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窃吻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窃吻 第1章(2)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不给高容译反击的机会,高婕妤轻轻松松撂下奚落,从容的推开牡丹厅的离花门,昂首姿态婀娜踏入。

  “爹地——”二话不说就是甜甜的呼唤。

  “宝贝,怎么这么晚?”看似责备实则宠溺,主位上威严的高父对着唯一的女儿露出难得一见的笑容,说话的当下已经起身上前抱住这叫人心疼的宝贝。

  唯一的女儿,唯一的掌上明珠,尽管是地下夫人的孩子,偏偏mN他最宠爱的公主,就连一旁搏命生了儿子的元配夫人见状都不免要吃味。

  “还说呢,下午才突然打了电话说今晚要替返台定居的沈伯父接风洗尘,人家不敢怠慢,硬是把事情全部推开,特地回去好好打扮一番,就怕失了爹地的面子,爹地没夸人家还嫌晚!”

  高父拧拧她的脸,“啧啧,你这丫头,怎么在你沈伯父、沈伯母面前这样放肆?还不快跟伯父、伯母问好。”宠溺之情溢于言表。

  闻言,高婕妤满是期待的别过视线,“伯父、伯母您们好,欢迎您们回台定居,抱歉我来晚了,”灿亮的目光落向一旁,“咦,这位是?”

  “仲方,我们家老二,小时候你们曾经玩在一块的,这么多年不见难怪都不认得了。”沈父望向高婕妤笑着介绍,接着又向高父说道;“老高,你这女儿真是粉雕玉琢,着实叫我羡慕啊!”

  笑容褪去,呀……是老二,浮腾了一路的心顿时跌落,失望之余,高婕妤淡然的朝沈仲方颔首致意。

  “婕妤,来,今晚你坐爹地身边,爹地好久没跟你一块吃顿饭了。”高父吩咐。

  闻言,高夫人脸色微微愠恼,然而碍于场面,也只好故作慈爱的挪位给高婕妤,扬声招呼,“婕妤,这位子给你坐。”

  “别、别、别——我只是晚辈,大妈您坐,我坐角落的位子就好,待会让二哥陪爹地、人妈坐。”

  “容译到了?你碰见他了?怎么没等他一起进来?”高夫人一听见儿子到了,心情不由得雀跃起来,马上连声追问。

  出身名门世家的高夫人结婚多年却没能生下一儿半女,果然丈夫最终还是发生外遇并生了个儿子,有感于自己元配地位随时不保,忧心忡忡的高夫人无所不用其极的尝试任何方法,好不容易总算让她生下高容译。

  尽管排行老二,陆陆续续几个丈夫外遇的对象也都生了孩子,但毕竟是元配所出,地位与其它庶出的孩子不同,尤其是这种家族聚会,能代表出席的,自然只有元配夫人跟嫡子。一思及此,高夫人脸上不免流露出傲然神情。

  高婕妤把这种虚荣看得一清二楚。

  走过去假意亲昵的拥抱了大妈,“二哥带了个女朋友,我不好意思在旁边当电灯泡,只好先进来。”又附在她耳边低低的说:“是个漂亮的女孩呢,瞧二哥对她呵宠的模样,说不定好事近了,到时候可要跟大妈讨喜酒喝了。”

  “瞧你这丫头嘴甜的,你二哥若能讨房好媳妇,喜酒自然少不了你。”

  成家立业!成家立业!高夫人打的就是这算盘——等儿子成了家,高家偌大的家业自然也该交到宝贝儿子手上。

  识大体的高婕妤给大妈做足了面子,贴心又乖巧的把自己排在那不起眼的位置,果然让高夫人笑得阖不拢嘴。

  除了元配,高父在外还有三位小老婆,四个女人分别生了四个儿子一个女儿,情场、家庭的利害关系理所当然的延续到下一代身上,深知这层巧妙的高婕妤绝对不会傻到恃宠冒犯大妈,愚蠢的把自己和母亲的地位弄拧。

