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窃吻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窃吻 第3章(2)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见高婕妤远远的从校园里走出来,司机马上下车为她开启车门。

  “谢谢。”她一如往常的对司机颔首致意。

  车门关阖,司机坐上驾驶座,“小姐,今天要马上回家还是要到其它地方去?晚上老爷会过来用餐,夫人要我提醒小姐早点回去。”

  “那就直接回家吧!”她意兴阑珊的说。

  “是。”

  行驶平稳的房车载着她往家的方向而去,她百无聊赖的张望着窗外风景,手心无意识的摩挲手臂,还贴着透气胶带的伤口让她不由自主的想起沈仲达。

  伤口痊愈了,她失去打电话给仲达哥的堂皇理由,尽管沈仲方的邀约不断,可是想要在沈家遇见仲达哥,那机会根本是微乎其微。

  她不可能爱上沈仲方,除了个性,更因为心里的那个角落一直以来都为仲达哥保留着,尽管经过这些年的转变,仲达哥已经不是当年的他了,可她的心还是只为他悸动,情不自禁的每每还是要为那疏冷晦暗的脸孔感到心疼,尤其在她知道那个胸膛还是有着温暖的时候。

  想到沈仲达,高婕妤的眉头就忍不住揪紧不开。

  你忘了吗?你说过要让我当你的新娘的!

  透过后照镜,司机看见愁眉不展的高婕妤,“小姐,觉得哪里不舒服吗?要不要紧?”

  “没事,有些闷而已。”

  “要不要摇下车窗?现在不是交通尖峰时间,车流量还好,小姐可以放下车窗吹风透气。”

  “嗯,也好。”

  墨黑色的车窗缓缓的降下,高婕妤看见午后清朗的天色,还有为了生活在这社会每个角落打拚的身影。

  “黎叔,你家里有几个小孩?”

  “三个,两个男的一个女儿。”

  “是不是父母对孩子都会怀抱期望?”

  “当然,哪对父母不希望自己的孩子好。”

  “黎叔,如果将来有一天,你的孩子选择了不如你预期的路走,但那可能是他一辈子的梦想,你会怎么样?支持或是反对?”

  “免不了会反对,但是,那又能怎样?不管是支持还是反对;不管是他选的还是我选的,人生的路还是得由他自己走,说真的,我也帮不了他什么,只要他觉得快乐就好。”

  或许带有宿命的口吻,可高婕妤却能明白黎叔话里的意思。“嗯,我懂。”

  “小姐怎么了?为什么突然这样问?”

  “没有,只是突然好奇起当父母的心情。”

  “有一天等小姐有了家庭,对于父母的心情以前不懂的,将来都会懂的。”

  “嗯,我知道。”高婕妤不经意的望向车窗外的骑楼,突然一抹身影自她眼前掠过,高婕妤的心情霎时波动起来。

  “停车!黎叔,麻烦你停车。”她急切的吩咐,目光从车窗回探过去,生怕错失了想念的身影。

  黎叔不明所以,可也只得赶紧打着方向灯,确保安全后把车子往路边停靠。

  高婕妤二话不说打开车门,站在路边焦虑的张望,“黎叔,我看到一个朋友,你先回去,别等我了。”

  不等他应答,她紧拎住手中的提包,趁着红灯之前匆匆的越过马路,直往她看见沈仲达的骑楼奔去。

  “可恶,早知道会这样,今天就穿运动鞋出门。”一心追求速度的高婕妤不由抱怨起脚下这双过分美丽的鞋子。

  越过一波又一波迎面而来的人潮,她好不容易跑到发现沈仲达身影的地方,焦虑万分的伫立在原地,前后左右的胡乱张望着。

  放眼这区有便利商店、面摊、书局、银行、药局……可是,仲达哥究竟去了哪里呢?

  当下,高婕妤真想任性的大哭,为了这近在咫尺可又远若天涯的微妙距离。

  “不,我一定要找到你。”她坚定的说。

  迈开步伐先往便利商店而去,在这五脏俱全的商店里,高婕妤就是没有看见熟悉的人影,瞎晃了一圈跑出来,她转而往书局、银行、药局……

  “不,不会就这样消失的,不会的!”她反复进出这些自动门,然而每一次走出来,失落就占据胸口多一点,伤心就吞噬她的心口多一些。

  直到她把附近的商家都找过一回,还是不见沈仲达的身影,他就像是泡泡一样消失、蒸发了。

  没有……她没有找到他,面前的脸孔千万张,可都不是她要找的仲达哥。

  呆愣在这骑楼下,心碎又气愤的她再也压抑不住情绪,哽咽的大喊这些年来始终叫她挂心的名字。

  “沈仲达!沈仲达!你到底在哪里——”伤心欲绝的模样叫路过的人都为之动容。

  她把脸埋进手心,气馁的掩面啜泣,情绪久久不能自抑。

  半晌,有道沙哑的嗓音混杂浓重的鼻音自她身后响起,“高婕妤?”

