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窃吻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窃吻 第8章(2)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沈仲达怎么也没有想到,他会在搭机前看见沈仲方,有一瞬间,他喉咙干涩得说不出话来。

  自从那次争执过后,他们足足有五年的时间没有联系,家,对他面百宛若一座山中的高塔,遥不可及。

  沈仲达用了许久的时间才平复心里的激动。“仲方,好久不见。”他主动打招呼。

  沈仲方严肃的脸庞一时间看不出喜怒,只是跟他同样诧异的盯着彼此,直到一个幼童步伐歪歪斜斜的扑向他的大腿,脸上才绽放难得一见的温柔。

  “巴比抱抱,巴比……”

  沈仲方弯身抱起小孩,转而迎视沈仲达,“我们找个地方坐下来聊吧!”

  “嗯。”

  明明是兄弟,但是不发一语隔着桌面对坐着的两人,简直跟陌生人没两样。

  许久,“我看到你的电影,拍得很成功。今天又要去哪里宣传?”沈仲方问。

  “东京。”明明才五年,为什么觉得恍如隔世?“这几年好吗?爸和妈他们两个老人家……”

  沈仲方用力点头,“好,都很好,瞧,我连孩子都生了。”

  望着一旁乖乖吃着蛋糕的脸庞,沈仲达由衷的说:“恭喜你。”

  “你呢,你和高婕妤现在处得如何?”

  “老样子,各忙各的。”

  “没有打算要结婚吗?”

  结婚?他曾经想过的,只是不敢相信自己也会有那样的好运,再者,他也没把握能好好的去守护一个家庭。尤其,这些年下来,他已经不知道结婚是不是一件很必要的事。

  “不会是因为我当初那番愚蠢的话,你们就懦弱得不敢结婚吧?”他问。

  沈仲达挥手哑然笑道:“不,不是这样的,我们分开太久,能见上一面都是难得,一直没机会谈结婚这话题。”

  沈仲方沉吟许久,“哥,我很抱歉,为了我当初的不成熟,把大家都逼得没有退路。这些道理是我遇上这孩子的母亲才彻底明白的,过去的我太自私、太愚蠢,总以为是你先抢走我的东西再施舍给我,对于这些我很抱歉。”

  “都过去了,重要的是你现在过得好。”沈仲达衷心的说。

  “爸他……其实很想念你的,他只是没办法接受你的突然转变,那些激烈的举动都只是为了逼你回来。”

  “我知道,我没有怪过他。孩子的母亲呢?”

  沈仲方自嘲的笑了,“跟我吵了一架回日本去了,我真不是一个好男人,总是独裁的用自己认为对的方式去对待身边的人,直到把她气走我才顿悟到很多事情,年纪一把了还这么愚蠢,说来真是可笑。”

  “没有人天生会谈感情,没有人天生懂得对人好,这都是需要经验的。”

  “嗯,没错。”沈仲方笑了。

  “巴比,我们还要多久才会见到妈咪,我想她……”孩子期待的问。

  “快了,就快了,巴比要把妈咪接回来,以后都不分开。”

  小孩似懂非懂的点点头,吃光了蛋糕转而把注意力放在沈仲达身上,“我们要去日本,你呢,你也要去接你的妈咪吗?”

  沈仲达笑了,“过来,让伯伯抱抱你。”

  小孩毫不怕生的张开手臂迎上来。

  双手高捧着这个小东西,咯咯的笑声充满童稚的天真,沈仲达突然也很想要一个同时流着他和高婕妤血液的孩子,一个属于他们的孩子。

  “大哥,说真的,这点你就比我逊很多,明明比我先遇到人,可是接下来的进度却严重落后,我孩子都生了,你和高婕妤八字还没一撇,看来这回我是真的赢了。”沈仲方调侃道。

  搂着孩子,沈仲达捶了弟弟的肩膀一记,“好小子,光会消遣我,你现在才一个娃儿,你怎么知道我以后不会生得比你多?”

  “那就来比啊!我虽然只生了一个娃儿,可我还有另一个娃儿在他妈肚子里,我保证遥遥领先。”沈仲方流露出有子万事足的表情。

  “伯伯,要吃糖糖,我要吃糖糖,给我嘛!给我嘛!”

