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窃吻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窃吻 第4章(2)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先不要移动她!”返回拿东西,目睹一切的唐修杰出声阻止了他。

  他们两人眼神交会,唐修杰的带着责难,沈仲达无言反驳。

  “仲达哥……”她虚弱的喊着。

  “婕妤,怎么样?哪里痛?”沈仲达抚着她的脸,焦急的问。

  “好痛,好痛……”她感觉浑身都错位似的。

  ”高婕妤,张开眼睛,知道我是谁吗?”唐修杰冷静的问。

  她眼神迷离的瞥了他一眼,许久,“唐、唐大哥……”天啊,她真的痛得想打人,眼泪都要辗出。

  “先扶起她就好,小心点!”唐修杰指挥。

  “你要做什么?她很痛!”沈仲达慌乱的问。

  “当然是送医院,白痴!我去把车子开过来,你慢慢的抱稳她的身子,记得,不要用蛮力!”低头又对高婕妤说:“忍着点,马上送你到医院。”转身飞快的奔离。

  “仲达哥……”

  “我在,我在这里,婕妤不要怕,会没事的,不要怕。”沈仲达安抚着她。

  “不要走,我不走。”她还执着着去留。

  “乖,不走,谁都不走。”他慢慢的把她拥在怀里,心疼自责的将她小心翼翼的抱上已经开到门口的车。

  绝对不能有一点损伤,要不然他这辈子都无法原谅自己。

  “仲达哥……”

  “嘘,我在这里,别怕,就要到医院去了。”

  唐修杰从后照镜给了沈仲达一抹不可原谅的眸光,旋即往医院赶去。

  *

  “怎么又是你?”急诊室的医师用种诡异的眼神扫了她一眼。

  高婕妤露出苦笑,一旁的沈仲达更是无奈。

  没摔个头破血流,算是不幸中的大幸,做了些检查,高婕妤手中拿着护士给的冰块敷着脑后的肿包。

  “嘶,好冰!”她甩甩冻得发红的手。

  沈仲达主动接过她手中的冰袋,“对不起。”紧绷的脸庞有着亏欠。

  “没事了,没变笨。”她故作轻松的说。

  “是没头破血流,但有轻微脑震荡,医师建议住院观察。”唐修杰提醒。

  “不要,我才不要住院,已经没事了,等肿包消了就好。”

  “哇,果然有变笨,这时候不好好奴役这个罪魁祸首,你想等什么时候?”唐修杰戏谑说。

  表情不自在的沈仲达全然没有反驳的余地。

  “才没那么娇贵,我要回家了。”她挥开沈仲达的手,跳下病床。

  “婕妤,别任性。”他赶紧拉住她。

  “我没有任性,该检查的都检查完了,我没事。”

  “既然没事,欸,那明天可以来上班吗,工读生?”唐修杰问。

  “工读生——”沈仲达回头瞪着他,“她才不是工读生!”

  “怎么,不行呀?我说大导演啊,你不喜欢我新聘的工读生是你家的事,薪水是我付的。”唐修杰迳自对高婕妤说:“你不是念设计的吗?这种需要美学、艺术的玩意儿应该难不倒你吧?怎么样?有兴趣吗?”

  高婕妤看看身旁满脸怒气的沈仲达,毫不犹豫的冲着唐修杰咧嘴笑,“当然有兴趣。”

  “那好,明天开始工作,时薪六十。”

  “时薪六十?”沈仲达一把揪住好友的衣襟,“唐修杰,你把她当作什么?廉价劳工吗?”愤怒的瞪着他。

  唐修杰从容隔开他的手,“欸、欸、欸,高婕妤又不是你的谁,工作内容跟薪水只要我们主雇双方谈得拢,你是无权干涉的。”

  高婕妤无视沈仲达的怒火,问:“唐大哥,那我要在哪里工作?”

  “来我家。”唐修杰说。

  “工作室。”沈仲达说。

  场面出现拉锯战。

  高婕妤看看沈仲达又看看唐修杰,无奈低语,“怎么突然觉得我抢手起来,可我没分身呐!”

  “孤男寡女的,既然是工作去你家做什么?”沈仲达先发制人。

  “因为我怕你这小气巴拉的家伙把我的工读生撵走。”

  “既然是工作就到工作室。”沈仲达强硬坚持。

  “好啊,本人向来从善如流,婕妤,我们主雇两个就去用光他的电、耗尽他的水,然后快快乐乐的赚我们的钱,让他穷得买不起底片,连个镜头都拍不出来。”唐修杰嘴坏的诅咒。

  “你——”他真想一拳打死这个该死的唐修杰。

  高婕妤笑了,“是,老板。”扬手拍击上唐修杰的掌心,发出清脆的响声。

  挫败!沈仲达怎么也没想到这两个人会突然沆瀣一气的对付他。

  等着,他绝对不会让唐修杰有机会把魔手伸到高婕妤身上,因为他绝对不允许这种该死的情况发生。

  他一把将高婕妤抓了过来,用冰块敷着她的肿包,还不忘用锐利的眸子恶狠狠的瞪住唐修杰。

  高婕妤正想偷偷观察这两个男人之间的角力,沈仲达却像个醋劲大发的丈夫强行阻挡在两人之间,彻底断绝他们眉来眼去的机会。

  她狐疑的望着他,偏偏他又扮演起蚌壳角色,紧闭双唇不吭声。

  算了,不吭声就不吭声,总有一天叫他尝尝说破嘴的痛苦。

  现在她是伤患总可以耍赖吧?

