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迷糊少奶奶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迷糊少奶奶 第3章(2)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一个小时后,蓝司载着罗桑来到淡水某家咖啡厅吃下午茶。

  即使是非假日,午后的淡水依然聚集了不少闲人。两人一入座,点了午茶餐加一客轻食义大利面,就引来不少注目。

  要不是罗桑一直没拒绝他的安抚,表情虽然怯怯却带着笑容,别人一定以为他把她欺负的多惨。

  「好了,别再哭了,妳总不希望我待会儿被围殴吧?」蓝司拿起湿纸巾,轻擦着她的脸,动作小心地不弄痛她。

  「为什么……」会被围殴?

  「妳再哭下去,别人一定以为我是个多狠心的男人,把一个娇娇弱弱的女孩欺负的那么惨,大家可怜妳,我就会被围殴了。」说完,蓝司还不平地瞥她一眼。

  蓝司虽然平时不怎么喜欢跟女人打交道,但也绝对不是个会欺凌女人的男人,如果女人会因为他而哭,那一定是她们自己的错。而他一向讨厌女人哭,更讨厌女人用眼泪来达成目的。

  不过,罗桑例外。

  不必花太久的时间相处认识,他就可以确定她不是那种会耍心机的女人,她哭,就只单纯因为她难过而已。

  话说回来,要是她真可以有那么点儿心机,他还会很庆幸,因为这样他才不用担心她会被欺负。

  看他一副像是蒙受了多大冤屈的模样,罗桑忍不住噗哧笑出声。

  「还笑!?」真是没良心。那么高兴他被冤枉吗?

  「不会的。」她低哑的声音很轻柔。「如果有人误会你,我会帮你澄清,告诉大家你没有欺负我,你是个好人。」

  「好人?」他挑眉。「妳怎么知道?说不定我都在暗地里算计别人,根本是面善心恶。」

  「啊,你会这样吗?」她呆住。

  呿!随便说说她就信了,她对他可真是有「信心」。

  「会。」蓝司没好气,干脆承认。

  罗桑望着他不开心的脸。「你在骗我。」

  「有吗?」他喝着水,不看她。

  「如果你有那么坏,就不会帮我找工作,也不会因为我哭,就带我出来散心。」这时候她又变聪明了。

  「妳怎么知道我是带妳出来散心的?说不定我是打算把妳喂饱,然后载去卖!」他表情严肃认真。

  「你才不会,你不是那种人,你在逗我玩。」她肯定地道。

  「是吗?」

  「你不要再逗我了,你是好人。」这是结论。

  说完,服务生正好端两式含上、中、下三小盘的英式点心上桌,再来是一壶花茶,然后是轻食部分的沙拉和浓汤、小面包。

  「好漂亮哦。」罗桑赞叹着。

  白色盘底、边雕鲜艳花彩的瓷盘,上层摆着几式小饼干、中层是蛋糕、下层是西式三明治,配上一壶茉莉花茶,看起来就好可口、好好吃、好好喝。

  「吃一点。」他拿起一块小饼干喂到她唇边。

  罗桑张口就咬一口,酥脆香甜的味觉在嘴里泛开,让她开心地笑了。

  「好好吃哦,你也吃吃看。」她伸手就把他手上的饼干推回他唇边,然后看见自己咬过一口的缺痕,一时呆住。

  她吃过的东西,再给他吃……好像怪怪的,虽然以前骥都不介意,但是他是蓝司,不是骥……

  蓝司也咬了一口饼干吃,眼神一直凝望着她神情的变化。

  罗桑突然意识到这样的气氛有多暧昧,脸立刻红了,连忙抢下饼干,可是又好像不对,饼干是他盘子里的……

  「呃……饼干……」

  「很好吃,怎么了吗?」将她无措又害羞的反应看在眼里,蓝司忍住笑,努力维持正经的表情反问。

  「没、没什么。」他他他……大概不介意,所以罗桑努力装出若无其事的样子,然后拿起自己的饼干要吃。结果,手非常不配合地没拿好,饼干居然掉到桌上,罗桑刚压下红晕的脸蛋立刻爆红。

  蓝司再也忍不住大笑出声。

  罗桑脸蛋红透,无措地看也不敢看他,完全不知道该说什么。

  蓝司搂她入怀。「罗桑,妳真可爱。」

  她的家人到底是怎么养大她的?怎么在这种时代,居然还能养出一个这么「不食人间烟火」的女儿。

  蓝司完全能了解为什么小她两岁却智商高人一等的弟弟,会反过来保护姊姊了。

  不过,听到这种话,罗桑却皱皱小脸。「我才不要可爱,我希望自己变能干。」

  「哦,为什么?」蓝司好奇地问,唇畔笑意未减。

  「能干一点,才能照顾自己,然后可以不必处处依赖别人,让别人牺牲其他的事来照顾我。我不想变成别人的包袱。」

  「这就是妳一直坚持罗骥得出国的原因,是吧?」蓝司神情温柔。

  「嗯。」她点点头。

  「既然是这样,现在的妳应该庆幸罗骥可以走向自己的路,而妳也可以继续学习、工作。妳应该高兴才对。」

  「我知道。」他在安慰她,她明白。「只是……我还是会舍不得,从小到大,我和骥一直是一起成长、作伴的,现在骥出国了,我觉得好孤单……」她天性柔婉,加上家人的保护,让她想变坚强都很难。

  「妳不孤单哪,妳的家人还在,我也在,如果妳觉得想找人陪妳,那就打电话给我好了。」他再喂她吃一口饼干。

  她再咬下一口,秀气地咀嚼,等吞下了,再喝口茉莉花茶清清味觉,才又开口:

  「可是,你不是很忙吗?」

  「我不忙的时候也很多。」工作跟休假,他是分得很清楚的。工作狂是只有在工作的时候才会当。「总之,有什么事,妳都可以打电话找我。」话一出口,他自己却愣了下。

  奇怪,他一向讨厌有人缠着他,或有事没事就吵他,为什么对她做这种承诺?