  “好,去买糖,伯伯买糖给你吃。”

  都释怀了,那些争执、那些痛苦……都释怀了,现在沈仲达恨不得能立刻见到高婕妤,好把心里的喜悦第一时间传递给她。

  *

  高婕妤一抵达日本机场马上搭计程车前往饭店。

  每一次见他,心情都是这样佯装着从容,实际上却是忐忑中夹杂着迫不及待。这次的计画仓卒成行,直到上飞机前一刻,她还在焦头烂额的赶着设计稿,SJT工作室里的每个人听到她要到日本,莫不愤怒的想要一把掐死她这个高傲又任性的女人,可是她想见他,很想、很想……

  她对全世界的人都高傲任性,唯独对沈仲达卑微眷恋。

  五年了,好快,记得那时候才刚刚送他起程前往美国,没想到转眼间已经五年了,比起许多人,仲达哥算是幸运的,五年就能够有这样的成绩。

  感谢上天,高婕妤不只一次感谢上天对沈仲达的眷顾。

  还没踏入饭店大厅,她就明显感到一股狂热气氛,这些热情的樱花妹为了目睹月光杯的主角和导演,竟然把饭店包围得水泄不通,她是勉强穿越人群才得以定进来的。

  走向柜台的时候,正巧遇上即将出发到首映会现场的一干人,墨镜下的眸子透过眼角余光追逐着熟悉的身影,似是有默契一般,他也朝她撇来一抹注视,错身交会的瞬间,那是一种只有彼此才懂的心情。

  高婕妤从容的靠在柜台前说出自己的名字,饭店柜台恭敬的把门卡交给她。

  “谢谢。”她始终维持着往前走去的姿态。

  敏感如她,觉察那抹如影随形的眸子,是他,跟她一样想念着彼此。

  趁着沈仲达在记者会上被镁光灯茶毒的时候,高婕妤决定洗个澡小睡片刻,好让这紧绷的情绪得以舒缓。为了见他,她可是熬了好些天没能睡觉。

  睡得迷迷糊糊问……

  “来,婕妤乖,听仲达哥哥说,”沈仲达一把抱起她坐在自己大腿上,“婕妤要勇敢,不管容译怎么欺负你,你都一定要勇敢,因为老天爷会赐给勇敢的小孩好多愿望。”

  她眸子一亮,“愿望?是带我回家吗?”

  “嗯,只要婕妤勇敢,老天爷就会实现你的愿望。”他从口袋里掏出一包口香糖,“喏,这个送给婕妤。”

  “仲达哥哥,真的只要勇敢就可以见到妈咪?”她认真的问。

  “嗯,真的。”

  “仲达哥哥,那如果我变勇敢了,你就会喜欢我吗?”

  “嗯,当然。”

  “如果你喜欢我,那我长大就要嫁给仲达哥哥。”

  沈仲达愣了须臾,哑然失笑,“好、好,以后婕妤就当仲达哥哥的新娘。”

  梦里,童年的回忆又历历在目的出现眼前,高婕妤笑着,笑着那时候的她跟他,直到门铃声打扰了这一切。

  乍然醒来的高婕妤拢了拢头发,下床去将门打开,高大的身影旋即走了进来。

  “怎么没有确认是谁就这样贸然开门?”沈仲达责怪的说。

  她不以为意的笑,“除了你还会是谁?”

  “不管是谁,都要小心确认。”

  “是。”她回头对他露出笑容,继续往里头走去。

  “很累是不是?”他关心地问。

  “嗯,这几天赶着把手边的工作出清,要不然李修伦那个疯狂的女人是绝对不可能放我走的。”

  沈仲达笑了。他听过婕妤提起这个同事,一个叫人头疼却又好笑的同事。

  “首映会活动这么快就结束了?”

  “我已经坐在椅子上傻笑了好几个小时,千篇一律的问题我从美国回答到英国,再从法国回答到日本,难不成还要这样没完没了的下去?”他不敢恭维的苦笑着。

  “已经几个小时过去了?天啊,我竟然没有意识到自己睡了这么久。”

  “饿了吗?我带你去吃点东西?”

