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淘气少奶奶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淘气少奶奶 第7章(2)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忙过七点,丹琳还是没出房间,这下高鹏宇有点担心了,因为丹琳的个性从来不属于文静那一类,不太可能一整天都窝在房里。

  来到丹琳住的客房,他按了按电钤,没等多久,丹琳就来开门了。

  「宇!」一看是他,她高兴地抱住他。

  高鹏宇连忙半抱着她回到房内,免得被路过的人看见。

  「怎么穿着浴衣就来开门了?」他语带责备。

  很明显的,她才刚泡汤完没多久,因为头发还是湿的,身上更是只有一件白色浴袍,看起来该死的可口与……性感。而她抱贴着他,薄薄的浴袍,根本掩饰不了她娇柔的曲线。

  高鹏宇只把视线定在她脸上,不看其它地方。

  「我忘了。」她吐吐舌。「反正在饭店里,会敲门的都是饭店里的人,应该很安全。」

  「就算在饭店里,也不可以这么不小心。」毕竟饭店里还有其它房客,而走廊里纵然有摄影机,如果真的出现什么坏人,他想救她也不见得来得及。

  「好,我以后会注意。」她答应,然后开心地问:「你怎么会来找我?」在饭店里,都是她找他,从来没有他来找她耶。

  「妳一整天都没出来,我担心妳。」

  「我没什么,只是想说你今天应该还在忙,我就留在房里泡汤、看电视。」她的房间有个人单独的汤池,引进温泉水,算起来是相当高级的,不过她一直都忙着缠他,还没好好享受过,正好今天有兴致,就享受一下啰。

  「妳没事就好,饿了吗?」他想拉开她,但是她抱着他不放。

  「还好。」看电视有边吃点心。

  「那,要不要陪我去吃晚餐?」他再问。

  「好啊。」她一口就答应。

  「那妳先换衣服,我在外面等妳。」

  「不用啦。」她拉他进房,关上门。「你可以叫餐点来这里,我们就在房间里用餐就好了。」

  「丹琳,这样不太好。」尤其,她身上还只有一件浴袍……

  「有什么不太好?」她又旋身贴进他的怀抱里,伸高双臂搂住他颈项,襟口因而往上微微敞开。她娇俏着表情,「有你在,我需要担心有危险吗?」

  绝对需要。

  高鹏宇有点苦笑,意会到她想做什么。

  「我们不要去外面,就在这里,好不好?」第一次做这种事,虽然她已经演练了一下午,但还是很紧张。

  「丹琳……」这样太快了。

  「宇……」她轻唤,手掌贴抚他脸颊。「你明白我的意思……对吧?」

  他望着她,轻叹口气,点头。

  「那,你要拒绝我吗?」她半咬着唇,表情很是忐忑。

  「为什么?」她的不安,让他放柔了语调。

  「因为……」她又咬着唇。「我不想你被抢走。」

  抢走?他失笑。哪里有谁要抢他,她在胡思乱想什么?

  「因为你喜欢我没有我喜欢你多,才一点都不会不安。」她抱怨,不满地看他不以为然的脸。「喜欢一个人,是会有占有欲的,你一点都不紧张我,好像有我没我都没差别,我当然会不安啊。」哪像他,四平八稳的心思,要不是她一直坚持又试探,他哪敢表示什么。她嘀嘀咕咕。

  「妳想太多了。」他搂着她,抚着她微湿的发丝。「我不紧张,是因为我信任妳。」

  丹琳一听,立刻扬起笑容,但随之又一瘪。

  「你就那么肯定我一定不会变?」所以才一点都不紧张。

  「丹琳,妳又胡思乱想了。」他有点无奈。

  「我才没有,」她反驳。「谁叫你一直都没行动,当然会书我怀疑啊!」

  「行动什么?」她到底在想些什么?

  她脸蛋微红,虽然有点害羞,但还是勇敢坦白说:

