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离婚快乐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离婚快乐 第7章(2)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小钰!”江子霖也跟着不高兴,反手就抓住她的手肘,“到床上去吃,听话,你是病人!”

  “我不是!”一听见病人这两个字,她就浑身不自在,“只是发个小烧而已,你干么一直大惊小怪?”

  “小烧?你自己说说看,你回来之后发过几次烧?”江子霖也不客气的吼了起来,“上次烧了三天,死都不去看医生,果然没有康复,现在又开始发烧。”

  “那也才两次而已。”何繁钰气得甩开他的手,“一个大男人,干什么婆婆妈妈的,烦不烦啊你!”

  “我婆婆妈妈?何繁钰,要不是担心你,我会这样吗?”简直是好心给雷亲,“你要是把身体搞好,我就不需要盯着你了。”

  “你以为我是自愿的吗!”何繁钰回首,蓦地尖声吼了起来。

  话一出口,她就知道错了。差一点点,她就要把知道自己罹患乳癌时的不平跟愤怒给吼出来!

  她不是自愿得癌症的,这残忍又令人恐惧的病就这样缠上了她躲也躲不掉,抛也抛不下,她只能认命的接受命运的安排。

  她愿意吗?她当然不愿意。但再不甘心,她却必须认了!

  “不是自愿?你哪里不自愿?”江子霖没听出她那话里的含意,“你跟我离婚后那两个月,把身体糟蹋成怎样,别以为我不知道。”

  呆子。何繁钰转了转眼珠子,知道子霖没有想太多,很满意的继续回过身子,住阳台走去。

  “不要往自己脸上贴金,弄得好像我离婚后多痛苦似的。”她哼起歌来,跳跃的踩上木板阳台。

  “何必不好意思,我都听阿亮说了。”别忘了,她有个胳臂向外弯的弟弟。

  “律师的话能听吗?”她悠哉的坐卞,“我要是真的茶饭不思,发狂工作,也绝对是因为便利商店上架的问题,才不是因为你。”

  江子霖挑起眉,嘴角上勾三十度,“我从头到尾都没有说是因为我喔,对号入座的小姐!”

  何繁钰立刻瞠眼嘟嘴,抓起小木桌上的杯子,就往他身上扔过去。

  那杯子不知道是击中了他的胸膛还是肚子,只见他背一弯,闷哼一声,就倒上了阳台。

  “哎哟!”哀嚎声响起。

  何繁钰吓了一跳,急切的爬到他身边,见到他状似疼痛不已的蜷缩成一团,她担忧不已的摇着他。

  “子霖,你怎么了,不要吓我!”她抚着他扭曲的脸,另一手想探视被击中的地方。

  结果江子霖一伸手,就把她给拉到怀里,让她趴在他身上,偎在胸膛前。

  “嗯,这样会比较舒坦些。”他躺着,一副惬意至极的模样。

  “江子霖!”何繁钰知道自己被耍了,一手握住小木桌的桌脚,打算搬它来砸人了。

  “喂,你干么举桌子?你想谋杀亲夫吗?”江子霖瞪大眼睛,看着正在努力拖过桌子的何繁钰。

  “活该!谁要你整我。”她很想腾出另一只手来帮忙举桌子,可惜被江子霖握得太紧了,“我很担心耶!”

  “是喽,我也很担心啊!”江子霖看着在上方的她,眼底流露的是心疼。

  何繁钰一瞬间领会他的意思,举着桌子的手放了下来,带着点歉疚的看着他,然后再度乖乖的趴上他的身子。

  “对不起。”她的错,她道歉,以后再也不会了……

  感受着怀中人儿的体温,意外地下似早晨那般热度,看来是椰子汁奏效。

  “没关系,你好像在退烧了,那我就不逼你回床上去躺。”他坐起来,大手还勾着她。

  “这还差不多。”几秒钟光景,她又故态复萌。

  不过,那种神气的表情,才是他的何繁钰。

  “好像很久没跟你吵了。”江子霖瞧着她,露出一脸欣慰,

  “还是刚刚的你,比较像原来的你。”

