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窃吻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窃吻 第7章(1)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和室里,高婕妤的母亲正专心的插着花,手上的每枝花要落在哪里,她都慎重再三。

  一阵细碎的步伐走来,“夫人,老爷来了。”

  托花的手顿时停下,高母纳闷的想了想,“我马上过去。”搁下手边事情,起身往客厅去。

  “今天怎么有空来?不用上班吗?”她对着客厅里的男人说。

  “哈哈哈,有个好消息迫不及待要来跟你说。”

  “什么好消息让你这么高兴?”高母温顺的坐在一旁。

  “老沉的儿子对我们婕妤既爱慕又倾心,尽管工作得台美两地忙碌,还是三天两头就要他父亲来跟我说亲,老沉到底也是个谨慎的人,怕这样唐突的说亲我会犹豫,忍了好些天,实在拗不过儿子的央求,昨天晚上诚意十足的上门来跟我说这事,就怕晚了,我们家的宝贝会让别人追走。”

  “呵呵,是吗!”高母浅浅笑了。

  “你不会舍不得吧?老沉和我知交多年,对于他们家我是信得过的,而且看得出来沈夫人也很喜欢婕妤,倘若婕妤嫁过去,肯定是不会吃苦的。”

  “女儿长大了总是要嫁人,总不能舍不得就把她绑在身边。”高母看得释怀又淡然,“只是,她还在念书,这婚事……”

  “嗯,我也是这样想,可老沉想说先给孩子们订婚,让双方心里也踏实点,等婕妤毕业就结婚,小俩口也可以一起在美国快快乐乐的生活。”

  “要先订婚呀,这就有点急了。”高母显得犹豫。

  “对了,她有没有跟你说她对沈家那孩子印象如何?”

  “很好,喜欢得很,一说起对方就眉开眼笑的,喏,这些天两人还一块去中部爬山。”

  “爬山?”高父满肚子狐疑。

  “是啊,她说有个工作必须要到山上摄影.前天就出发了。”心思细密的高母端详着他的脸,“怎么了?”

  高父霍然起身,脸上表情凝重,“马上打电话给她,快点!”

  高母不明所以,可看他表情不对劲,只得赶紧抓过话筒打给女儿。

  “怎么样?”高父急躁的问。

  “怎么办,没有回应……”

  “该死!”高父愀然变色。

  高母发现事情似乎变得棘手,“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仲方明天才从美国回来,他邀我们一家子明晚吃饭,你说,他有可能带着婕妤去爬山摄影吗?”

  “可她千真万确是说跟沈家的孩子一起去,婕妤不会骗我的。”

  “有没有说什么时候回来?”

  “今天。”

  “得先让我搞清楚这是怎么一回事,听着,沈家那边暂时不能走漏了消息。”

  “现在怎么办?”高母的心开始忐忑起来。

  “继续打,打到那孩子接电话为止——”方才喜孜孜上门来的高父当下阴恻恻的扭头离开。

  高母呆坐在客厅沙发许久,全然想不透到底是哪里出了错。

  她从不干涉女儿的生活方式,所以婕妤也从不对她撒谎的,跟谁出去、喜欢谁……那孩子的心思在她面前从不遮遮掩掩,女儿不可能跟别人出去却又撒谎说是跟沈家的孩子出门,不可能……

  *

  他们被困住了,山上的风雨强大又猛烈,即便穿上雨衣,还是有办法把人打得浑身湿透,美丽的山景放眼过去一片苍茫,偏偏高婕妤的脚又肿得跟馒头似的无法行走,沈仲达实在没把握可以安然把她送下山。

  “婕妤,你还好吧?”他知道她脚很痛,只能利用手边的东西以最简单方法暂时舒缓她的痛楚。

  “嗯。”她勉强扯开笑容。

  他将汲来的凉冷雨水装在塑胶袋里,贴着她的脚踝勉强敷着,虽然不能像冰敷的效果那么明显,但不无小补。

  “雨势好大。”

