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窃吻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窃吻 第10章(1)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牡丹厅的包厢内,白天失控的高婕妤已经收拾好情绪,平静又自然的坐在位子上,一样完美的穿著打扮,同样精致的花容月貌。

  辞退服务人员,唐修杰主动为她斟了杯茶,“你还好吧?”

  “我没事,谢谢。”她接过杯子,啜了口热茶,“白天在公司失态了,对不起。”

  他淡淡的一笑,“仲达有没有说什么时候回台湾来?”

  “我不知道。”她低下头去,好不容易平静的心又翻腾起来,“总还是有很多免不了的应酬得去露面,毕竟现在是国际大导演,身分不同于以往了。”

  “但他终归是沈仲达。”

  “或许吧!”她觉得气馁。

  每天都在盼望着他的归来,可他却连一点要回来的迹象也没有,难道真的是被那些浮华的掌声给攻陷了?高婕妤哀伤的揣想。

  “上回去日本碰面的时候不是还好好的,怎么,跟他吵架啦?”

  “没有,”她委屈的哽咽,“能吵架也就算了,偏偏跟那个家伙什么也吵不起来,他只会瞪着一双眼睛无奈的看着我,只会用安抚的口吻叫我等,叫人闷都闷死了。”

  “他性子本来就温和低调,尤其这些年磨下来,那可是更加内敛,每天睁开眼睛都得面对那么多形形色色的人,这也是不得已。”

  眉头一紧,她难过的说;“难道我也是别人吗?”

  “你是他的女人,比谁都要亲密的恋人。”

  “既然是恋人,为什么我总觉得我们像是彼此生命中的短暂过客?”

  唐修杰不以为然的笑了,“男人跟女人不一样,男人不会对心里的那个女人说太多话,因为他只想要宠她,不想让她承担那些不必要的负面情绪。”

  她歪头看他一眼,“你也都不跟你心里的那个女人说的吗?”

  聪慧如她,从一些蛛丝马迹知道了他和李修伦之间的关系。

  唐修杰毫不避讳的自嘲一笑,“她啊,神经比海底电缆还粗,说太多她很难理解,不如多做点贴心的事,她可能还会有那么丁点的感动。”

  “噗哧——”高婕妤笑了,“改天我一定要把这话跟她说,看她怎么修理你。”

  “饶了我吧,她最近满脑子都在觊觎你的男人,千万不要去打断她的天马行空,这样我还会有好日子过。”

  “你不嫉妒?”她诧异的问。

  “嫉妒?我嫉妒谁?嫉妒仲达?拜托,我还要感激他呢!给我们生活带来点娱乐,要不然成天我爱你、你爱我,我跟她不早腻了?”

  “可是我嫉妒。”高婕妤很强烈的表示。

  “嫉妒什么?”

  “都嫉妒,对谁都会!以前他小有名气,但不至于大放异彩,那时我觉得他是全然属于我一个人的,我只要默默的支持着他,偶尔想念到不行就飞去他在的地方看他一眼、拥抱他几分钟,那样就觉得满足快乐,可是现在他即将角逐国际影坛最高荣誉,知名度相对的水涨船高,我该替他高兴的,可我却感到不安,因为我得开始跟全世界的人分享我心爱的男人,在我想念他、需要他的时候,他却离我好遥远。”

  “怕他变心?”

  她摇摇头,“是对自己没信心。”

  “我没听错吧,一向最自信的高婕妤也会对自己没信心?当初不也就是因为有自信,你才支持他到美国发展的。”

  “可我终究只是个人,普通又愚蠢的女人,遇到爱情什么都想不透的笨蛋,现在我甚至怀疑当初我怎么会答应他离开。”

  “我倒不这样想,我认为女人很多时候比男人聪明有定性多了,喜欢就是一古脑的喜欢,不喜欢就是斩钉截铁的拒绝,男人有时候还拖泥带水的,何况你不是笨蛋,你比谁都聪明。”

  “你这么看得起我,今年的年终奖金有加码吗?”她没好气的睐了他一眼。

  “没有,无形的东西胜过实质的给予。”

  “我喜欢实质的给予。”

  “比如说什么?”

