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窃吻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窃吻 第6章(2)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越往上走,感觉气温明显的下降,云雾翻腾,沈仲达不经意碰触到她的手,是冰凉的。

  “冷吗?快把手套戴上。”语气透着掩不住的关心。

  她笑着摇摇头,“没关系,这样行动方便些。”

  皱眉,他命令着,“山上不比平地,快戴上。”

  她一点都不想戴着手套,这样就不能和他的掌心无距离的紧握着,但见他坚持,她也只好乖乖的拿出手套戴上。

  她察觉了这一路的景色变化,为了顺应气候,宽阔的圆叶已经渐渐变小、变厚、反卷。

  沈仲达忙着拍这些景致,她也在后头用她的方式记录这一路的变化。

  地表植被顺应气候呈现裸露的岩层和崩解的岩屑,兴许是过度沉迷子眼前的山林,她没注意脚下的崎岖,整个人踩空猛的摔倒。

  “啊!仲达——”

  她趴在地上动弹不得。脚真的好痛,希望不是摔伤了脚踝。

  沈仲达听闻呼喊,赶紧跑回来,“婕妤!”一把扶起她。

  她冷汗直冒,显然这一跤摔得不轻。

  “摔伤哪里?”沈仲达紧张的问。

  “右脚踝关节很痛。”她咬牙说。

  二话不说,他赶紧脱下她的鞋袜查看伤势。

  须臾,“该死,现在根本找不到冰块冰敷,得马上往回走了,必须回到昨天登山口的地方才有住户。”

  “不、不行,路程已经进行一半了,绝对不能往回走,我休息一下就好,没关系的。”她不想连累他。

  “先喝点水,我想想该怎么办。”他把水递给她,开始思索着可行的应变措施。

  高婕妤真的好气自己。明明说不拖累他的,为什么又让自己发生这种意外!

  休息的时候,沈仲达几度查看山上的形势,又观察这山林间的气候。

  “不像昨天那样晴朗了。”他突然说。

  “什么?”高婕妤不懂。

  他回头看她一眼,“天气。”

  “应该没问题的,出发前我查过气象预报,接连几天都是好天气。”

  “气象预报只能参考用,并不是百分之百准确,昨天这个时间,山上的天气还是明亮晴朗的,但今天不是,我怕我们就算勉强赶到大禹岭,气候只会更糟。”

  “可是你今天一定要上大禹岭拍完那些二叶松的。”

  “不去了,就算上去了,还是得在今天赶下来。”

  高捷妤认为他是考虑她的脚伤才这样说。

  “说什么傻话,你快上去,我在这里等你,把身上不必要的东西全留下来,你一个人上去速度会快很多的。”她十分坚持。

  沈仲达犹豫。

  “不要考虑了,我们没有那么多时间,你不是预计三天之内要完成所有的拍摄作业吗?虽然只是兼差,好歹也是份工作,绝对不可以爽约,你放心,我哪儿都下去,就在这里等你。”她催促他。

  沈仲达挣扎半晌,捧着她的脸叮咛,“绝对不能离开这里。”

  “我知道,绝对不离开。”

  “乖,我很快就回来了,回来我们马上下山。”他在她唇上落下蜻蜒点水的一吻,抓起相机火速朝既定方向跑去。

  高婕妤愣住了,被他突如其来的吻给震慑了。虽然只是浅浅的碰触,但对她来说,已经是很大很大的满足。

  就在她陷入粉红色的甜蜜梦幻之际,远去的脚步声突然又折返。

  “仲达哥……”她不解的望着他。

  “不行,上山最忌落单,要上去一起上去,要下去一起下去。”他还是不放心留她一人。

  “可是——”

  “别可是了,上来,我背你,能走多远是多远,暂时把这些东西都扔下吧!”

  他将相机挂上脖子,接着把她整个人拉上背,不管她如何劝说,他都下放下这个聒噪的累赘。

  “你如果不想把我累死,就安安静静的让我保持体力。”

  她咬住下唇,既歉疚又心疼的把脸埋进他的背,“对不起……”

  *

  大禹岭的二叶松还是没有拍摄到。天色变得太快,才过中午,云层就瞬间聚拢。沈仲达当下决定马上折返。

  一路上,高婕妤自责的暗自饮泣,恨不得自己可以瞬间消失。

  “睡着了吗?”沈仲达问。

  “没有。”她哽咽的回应。

  “那干么不吭声?”他知道她一定会责怪自己,于是故作轻松的与她攀谈。

  “……”

  “唱首歌来听听吧!”

  “我不会……”

  他挑眉,“不会?大小姐,你音乐课都在睡觉吗?”

  “我不想唱歌。”她哪还唱得出来,她现在只想大哭。

  “要不你说话,你不是挺爱说话的?”

