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窃吻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窃吻 第9章(2)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现在沈仲达是全台湾最、最、最……有名气的人,如果我们可以把他跟客户的诉求结合在一起,那样咱们不就是搭了沈导的顺风车,平步青云喽!”

  “李大小姐,如果我没记错,我们这次推广的商品是女性卫生用品,你不会是要叫沈仲达拿着卫生棉在镜头前推荐给大家使用吧?即便他不一掌劈了你的脑袋,我也先一脚踹歪你的屁股。”

  “欸,唐修杰,你真是我见过最没卫生、最没礼貌的老板了,我话都还没说完,你抢啥白。史帝芬史匹伯都可以帮车商拍广告了,为什么我们不能请沈仲达来拍广告?保证是噱头十足。而且他拍女人拍得这么细腻,这种商品难不倒他啦!”

  “唷,乍听之下好像还真有那么点回事。”唐修杰点点头。

  “不好——”明明已经闪到茶水问的高婕妤突然冷不防的冒出来否决,强力的反对。

  “高婕妤,这哪里不好?有大导演的加持,整个广告效果马上攀向高峰饮。你不是最懂品牌行销了,这种策略你该比谁都清楚啊!”

  “你以为请到沈仲达就万无一失了吗?他是电影导演,不是广告导演,我们没那么多秒数让他磨,还有,这案子有多少预算?你认为可以负担聘请他的成本吗?你是想让客户背债卖卫生棉啊?他才刚在好莱坞站稳脚步,你不需要拿这种商业小广告拉低他的层次吧?”

  “笨,你真的很笨效,公益、公益,这是名人都爱的噱头,我们只要说服客户搞个温馨又完美的公益活动,你说,善良如沈仲达会厚颜无耻的跟我们索取天价的拍摄费用吗?更何况,他又不是你的谁,你也不是他的经纪人,干么怕我拉低他的层次。”

  眉一拧,“总之,这是一个很烂的提案,我觉得很糟糕、很没水准。”高婕妤强烈否决。

  “嗯……其实,也算是个不错的创意。至少修伦开始懂得利用媒体宠儿烘托商品,我想,这效果说不定比金城武卖鸡精还炫。”唐修杰认真考虑起来。

  抬起下颚,李修伦面露得意,“哈哈哈,总监挺我,我赢了,拍板定案。”

  姣好的面容顿时气急败坏,高婕妤抗议,“总监,你绝对不可以让她这样恶搞!这是生意,又不是游戏。而且我不认为沈仲达有这种号召魅力,他终归只是个导演而已,我们干么花大钱找一个对广告效益没帮助的人?”

  李修伦不服气的戳着她的肩膀,“奇怪,你干么那么不爽沈仲达,人家安分守己拍他的电影,又没有得罪你,你干么就是对他有意见呢?算了算了,反正现在全世界多得是喜欢他的人,少你一个也无所谓。”

  少她一个也无所谓?对!少她一个也无所谓,反正仲达哥已经有了全世界的爱,少她高婕妤一个也无所谓……

  被踩中痛处,高婕妤嘴一瘪、脸色一僵,“对,我就是讨厌他,恨不得把这个该死的男人抓过来千刀万剐——”她失控的尖声嚷嚷,泫然欲泣的脸庞除了苍白还是苍白。

  ……SJT工作室顿时陷入空前绝后的死寂……

  始终远在战火外的小赵跟雅利安偷偷瞥了眼失控的高婕妤,不敢相信办公室里的女圣人竟然也有抓狂的时候。

  李修伦端详了半晌,小心翼翼的问:“欸……你那个来喔?”

  还会来吗?不会,这个月不会,下个月也不会,下下个月也不会……

  “关你屁事!”她怒气腾腾的瞪着李修伦跟唐修杰一眼,回到她的位子去。

  死握着拳头,满是怨气的瞪着前方。

  可恶的沈仲达,该死的沈仲达,这辈子把她宝贵的青春这样一再的蹉跎了,当她为了肚子里那块肉忐忑不安的时候,他却在美国活得好好的。

  就算是她高婕妤瞎了眼爱错人,他也不该这样没血没泪的满脑子都是电影,每每只能在仓卒中施舍她一个拥抱。

  她是个人,不是他养的宠物,更何况现在她的肚子里……

  想着、想着,高婕妤越想越不安,忍不住悲从中来,趴在桌上就大哭起来,顿时把李修伦吓出一身冷汗。

  不会吧?他们SJT首席冷面笑匠哭了?她曾经还一度怀疑过高婕妤是个没泪腺的女人,她怎么会这样哭了?

  瞠目结舌,李修伦讨好的说:“欸,不要哭啦,我哪知道你那么讨厌他,我想说他那么帅,没有女人不爱他的啊,不要抓狂啦,高婕妤,笑一个啦……”

  高婕妤含泪瞪视着她,“滚开,你要找他就找他,最好他对你漫天开价,让你顺理成章的做死这个案子,届时SJT声名狼藉关门大吉,本小姐省得写辞职信还可以拿还散费,何乐而不为!”