  “是呀,本以为今天雨势就会停了,可一早又不成这样,得先等等看了,过午天气如果好转,我们就下山。再忍忍!”他温和的对她笑。

  “没关系的,我捱得住,没那么痛了。”她坚强的说。

  不能再给他添麻烦,要不是因为她,相信这趟工作会顺利许多,就算是遇上大雨,他一个人也可以轻松来去,都是因为她,整个行动才会被耽搁了。

  “我自己弄就好。”她抢过他手里的水袋,不让他这样卑微的呵护她,因为那只会让她更觉得愧疚。

  沈仲达边收拾东西,边逐一清点他们仅剩的物资,表情有些严肃,脑袋更是没有一刻停歇,他甚至把最好跟最坏的情况都想了一遍。

  他是无所谓,这些年为了电影工作山里来水里去,他是习惯了,可她不一样,被捧在手心呵护的孩子,他真怕她会病了,尤其是山里的雨份外的冷,一个不小心就会生场大病。

  很冷,尽管他们躲在帐篷里;尽管她穿着外套,可却还是抵挡下了那湿凉凉的感觉,高婕妤忍不住摩擦起双手,希望能暖热点。

  沈仲达注意到她的举动,“是不是觉得冷?”

  “一点点。”她羞的笑着。

  沈仲达走向她,扬手碰触着她的脸庞跟双手,冰凉凉的温度窜上他的掌心,他狠狠的皱眉,“过来,到我怀里来。”

  他解开外套伸手拥过她,紧紧的把她包围在自己的怀里,温厚的手掌不住的搓着她的小手,希望带给她温度。

  不管身体有多冷,高婕妤感觉自己的心是暖的,能被这样包围在他的气息里,她觉得自己幸福得几乎要死去。

  “仲达哥,”

  “什么事?”

  “如果下一秒就要死去,那也是极度幸福的事。”她由衷的说。

  “你胡说什么——”他愤怒的大吼,“不许你说这种话,我们只是被雨势困住而已,不是遇到什么天灾人祸,我们当然要活着!绝对不许你再跟我说什么死下死的蠢话。”

  最好他会眼睁睁的看她死去,这女人不是打不死的蟑螂吗?可以为了要当他的新娘,十多年来都傻呼呼的守着玩笑般的承诺,她不是很坚强、很执着吗?为什么要说这种让人生气的话?!

  不可能,也绝对不会——

  原来这么近距离的听盛怒中的他说话,活像是在听打雷,她低低的笑了。

  “你笑什么?”他皱眉。

  “笑你生气的时候跟打雷没两样。”

  “听到那样的话,任谁都会生气的。”他没好气的说。

  “仲达哥,你不相信吗?”

  “什么?”

  “不相信有人可以为了一个诺言忠诚一辈子?”

  “那太缥缈了。”

  “我可以的,对你,我可以的,这辈子我已经决定只爱仲达哥一个人。”她朗声宣示决心。

  沈仲达的心又被狠狠的撞击了,许久,他叹了口气,“傻瓜,你真该学得聪明一点。”

  “我就是够聪明才能够这么明确的选择。”

  “我不是一个会照顾人的家伙。”

  “我只希望你拥抱我,又或者能心悦诚服的接受我的照顾。”

  “我也不是一个会说甜言蜜语的人。”

  “要听甜言蜜语,我可以训练我家的九宫鸟。”

  “我甚至连要让一家子过得丰衣足食都有困难。”

  “我只要你把自己养好,只要你活着。”

  他抗议的问:“那你到底选择我这个男人做什么?”

  “爱你,我就只是要爱你。”

  “你会后悔的。”

  “这辈子截至目前为止我还没干过后悔的事情。”她固执的表示。

  “你真是……”

  他发现自己真的是败给她的执着,而且该死的,他竟然想捧着自己的心,祈求她的收留,尽管他是个很糟糕的男人。

  “笨绝了。为了爱情笨绝了的家伙!”他忍不住骂她。

  她侧身回头仰望他,伸出冰凉的手缓缓碰触他的脸。她想要霸道的细数这些纹路,了解关子他一切的人生,不让别人这样贴近他,他是她的,她爱的人。

  她想要吻他,可他却犹豫的别开头,她攀着他的颈子,用迷蒙的目光引诱他低下头来……

  一抹轻轻浅浅的碰触,像是燎原的火苗,轰的顿时烧尽所有的抵抗。

  压抑过后的灵魂,澎湃得叫人颤栗,他深深的吻着这生涩的粉嫩,控制着想要占有她的念头,却又爱不释手的碰触着她的美丽。

  情激不可挡,情深不可测,这样的抚触把两人都给震慑了。

  凌乱的衣着,紊乱的呼吸。

  “冷吗?”他关心的问她。

  “不冷,有你在就不冷……”她挨着他。

  望着她泛着霞红瑰丽的脸庞,沈仲达知道,从今尔后,他的肩上将会多个甜蜜的负荷。

  *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