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窃吻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窃吻 第4章(1)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关上门,阻隔了外头那两个好事之徒的窥视,沈仲达一屁股坐在桌上,把唯一的椅子让给了高婕妤。

  “仲达哥,你还好吧?”她关切他的病况。

  “没事,小感冒而已。”他擤着鼻子,用那粗哑的破锣嗓子问:“你怎么会到这里来?今天不用上课吗?”

  “下课了。”

  “到底发生什么事了,为什么站在路边哭成那样?”

  蓦然,她忧愁满面的拧了双眉,委屈的低哺,“因为我找不到你……”

  “找不到我?手机号码丢了?”

  一个劲的摇头,她头摇得像支拨浪鼓。

  “既然没有,你哭什么?”

  “我怕你忙,不敢打电话给你……”抬起头,她把方才坐在车里惊见他,以及下车后在骑楼前找寻的过程说了出来。

  望着高婕妤,沈仲达满脸诧异。“你去的每个地方我确实都去过了,我去银行领了钱、到便利商店缴了水电费、在面摊买了卤肉饭,还去药局买了感冒药、到书局翻了一本书……”

  天啊!沈仲达简直不敢置信,就在这短短的时间内,她和他彼此错过的次数竟然这么多。

  “对,我们明明近在咫尺,可是我偏偏见不到你!”伤心的她满是委屈。

  诧讶之余,他还是故作洒脱的说:“那也犯不着嚎啕大哭。”

  秀眉一凝,她噙泪指控,“仲达哥一定没有深刻的喜欢过一个人。”

  深刻的喜欢?对人的确没有。

  “我知道这听起来很蠢,可是自从八岁那年开始,我从没有忘记过仲达哥,难过的时候,我会想起你曾经鼓励我要勇敢,开心的时候,我会想起你给过我的口香糖滋味是那么的甜,这或许荒唐,可我始终是真真切切的想念着你。”高婕妤鼓足勇气对沈仲达告白。

  “等等,婕妤,我可以理解童年的记忆会对人产生深刻的影响,但是……”

  没让他把话说完,她迳自抢白,“而且,荒谬的是,每见你一次,心里的喜欢就更明确。”她毫不迟疑的说:“你说过的,你要让我成为你的新娘。”

  新娘!沈仲达心中警铃大作——

  “不,你冷静下来。”

  “我很冷静,我也曾怀疑过对你的感情只是一时盲目,我不只一次冷静的自我剖析。”

  “结果呢?”

  “结果只是更加肯定,我是喜欢你的。”

  “听着,这太不理智了,况且你也不该喜欢我的。”没有人会把孩童时期的戏言当真,所以他仍觉得是她错把感动当爱情。

  “那么我该喜欢谁?仲方?”她犀利的问。

  沈仲达有了迟疑,“或许,毕竟他比我适合你。”他不得不承认。

  一个不成气候的电影导演,总是勉强靠国片补助金拍着冷门电影,拍完这部片子,还不知道下部片子在哪里,像他这样的人如何去建立家庭,去给人幸福?何况,高婕妤虽然不是高伯父元配所生,当年能被接回高家住,可以说明她在高伯父心中有一定分量,像这样的对象,也不是他可以招惹的。

  她摇摇头,“但是我不爱他,我很清楚这一点。”

  “那你有没有想过,我也不爱你。”沈仲达残忍的提醒她,希望她别再执着。

  刹那间,她感觉身体里的血液瞬间冻结了。

  别过头,她狠很的咬住自己的下唇,绝不让哽咽声再度发出。

  原来深记着那个约定的,只有她。

  “听着,回你的世界去吧!”沈仲达说。“爱情对我来说太奢侈,你要接受这个现实。”

  许久,她忍着心伤抬头望向他,“我想,我会试着接受……但是在我死心之前,请你给我一个机会。”

  “什么机会?”他问。

  “尝试回应我对你的感情的机会。”说完,她转身离开。

  沈仲达呆在原地久久说不话来。

  他被一个女孩这样默默的喜欢了许多年,就因为十多年前的一个机缘巧遇、一句玩笑话!

  一度,他怀疑是感冒所引起的幻想,然而,高婕妤的声音、眼泪清晰的印在他脑海中挥之下去。

  天啊!这问题远比电影预算超支还叫他头疼。沈仲达陷入空前的沉默。

  说不感动是骗人的,但他有什么资格去接受她的感情……

  漫长的夜晚,高婕妤无法成眠,她怎么也无法把八岁那年应允要娶她的仲达哥,跟白天那个无情斩断一切的仲达哥联想在一起。

  想得脑袋都要爆裂,她忿忿的从床上正坐起身,月色把她脸上的哀戚映照得鲜艳。

  “不,不能就这样轻易放弃,倘若如此,那么这十多年来的等待算什么?我没有变心,自始至终这样深切的等着你,仲达哥,不要辜负我……”她低低的说着她的请求。

  心里的坚持,让她又重新站稳脚步。

  *

  整晚都泡在二十四小时不打烊的咖啡店里,沈仲达沉浸在咖啡的香味中,期盼每个想法都能跟咖啡一样散发出醉人芬芳。

  面对即将开拍的电影,很多细节都还要再慎重思考,没有庞大金援的导演就只好校长兼工友,凡事自己来。

  偏偏思考的当下,有双含泪的眼眸一直不时的窜出,彻底搅乱他的思绪。

  熬了一晚,他狼狈的归来,推开工作室的门,满脑子想奔去投靠那唯一的一张沙发床,可眼前忙碌的身影瞬间定住他的步伐。

  “谁让你进来的?”

