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窃吻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窃吻 第5章(1)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墙上的时钟滴滴答答的走到十一点半。

  “唐大哥,我可以下班回家了吗?”

  “唔,好吧,剩下的明天再弄。”

  “我先走喽,掰掰。”高婕妤掩饰疲累的向大家挥挥手,转身就要离开。

  “婕妤,你的司机已经到了吗?”沈仲达忍不住的喊住她。

  “黎叔?他早下班啦!”

  “那你怎么回去?”他整个人怒火中烧。

  “才十一点半,有公车、有捷运,要不也还有计程车。”把他当作怪物似的瞥了一眼,随后才转身离开。

  沈仲达狠狠捶了桌面,“唐修杰,你就让你忠心的员工三更半夜这样回家?”

  “唔,不然呢?她只是员工,又不是我妈也不是妈祖婆,难不成要我抬轿送她回去?”

  “你就这么该死的信任台湾的治安——”

  “生死有命、富贵在天,没有老板还会亲自护送员工回家的,你当我开安亲班啊?看不下去自己送,我可是还有一堆工作要弄。没空!”

  “你!总有一天我会把你的脖子扭断。”沈仲达撂下威胁。

  唐修杰笑容满满的目送着盛怒的好友离去。

  走出工作室的沈仲达快步下楼,连一秒钟都不敢耽搁,就怕错过了高婕妤。

  红绿灯前,他终于追上她,一把拉住她的胳膊往回走。

  “仲达哥——”她对于突然出现的人感到诧异。

  “过来,我送你回去。”紧绷着脸,他不容拒绝的命令。

  “啥?”

  “我送你回去。”他不悦的重复一遍。

  “不用麻烦了,我可以自己回去。”

  他睐去一抹警告,“你最好不要挑战我的耐心,你以为我会让你三更半夜独自回家吗?上车!”

  他霸道的将她推上停放在路边的车子,紧闭嘴巴专心操控方向盘。

  又不说话了,明明是关心她的,可就是不肯从嘴巴里说出来。高捷妤无奈的望着脸部线条总是紧绷的他。

  不知道为什么他总是这么难以亲近,他到底在怕什么?抗拒什么?

  一起共事的唐修杰和小蔡都比他好相处上百倍,有时候她不免自嘲的想,与其喜欢上仲达哥,还不如喜欢上他们两个,至少一颗心不用这样悬宕不上不下的。

  只是有些问题她实在想不透,唐修杰在广告公司工作,小蔡自己也是个广告导演,他们都有各自的工作,那下班后他们为什么还要来工作室帮沈仲达处理一些拍片的琐事,为什么?她真的不懂。

  直到有天下午,工作室里只有她和小蔡,她总算稍稍明白原来是因为男人间可贵的情谊。

  那天小蔡把被收在箱子里的奖座小心翼翼的拿出来。

  “那是什么东西?”她好奇问。

  “奖座,喏,阿达可是出国拿过冠军的喔!国际影展欸,老子拍了一堆广告片也没踏出台湾一步。”小蔡言谈中很是以好友为荣。

  高婕妤接过手,仔细的看了奖座上的文字,脑海突然闪过片段记忆,“我想起来了,我曾经在报纸上看过报导,那次影展有几部华人电影很受到瞩目。”

  “没错,他就是最后的赢家,说真的,阿达这家伙是有天分的,有人拍了一辈子也拍不出个屁东西来,他的东西就是有办法打动人心,我常笑他是女人的心思,才会弄出那么多细腻的画面。”

  “既然是受过肯定的,怎么不多请几个员工来帮忙?这样,他才有更多的时间精力去拍出更好的片子。”

  “傻瓜,多请一个人就多一笔的支出,阿达再有才华,遇上目前不景气的国片市场还不是得吃瘪,尤其找赞助商最叫人头痛了,所以他才把什么生活费用都省下来,又狂兼差赚外快,全是为了多存点经费拍电影。”

  “他都兼什么差?”

  “摄影啊,或是帮人家写写剧本,他也当过摄助、执行……唉,能赚钱的都干了,只差没去当牛郎。上次才倒霉,好不容易接了一个摄影的Case,不知道哪个笨蛋竟然在他冲片的时候闯进去,把他在山上熬了三、四天才完成的心血给毁了。”小蔡义愤填膺的骂道。

  高婕妤愧疚自首,“是我,那个笨蛋是我。”

  小蔡瞠目结舌,只差没把手中的奖座往她脑袋上敲去,“别跟我说害他去百货专柜浪费了个把万的家伙也是你——”

  “是,还是我。”若是知道他这么辛苦,她说什么也不会让他付那笔钱的。

  “你、你、你……高婕妤,我真想把你掐死欸。”小蔡濒临抓狂。

  “国片补助金呢?政府不是有拨预算?”

