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窃吻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窃吻 第7章(2)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啊?又是你——”

  转过椅子看向眼前狼狈的病患,急诊室医师忍不住抚额惊叹。

  这世界就有那么多该死的巧合,不管他怎么安排、怎么轮班,就是会遇到这对神奇的男女,瞧,他们这回根本活像打了场世界大战似的狼狈。

  尴尬的互看一眼,高婕妤只得露出惨到不行的苦笑,因为脚真的很痛。

  “说吧,继上回从楼梯摔下,你又发生什么意外了?”

  “扭伤脚踝,爬山的时候造成的。”沈仲达说明。

  “啧啧,很肿喔,看来伤得不轻。”医师用指腹碰了碰。

  “嘶——住手!住手!痛痛痛……”高婕妤差点飙泪。

  医师察觉有杀气朝他投射而来,顿时了然的叹了口气,“检查、检查,护士,先送进去照X光,看看骨头有没有问题。”

  又是一连串的医疗程序,他们步出急诊室时,高婕妤的脚硬是被捆得比粽子还要扎实,手边还多了根拐杖。

  “这会不会太夸张了点?”她苦笑问。

  “忍耐点,是有些不方便,可也是必须的。”沈仲达安慰。

  “可是我比较喜欢你背我。”她撒娇。

  二话不说接过她的拐杖,他蹲下身,“上来吧!”

  她开心的扑了上去,紧紧的趴在他背后,“我真的爱你,很爱、很爱……”

  “傻子,还不抓好,掉下去不管喔。”他恐吓。

  这一路回台北,她已经说了太多太多的爱,甜得叫沈仲达昏沉沉的不真实,真怕只是场梦,那么他宁可永远不醒。

  “待会先送你回家,你妈妈怕是担心得要报警了。”

  因为天候不佳,延迟了一天回来,偏偏山上的收讯又烂到极点,根本无法跟外界联络,希望没酿成太大的惊慌才好。

  高婕妤冲着恢复功用的手机傻笑,“喏,你瞧,满格欸,我先打电话给妈妈好了。”

  她才正要按下通话键,一旁沈仲达的手机已经抢先响起。

  “喂,什么事?”

  唐修杰的声音从彼端传来,“你父亲来过工作室了。”

  “我父亲?为什么?”对于他最后辜负期望选择了电影工作,父亲始终是不谅解的,他连见到他都不愿意,怎么可能上工作室找他?

  “总之大事下妙,你父亲一整个盛怒,他要你马上回家去。”

  迟疑半晌,“……我知道了。”他沉重的挂上电话。

  高婕妤关心的问:“怎么了?发生什么事情,你脸色很不好。”

  他镇定的思索片刻,回答,“我父亲找我。”

  “伯父?”她满是诧异,“有说为什么吗?”

  “我也不清楚,总之我先送你回家,待会我绕回去一趟就会知道原因了。”他故作轻松的口吻,其实内心比谁都还要忐忑。

  高婕妤的手机也响了。

  “捷妤,你现在人在哪里?电话怎么老是打不通呢?”高母隐忍多时的焦虑终于找到宣泄。

  “妈妈,对不起,因为山上天气突然变了,而且收讯很不好,我们被困在山上没有办法打电话跟你联络,对不起,你别担心,我现在要回家了.就在路上。”

  “仲方人呢?”