  “咦?”她怔然,听不懂他话里的意义。

  “就是喜欢吵架、脾气很坏的小钰,才是真正的何繁钰。”按按她的鼻头,他笑了起来。“我不需要你为了我、为了和谐而刻意压抑自己。”

  江子霖吻了她一下,便先行走进去,吩咐他们需要的早餐,还有吧台的专属调酒师。

  她懂了!自从回到子霖身边后,他们几乎都没有吵过架,她甚至收敛了她的脾气,不想浪费时间在斗嘴上头。

  而子霖,喜欢以前那个动不动就吹胡子瞪眼睛的她……喜欢原原本本、真正的她。

  她很感动,真的!

  但是子霖不了解,她不是为了跟他继续在一起,才刻意收敛控制自己的脾气。

  而是因为心境上的改变,身为一个油尽灯枯的人的变化。

  “你这家伙有被虐狂!”她迅速整理情绪,回到小木桌另一侧,“一般男人都希望女人百依百顺、小鸟依人……”

  “我也希望啊!我是个霸道的男人,怎么会不喜欢柔顺的女人?”他回答得很认真,“但是如果要你变成那样,那就不是我爱的女人了。”

  “你的论点很矛盾!”服务人员动作迅速,从沙滩上的吧台后方送上简单但丰盛的早餐。

  “那是因为我真的爱你,所以我愿意接纳你的一切,然后牺牲一下我个人的喜好。”他叉起一块水果,语调中却不见委屈。

  何繁钰悄悄红了脸,手里撕着面包。

  “这种话不要说得那么自然啦。”被这种甜蜜招势攻击,在没有心理准备下,她会因此晕陶陶。

  “我这人喜欢有话直说。”他挑眉,知道即使这样的告白与不浪漫的情话,还是能进入何繁钰的心坎里。

  “你干么不早点说……害我一直以为你……”她一顿,“反正我之前认为你是因为不得已才跟我结婚的。”

  “差不多。”他竟然点了头。

  “江子霖!”她抡起餐具,希望亲爱的老公别忘了现在吃的是西餐,她手上拿的是刀叉。

  “商业联姻我本来就没兴趣,更别说对象还是个跟我抢停车位的女人。”江子霖解释起来头头是道,“要不是因为那个女人兴趣跟我很合,我又一开始曾经错误的被电到的话……”

  电到?“什么时候?”何繁钰听到关键字,双眼立即发亮。

  “我们在停车场吵完架,等电梯那个时候。”光是透过如镜于般的电梯门,他就被她的“外表”给迷惑了。

  何繁钰嘟起嘴,慢慢把面包扔进嘴里。她一辈子都不会忘记那一天,不甘愿的去相亲,停个车还跟人吵架,结果等电梯时,让她突然觉得人生很美好。

  她打死都不会讲,她那个时候也被小小……好,是大大的被电到。

  “你那时就喜欢上我了哦?”她有点志得意满起来。

  “在我看到你是BMw车主之前的两分钟。”他真的很不擅长甜言蜜语。

  这句当作没听到,她开心得意的继续吃面包、喝牛奶,双颊酡红,一副喜不自胜的样子。

  江子霖只注意她手里的面包,思忖着这女人怎么吃面包可以慢成那样?桌上还一堆东西,她不能吃点别的吗?

  “这面包好吃耶!”她再撕了一小条,递到他嘴边。

  江子霖张嘴吃下,一颗心却七上八下。

  知道她爱吃面包,他当然叮嘱早餐得附,而且现做现烤,重点是,她民国几年才要把牛奶喝完?

  “好饱,刚喝了一颗椰子,吃不下了。”她喝完一口牛奶后说道。

  “嗄?”江子霖紧张的大喊起来,吓了她一大跳。

  “干么?就吃不下了啊,那么大声干么?”

  “这是我特别吩咐为你准备,最新鲜上等品质的牛奶,你这样好浪费!”他皱起眉头,瞪着那杯牛奶。

  “是喔。”那也没必要这么激动吧?