  二话不说,她抓紧沈仲达的衣摆,赖皮的霸占他的胸膛,只是懦弱的双眸竟然该死的想哭,因为这股温暖。

  *

  “高婕妤,你为什么又在当清洁女工?唐修杰叫你弄的吗?”沈仲达不满的瞪着地上那抹狼狈的身影问。

  “工作室有点乱,唐大哥要我稍作整理。”转过身去不理睬他的继续打扫。

  “他不是聘你来参与设计的工作?为什么却老是叫你打扫?”他强烈不爽。

  “他是老板,我是员工,他说什么我自然就做什么啊!”

  “你是笨蛋吗?干么为了这时薪六十的工作这样委屈自己?竟然让那个家伙这样对你戳圆捏扁的。”

  “这就是所谓的职场工作,我只是提早适应。”

  “你明明不缺钱,为什么非要把自己弄得这么累?”

  “有时候工作的成就感不是金钱可以衡量的,而且,你怎么知道我不缺钱了?是人都缺钱。”

  “你想要多少?我给你,我把我所有的钱通通给你,你从明天起不准再做这些打杂的工作,不,从现在起——”

  “你又不是我的谁,我干么拿你的钱?”她学他冷淡疏离的口气说。

  总是这样,她总是用这样生冷的态度跟他说话,宁可傻呼呼的听着唐修杰的使唤卖命工作,就是不愿意听他的劝告回家去。

  “你是在挑衅我吗?”

  “挑衅是吃力不讨好的工作,我不做。”

  想到她对唐修杰唯命是从的模样,沈仲达就一肚子气。忍不住狠狠的踹了椅子一脚,离开这叫他怒火攻心的地方。

  他一走,高婕妤冷淡的脸就软化了,低低的骂了声,“傻瓜,仲达哥你真是个傻瓜!”

  这还不够,沈仲达的火气可没那么好摆平。

  “唐修杰,你可不可以放过她,不要再把她当佣人这样使唤了。”他拿高婕妤没辙,只好把不满跟愤怒往好友身上发。

  “谁?”明知故问。

  “高婕妤,你用六十块的时薪聘请的工读生。”他咬牙切齿的刻意强调了价码,希望能唤起他的良知。

  可惜没有,因为唐修杰那家伙根本没有人性。

  “我不把员工当佣人的,我只是把员工当超人,希望她潜力无穷。”

  沈仲达怒火翻腾,“你根本是耍着她玩的!还口口声声说要让她参与广告设计工作,给她学习的机会。你根本是个夸夸其谈的伪君子。”

  “我耍她?别、别这样说,人家她可是打从心里臣服我这个老板呢。”唐修杰得意的说,“广告人拿手的不就是这点嘴皮工夫,你认识我这么久了,不知道吗?我不是你,没那工夫去铺陈什么完美,能利用的就利用,能哄的就哄,要不,你以为我靠什么吃饭?”说得市侩又冷血。

  “你——”他真想杀了这小子。

  “不然,你说服她辞职啊!”下一秒,唐修杰旋即笑了起来,“不过很难,那丫头年纪虽轻,但忠诚度可是比中国文化还博大,忠心如她是不会背弃我这个老板的。”

  “该死的家伙,你可以再小人一点!”他发狠的扯住好友的衣领。

  揪开沈仲达的手,唐修杰故意说:“你生什么气,她又不是你的谁,况且我也没泯灭天良的逼她去干什么作奸犯科的坏事,你有什么好生气的?”字字句句都逼问进沈仲达的心。

  他艰困的吞咽着唾沫,许久呐呐的说;“她只是个单纯的女孩子,请你不要愚弄她的单纯。”

  “我愚弄她?”唐修杰笑了,“愚弄她的是你吧!”

  他目光一火,连忙驳斥,“你胡说——”

  “我胡说?那我问你,是谁千方百计要撵走她?是你。是谁让她从楼上摔下来,也是你。现在又是谁什么忙也不帮就只会冲着我怪我刻薄,很抱歉,还是你。沈仲达,我从来不愚弄人,要做什么、该做什么,我都让她清楚的知道,我给她选择、让她自己判断,倒是你,是你在愚弄她。既要推开她、又要她接受你的保护,这算什么?”

  三言两语,唐修杰把沈仲达堵得哑口无言。

  “她没那么脆弱,豪门世家的成长背景把她淬炼得成熟世故,只有要命的爱情会消磨她的心。”唐修杰语重心长的提醒好友。

  “我真后悔认识你。”沈仲达对他说。

  猛的一记击掌欢呼,“太好了,我真高兴认识你,要不我也不会捡到这么任劳任怨的小员工。”

  眼前的沈仲达全然不是唐修杰的对手。

  好、好、好,现在连老天爷都不站在他这边就是了,非要他眼睁睁的看着高婕妤被使来唤去的奴役着。

  工作室的气氛诡异得像是充满氢气的气球,随时都要爆裂,小蔡十分识相的闭上嘴巴,决定隔山观虎斗。

  “高婕妤,咖啡!”

  “婕妤,把图修一修。”

  “肚子饿,去买宵夜来吃。”

  “喏,烟灰缸倒一倒。”

  三不五时,这些叫人生厌的指令就会从可恶的唐修杰嘴里吐出,逼得一旁的沈仲达非得用尽所有的自制力,才能压抑住揍人的冲动。

  更该死的是,高捷妤竟然把这些命令当成圣旨,唐修杰一喊,她就忙不迭的像只蜜蜂似的忙碌张罗。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