  高婕妤不禁纳闷,“仲方?我不知道,我们很久没联络了。”

  “那是谁送你回来?你不是跟仲方出去?天啊,你不是跟他出去,那你究竟是跟谁出去了?”高母的情绪极度不稳。

  “妈,是沈仲达,我跟仲达哥在一起。”

  “仲达……为什么是沈仲达?这、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你快回来,快回来——”

  高婕妤狐疑的盯着手机。怪了,什么时候她的名字是得跟沈仲方连在一起的?她为什么不知道呢?她和沈仲达互看一眼,除丫困惑还是困惑。

  回到母女俩的住处,沈仲达打开车门,正要绕过车头来到另一端背起行动下匣的高婕妤,沈仲方阴鸷的脸庞就这样不期然的出现在面前。

  “果然又是你。”他瞪着兄长,口气怒愠的说。

  沈仲达正纳闷着他的出现和说话的语气,才问口,“仲方?你……”然而还来不及说完,对方的拳头已经雷霆万钧的朝他挥来。

  沈仲达闪避不及,硬是吃下这凌厉的一拳。

  “仲方,住手,把话说清楚!”沈仲达完全是状况外。

  “废话少说!”

  沈仲达不愿意把拳头挥向弟弟,只好努力的闪躲他的攻击,“仲方,你到底是怎么了?”

  沈仲方双瞳盈满愤怒的瞪着他,“我怎么了?我也想要知道我怎么了?为什么又是你,又是你这个阴魂不散的家伙,你为什么还要出现?你究竟要从我手边夺走多少东西你才甘愿——”盛怒的沈仲方揪住兄长的衣领,毫不犹豫的就把所有怒火往他身上发泄。

  坐在前座的高婕妤目睹了一切,当场激动的下车,高喊,“住手,沈仲方你快住手!他是你大哥,你怎么可以不由分说就打他——”她拄着不甚熟稔的拐杖,一拐一拐的努力接近,试图要分开眼前扭打的两人。

  “滚开——这是我们两个人之间的恩怨,你给我滚开!”沈仲方吼住她的脚步。

  “婕妤,回车上去,听话。”沈仲达不想将她卷入危险。

  “不,他不能这样对你,不能!”她拿着拐杖就要往沈仲方打去,“放开他,快放开他!”

  “沈仲达,你们两个真是可恶至极,非要在我面前演出这赚人热泪的一幕吗?”沈仲方整个人像是失控了似的大吼。

  “仲方,你到底是怎么了?”

  沈仲达从头到尾都不知道弟弟为何如此愤怒,而且这些愤怒还是针对他的。他被弟弟的拳头和怒火搞得一团混乱。

  “我真恨你,如果这世界不要有你这个家伙存在就好了,既然有了你,为什么还要有我!沈仲达,我恨你,我真的很恨你。”

  他像野兽般嘶吼着怒气,报复的拳头依旧不停歇的往兄长身上挥去,而沈仲达选择不回击的态度更是大大激怒他。

  “打啊,你打啊,你为什么不还手?”

  高婕妤被这突如其来的混乱给震慑了,不愿意看沈仲达处于劣势挨打,她哭着上前哀求,“别这样,沈仲方,你快放开他——”最后索性把手里的拐杖朝沈仲方扔去,她不顾一切的扑上前挡在沈仲达身前。

  彻底被激怒的沈仲方抓住拐杖就要反击。

  沈仲达见状大喊,“仲方,不要——”赶紧翻身护住高婕妤,沈仲方手中的拐杖下一秒重重的落在沈仲达身上。

  匆匆赶到的沈父气急败坏的看着眼前这对兄弟的荒唐行径,失望之情溢于言表,“住手,通通给我住手!”

  *

  客厅里,壁垒分明的坐着。不管是谁的脸上都同样写满了担忧。

  高母望着狼狈的女儿,有着说不出的心疼。一旁的高父脸色紧绷,似乎也想不出个两全其美的办法来解决眼前的棘手状况。

  明明双方家长安排相亲的人是弟弟,偏偏女方喜欢的却是哥哥,这事情要怎么收尾?

  “婕妤,伯母问你,你当着大家的面前说实话,你到底喜欢的是谁?”沈伯母沉重的问。

  微红的眼看了所有人一眼,最后高婕妤把目光锁在伤痕累累的沈仲达身上,提了一口气,她口吻十分笃定的回答,“仲达哥,自始至终我喜欢的人都是仲达哥。”

  “你跟仲达是怎么认识的?难道就只因为那天你送我们回家时那匆匆一瞥?”沈母诧异的问。

  “不,不是这样的,那是因为……”

  “住口,那天双方家长介绍的对象分明是你跟我,我们一直都有着不错的互动,你该喜欢的人是我,不是沈仲达。”沈仲方受伤的说.