  “可以看到摸到的,太缥缈的东西很不真实。”

  唐修杰笑而不语,心想,给、给、给,实质的东西嘛,今晚一定给。

  “你真的要接受修伦的提案?我看她是认真的。”高婕妤话锋一转。

  “我也是认真的啊,我看起来像是在拿自己的公司开玩笑吗?而且这样不是很好吗?如果这桩合作定案了,仲达就会回来,你不也想见他?”

  “才不!”她断然否认,“我才不想见他。”

  “你不想见他?”音调猛的拉高,“那今天我干么还大费周章的?”唐修杰扼腕说道。

  没等她会意,他扬手朝门口挥着,“滚、滚、滚,人家说不想见你,滚回你的好莱坞去吧!”

  闻言,高婕妤连忙往门口看去,那个叫她心碎断肠又爱又恨的男人就站在门边进也不是退也不是。

  推开椅子,她起身惊诧的瞪着门口的男人,“你、你怎么会在这里?”

  他不是应该在美国?前些天报纸才说他又去了哪里宣传,接下来还有很多活动得参加,他不是忙得昏天黑地,为什么现在会出现在台湾的土地上?

  沈仲达扯着淡淡的笑容,望着这叫人不舍的女孩,“打从几个礼拜前开始你就不接我电话,你说,我还有心思去管那些琐事吗?”

  “站那么远,你以为你在吊嗓子喊话啊?”唐修杰贼笑,“喏,人我是给你带到了,剩下的你们小俩口自己去解决。”他起身离开。

  “唐大哥——”高婕妤开始不安起来。

  “我也是有自知之明的,就不打扰两位甜言蜜语了,今晚这顿大餐请慢慢享用。”

  他从从容容的离开位子,错身之际还不忘捶沈仲达一拳,把这空间留给两人。

  看着沈仲达缓缓走来,高婕妤不由一阵心慌,捏紧手帕,霍然起身,“我要回去了。”

  “婕妤。”他挡在她面前。

  她伸手想要推开他,“让开,我要回去了——”

  他一把握住她冰凉的手,“为什么突然躲着我?为什么不再接我电话了?”

  她咬着下唇,拗起脾气,不吭一声。

  半晌,沈仲达叹了口气,“你说,我该拿你怎么办好呢?是你让我爱上你的,你怎么可以在我不能没有你的时候,用这样的方式惩罚我?”

  “我没有——”

  “既然没有为什么不接我电话?你明知道一天没听到你的声音,我会有多难受。”

  “你胡说!你每天忙得不亦乐乎,有没有听到我的声音对你来说根本已经没什么差了。”

  “傻瓜,成天跟着不相干的人应酬,你以为我睡前最想念的是谁?是你,是你这个一路定来始终默默支持我的人,只有面对你,我可以不用多费唇舌,而你就是懂我。”

  她脸颊微微发烫,低垂着头,有些局促的说:“别拿这些话哄我,我要回去了……”

  “婕妤,为了赶回来见你,我好些天没睡好,茶饭不思的,看在我终于可以暂时脱离那些片商、媒体的份上,你就不能坐下来好好陪我吃一顿饭,一顿只有我和你的晚餐?”

  “飞机上空姐应该会很殷勤的给你餐点。”发酸的口吻。

  “但她们不是你。”

  “可她们崇拜你。”醋味满天飞。

  “但只有你会爱我,从我还是个臭小子的时候就爱我。”

  拉拉扯扯,半哄半骗,他总算把她留下了。

  “你哭了?白天我打电话给你的时候,为什么在哭?”

  “想哭就哭,想笑就笑。”不看他温柔的眸子,她倔强的回答。

  他端详着她哭肿的眼睛,“不要哭,我会心疼。”

  她闪避他的注视,“别看,我饿了——”不想自己的脆弱泄漏在他眼前,她只得用吃来搪塞。

  沈仲达把她这些孩子气的举动都看在眼里,心里低笑。她真是个糟糕的演员,想要伪装却又漏洞百出,可想到这些情绪是因自己而起,他不免又觉得骄傲起来。

  他何其有幸,可以让一个女孩对他这样牵牵念念。

  面前的菜肴端了过来,一箸一箸的放在她的碟子里。

  “不是饿了,快吃!”他难得用这样悠闲的口吻哄着她。

  过去每次见面,他总是仓卒来去,若不是她这么坚持的熬着,只怕今日的他日七个空有掌声而子然一身的孤独者。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