  何繁钰拿起杯子,很小心的喝着。的确很香,只是她肚子里装太多水,真的喝不下了。

  喝了半杯,她又放了下来,看得江子霖心急如焚,他索性抢下杯子,硬是帮她喝了几口。

  何繁钰看了惊叫连连,子霖有乳醣不耐症,喝牛奶会拉肚子耶!

  “你干么啦,再好喝也不能这样,你根本不能喝牛奶!”她焦急的抢下,“你今天是怎么了?这杯牛奶是价值几万元是不是?这么介意?”

  “七百万!”江子霖蓦地大吼起来,“它该死的价值七百万!”

  “嗄?”一杯牛奶价值七百万?何繁钰根本不相信,她挑眉瞪着他,一副他现在是在闹什么脾气的样子。“这杯牛奶最多七十块就很夸张了。”

  她摇摇杯子,却隐约听见铿锵声。

  恩?她朝杯子看去,只见雪白的牛奶,狐疑了一下,再往杯底看去,忽然看见有一圈东西正可怜的等着被发现。

  咦!何繁钰诧异的望了江子霖一眼,赶紧乖乖的把牛奶给喝光,总算倒出杯低应该闪闪发光的戒指。

  三克拉的钻戒,她的结婚戒指。

  当初刚签下离婚协议书时,她曾因一时激动想将它丢了,但最后还是舍不得而把它找回来,直到他们离婚满一个月时.她抱持着他会来向她道歉或解释的期望落空后,气得把戒指退回去给他,虽然立刻就后悔了,但她可做不出向他要戒指的示弱举动。

  这枚戒指对他们来说都有着重大的意义,子霖再次用它来求婚,让她既高兴又甜蜜。

  何繁钰瞥了他一眼,有点不好意思的笑了起来,把戒指往水杯里扔,清洗一下。

  “你是笨蛋吗?想要浪漫还搞成这样。”她边说边噗哧笑出来。

  “我怎么知道你早上给我搞发烧这一套,还喝了一整颗椰子汁。”要是平常,小钰总是可以飞快地把一杯牛奶喝完再喝下一杯的。

  所以他原本的计划天衣无缝,小钰很愉快的吃早餐,然后发现戒指,或许是喜极而泣,或许会感动落泪,或许他会得到一个激动的拥抱……

  唉!计划赶不上变化呀!

  何繁钰把戒指捞了起来,将水杯的水往外倒,然后将戒指递给了江子霖。

  “嗯?”

  “正确的仪式不可漏。”她优雅的伸出她的柔荑。

  “你不是已经答应我的求婚了?”他抱怨般的挥挥手,叫专属服务生闪人。

  “那是两码子事。”她托着腮,一脸期待的望着他。

  江子霖无可奈何的执起她的手,把戒指套了进去。

  “请嫁给我,何繁钰小姐。”他吻上她的手背。

  “再一次吗?”这次她自己调侃自己,“可以。”

  “不过我想再签一次婚前协议书。”江子霖突然认真的开口。

  “咦?你要再签一次?”她脸色突地刷白,“你还想在外面交女朋友?”

  “不是之前那种啦,你在要笨吗?”都已经到这种地步了,还在怀疑他?

  “那还需要签什么?”

  “咳,不许一令字都不吭,就把离婚协议书签好扔在餐桌上,离家出走;戴上戒指后,不许拿下来,更不许再退还给我!”

  “……”敢情他是在找上次离婚的碴!“那我放在客厅的茶几上?”

  “何繁钰,不许再离婚了!”

  她掩不住轻笑,用力地点点头,跳过小木桌,直接扑进江子霖怀里。

  她好爱被子霖抱着的感觉,有时候她会有种错觉,只要一辈子被这样呵护,她可以什么都不要。

  只是,一辈子本身就是不可能的事。

  何繁钰紧紧抱着他,靠在他肩头的脸暗自落泪,等会儿她会解释成喜极而泣。

  她发誓,她保证,绝对不会再跟子霖离婚!

  因为这一次,他们连结婚都不可能。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