  “对不起,我的心里就只有仲达哥一人,那天的餐聚对我来说就只是个聚会,跟你有不错互动是因为我不讨厌你,但是那并不代表我爱你,我们只能是朋友,不可能有更多的感情牵扯。”

  “胡说,你胡说——”沈仲方感觉自己的心被狠狠的践踏。

  他以为自己总算可以摆脱这个优秀大哥从小带给他的阴影,他以为自己可以拥有一个大哥所没有的好伴侣,他以为一切的美好都即将开始,为什么该是跟他手挽着手的女孩却偏偏喜欢沈仲达,难道他这一辈子就注定不如他,一辈子都只能捡他不要的东西,亲情、事业、爱情……

  他不是备胎,不是!

  “你这个孽子,就不肯给我一点平静吗?”沈父不谅解的看着大儿子。

  “爸,我……”沈仲达有口难言。

  他不知道双方父母属意把婕妤嫁给仲方,也不知道仲方如此喜欢婕妤,如果他早知道,他不会这样接受婕妤的感情,他不会……

  “我真的很抱歉。”他满足歉意的说。

  “抱歉?呵呵,抱歉?你说的抱歉听在我耳里还真是讽刺。”沈仲方苦笑。

  “仲方,我真的不知道……”他无奈不已。

  “是,你不知道、不清楚,你没有在乎过的东西,偏偏老天爷就是会把它赐给你,你很无辜,可是你有没有想过你可有可无的东西却是有人穷尽一切也不可得的?”沈仲方愤怒的说。

  “别说了,仲方。”沈母制止他。

  “别说了?为什么?你老是要我别说了,你老是要我傻傻的等着他不要的东西,我想问你们,为什么我不能说?”

  “仲方,不要忤逆你妈妈。”沈父威严的制止。

  “我没有忤逆她,我根本没有忤逆你们任何人的权利,因为我只是个备胎,我是沈仲达的影子,他不要的,我得接收,他想要的,我得放弃,我永远只能扮演这样的角色而已。”他转而瞪着高婕妤和沈仲达,“我不会祝福你们,死都不会,相反的,我还要诅咒你们,诅咒你们永远成就不了你们渴望的幸福!”

  撂下这些话,沈仲方像阵旋风似的离开。

  “仲方,你冷静点,听妈说,你冷静下来——”

  “沈仲达,你这个混账家伙,我真恨当初没把你掐死。”沈父跟着离开。

  沈母怨怼的看着沈仲达,摇摇头,失落的追着伤心的儿子去。

  客厅里漂浮着一股令人窒息的悲哀。

  我不会祝福你们,死都不会,相反的,我还要诅咒你们,诅咒你们永远成就不了你们渴望的幸福!

  沈仲方的话清晰的在耳边回荡。

  高父深深的叹了口气,“我女儿自己的选择,我没办法批评什么,但是,以一个父亲的立场,我也不想应允你们的交往,没有一个父亲会愿意眼睁睁的看着女儿吃苦,同样的我也是。”

  说完,高父也走了,高母含着泪水跟着起身离开,客厅里更寂静了。

  高婕妤哀伤的望着孤单的沈仲达,伸手捧住他的脸喃道:“就算是自私,我也还是要爱你,就算全世界都没有人支持你和我,我还是要爱你。”

  沈仲达闭上眼睛,心情沉重得超乎他的想象。

  他又伤了父母、弟弟的心,他真害怕自己也会伤了这个女孩的心。

  他紧闭的嘴巴里,有股化不开的苦,浓烈的浸渍着他的舌。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