  往常这种餐聚碍于大妈的强硬坚持,父亲是鲜少让其它非婚生子女出席的,今天倒是破天荒,一路上高婕妤不住的揣测着原因,另一方面因为某人,她也对今晚的餐聚萌生期待。

  只是……期待落空了,她想见的人并没有出现,高婕妤只得把怅然心思偷偷的藏妥隐匿。

  仪态优雅的端坐在位子上,她察觉了一抹注目,从容的扫过眸光睐去,是沈仲方,他正瞬也不瞬的盯着她瞧,沉静的回了笑,她选择保持缄默。

  眼前这张脸孔样貌没有她记忆中熟悉的温柔神态。

  心里幽幽低怅,尽管已经有十多年的时间了,记忆里的点滴,她没有一丝还忘,对于童年木槿花丛那抹温柔的呵护……

  灿烂盛开的木槿花丛旁,年方八岁的高婕妤躲在角落呜咽哭泣,心里的悲伤远远超乎她这个年纪所可以承受。

  “妈妈,爸爸什么时候再来看我们?”有记忆以来,她每天都这样问着母亲,问得母亲两眼泪花,她却傻气的啥也不懂,十足的孩子。

  拗不住她的一再请求,向来宠爱她的高父终于在电话里应允,待她过完八岁生日就要接她回大屋同住,高婕妤一心以为这代表她可以像其它同学一样同时拥有爸爸和妈妈,每天莫不兴奋期待八岁生日的到来,殊不知这份期待竟意味了分离。

  生日那天,高婕妤孤零零的坐上爸爸遣来接她的车子,一直以来相依为命的妈妈并没有跟她一起搬回大屋,因为大妈不许,措手不及的她只能被迫跟母亲分开。

  “妈妈!妈妈——”后车厢里,凝望母亲的脸逐渐模糊,高婕妤开始感到恐慌。

  她错了,大错特错!爸爸居住的大屋并不如她想象的好,孤立无援的她得喊可怕的女人大妈.还得喊那个讨厌、恶劣得叫人难以忍受的高容译二哥,只要一个不小心,她不是被大妈责骂就是被高容译欺负,她想念温柔的妈妈,她每天每夜都想念着疼爱她的妈妈。

  “妈妈,妈妈……”穿着沾有污渍的白色洋装,高婕妤在木槿花丛旁掩面哭泣,“我想要回家,我要回家!”

  她才不管今天大屋里有多少客人来,也不管大妈刚刚是怎么半恐吓、半威胁的叮嘱她要乖,现在她只想回到母亲的怀抱里,再也不要跟妈妈分开。

  爸爸送给她的漂亮衣服脏了,可恶的高容译跟其它小孩一起恶作剧把她推到花圃里踩脏她的衣服,他笑她是狐狸精生的孩子,像个小霸王似蛮横的扯她头发、踹她身子,不过她不怕痛,她只希望能够回到妈妈身边去……

  “妈妈,你来带婕妤回家好不好?”娇小的身子伤心欲绝。

  忽然,“为什么在哭?”有道声音从她的头上传来。

  高婕妤先是一愣,张望了须臾以为是幻觉,低头正要继续哭泣哀悼她的孤寂时

  “叩叩叩,请问,这是谁家的小公主,为什么躲在这里哭?”带着温暖的手掌轻轻抚上她的发顶。

  她当场止住啜泣,猛地抬头往上瞧,映入眼帘的是张温和的脸孔和十分阳光的笑容。

  仰起头,她带着浓浓的鼻音诧异的问:“你、你是谁……”

  沈仲达缓缓蹲下身与她平视,“你是高叔叔的女儿吧?”

  “嗯。”她点点头,沾染在睫上的泪珠顺势落在脸上,那么的无车可邻。

  他带着笑容用手指抚去她脸庞的泪水,“乖,告诉仲达哥哥,你为什么哭?”

  眸光骤暗,嘴一瘪,她忍不住又呜咽起来,“我想念妈妈。”

  “傻瓜,婶婶跟你容译哥哥都在那边,来,我带你过去。”他作势牵起她的手。

  高婕妤反应强烈的抽回自己的手,满脸抗拒的退开,哆嗦着嗓音说:“她才不是我妈妈,高容译也不是我哥哥,不是!”方止住的泪水又要溃堤。

  沈仲达愣了下,“你不是高叔叔的女儿吗?怎么……”

  “我妈妈没有住在这里,爸爸不许她跟我一起搬回大屋,我不喜欢大妈,我更讨厌高容译,他骂我是狐狸精的小孩,”她激动的紧握着小拳头,“大哥哥,你送我回家好不好?我好想念妈妈。”她抽抽噎噎的低泣请求。

  虽然是童稚的三言两语,已经念中学的沈仲达顿时明白了一切。这个女孩不是婶婶的女儿,是高叔叔其它太太生的孩子。

  他同情她的遭遇,拉下她揉着眼睛的手,“你叫什么名字?”

