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离婚快乐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离婚快乐 第8章(1)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仅仅十四天的假期飞快地逝去,何繁钰跟江子霖做了对标准的蜜月小夫妻,两个人天天如胶似漆,大部分的时间除了待在度假村外,江子霖也安排了附近的旅游,不至于太过无聊。

  短短十四天内,何繁钰总共发烧了两次,这让他开始感觉到不对劲。

  身体再差的人,也不可能短时间内发烧得如此频繁。

  小钰回来后的这两个月,她不仅身体虚弱,食量甚至日渐减少,明明该吃的补品跟健康食品也都在吃,却还比刚回来时更瘦!

  再下去,她真的会瘦成皮包骨。

  他开始注意她的饮食,注意她的作息,然后开始预约挂号,要带她去看医生,但每一次说好了,她却总是突然因公取消,不是临时要开会、就是要去现场、或是哪个东西出问题,理由多如牛毛。

  “我没有!真的有临时会议啊!”何繁钰窝在床上,不耐烦的阖上书。

  “我这次约下星期天,你无论如何要给我揶出时间!”他不悦的走到床边,为她把开水注满。

  “是,遵命!”她假装听从。

  最好是,每次都这样打哈哈带过。江子霖对她实在无可奈何,很想半夜把她拖去看病,但又怕会惹她生气。

  “嗳,我们的婚礼你这次打算怎么办?”江子霖兴致勃勃说道,“我老爸老妈说,第二次我们可以自己办。”

  “废话!”何繁钰好气又好笑的睨了他一眼,“谁有那个脸办第二次啦!”

  连奶奶都说,第二次最好去登记就好,拜托不要大肆宣扬。

  一年多前那个婚礼办得风风光光,几个月前的离婚新闻更是闹得沸沸扬扬,现在要再结婚?江何两家没人想膛这浑水。真是丢脸丢到姥姥家了。

  当然,何繁亮是表明两肋插刀啦,但是更快地被奶奶要求噤声。

  “我这次可是认真的,我想要自己准备跟你的婚礼!”他拿出一叠照片,“快点,你想要哪种风格的婚礼?要在哪间饭店办?”

  何繁钰瞧着他那兴奋莫名的样子,觉得好像他才是新娘似的。

  “如果说,我想要很平淡的,真的只是去登记而已呢?”她像猫一般偎向他的手臂,“就你跟我,奶奶跟你家人,简简单单就好。”

  江子霖有点讶异,依照她的生长环境来看,他没想到她的要求会那么少。

  “我以为有机会自己决定的话,你会有想穿的礼服,办你想要的婚礼。”他一切都是为了她着想,毕竟上次的婚宴大多为了顾及江何两家的面子。

  有,她当然有。

  事实上在度假村时,她就想穿着婚纱,站在海里和他结婚。

  但是她不能辜负江子霖,这个她最爱的男人。

  人生很短,他还有着比她长的时间,可以再找下一个更爱他的女人,两个人共度……

  不,不会有人比她更爱子霖了!不会再有人了!

  但是,他可能会再爱上别人,她会成为一段过去、一段记忆,埋藏在他的心底,甚至渐渐被淡忘。

  “我说过,有你就好。”在成为一段记忆前,至少她要很用力的存在,才值得成为一段记忆。

  江子霖温柔的拥抱她,任她在怀间休憩。

  下个星期六,就是小钰三十岁的生日了。

  去年他送她什么呢?那时才刚结婚,他还不清楚她的喜好,但是他直觉她适合再换辆车,所以买了一辆全新的蓝宝坚尼给她。

  结果她瞪着那辆车,问他希望她被绑架吗?

  那辆车现在还供在车库里,他舍不得开,小钰觉得太招摇,就只好放着生灰尘了。

  今年呢?历经了这么多事情,胡闹的离婚与复合,原本他希望把结婚排在小钰生日当天,但是时间实在太赶了。

  他知道小钰喜欢自然的风光,喜欢海、山或所有蓊郁的树林,因为环境的局限,他找不到如度假村那样的景色,只能找到湖畔风光。

  他买下了半山腰的一片地,早就积极的重建,使用原木材料。要打造成一处可以休憩的场所。

  靠山面湖,大自然的景色相映成趣,不需要什么人工离琢,那儿就美得像幅画。

  那间度假小屋,就是他要送给小钰的生日礼物。

  憋着不讲实在很难受,但他要是不忍下来,百分之百失去了“惊喜”的意义。

  “这次你想去哪里蜜月旅行呢?”

