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窃吻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窃吻 第2章(1)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牡丹厅里的豪华飨宴吃在嘴里却是食不知味,高婕妤一方面对于大人们的刻意凑合选择视而不见,一方面又犹豫着该不该贸然打探沈仲达的消息,一顿晚餐吃得她郁闷寡欢。

  好不容易结束筵席,当下她只想快快回家去。

  “对了,婕妤,仲方好多年没回台湾了,看你哪天有空陪他四处走走,你们年轻人比较有话说,老拉着仲方陪我们这些老人家聚会说话也挺无趣的。”高夫人故作热络的说。

  “是,我知道了,大妈。”她面不改色的陪笑应允。

  “老高,今天真是多谢你的招待,等家里都整理安顿好了,下回换我作东回请你们夫妻。”

  “哪儿的话,多年不见的老朋友见外什么!”

  接着又是一阵没完没了的寒暄,时不时话题就会落到她和沈仲方身上,高婕妤索性装傻来个相应不理。

  “对了,容译,你待会负责送沈伯伯一家人回家。”高父突然命令。

  高容译面露不耐,“啥?可是爸,我待会……”

  高容译真是笨到骨子里去,就会在不合宜的时机说不得体的话,果不其然方才还笑容满面的父亲登时又恼火起来。

  高婕妤连忙挽着父亲体贴的说;“爸,二哥还有事要忙,这样好了,我让司机先送伯父、伯母回去,让二哥去忙吧!”

  “对啊,你不是给婕妤聘了个专属司机,就让司机跑一趟吧!”高夫人加入游说。

  多亏高婕妤在一旁百般的安抚,高父这才勉强点头放人。

  来到门口,司机已经等候多时。

  “要委屈你们稍微挤一挤了。”高婕妤略带歉意的表示。

  “哪儿的话,婕妤真是个乖巧体贴的女孩,谁能娶到你,那真是好福气呀!”沈母话中有话。

  高婕妤淡笑一抹,不把这话往心里搁,等客人都上车,自己才坐进副驾驶座。

  这些年看够了父亲三妻四妾问的明争暗斗,为了替她和母亲谋求安稳生活,她被训练得面面俱到、八面玲珑,旁人以为她温柔可人,其实只有自己真正明白自己。

  这些勇气是仲达哥给的,是他给的她,她没忘。

  而她此刻的体贴不是为了谁,全是为了多点机会探闻仲达哥的讯息,尽管这一个晚上她始终没有听到仲达哥的名字被提及,她还是抱着一丝希望。

  回到沈家,沈氏夫妇礼貌的邀她进屋坐坐。

  “时间也不早了,婕妤不打扰伯父、伯母休息,以后多得是拜访的机会。”

  “对,以后多得是机会,你快上车,早点回去休息。”沈母热情的说。

  就在双方推推送送的时候,有辆二手的休旅车迅疾的朝这方向驶来,在众人惊愕的目光下,车子千钧一发停在距离高婕妤座车仅仅三公分的地方。

  叫所有人都捏把冷汗的驾驶迅速的打开车门下来,神情淡漠的瞥过门口的众人,“爸、妈,还没睡?”

  “睡?你以为有你这儿子我能每天好吃好睡的吗?又回来做什么?你不是满脑子想着玩摄影、拍电影就可以活了?”见到大儿子,沈父没来由的大发怒火厉声喝斥。

  一旁沈母见状赶紧拉拉丈夫的手,要他收敛怒火。

  鹤立鸡群的挺拔身形似是对这些怒骂习以为常,以着波澜不兴的口吻说道;“有个东西放在屋里忘了拿,马上就走。”简单解释后,沈仲达旋即迈开步伐进屋去。

  匆匆过去的一道身影叫高婕妤登时愣住了。是他!方才那个神情淡漠的男人是仲达哥!