  卸下昂贵的衣服,换上简便的牛仔裤、T恤,那头美丽的秀发被扎成俏丽马尾东在脑后,可最叫沈仲达错愕的是,她竟在这儿做着打扫的工作!

  高婕妤先是有点尴尬羞怯的神情,旋即绽放笑容,热情招呼,“仲达哥,你回来啦!”

  “回答我,谁让你进来的?”他胸口有一簇火苗在酝酿。

  “唐大哥帮我开的门,对了,他要我转告你说这几天有两笔资金会汇进你账户,要你记得去银行确认金额,还交代如果有什么问题请你跟他联络,他这几天要先忙一个客户的广告,暂时不会过来工作室帮忙。”她把唐修杰说的话巨细靡遗复诵一遍。

  比起唐修杰,沈仲达真是寡言到了极点,很多事情能不提就不提,搞得她对他总觉得陌生。

  唐修杰就不同了,三言两语就把沈仲达和他们的关系点得清清楚楚,果然是标准的广告人,喜欢用简单明快的步调把想法传递出来,比沈仲达缓慢铺陈的电影手法快多了。

  沈仲达三步并作两步的来到她面前,一把拉起她,“回去,马上叫你的司机来接你回去。”

  “为什么?”错愕的看着他。

  “不为什么,回去当你的大学生,回去当你的高小姐,回去过你该过的生活,你想做什么都好,就是不要来这里当什么清洁女工!”他激动的说。

  不知道为什么,一看见她这样委屈的做着这些事情,他就觉得自己很窝囊。

  “拿好你的东西,马上打电话给司机!”他厉声命令。

  她奋力挣脱他的钳制,挑衅的问:“如果我就是要来这里当清洁女工呢?”

  他满脸阴沉,咬牙切齿,“出去!出去!我没有那些余钱聘请你——”他扳过她的肩膀,强行要把她推出这个混乱的空间。

  这是他的选择、他的梦想,再辛苦,他一个人走就够了,犯不着拉着这个养尊处优的千金小姐来吃苦。

  “住手,仲达哥,你不能这样擅自帮我决定一切——”反抗不了他的驱逐,她心里焦急万分。

  “我没有要帮你决定什么,我只是要你滚回去,不要再出现我面前!”

  “你就这么讨厌我?”她死命抓着门框追问,不在乎这是不是会弄断她美丽的指甲。

  沈仲达愣住了。讨厌?他是该讨厌她的,从她毁了他的相片开始,可是,他没有,反而常常想起她,昨晚频率尤其高,他知道自己也对她产生感情,但……

  她转过身来面对他,低低的问:“就不能给我一席之地,让我就这样站着?”

  “这里没有你立足的位置,你不懂吗?如果你够聪明,你现在就该乖乖回去。”

  “为什么?我不懂——”她张开双臂攀紧他的肩膀,“你可以不喜欢我,但是让我就这样看着你不行吗?我宁可自己是愚笨的,那至少对于你的冷漠疏离我可以浑然不觉,可是我不行,我没办法叫自己不去感觉。”

  说好不哭的,可是高婕妤就是忍不住。

  如果知道喜欢一个人会这么辛苦,她会用一辈子的时间叫自己连一丁点的感情都不要付出,但是来不及了,八岁那年她就决定要喜欢这个人了,来不及了……

  沈仲达闭上眼睛在心里低叹,睁开眼睛,驱逐她的念头只有更坚定,“高婕妤,不要让我说第二次,马上回去。”

  “我不要!”她抗拒的大叫。

  二话不说,他蛮横的抓下圈在他颈后的手,态度强硬的非要把她赶出这鬼地方不可。她是尊贵的,绝不能让她在这地方沾了一丝污,这是他唯一所能给予的一点善意。

  对于去留,两人始终未能达成共识,只得诉诸力气的拉扯。

  不管她怎么抓紧门框:不管她怎么拉住楼梯扶手,沈仲达就是有办法扳开她的手指,让她一点支持都没有,只能一步一步的被推出他的世界。

  “我不走,我不走……”

  “你得走,你必须走——”

  谁都不服输的拉扯,从屋里到楼梯口,这些险象环生的举动还在持续着。

  他扳过她的肩膀,让她面对离开的方向,正要抽手退开,直拗的高婕妤不愿就这样放弃,反手想要抓紧他的胳膊。

  当下,他想也不想的挥手拂去她的碰触——

  脚下一个踉跄,她整个人踩不稳的往后跌去,只来得及从眸子发出求救的讯号。

  沈仲达眼角瞥见她正以一种吊诡的姿态跌去,不禁喊道;“婕妤!”

  本能的伸出手想要抓住求援的手,但是两人最后的碰触,竟该死的从指间滑过

  砰——

  高婕妤的身子重重的落在楼梯转角,很重,很沉。

  她揪皱脸孔,痛苦的紧闭双眼,娇瘦的身子蜷缩着,强烈的痛楚不断袭来。

  好痛……好痛……

  胸口被一股无形的力量猛的揪紧,强烈得叫他不可抵挡。

  “婕妤、婕妤——”他快步的跳下楼梯,仓皇的奔至她身边张手便要抱起她。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