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窃吻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窃吻 第6章(1)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为了进入最原始的美丽山林,他们不得不舍弃交通工具以徒步的方式入山。沈仲达本以为让高婕妤看到这荒烟漫草的景物就会讨饶,孰料,她的毅力超乎他的想象。

  娇小的身子背着沉重的装备,毫不犹豫的跟着他徒步走在荒山小道。

  一路上她紧紧跟随,好几次他回头查看她速度,都瞥见她不服输的坚韧神情。

  很多人以为登山是轻松惬意的休闲活动,殊不知沉重的装备往肩头一压,原本轻盈的脚步就跟着蹒跚起来,登山,没有想象中的容易。

  几个小时过去,他们完全没有对话,只是往着不见目的地的前方努力走着。

  他听见她益发急促的呼吸声,不禁责怪自己残忍,可是多逗留一分钟,就会延误他们落脚扎营的时间。

  终于,他不忍的问:“要不要休息一下?”

  “不用,我们赶时间。”她倔强的拒绝他的好意,狠狠的鞭策自己要跟上他的速度,绝不成为牵绊负累。

  “休息一下好了。”

  “不用,你快点走,不要顾忌我,咱们是来工作,又不是来踏青的。”她固执的说。

  二话不说,他走向她,一把抢过她肩上的装备才又往前走。

  愣望着他的背影,高婕妤双眸微微发热。明明是关心她的,可却又要推开她,她真不懂男人的心为什么这么难以了解。

  没听见她跟上的脚步声,他回过头,粗声粗气的命令着,“停下来做什么?快点跟上!”掩饰着他窘迫的心。

  “喔。”吸吸鼻子,她赶紧迈开步伐跟上。

  中午,他们找了个凉爽地方坐下来吃点东西,上山前买的面包虽然口味普通,高婕妤却吃得津津有味。

  “有这么好吃吗?”沈仲达忍不住问。

  “肚子饿了什么都好吃。”她扬起下颚,开心的大口咀嚼。

  他低头失笑。下一秒,兴许是惊觉自己的情绪太容易被她牵动,连忙又狼狈的板起生人勿近的疏冷脸孔,搞得高婕妤又气馁又难过,恨不得拿把刀子把他的心刨出来,看看是铁做的还是石头造的。

  沿途他随手拍了些相片,存心让自己忙一点,别把心思放在她身上,可好几次镜头却像着了魔似的往她身上移去,食指不受控制的按下快门。

  确定了今天落脚处,他们搭起帐篷,养尊处优的高婕妤对这些玩意意外的还挺有一套,一点都不像时下的娇娇女,就算不是挺完美的,但是搭帐篷时该拉什么、该绑什么……她可是一点也不含糊。

  粉红色的小帐篷看在沈仲达眼里,有点滑稽,胸口忍不住略略震动了起来。

  “笑什么?”她睐去一眼。

  “没、没有。”他强忍笑意答道。

  “没有就去拍你的相片、做你的工作。”她信才怪,分明是睁眼说瞎话。

  “你呢?”

  “玩。”朝他丢去一抹挑衅的神情,她安安静静的闪到一旁去,抓着自己的数位相机迳自拍了起来。

  山顶上的天空湛蓝蓝的,放眼所及全是蓊郁的原始山林,层峦叠嶂,高婕妤心想,世上还有什么比得上眼前这壮阔的美景?

  沈仲达寡言的毛病在工作的时候尤其变本加厉。高婕妤又想,这山上的野鸟飞禽怕是都比他能言善道呢!不过没有关系,能这样看着他全心投入工作的专注神情,她比谁都还开心。

  安静也好,安静的时候才能更仔细的聆听他们之间的无言对话。

  替他煮杯半生不熟的茶,为他泡碗生硬微温的泡面,说穿了,生活不就是这么回事吗?

  *

  “啊——”半夜三更的山顶上,高婕妤凄厉的叫声听起来份外清楚,直直传向对面山顶又打了回来,硬是用一种措手不及的方式把已经入睡的沈仲达彻底惊醒。

  抄起手边的手电筒,他飞也似的冲出帐篷,“发生什么事了?”

  当他把光束落在高婕妤帐篷的位置,只见已然倒塌的粉红帐篷下,有个身影正在剧烈挣扎着,显得相当狼狈不堪。

  “救我,快救我,我不知道帐篷为什么突然塌了!我出不去。”是高婕妤哭丧的声音。

  沈仲达摇头叹息之余,只得上前打开帐篷拉链,把这作茧自缚的可怜虫赶紧解救出来,“没受伤吧?”

  她探出一颗头,“惊吓算不算?”旋即苦着脸问:“现在怎么办?”

  摸黑搭帐篷,有点难度呢!