  “婕妤,高捷妤。”清脆的嗓音轻声回答。

  “来,婕妤乖,听仲达哥哥说,”他一把抱起她坐在自己大腿上,“婕妤要勇敢,不管容译怎么欺负你,你都一定要勇敢,因为老天爷会赐给勇敢的小孩好多愿望。”

  她眸子一亮,“愿望?是带我回家吗?”

  “嗯,只要婕妤勇敢,老天爷就会实现你的愿望。”他从口袋里掏出一包口香糖,“喏,这个送给婕妤。”

  “仲达哥哥,真的只要勇敢就可以见到妈咪?”她认真的问。

  “嗯,真的。”

  思索须臾,她一把抓过沈仲达递来的口香糖,“那婕妤以后不哭了,我会勇敢的,因为我想要见到妈咪。”

  他赞许的揉揉她的头发,“对,这样才是好孩子,仲达哥哥喜欢勇敢的小孩。”旋即拨开口香糖的包装,“喏,婕妤,吃!”

  高婕妤毫不犹豫的张开嘴巴咬下那甜甜的口香糖,冲着沈仲达露出羞涩的开心笑容。

  “仲达哥哥,如果我变勇敢了,你也会喜欢我吗?”

  “嗯,当然。”

  “如果你喜欢我,那我长大就要嫁给仲达哥哥。”

  沈仲达愣了一下,哑然失笑,“好、好,以后婕妤就当仲达哥哥的新娘。”

  童年伤心时候的一股温暖给了她无穷的希望,当时口中的甜味在高婕妤心里留下深刻的记忆,尽管之后沈仲达被送出国念书,但是他和善温柔的模样这么多年来,始终没有被她还忘。

  乍从父亲口中听到沈伯伯决定返台定居,她这一路上都盼望着能见到那个曾经给过她温暖的仲达哥哥……

  “婕妤、婕妤——”高夫人责怪似的喊着她,“傻笑什么?仲方在问你话呢!”

  高婕妤回过神来,“很抱歉,请问你刚刚问我什么?”满是歉意的对着沈仲方问。

  “想什么这么开心?”

  想什么?当然是想起有关仲达哥哥的一切,那是心里最秘密的美好。

  “没有。”高婕妤不随便跟入分享这份甜蜜的。

  “听说你今年即将毕业,毕业后有没有到美国攻读学位的打算?”沈仲方眸光热切的望着她。

  “到美国攻读学位了。”她反复思忖这个问题。

  她并不是没有考虑过这个问题,但是想到她倘若出国求学,届时母亲一人孤零零的在台湾生活,她怎么也不放心。

  “哎呀,女孩子家念那么多书做什么?到头来还不是要嫁人。”带着女伴,坐在母亲身边的高容译不以为然的说。

  光想到高婕妤这个可恶的丫头老是无所不用其极的花着将来属于他的钱,他就整个人不舒服,更没道理让这丫头出国念了一堆书回来嘲笑他。

  “人家是问婕妤,你插什么嘴?说话一点兄长的风范都没有。”高父不悦的训斥这不成材的儿子。

  “好了、好了,好端端的骂容译干么?他说的也不是没有道理啊。”把儿子宠上天的高夫人连忙帮腔。

  高婕妤暗自在心里冷哼。要不是碍于沈伯父一家人在,她真想狠狠的给这个没脑袋的高容译一点颜色瞧瞧,不过也不用她多说什么,笨蛋如高容译就是有办法自

  “还不急,我想多用点时间好好思考接下来的路。”她避重就轻的说。

  “对,不急、不急,到时如果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地方,你可以问问仲方,他在美国生活那么多年了,前些年拿到硕上学位后就在他爸爸公司帮忙处理台美两地的事业,将来婕妤若是想要到美国念书,仲方可以帮忙照顾,你爸也能放心。”沈母意有所指的笑说。

  忽地,目光瞥见两家长辈笑得过分灿烂的模样,心思纤细的高婕妤顿时明白,今晚的餐聚明为替沈伯父接风洗尘,实际上根本是场预谋的相亲宴,难怪大妈会如此反常的慷慨应允她出席。

  可恶,她早该想到了!

  不,除了仲达哥,她心里不会再有谁了。高婕妤在心中对自己说。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