  「喜欢一个人……不都会想把那个人……变成自己的吗?可是你……一点都没有这种表示,总是把自己控制得那么好,我想……你一定没那么喜欢我,才会一直……都那么自制。」

  「丹琳,」他叹息。好像遇到她,他无奈叹息的次数就变多了。「我们认识的时间还太短,妳不该这么轻易就交出自己。」

  「如果人认识的深浅可以由时间来断定,那为什么有人认识了一辈子都还不认识对方的真正个性,而有人只见过几次面,却可以无所不谈?」她理直气壮地反问。

  呃,高鹏宇被问倒。

  「有的人,认识了很多年,也不一定可以相爱;可是有的人,却一见钟情,就是一辈子,这又怎么说?」

  一直觉得丹琳很单纯很直接,事实是她也有刁钻的时候,而且是刁钻得让他无言以对。

  「我喜欢你身上,总是干净清爽的味道。」她脸埋进他胸膛,鼻间嗅着他的气息。「没有烟味、没有汗臭、没有人造香水,让人很舒服……」

  她沐浴过后的清香,更迷人。

  「宇,抱我……有这么难吗?难到要让你考虑这么久?还是,我根本没办法让你产生想抱的感觉?」她哑了语气。「还是,你根本嫌弃我的身材不好——」

  「不是这样的。」他好气又好笑。

  「那就不要想,只要抱我就好。」她拉下他颈项,送上唇瓣,拉松了腰间的系带,拢紧的浴袍随之松散。

  「丹琳……」他语音顿时沉了好几度。

  「你要我自己来吗?」亲吻过后,他依然没有动作,但眼神却有些深沉,不像平常那么淡然,她淘气地问。

  他蹙了下眉。

  「好吧,那我动手了喔。」媚然一笑,她拉松他的领带,拉下他的外套,开始解他的扣子。

  「丹琳!」他连忙拉下她的手,以一手握着,另一手替她拢近袍襟。「别再玩了。」再下去,他会制不住自己。

  「我很认真。」她凝肃着表情,很正经地表示——她没有在玩。

  「女孩子的身体,应该珍惜,不应该轻易给人。」他沙哑地劝着。

  「你会珍惜我吗?」她没有反抗他的制肘,只是好柔好柔地望着他。

  当然会。

  他不必回答出声,光是他不断跟自己的欲望对抗的模样,就够表明了。

  「我说过,我不要你压抑自己的。」虽然他握住她的手,但并没有真的很用力,她一手伸出来,捧着他脸颊。「你知道吗?因为是你,所以我才愿意给。宇,抱我……」踮起脚尖,她再度吻上他低下的唇,拉他倒向沙发。

  「丹琳……」他低哑地唤,双手撑起,低望她羞涩却不曾退却的眼,虽然心动,还是试图保持最后一点理智。「不要是现在,我没有任何准备……能保护妳——」

  丹琳一听就笑开了,伸出手从他的脸往下抚至他颔下,低声说道:

  「放心,现在是安全期。」

  高鹏宇突然觉得好气又好笑。

  「妳不会整个下午都在想怎么进行这件事吧?」所以把每件事都算好了。

  「不行吗?」她挑起表情。

  他笑了。

  让女孩子这么主动,又这么费心,他实在很失身为男人的气度。

  「妳确定?」抚着她的脸侧,他再问一次。

  「确定。」她坚定点头。

  他又笑了,猛然横抱起她。

  「呀!」她低呼一声,连忙搂住他双肩。

  他抱着她往里走,将她放在床铺上,自己则坐上床沿,低望着她更显羞怯不安的脸,伸手轻抚着。

  「宇,你……」他一直望着她,什么都不做,害她好紧张。

  他轻笑一声,缓缓低下头,如她所愿地吻住她,劲削的体形也随之覆上她,拂去她的不安。

  丹琳不想任何事,只是回应他的吻、他的抚触,她半掩的浴袍方便了他的爱抚,但是她却很不想跟他还隔着他的衣服。

  「想脱我的衣服吗?」撩吻至她耳畔,他低问。

  「嗯……」她呼息不稳地轻应,因为他的吻,身体微泛抖颤,燃起热度。

  「那——妳得自己来。」再度轻笑,他继续吻。

  丹琳的手微颤,急切地探上他的衬衫扣子,却笨拙得解不开扣子,因为他的手,抚着她敏感的腰侧,奇异又酥麻的舒适感,让她不觉渴求更多,无法好好脱他的衣服,这让她觉得好生气。

  「宇!」她抗议地叫,呼息轻浅而紊乱。「不、不公平!」

  「会吗?」他逗着她,吻落她肩头。

  「当然……会……」她轻吟着,双手扯着他的衣服。

  「好吧。」

  不停下吻,只是空出一手解着自己的衣服,丹琳双手迫不及待地贴住他胸膛,游移地抚摸着。不必任何技巧,只是肌肤的接触,就足够让高鹏宇乱了原本的温柔,而她只是凭着本能不断想接近他。

  「宇……我……」她低唤着,因为他下探到她胸前的撩吻而难耐。

  「嗯?」他克制着,抬头望见她的眼眸,因为情欲而更加深绿,其实他自己也好不到哪里。一向理智而沉稳的黑眸,同样因为情欲而更加深黯。

  丹琳看见了。

  「我喜欢……」抚着他的眼,她嫣然一笑。

  高鹏宇心一缩。

  「丹琳……」他唤着,封住她唇的同时,探向她身体里最柔软诱人的地方,感觉到她不自在的退缩。

  「啊……」她低羞地并拢双腿。

  他低沉的笑声,因为她的害羞而荡漾开来,他的笑,让她也笑了。

  「宇……」她放开自己,将脸埋在他肩上,将自己完全交给他。

  高鹏宇不急着占有她,只是在不断的撩拨里,忍着自己欲望的尖锐渴求,诱发她的渴望,直到她终于按捺不住,才将自己送入她的身体里。

  「啊!」她低喘着,疼痛的感觉穿越欲望的迷雾,让她紧紧抱着他,很想他退出,又不想这么结束。

  他也捺住不动,表情紧绷。

  丹琳喘息着,感觉不那么疼痛的时候,忍不住在他身下轻动了下。

  「丹琳……」他哑唤。「还好吗?」

  「嗯……」她下颔才一点,他随即缓缓退出,再深入她体内,惹她再度低叫。

  「啊……」交融的奇异感觉,让她更加喘息,却也更迎向他。

  而确定了她的接受度,他也不再保留,放任体内奔腾的需索,不断占领她的柔软,结合到最深处……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