  他皱眉盯着她,“能怎么办,带着你的睡袋过来睡吧!现在只能等明天再看看是什么问题了。”他往自己帐篷走去。

  睡他的帐篷!咦,这算是因祸得福吗?高婕妤在心里暗自窃喜。

  她小心翼翼的爬进他的帐篷,心卜通卜通的跳着,羞怯、兴奋两种复杂的情绪在她心里拉锯着。

  “不要打呼。”沈仲达警告。

  “我才不会呢!说不定是你打呼。”

  “我不打呼的。”

  “唷,最好有人睡着了还可以知道自己会不会打呼。”

  躲入睡袋,山上入夜的冷意被阻绝了,身旁还有着叫人心安的呼吸,这一晚,除了一开始太过雀跃之外,高婕妤睡得极好。

  就是苦了某人,不断的被一股窜入鼻息的淡淡馨香扰得辗转难眠,直到天色微亮,沈仲达才昏沉入睡。

  睡梦里,还有个叫人心折的嗓音不住的追问,“你爱不爱我?你爱不爱我?”

  这一夜,看似甜蜜却又伤神。

  *

  沈仲达愕然惊醒,当下本能的看向一旁,帐篷里除了他,已经没有扰了他一夜的馨香。

  “高婕妤——”他翻出睡袋,心急的叫唤着。

  “什么事?”外头的空地上,高婕妤正蹲着整理她的粉红小帐篷。

  她用一种奇怪的眼光看着他,看得他一阵尴尬,不由抹抹脸,以为这样可以抹去脸上作祟的燥热。

  “嗯,没事,我去梳洗。”他给自己找了个借口,躲开她。

  简单吃过早餐,他们各自收拾着东西,准备往下个定点去。

  高婕妤突然一脸神秘,“你知道我早上看见了什么吗?”

  “什么?”

  她面露喜色,“云海。”

  “漂亮吧!”

  “嗯,好美,像是蓬软软的棉花糖,叫人好想扑上去。”她一脸向往的表情。

  “千万不要,我不想看见摔成肉饼的你。”

  “我当然不会真的扑上去,那只是种比喻。”

  沈仲达没吭声,只是用带着宠溺的笑容看了看她。

  可惜有人太兴奋忙着问东问西没发现。“我们接下来要往哪里走?又会看到什么美景?”

  “今天会过大禹岭到合欢北峰的入口,那里的向阳坡面会有珍贵的台湾二叶松,我会在那边拍些相片再上去。”

  “嗯,走吧,出发喽!”高婕妤精神抖擞的说。

  沈仲达走在前头领着她,偶尔传来的悦耳鸟鸣,提醒了她停下脚步好好聆听。

  “好清丽的嗓音!”她欣喜的赞叹。

  看着她开心的笑容,沈仲达忍不住也露出笑容仰望天际,眉心顿时舒坦开来。

  回过视线,高婕妤整个人愣住了,将眷恋的目光锁在那俊逸的脸庞,瞬间,她激动得湿润了双眸。

  仲达哥在笑,眼前带着笑容的他就像记忆中初次见面的他一样,那么的温暖开朗,为了再见这抹笑,她足足等了十多年……

  蓦然,激动的泪水就这样跌出眼眶,她梗住呜咽迈开步伐奔进他的怀抱,紧紧的抱住他。

  “婕妤……”沈仲达错愕的低头望着怀里的身影。

  “不管这一路走来有多辛苦,你都要这样尽情的笑,都要这样笑着。”她很坚持。

  说不出心里的悸动,他只能把手搭上她的肩膀,会意的拍了拍。

  他明白她的希望跟回顺,梦想,有时候意味着一条艰辛的路,只要能微笑,这梦想就还是甜的,尤其又有人这么支持他。

  “走吧!”

  抹抹眼泪,她用力的点头,“嗯。”

  沈仲达把这些鼓舞化作力量,这一路每按下一次快门都意味着一个惊喜的捕捉,是他上次独自前来未有过的情绪。

  “看,是峦大杉——”他回头对着她喊。

  “什么杉?”她张着好奇的眸子快步上前。

  “峦大杉,是台湾原生植物中树身最高的。”他拉过她的手,急忙指着下远处的杉木,用着极度惊喜的口吻与她分享。

  “原生植物……这是它上生上长的地方,瞧,它好高喔!”

  “根据纪录,最高甚至有七十公尺。中横沿线最巨大的碧绿神木就是峦大杉,专家推估它的树龄约莫是三干两百年。”

  “我要跟这棵大树照相,快帮我!”她把数位相机塞到他怀里,慌慌张张的赶紧拉整衣服站定位,对镜头露出一抹灿烂的笑容。

  咔嚓!高婕妤相信这绝对会是她最喜欢的一张相片。

  听着他的说话,她觉得大自然的堂奥唯有亲自定一遭才能够明白。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