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应征守财奴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应征守财奴 第4章(1)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陪郑玉倩吃完早餐,步出咖啡馆,罗如芳忽然想到该打电话跟助理确认今天的行程。

  不料,她在皮包里摸索一阵都找不到手机后,这才发现自己忘了带出门,因此又急匆匆赶回家。

  当她冲回家,抓起放在客厅的手机再赶到公司时,已经快十一点了。

  想到昨天还没做完的工作,她肯定自己今天有得忙了。

  朝警卫点了点头,她小跑步的进了公司。

  她直接朝办公室走了进去,她上班是不需要打卡的,反正也没有必要,多数时候她都是最早到,并且最晚离开的。

  “罗秘书,你终于来了!”当她走进秘书室时,姚恬恬激动的从椅子上跳了起来。“谢天谢地。”

  “怎么了?”她也不过晚到了点,怎么恬恬一副天要塌了的样子?

  罗如芳走到坐位,却发现昨天放在办公桌上的卷宗居然不见了,她蹙眉,翻了翻桌上那叠厚厚的文件。

  怪了,怎么会失踪呢?那可是很重要的东西呀!

  “罗秘书,你先别管其他事了,快点去找副总,他找了你一整个早上呢!几乎是第十分钟就打内线来问你进公司了没。”真不晓得是什么事让副总急成那样。

  “副总?”她一呆。“你说……杨尧修?”

  “当然啊!”公司里只有一个副总吧!“他一直在找你……”

  话还没说完,秘书室的专线又响了起来。

  罗如芳不禁从皮包里掏出手机看了看,果然有好多通未接来电。

  刚才赶来时太匆忙,都没发现。

  “一定又是副总。”姚恬恬嘟囔着,拿起话筒,“喂,副总,有,有……罗秘书已经来了,我请她马上过去找您……”

  她丢给罗如芳一个“看吧”的眼神。

  真是奇了,杨尧修一大早就跑来公司,还急着找她是要做什么?罗如芳不解的想着。

  是想为了昨天的事向她道歉吗?

  其实回家后,她便觉自己失态了。

  昨晚的事不全是他的错,她也要负一部分责任。

  早就知道他是那样的人了啊!他对她讲那些根本是无心的,也许本来只是想开个小玩笑,是她自己做贼心虚才会反应如此激烈。

  当然,若说她不在乎昨晚的事,那绝对是骗人的,但单恋他是她自己的事,不该把气出在他身上。

  所以,如果今天他要跟她说什么道歉的话,她想她能够心平气和的接受,并且告诉他没关系的。

  纵使,在她心底的某一角,的确因为这件事感到受伤,而他们之间,也不可能再回到从前了。

  “我知道了。”她点点头,走出秘书室。

  副总办公室就在旁边而已,站在他的办公室前,她正想抬手敲门,门却忽然被人从里面用力拉了开来。

  她抬头,迎上一双深沉的黑眸。

  罗如芳呆了下才反应过来,她定了定神,强迫自己不去逃避他的视线,“副总,您找我有事吗?”

  这样语气够不够严谨有礼又不显生疏呢?她不清楚。

  她不晓得该用什么样的表情和语气面对眼前的男人。

  她不想让他觉得自己因为昨晚的事而开始刻意躲避他,但她也没办法在他晓得她的情感后,不能像过去那样毫无顾忌的跟他相处,她没有那么厉害。

  可话才说完,男人的脸色便忽地沉了几分,她还来不及猜测他变脸的原因,便被他迅速的拉进办公室,关门。

  被他强而有力的双臂困在门板和他之间,他们靠得好近,近到她觉得自己的心脏怦怦的跳得飞快,而她也只能愣愣的瞧着他,连大气都不敢喘。

  “副总,你……”过了一会,她才勉强从喉间挤出声音。

  “我不会打领带。”他突兀的开口。

  “啊?”她呆住。

  “我说,我不会打领带。”他又重复一次。

  她眨眨眼,视线从那张好看的俊脸慢慢往下移到宽阔的胸膛,然后看到一条可怜兮兮的布条被打成奇怪的结,松垮垮的挂在他脖子上。

  “喔,”罗如芳回神,咬唇忍住突来的笑意。“不是这样的。”

  刚才的不安和紧张退去,她习惯性的伸出手,解开那个乱七八糟的结,然后利落的打了个新的,并调整了下领带的位置。

  “好了。”她满意一笑,抬起头望向他,这才惊觉他的脸离她实在太近了。“呃……副总?”

  下一秒,她发现自己被一个强劲的力道狠狠拥进怀里。

  她慌张的想挣扎,然而男人的胸膛是如此宽厚,像是包容了她的喜怒,令她沉醉不已,舒服得几乎叹息。

  但,只是几乎而已。

  她没忘记他是杨尧修,她的上司,也是最不可能会爱上她的男人。

  她张嘴想说什么,他却抢先一步开了口。

  “别走。”那声音低哑得不似从他口中迸出:“拜托你,别走。”

  那仿佛带着暗示的句子,令她贴在他胸前的脸倏地红了起来。

  她清了清喉咙,低声开口:“我没有要离职,你……先放手好吗?”

