘻皮笑脸的望向她,“本来嘛,男人就是幼稚的。”

  天啊,不会吧,孩子都还没出生,眼前的男人已经像个大孩子了。

  高婕妤忍不住摇头叹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