  “还不饿,突然觉得精神都放松了。”她弯下身从冰箱里取出矿泉水,“你会在日本停留多久?”蓦然,欣长的身子从身后热烈的拥抱住她,很紧、很紧……

  “仲达哥?”她诧异着他突如其来的举动。

  “五年了,没想到已经五年了……”沈仲达有感而发。

  “是呀,五年了,可是认真想,才五年你就有这样的好成绩,我很高兴。”

  他扳过她的身子,让他们彼此面对面。

  端详着他的脸庞,高婕妤发现了他从来不在她面前显露的脆弱、孤单。

  他嗓音低哑的抵着她的额头说:“没有你,我连一年都捱不下去,第一年的冬天,我一到美国就想回去了。”

  “呵呵,你这样说会让我虚荣起来的,感觉好像是我造就了一个大导演。”她低笑,掌心捧着他的脸庞。

  “那就虚荣吧,我希望我的每一份成就都可以满足你心里的虚荣。”

  他很少这样对她说话的,总觉得今天的他带着一股很强烈的热切情绪。突然大掌将她的臀往上一托,高婕妤整个人坐在桌子上,还来不及说什么,沈仲达已经把身体挤进她腿间,低头封吻她所有的疑问。

  他深深的吻着她,发了狂似,箍着她腰际的双手紧得几乎要把两人揉在一块。

  怎么了?这个男人怎么了?

  轻轻一个温暖的拥抱、浅浅一个想念亲吻,那是他习惯给予的,然而今天的他想给的似乎不仅是这样。

  火热的掌心贴上她的腿,毫不停留的往上抚去,高婕妤赶紧握住他的手阻止这过于慌乱的一切,“仲达……”

  他的眸子清清楚楚写着欲望,他没有说话,只是一迳的用凛凛的目光低瞅着身前的她,等待着她的反应。

  不,别这样看她,被这双眸子这样瞅着,她的心好像要崩溃融化了……

  他没有让她回避,如影随形的追逐着她的目光,瞅得高婕妤不知所措的羞红了脸蛋,“别这样不说话……”她急忙喊。

  这种旖旎的氛围,她是陌生的,再这样下去,她知道今天晚上会发生什么事,她没有排斥,只是突如其来的发展让她有点不知所措,不知道该怎么处理心里的不安。

  “说什么?想要我说什么?”他低低的挨着她耳畔说。

  “我不知道,你快说点话,别这样净瞅着我看!”她突然气恼的扬手捶了他胸膛一记,愤怒着他的捉弄。

  沈仲达的胸膛隐隐震动着,他在笑,狂肆的笑着,尽管没有大笑出声,可那迅速反复贲起的胸膛却泄漏了他的情绪。

  “可恶!你真可恶!”她气不过的打着他。

  他学坏了,这个男人在好莱坞学坏了,竟然会这样……

  他握住她的手阻止她的攻击。

  “做什么!放开——”她咬唇命令。

  “不做什么,就做我想对你做的。”媚惑的口吻。

  隐隐约约,他勾动着她的敏感,用一种缓慢的速度撩拨着她。

  颦起双眉,她压抑着逐渐躁动的反应,“仲达,别这样……”

  “不。”他拒绝了她的请求。

  扯开她系在腰上的裙结,膜拜着美丽的身体,沈仲达把对她的渴望在每一次碰触中全然的表露。

  高婕妤攀着他,像株依附大树的菟丝花,涌动的情绪顿时堆叠得好高好高,她喘息着,却不知道怎么宣泄她的骚动。

  他搂住她往舒适的被褥上躺下,“别慌,交给我……”看出她的紧绷忐忑,他哄着。

  “嗯。”她迷离的低低轻应。

  才一瞬间,她感觉被带入另一种激情,全然不可抵挡的情况下,她近乎无意识的吟喃,他哄着她,可她的思绪却缥缈得难以捕捉,她听不见他对她说了什么,耳边不时响起的是木槿花丛旁的对话……

  “仲达哥哥,如果我变的勇敢了,你就会喜欢我吗?”

  “嗯,当然。”

  “如果你喜欢我,那我长大就要嫁给仲达哥哥。”

  沈仲达愣了须臾,哑然失笑,“好、好,以后婕妤就当仲达哥哥的新娘。”

  新娘?她是他的新娘吗?是吗?

  她爱他,爱着眼前这个叫沈仲达的男人,她可以爱也可以等,这是她想要给他的一种体贴。

  “仲达……”她唤着他的名字,整夜都这样轻唤着。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