  “啊?”何繁钰有点呆掉,“我们才刚回来不久耶!”

  “上次那次是补度蜜月,这次是二度蜜月,意义不同。”江子霖说得振振有词,“我们这次去欧洲如何?”

  “我没假了。”她轻笑着,天晓得两次蜜月会发生在同一年啊!

  “请事假或病假都可以,没差多少。”他早就把假用完了,顶多薪水放着扣,损失掉的还是足似过很优渥的生活。

  二度蜜月……怕是没那个机会了。

  何繁钰勉强打起精神,昂起下巴,瞧着江子霖的侧脸。

  他正专注且带着兴趣的查看欧洲行程,手上拿着的是希腊风光,看得兴致勃勃。

  于霖不但不再易怒,变得很容易乐在其中,从上次的蜜月到平常的出游,几乎都由他一手包办,原本天性也暴躁的他,却愿意为了让她开心,做了这么多改变,制造无数惊喜。

  当然,大家都有点保留,因为这是好不容易复合的感情,谁也不敢再把坏脾气搬出来,重蹈愚蠢的覆辙。

  她是自私的,原本只希望可以再回到子霖身边,跟他一起生活,让人生的最后时光有他陪伴。

  但是她忘记去考量子霖的心情、忘记他也可能如她一般的深爱着自己,她回来之后,他们之间的情感急遽加深,更因为失而复得,益加珍惜彼此。

  她知道这样不好,迟早会伤害子霖,但她也相信时间会冲淡一切,再多的痛苦跟伤悲,总有一天会烟消云散。

  何繁钰微微挪了身子,她又累了,疲软的往枕上躺去,江子霖为她覆上被子。

  最近她明显呈现病容,这才是让他最忧心仲仲的事。

  而且在蜜月时的热情拥抱中,他发现了一个异样,小钰的左胸似乎有些不一样,他不知道那该怎么判断,但就是觉得好像有个东西卡在里头。

  他不是女人,但是也看过相关的医学报导与常识,乳房若有不明异物,就必须到大医院检查。

  种种不好的状况让他联想在一起,这也是他毅然决然令人帮何繁钰挂号的原因。

  半趴在枕边,他温柔的凝视着已经沉人梦乡的何繁钰,紊乱的鬈发披散着,他细心的一一拂开她脸颊上的头发,嘴角不由自主的泛出微笑。

  拥有她,让他觉得很快乐。

  那是种无以言喻的满足感,他开始觉得他的人生、事业、感情各方面都再无后顾之忧,似乎这样已经足够。

  他祈祷着,一切都会没事。小钰的发烧只是营养不良,乳房的异样也只是小问题而已,等检查后只需要休养或是打些点滴即可。

  如今的一切都很幸福完满,他坚信,未来也会这么下去。

  已入冬的山林凉意袭身,江子霖披上外套,才下车往小径里走去。

  这条小径上铺了石板,两旁全是树木花丛,大概三公尺远的距离,就来到了一处宽阔的庭园。

  一个木造的坚固阳台,向外延伸,站在最前头便可以鸟瞰湖面风光,设计师在阳台上设置的盆栽,种着四季的花卉,它们会陆续绽放娇艳的花朵。

  他回身走进主屋,南洋风味的双层小木屋,一切都依照何繁钰的喜好打造,房里有着窗台,窗户均是透明玻璃,坐在房里一样可以欣赏山景与水景。

  “江先生。”设计师早巳微笑等待。

  “辛苦了!”他环顾四周,非常满意这样的景观设计。“这些都做得很坚固吧?”

  “呵呵,放心吧,我用的可都是真材实料。”设计师笑吟吟的踏上二楼的阳台,“这里的景致真美,江先生好眼光!”

  “这是要给我前……未婚妻的生日礼物。”连他都不禁赞叹这里的风光,他可以想像小钰一定会喜出望外。

  “未婚妻?”设计师显得相当讶异。她没记错的话,江子霖才离婚不久而已,难道真的就是上次那个长腿辣妹吗?

  “嗯,她现在有双重身分。”真是复杂得好笑,“前妻加未婚妻,是同一人。”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