  抓起包包,向来对工作一板一眼的高婕妤当着老板的面跷班早退。

  走了,真的走了,李修伦当场傻在原地。

  下一秒,她不住的踢着不动如山的唐修杰,“喂,你是死人啊,咱们公司的首席设计师不干了欸,你怎么还无动于衷?唐修杰,快去命令她回来,万一她被其它公司挖走了,你就亏本了你。”

  “你还有时间关心她?我劝你早点把企划书写好,这个礼拜前说服客户并且把公益活动流程给我弄出来,务必在最短的时间内通通给我搞定,我只要赚钱!”拍板定案,唐修杰决定回办公室里小睡片刻。

  “反了、反了,这伦常都反了,现在他是老板还是我是老板,怎么一点危机意识都没有,万“高品牌小姐真的罢工,你就等着去喝西北风吧!”

  李修伦愤恨的坐在椅子上喘气。

  *

  没有告知任何人;没有让此行的消息有一丝丝走漏的风险,向美国的工作团队告了假,沈仲达轻衣便鞋悄悄的只身返台,不同于上一次电影公司号召媒体影迷的大阵仗,这回他来得极为低调。

  历经十多个小时的飞行,沈仲达活像个天涯浪迹者般通关,现在的他不是扬名国际的大导演,只是个为了心上人担忧挂心的平凡男人。

  若问他此刻最想要做什么,他唯一的答案就是见到那个叫他一辈子放不下心的女人——打从几个礼拜前开始拒接他电话的高婕妤。

  抵达台湾见到她后,他一定要狠狠的打她一顿屁股,好好的问她怎么可以无视于他的心情,对他这样残忍的驱离。

  可是下一秒,他又笑了,揣测着她见到他突然出现时会是怎样的表情,惊喜、感动、大哭……

  “台湾呀台湾,究竟这片土地帮我孕育的是个怎样的女人?叫我每日每夜疯狂的想念。”沈仲达自嘲低喃。

  这厢,高婕妤哭着跑出工作室,这是她第一次在同事面前如此失控。

  “丢脸,你真丢脸!高婕妤,你怎么会这么丢脸?”她责怪着自己。

  那个面对唇枪舌战总是游刃有余的高婕妤到哪里去了?那个为了爱情可以不顾一切往前飞的高婕妤到哪里去了?那个在看尽父亲周旋在四个女人之间,却仍然愿意对爱情孤注一掷的高婕妤到哪里去?

  不见了,消失了……

  沮丧彻底占据了她的心。

  高婕妤漫无目的走在繁忙的街道上,豆大的眼泪落个没完,把来往的人部吓得不知所措。

  “看什么?不能哭吗?”尽管哽咽,她还是勇气十足的冲着一旁打量她的男人嚷。

  男人把她当作疯子,睐了一抹轻蔑随即离开。

  她又沉溺在自己世界里。

  仰头看了看四周,忽然看见妇科诊所的招牌,她咬牙走了进去。

  沈仲达再不回来,她便一个人面对怀孕的事实,想到父亲那群妻子的嘲讽嘴脸,以及到时可能被沈仲达闪躲的情绪所伤,那她还不如一个人偷偷处理好这下该来的生命。

  很残忍却也是逼不得已。

  她想要预约手术,可是浑身却冒出一股空前的冷意。

  看着诊所里张贴的婴儿海报,圆呼呼的眼睛、天真的笑容让她懦弱的哭着逃了出来,她没有办法做这样残忍的事,没有办法……

  走着、走着,她竟然来到当初那个让她跟沈仲达接二连三错过彼此的骑楼下,属于两人爱情的回忆如潮水般袭来。

  她沿着骑楼弯入巷道来到当时勉强称之为工作室的地方。

  还记得寒伧窝在老旧公寓里的他有多辛苦、多真实,感冒时擤着鼻涕还在埋头撰写剧本,工作时昏天暗地是家常便饭,常常忙得连她在身边他都忘了,呵,多真实,她曾经陪伴过那么真实的仲达哥。

  可现在却不是如此,真实远去,随着那班乘载他飞向美国的班机远去了,熬了五个年头,他在异乡闯出名气,她却开始觉得他好遥远,见不到人的恐慌每个深夜都会啃噬着她的心。

  曾经在公寓穿梭往来的人现在都各自有了一片天。

  公寓有了新工人,高婕妤进下去,只能呆坐在楼梯间傻傻的掉泪。

  手机响了,无暇掩饰情绪的高婕妤按下通话钮应答,“喂。”浓浓的鼻音。

  “婕妤,你在哪里?你哭了是不是?”沈仲达焦急的声音从彼端传了过来。

  她没有回答,只是闭上眼睛沉默以对。

  “婕妤,你说话,快说话——”他焦急的追问着。

  这种时候听到他的声音,高婕妤的感伤只有更深,“不要打来,你不要再打来了……”她哭着赌气挂上电话。

  可是沈仲达怎么可能就此罢休,手机不断的响着,高婕妤挂断一次他就再打一次,两人之间的角力持续了十多次。

  最后,高婕妤忍无可忍的接起手机,冲着那端嘶喊,“沈仲达,叫你不要再打了,你是听不懂国语啊——”

  通话呈现短暂寂静,须臾,有个人清了清喉咙,“婕妤,是我,不是沈仲达。”

  “唐大哥……”她呐呐的喊。

  “你在哪里?晚上吃个饭吧,就我跟你。”

  “唐大哥,我没事,我只是……”

  “没事就来吃饭,打扮得漂漂亮亮、开开心心的来吃饭。”唐修杰不让人拒绝的交代着。

  “我知道了。”她知道不管自己怎么拒绝,他都不可能善罢甘休的。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