  「还是不要好了,谢谢你的好意。」她虽然单纯,却不会看不出他脸上的奇怪表情。

  「不要?」蓝司脸色一沉。

  「这样太麻烦你了,而且你有你的事,如果因为我而耽误到,我会很内疚的。」虽然她不够坚强,却也不想随便依赖人。

  「我不觉得是麻烦。」语气沉沉。

  难得他会想纵容一个女人,结果竟被拒绝,真是有够不给面子。

  「可是……」

  「没有可是,就这样,以后不准妳一个人哭到没天没地。」他说了就算。

  「我才没有哭到没天没地!」她脸又红了,忍不住抗议。

  「妳要不要看看自己现在的模样?好像被虐待的多惨一样,要不是我正好打电话给妳,谁知道妳还要哭多久?」说到这里,才突然想起他原本找她的目的。「对了,妳为什么要辞职?」

  「我……」她才要回答,服务生正好送义大利面来,她连忙停口,然后听到他向服务生说谢谢。

  「不客气。」女服务生客气地回道,然后说道:「请问咖啡要晚点再送吗?」

  「嗯。」蓝司点点头。

  「好的,请慢用。」服务生这才退开。

  「说吧,为什么要辞职?」他可没忘记刚才的问题。

  「这是我答应你的呀。」她回答的一脸理所当然。「骥顺利出国了,我就应该要辞职,否则对总经理很不好意思。」

  她知道辛氏财团各公司录取人员都要经过层层考验,她是幸好有蓝司帮忙,总经理才特别「友情赞助」,现在目的达成,她当然要很快离开,免得让别人说总经理录取不公。

  「离开了辛氏传播,妳打算做什么?」他问道。

  「再找工作。」她还答的真顺。

  「妳不喜欢留在辛氏传播吗?」

  「喜欢啊。」总经理对人很客气,秘书对她很亲切很有耐心,让她这个小助理可以边学习边工作,而不感到紧张。

  「有没有人欺负妳?」这个问题很重要。

  「没有啊。」两个星期来,她所接触的对象大部分只有总经理和秘书上官月,虽然有时候做会议记录会见到其他人,可是他们跟她的工作并没有直接的关系,不熟到有时候连招呼都不必打。

  「那么,妳就继续跟在濯身边工作吧。」那他就放心了。

  「可是我不是正式考进去的……」

  「那不重要。」他打断她的话。「重要的是,濯很满意妳的工作态度,也希望妳继续留下来。」

  「咦?」

  「咦什么咦?」他揉揉她的头发。「我又没有叫妳一定要辞职,妳干嘛跟濯说那是跟我的约定?」

  「因为我答应过你嘛,所以我一定要做到,而且……我也不好意思就这样赖着不走……」万一造成别人的困扰和麻烦,那多罪过。

  「好了,辞职的事就算了,妳明天是乖乖去上班,知道吗?」她真是让人放心不下。

  「喔。」她乖乖点头,然后看着他的面一直摆着,催道:「你赶快吃嘛,不然面都要凉了。」

  「嗯。」他这才动叉跟汤匙,把其他食物推到一边去。

  「你不吃吗?」她咬着饼干,看着那些被他推开的沙拉、浓汤、小餐包。

  「不吃。」他一向对这些前餐料理没兴趣。

  「那我想吃沙拉和小餐包,可以吗?」她眼神亮亮的,像看到多好吃的东西。

  「好啊。」

  「谢谢。」像得到多好吃的东西一样,她先吃一点淋上千岛酱的生菜,然后一手拿起小餐包开始啃着吃,他看的好笑。

  「妳是兔子吗?」啃错了吧?应该啃的是红萝卜。

  「不是。」她还记得摇头。

  「妳吃面包怎么用啃的?」门牙很忙,吃相从秀气变成可爱,还有细细的脆裂声。

  「餐包的皮烤的很脆嘛,我想咬。」她的表情真是非常无辜。「我喜欢吃……脆脆的东西。」继续啃。

  所以,烤的香脆的小餐包正合她意,是吧!

  蓝司纵容地一笑,又揉揉她发顶。「妳还喜欢吃什么?」

  「这里的午茶餐除了三明治,我都很喜欢。」她笑的甜甜的,渐渐淡化骥离开的难过。

  「三明治不好吃吗?」他看了看下层的鲔鱼酱三明治,明明她都还没动啊。

  「我不爱吃鲔鱼。」说到不喜欢的食物,她皱皱小脸。

  「但是这里的鲔鱼酱做的不错。」

  「你喜欢?」她立刻听出他的言下之意,「那给你吃。」三明治,全数贡献到他的盘子里。

  「妳反应还真快。」他好气又好笑。

  把不喜欢的食物送走,她笑的格外开心。一点点小事,她就高兴成这样,实在很好讨好。

  然后她继续啃小餐包,满足的神态让蓝司突然也好想分享,看看小餐包是不是真的那么好吃。

  「罗桑?」他唤。

  「嗯?」罗桑抬起头。

  他俯下脸,吮囓她唇上的餐包屑,然后,吻住她唇瓣。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