  这拥抱太温柔,她承受不起。

  可他仍未放手,唯有将她按在自己胸前,他才感到踏实,才能暂时遗忘早上找不着她的失措感。

  “今天早上,你没来公司,打手机和你家电话都没人接,还以为你生我的气,想离开杨氏了。”他坦承自己的惶恐。

  他一直知道,她在他心中跟其他女人是不同的,然而在今早之前,他从未想到她的离去会造成他如此大的惊慌。

  从早上八点到现在,也不过短短三个小时的时间,却令他严重心慌意乱。

  就算这几年来,他们一直仅维持上司与部属的关系,就算过去他也常好几天没见到她,但直到在以为失去她时,他才明白她在他生命中的分量,早已远超出他的想像。

  从前好几天没见也无所谓,是因为他知道只要自己回头,就能看到她还在身边,可如今只要一想到某天她会自他的生命中消失,他就感到恐慌。

  “噢。”她应了声。没发现自己嘴角勾起一丝笑意。“公司给我的福利这么好,我怎么可能会离职?又不是想不开。”

  “那就好……”他长长吁了口气,将那纤细得过分的身躯拥得更紧。“你不知道我有多害怕。”

  她笑了笑,说服自己,他不是故意轻薄,只是习惯以这种方式表达情感。对于这个温暖的拥抱,她用不着生气,也不该自作多情。

  毕竟,她是有资格让他紧张的,不是吗?她可是他最得力的部属呢!失去她绝对是他的损失。

  “你是怕我若走了,就没人替你处理公事了吧!你放心,我如果哪天要离开,会先把你教会的。”

  “我才不……”他不觉皱起眉,讲到一半的话忽然顿住,改口道:“那你可没有机会离开了,因为我永远也学不会。”

  哼哼,反正他最擅长耍赖了,接下来的日子,他绝对会死赖着她,让她再也走不了。

  听到他任性的话语,她反而心中舒坦许多。

  呵,这样就够了,虽然不是因为爱她,但至少他很在乎她。

  已经够了,真的。

  “要我永远留下来也行。”闭上眼,她假装其实自己是这场感情里占上风的那一个。“但是你要答应我一个条件。”

  听她这么说,他不觉大喜,“你说,不管你要什么条件,我都依你。”

  “话别说得太满。”她苦笑。“要是我逼你娶我怎么办?”

  既然他都知道了她的心意,再隐瞒未免太做作。

  “娶……你?”他果然愣住了,还真没想过她有可能这么刁难。

  “我开玩笑的。”轻轻推开他,她不想承认自己因他的错愕和震惊而受伤。

  都知道自己配不上他,他对她也没意思,还开这种玩笑做什么?

  “等等……”他攫住她的肩膀,爆出一句惊人的话语。“如果那是你的条件,我娶!”

  若那是她想要的,他愿意给!

  父亲的花心,让他从来就不相信婚姻,也不打算跟谁结婚,但他发现自己并不排斥娶如芳,虽然他并不认为自己爱她。

  他只是……只是想留住她而已。

  如果婚姻是留住她的手段,那也未尝不可。

  各式各样的女人在他身边来来去去,他从不曾留过谁,可唯独她,就算用尽手段,他也想将她留下。

  无关乎公司或是领带这种小事,就只是……很单纯的想要留住她。

  罗如芳愣愣的瞧着他,令她讶异的是,那双好看而坚定的黑眸中,竟没有一丝迟疑。

  有那么一瞬间,她几乎要以为他对她其实也……

  “别开玩笑了!”她喘着气,甩开脑中那荒谬的念头。“我刚只是说着玩的。”

  “喔。”他失望的垮下脸。“那你究竟要我答应什么?”

  唉,比起那未知的条件,他倒觉得把她娶回家说不定还简单得多哩!

  “我……”想到先前在咖啡馆里,郑玉倩对她说的事,她启口道:“最近工作量太大了,我累了,你玩了一年也该玩够了吧?我的条件是以后你要天天来上班,就算只处理一点点事情也好,总之,就是得来公司。”

  那栋位在天母的房子先不论,若说杨氏食品将会是他和董事长唯一分得真正有价值的资产,那么她一定要让他多加熟悉公司的运作才行。

  “唔。”天天来公司啊……

  “当然,你可以不答应。”她故作无谓的耸耸肩。

  其实她很清楚,就算他不答应,自己也还是会很没骨气的留在他身边,但既然他都说了愿意答应她任何条件,总要试试看嘛!

  “好好,我答应你,以后每天乖乖来公司上班,可以吧?”他连忙举手投降。

  瞧他急着想讨好她的模样,罗如芳忍不住笑了。“真的?可别忘了你现在说的话呀!”

  “我绝对不会忘的!”他立刻保证。

  她笑笑,垂下头。

  一下下就好,就让她多沉醉一会吧!此刻,假装他的着急和关心,是因为真心在乎她,而非因为她是罗秘书。

  然后,从下一分钟开始,她会继续当他的好秘书,在公事上协助他,就像过去她一直做的那样。

  就先……这样吧!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