  虽然只是匆匆一瞥,她却清楚的看见比起当年的青涩更添成熟魅力的脸庞,那是她心里深处的一抹熟悉,叫她每每都会怀念起。唯独,曾经温柔开朗的眸子如今却是疏冷淡漠得叫她倍感意外。

  “刚刚那位是仲达哥吧?”她压抑着心里的悸动鼓起勇气问。

  沈仲方马上回头以着过分犀利的目光望着她,“你知道他?”

  明明是世交,明明对他生疏,可为什么偏偏对大哥如此熟悉?沈仲方嘴里的酸涩猛然化开。

  “仲达哥出国念书前,我见过他。”

  高婕妤视线飞掠的扫过沈家心思迥异的三张脸孔,顿时对于方才的吊诡情况有了概略的掌握,她二话不说收拾好奇马上告辞。

  当司机缓缓把车子驶离沈家大宅,高婕妤看见沈家人进屋后,马上命令,“停车!把车子倒回沈家大门前。”

  司机不禁诧异,“小姐?”

  “快点——”态度坚决的她下让对方有质疑的机会。

  “是。”丈二金刚摸不着头绪,司机还是乖乖把车子倒回沈家大门前,静静等待下一步指示。

  坐在车里静静等候着,半晌,紧闭的大门再度开启,疏冷的身影快步走出。

  高婕妤打开车门就迎上前去,“仲达哥——”

  听见呼喊,沈仲达停下步伐,用一种淡然的目光望向她,一会才开口,“我不认识你。”断然拉开两人之间的距离。

  “婕妤!我是高婕妤,八岁那年,我们在高家大屋的木槿花丛旁见过面。”她难掩心里悸动的说。

  “高婕妤?高家大屋的木槿花丛?”他的目光短暂停留在她灿亮的美丽容貌,突然联想到搬家那天捡到的相片。

  “你忘了吗?我是高叔叔的女儿,那时刚被接回大屋的我躲在花丛哭着想回家,是你叫我要勇敢的,你忘了吗?”

  是她?相片里那个跟他手挽手的小女孩。虽想起,但沈仲达的反应也只是冷冷的瞥一眼婀娜美丽的女孩,“嗯。”不置可否的淡漠回应。

  “你跟我说只要勇敢,老天爷就会实现我的愿望,你没有骗我,当我学会勇敢,老天爷真的让我回到妈妈身边了!”高婕妤毫不掩饰对他的感激。

  他却依然紧闭双唇吝于自己曾经慷慨给予的笑容,淡然回应,“我知道了。”

  尽管他的态度冷漠得叫人泄气,可是高婕妤一点也不以为意,依然用着热络的口吻说:“仲达哥什么时候回台湾的?今天怎么没有跟伯父、伯母一道来用餐?这么晚了你还要去哪里?”

  他微微挑了眉,“如果没什么重要的事,我先走了。”转身打开车门就要离开。

  “仲达哥,你哪天方便?我想要请你吃饭,一直想要当面跟你说声谢谢的。”

  “再说吧,这阵子很忙。”给了个软钉子,沈仲达发动车子操控着方向盘扬长而去。

  愕然望着远去的车子,高婕妤挫败的上丁车,“黎叔,回家。”

  “是,小姐。”司机默默的把车子驶出沈家大宅前的巷道。

  还是那么的帅气挺拔!仲达哥一定不知道自己有双漂亮明亮的眼睛,眸光清澈

  他也一定不知道自己还有张会泛着温柔笑意的嘴,浅浅笑着的时候,脸上的纹路会被轻轻牵动,给人自在的舒适感觉。

  尤其是被他拥抱的时候,整个人会暖得像是十二月天偎在火炉旁,这些都是八岁那年,他给过她的宝贵记忆。

  只是……到底发生什么事了?为什么明亮的眸子变得晦暗,记忆中温柔的灵魂到哪里去?为什么现在的仲达哥竟是如此冷漠疏离?

  高婕妤闷闷的在心里想。

  不,我是勇敢的高婕妤,即将成为你新娘的高婕妤,对于眼前的一切都要勇敢的探寻真相,我不会放弃的。她态度坚定的对自己说。

  *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