  “咳,最好那些补助金可以有什么了不起的帮助啦!多少导演拿了补助金还不是背了一屁股债,有啥用,到头来那些导演还不是得屈服于现实。”

  “那你跟唐大哥为什么还支持他走这条辛苦的路?身为好朋友,你不是该劝他回头的吗?”

  一想到沈仲达为了梦想而使生活陷入拮据;为了电影这样辛勤苦撑,高睫妤就忍不住激动起来。

  “这是梦想,男人的梦想你只可以支持,不可以摘走,他只是少了资金的援助,若是有撒不完的钱,他也可以拍出叫老外俯首称臣的大片啊!有些人是飞蛾扑火也在所不惜,我们能做的就是支持,希望有天他能获得赞助商赏识,拍出一部叫全世界都赞叹的好片。”

  “可是他需要钱,需要很多很多的钱。”

  “老唐的爹是个上天堂的好野人,钱多多,而我的钱就算没有吃喝下肚,也不会在银行生出利息,与其这样还不如通通送给阿达多拍点东西,说不定哪天我们两个靠他一个人工作就大发利市了。”小蔡作起他的春秋大梦。

  她推搡了他一把,“你也是导演,为什么没想过自己拍电影?”

  “我没定性,讨厌那种拖拖拉拉慢条斯理的工作方式,我喜欢快、快、快!拍广告的步调比较适合我。”

  她不以为然的睐去一眼,“难怪你换女朋友的速度也很快。”

  “什么话?你又没当过我马子,又知道了。这样好了,我来追你。”

  “才不要,我不喜欢你,我喜欢的人是……”她连忙拒绝。

  小蔡一阵抢白,“是阿达!瞎了眼的人都知道你喜欢他。”他摇摇头,“你有得耗了,那家伙最怕拖累人,当初要不是我跟老唐死赖不走,成天在他面前当没水准的土财主,他说什么也不会让我们帮他。他说过,满脑子拍电影的人只会拖累一家子,这种人适合单身不适合家庭。所以我只能说,保重了,这位大德,希望你有机会修成正果。”

  他对她也是这样吗?因为怕拖累……

  驾驶座上的沈仲达注意到她注视的目光,不自在的转头,“什么事?”

  “没有,只是在想,你为什么老是揪着眉?”她伸手就想要抚平他的眉心。

  他避开了,一把抓住她的手。

  “如果累了,就早点回家,工作开天窗也该是唐修杰自己去跳脚,你不用拿命去奉献。”他看见她眼下的黑眼圈,心里万般不舍。

  她不是没有感受到他的关切,只是,这样暧昧的氛围叫人很难受。

  她用着低浅的嗓音说:“如果你不能爱,就不应该这样温柔。”

  下一秒,他猛的松开手,又把她推开了。

  她望着他,除了失望还是失望。

  *

  刚踏入这家PUB,沈仲达的眼睛有些不适应的眨了眨。

  像这种年轻人喜欢聚集的夜店对他来说,是种文化但不属于他。他看了看四周,旋即镇定方向往吧台走去。

  “哇,是大稀客欸!”小蔡诧异的嚷嚷,不住的用手肘顶顶一旁的唐修杰。

  “我威胁他来的。”唐修杰淡淡的解释。

  “阿龙,调杯最好的酒给沈导。”小蔡交代酒保。

  “有什么事不能在工作室里谈,非得在这里说?”沈仲达意兴阑珊的坐下。

  “工作室太严肃了,偶尔也要放松一下,所以换个环境。”唐修杰叼着香烟,玩味的说。

  “就有你一堆狗屁理由。”沈仲达轻斥。

  “欸,筹备得怎么样了?资金都到位了吗?”小蔡问。

  “缺,狂缺,你如果还有点钱,快掏出来挡挡。”唐修杰咬着香烟作势就要对小蔡搜身。

  “妈的,还缺?下个月都要开拍了,不行、不行,得快弄点钱来,赞助商的名单给我,每个都加码多捞个二、三十万,一定要快点补齐。”小蔡急道。

  “真的不行,也只好延后。”沈仲达淡淡的说。

  梦想和金钱的矛盾关系是他踏入这行业以来最大的一门课题,有时很讽刺,却也很真实,他学得很彻底。

  “还延啊,那影展怎么办?会来不及吧?”

  “不想那么多了,能好好拍部片子就是恩赐,哪敢想什么影展不影展的。”沈仲达自嘲的笑了。

  “别急,这几天还有个赞助商在考虑,如果成了,届时电影推出我会来个结盟操作,明着是卖他的商品,实际上帮你的电影宣传宣传,所以片子一定要准时开拍。”唐修杰坚决的说.

  “班底没换吧?”小蔡问沈仲达。

  “嗯,老面孔。”

  “缺人说一声,我帮你找人。”

  “谢啦!”他感激的笑了笑。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