  “呜……”她用手捂住嘴,不想让他发现自己的眼泪。

  但灼热的泪水滴在他脖子上,他怎么可能不发现。

  沈仲达发现自己真是个失败的安慰者。

  才折返到半途,山上突然风雨大作。沈仲达没料到雨势来得这么快,一路小心护着相机,还得拼命加快步伐。

  大雨一下,整个山区雾茫茫的一片,勉强赶到搁放装备的地方,可雨势实在太大了,他决定就地扎营。

  用雨衣套住高婕妤,把珍贵的相机底片给她,沈仲达一个人在雨中辛苦的搭着摇晃的帐篷,经过一番折腾,两个人总算可以勉强爬进摇晃的帐篷里避雨。

  狼狈的换下湿透的衣服,沈仲达赶紧检查底片相机是否受潮。

  等手边的事情忙完了,他发现高婕妤似乎安静得太久,外头雨势哗啦啦的,逼得两人只能扯开嗓门对话。

  “今天晚餐没有泡面吃了,幸好干粮还有。”沈仲达拿出包包里的干粮,递给她,“喏,快吃。”

  她摇摇头,了无食欲。

  “干么不吃?吃不完还要带下山,很麻烦的,快吃。”

  她还是呆坐不语。

  “是不是脚很疼?”他想要拉过她的脚查看伤势。

  她一把挥开他的手,沮丧的说:“我真是个笨蛋,每次都只会拖累你。”

  他淡淡的笑,“你再万能,也不能阻止老天爷不下雨。”

  “可是——”

  “可是什么?你闷闷不乐,事情就都不会发生了?亏你还一脸聪明样,笨起来也挺有得瞧的。”开解着她。

  “我才不笨!”

  “既然不笨,干么把大自然的变化揽在身上?工作进度只能概抓,天气好当然一切顺利,天气不好又能怎样,只好摸摸鼻子下山,难不成要抗天?”他倒是很释怀的吃着干粮,“我不是伟人,从不跟老天爷作对的,尤其是这种无法掌控的气候。”半晌,睐了她一眼,“不吃?那我要全部吃光了!”

  “欸,你要把我饿死啊?”

  “是你不想吃啊!”

  “我只是想要慢慢吃。”

  “好好好,慢慢吃,我不抢,总行吧?”

  他挪近她身边,用手电筒看看她的脚,试探的伸出手指,“痛不痛?”

  “嘶——”她狠狠的倒抽一口气,“很痛欸!”

  他面露担忧。

  “也、也没那么痛啦!你不碰就不痛了。”她见状咬牙忍耐。

  “明天一定要下山,你的脚伤得不轻。”

  “可是雨这么大……”

  “总之明天醒来再说,现在只能先祈祷这个帐篷可以捱过今晚。”

  夜里,躺在睡袋里,雨势暂歇了,可是气温降了不少。

  昨夜还觉得舒适,现在却冷得叫人受不了。加上肿胀的脚隐隐作痛,高婕妤翻来覆去的无法成眠。

  “怎么了?”沈仲达问。

  “吵到你了?抱歉。”

  “睡不着吗?”

  “嗯,还好……”

  他打开子电筒,“觉得冷?”

  “……有一点。”

  他起身抓来外套往她身上盖,还把睡袋往她身边挪,“靠着比较不冷。”

  “谢谢。”她心中一阵感动。

  山里的雨夜很漫长,可是有他在,浮动的心不禁觉得踏实、笃定。

  “妈妈说得没错。”她突然开口说。

  “她说了什么?”

  “妈妈说,如果喜欢一个人,那么一定要找个机会跟他来爬山,在这看似简单实则极需耐力的路途里,你会发现这个人的真正性情沉稳与否,认清对方是不是一个值得爱的人,你是,你是那个值得的人。”

  沈仲达细细品味着她母亲的话,哑然苦笑,“傻瓜,我不值得,你要认清楚啊!要不,将来你会怨的。”

  “你怨吗?对于自己选择的路。”

  “不怨。”

  “那我也不怨,对于自己选择喜欢的人。”

  “傻瓜……”沈仲达的心中既感动却也无奈。

  “仲达哥,”

  “嗯?”他应着身侧的她。

  “我想,我不会忘记的,一辈子都不会。”

  不管他会不会爱上她,那都不重要了,重要的是,她的心里永远都会有他的存在。高婕妤挪移身子,小心翼翼的把头挨靠在他肩上。

  就这样靠着也好,他心里的位置若是让不出来,让她这样靠着也好。

  沈仲达不知道该说什么,发出叹息之余,也把头挨向她。

  不会忘记的,他也不会忘记的,在雨夜的山上,他曾经和她这样紧紧的挨靠着彼此。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