  松开掩在面前的手,高婕妤愕然转过身去,方才还遍寻不到的沈仲达就这样大剌剌的站在她面前。

  刹那间,眸眶再度发热,思绪一触及这些天的浓烈想念,高婕妤旋即一古脑的扑进他怀里放声大哭。

  沈仲达愣住了,对这突如其来扑进怀里的娇躯,还有那汹涌的泪水。

  “发生什么事情了?”沈仲达不知所措,僵硬的双手抱也不是、不抱也不是的落入窘境。

  “你去哪里了?我以为你消失了,我找不到你——”想到方才茫然无措的心情,她难掩激动。

  “你找我?你去哪里找我?不是有我的电话?伤口有什么变化是不是?”他赶紧拉下她受伤的右手仔细端详。

  “不是……”她不知道怎么对他诉说她的心急,紧攀着他的肩膀,说什么都不肯松手。

  沈仲达看看这人来人往的骑楼,一点都不意外他们已经成了大家注目的焦点,当下决定将她先带离开再说。

  揩去她的泪,他拉起她的手腕,“先回去再说。”立刻将哭泣不歇的高婕妤带离了喧吵的骑楼。

  这一路上,一手拎着便当一手牵着高婕妤的沈仲达不住的打喷嚏,还得不时腾出手掏出手帕来揉揉发痒的鼻子。身侧的她则像个迷路的孩子,啼哭之余,还得小心跟随他的步伐穿越人群、弯入巷道、踏上公寓楼梯,逐步走入另一个空间。

  沈仲达用手肘顶开阻隔的门板,“进来吧,这是我和朋友合租的工作室,暂时也都住在这里。”鼻音和沙哑放肆的占据他的声音。

  明白他的窘境,没有多问,高婕妤怯怯的踏入他的世界,啜泣虽然还在持续着,可激动的情绪已经慢慢获得平复。

  “很乱,随便坐,我倒杯水给你。”

  她挪开一堆资料,小心翼翼的坐在椅子上,用被泪水洗涤过的眸子梭巡工作室环晓。

  沈仲达倒水的同时,两个陌生男人各自从房间打开门定出来。

  “阿达,新片的筹拍进行得如何?”小蔡问。

  “如果主角确定了,可以先透过媒体帮片子做第一波宣传。”唐修杰说。

  下一秒,两人不约而同的为眼前突然冒出的女性给愣住了。

  “她是谁?”小蔡压低嗓音问唐修杰。

  “我怎么会知道?”他对女人又不是有过目不忘的功力,最好他会知道。

  “难不成是阿达!”小蔡大惊,“怎么可能?他不是只跟他的电影上床。”

  小蔡先是低头查看自己的服装仪容,接着对眼前的垂泪美女感到惊为天人,充满兴趣的嚷着,“阿达!阿达——她是谁?你不过下楼去买个便当,为什么还可以买回一个美女?”一副随时要饿虎扑羊的嘴脸。

  双手老爱插在口袋的唐修杰用脚勾出椅子,揶揄的问:“仲达,你干么把人弄哭了?”

  沈仲达没好气的把水杯递给高婕妤,“吃你们的饭,少管闲事。”紧接着又是一个喷嚏。

  “啧,我说阿达,你去看医生了没?上一趟山,带了一身病毒回来,现在满屋子都是你的感冒病毒,我的生命遭受威胁欸。”小蔡目光不离美女的说。

  擂他一拳,唐修杰戏薯的说:“你这祸害根本没那么容易死。”

  “噗哧——”方才还泪眼汪汪的高婕妤突然笑了出来。

  “哇靠,你唐伯虎喔,漂亮的女孩看到你就会笑。”小蔡不满的说。

  “好说、好说,本家咩,我可是唐伯虎的后世子孙,女孩子看到我不笑难不成对你笑。”

  对于小蔡垂涎的嘴脸,沈仲达突然觉得很不是滋味,忍不住往他脑门擂去一拳,“擦擦你的口水。”抓过一盒面纸,他顺手拉起高婕妤,“走,到里面说去。”

  “痛!很痛欸!臭阿达——”

  高婕妤腼腆的朝两人颔首,跟着沈仲达的步伐离开。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