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淘气少奶奶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淘气少奶奶 第5章(2)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我不要当你的小妹妹!」虽然还在喘、脸也红红的,但是这点一定要声明,丹琳非常认真。

  高鹏宇一楞。

  不会就为了这个原因,所以她——用吻来撇清……

  「我没有把妳当成小妹妹。」他哑然失笑。

  「你不可以用『可爱』来形容我,也不可以像对小孩子一样拍拍我就以为算是安慰了。」

  原来他整个下午不时感受到的不满视线,是因为这样啊……

  「我是个成年人,而且是个女人,」她强调:「我不想当你的小妹妹,也不想在你眼里只是『蓉蓉的好朋友』,我就是我,丹琳·葛兰·安肯,一个为你才来台湾的女人。」

  前几天的表白,再加上现在明明白白的强调,让高鹏宇想装傻都很难。

  「本来,我很想耐心等你喜欢上我,可是,我不要你一直把我当成小妹妹。」她又继续说道。

  当成小妹妹,他就更不可能爱上她了,她才不要!

  「丹琳,妳还小……」

  「我不小了!」她怒声反驳。「我已经二十三岁了,你也才大我五岁,五岁而已!」她才不是小孩!

  好吧,不能说她小。

  「妳怎么能确定……妳是真的喜欢我?」

  「喜欢就喜欢,难道还可以分真假吗?」她反问。

  高鹏宇一时语塞。

  「妳说的喜欢……有可能只是一种欣赏……」

  「慢!」丹琳打断他。「你不是我,怎么知道我对你只有欣赏?是不是喜欢,我自己最清楚,如果我从英国来的举动,让你觉得我还不够认真,那么你说,要怎么样才够认真?」

  高鹏宇再一次无言以对。

  「感情,是没有分年龄的,」她的语气软了下来。「我可能没有你成熟、没有你沉稳,见的世面没有你多,想的没有你远,可是难道就因为这样,你就要怀疑我的感情吗?」

  她受伤的表情,让他心不觉一揪。

  「我没有怀疑妳。」他终于开口。

  「可是你不相信我的话。」这才是让她最难过的。

  「我……」他的确没有认真的去相信,所以对待她,他维持亲切有礼,却从来不够热切。

  「现在,你还是不相信吗?」之前,就算了,她要知道现在。

  高鹏宇沉默。

  丹琳望着他,他却一直没有开口,让丹琳觉得很难过,也许……他根本就没有喜欢过她,是她太自作多情了。

  「对不起。」她低低说了一句,跳下他的膝就快步走向门口。

  「丹琳。」他及时回身握住她的手。

  丹琳没有回头,手腕微微挣扎,他却握得更紧。

  「丹琳,听我说一件事,好吗?」他的语气依旧那么温柔,但是他握她的手,却坚决的不肯放。

  丹琳犹豫了下,才低声回问:「什么事?」

  「妳先回来。」

  ……好吧。

  看在他有挽留她的分上,丹琳转回身,咬着下唇的表情有点怨、有点嗔,看了看他对面跟他身旁的位置,决定选择坐在他身边,交握的双手反把他握得紧紧的。

  她小小的占有举动,让高鹏宇笑了。

  「从蓉蓉那里,妳应该大约知道我和蓉蓉的家世背景。」斟酌了半晌,他从这里做开场白。

  「嗯。」她点头。

  她和蓉蓉,都是家庭不够幸福圆满的人,在她说她令人讨厌的继母和继兄时,蓉蓉也会谈到她厌恶的亲人。

  「那么三年前,洄澜梦土差点被银行查封拍卖的事,妳也知道!?」

  「知道。」她再点头。

  讲到这件事,蓉蓉更是气得不得了。

  蓉蓉和高鹏宇虽然是婚生子,但其实他们的父亲高志远在结婚之前,早就先有了三个私生子女,高胜志、高胜远、和高胜华。在他们的父母离婚后,母亲另嫁,从此长居国外,对这两名儿女也不再关心,而高志远则娶了为他未婚生子的女人为妻,从此一家和乐,却置他们兄妹俩不顾,除了负责让他们生活无虞外,从来不曾有任何探视和关心。若不是住在隔壁的罗爸和罗妈又给了家的感觉,他们兄妹大概不会是现在这个样子。

  高鹏宇满二十岁那年,为了保障财产继承权,高志远在妻子的要求下,要求高鹏宇签下放弃继承同意书,但为了日后他们兄妹俩的生活,于是高志远将自己四家饭店中最小、最不赚钱的东部饭店过给高鹏宇,同时给了蓉宇一千万作为补偿,两兄妹从此独立生活,跟高家再没任何关系。

  但是出乎高志远的预料,东部饭店在高鹏宇更名为洄澜梦土,并且刻苦经营下,在短短几年内不但扩大规模,营利更是蒸蒸日上。

  三年前,因为高志远所创的高远饭店业务每况愈下,缩编之余,三名子女动起了将洄澜梦土拿回来的想法。但因为当初分家说得决绝,所以他们也拉不下面子来商量,居然暗地里买通洄澜梦土的财务经理,亏空了公款好几千万!

  那时候高鹏宇正在服兵役,知道这件事的时候已经太慢了,又无法分身处理,只好让蓉宇坐镇饭店,与饭店经埋共同整顿所有报表和业务,搜集各种财务经理亏空的证据。

  因为不愿意见哥哥的心血全部白费,所以在高家那三位同父异母的兄姊关切表示愿意帮忙时,蓉蓉差点中了计,幸好她现在的老公杰克·霍曼及时出面,才让高家三兄妹的计画功亏一篑。

  「虽然当初杰克要求他们归还亏空的钱,但后来我和父亲私下谈过,我可以不计较他们的作为,也可以不要回那些钱,这些损失,就当是偿还他对我和蓉蓉的抚养恩情,同时重新立下契约书,洄澜梦土是我和蓉蓉买下,不再是他所赠予。」恩与义,一并买断。

  「可是,那是好大一笔钱……」这些她没听蓉蓉提过。

  「蓉蓉不知道这件事。」他望了她一眼,笑了。「我只希望她快快乐乐、随心所欲,不希望她为任何事难过。」

  如果蓉蓉知道他单独负担那五千万的损失,一定会留下来共同承担,但他不希望蓉蓉为这件事烦恼,所以后续全由他与杰克议定;就让蓉蓉认为亏空的公款已要回并还给杰克,而他们与高家因不起诉亏空之事,两不相欠。

  「可是你……」一个人承受这么多事……

  她的家庭虽然不圆满,但至少她有外公外婆疼,成长过程还是幸福的。而爹地和继母、继兄也根本奈何不了她,更休想真正算计到她什么,相较之下,他承担的何其多……

  「幸运的是,当时有杰克的支援,洄澜梦土的财务危机顺利度过,但我仍是欠下债务,债权人则是杰克。」五千万,以他个人的名义承借,无关饭店,他逐月以自己的所得慢慢摊还。

  「但是杰克应该不会要你还吧?」她不认为杰克会计较。

  他那么爱蓉蓉,得罪蓉蓉的后果比得罪他还严重,蓉蓉有事,他怎么可能会吝啬付出。

  「他是不要我还,但我却不能不还。」鹏宇低头,望着她单纯的想法,又笑了。

  「为什么?」几千万……并不是一笔小钱。

  「感情归感情,生意归生意,我不希望让蓉蓉觉得自己欠了杰克什么,所以对杰克得有容忍的时候。」他简单说道,丹琳却懂了。

  人的感情很难说会永远不变,也难保杰克和蓉蓉永远不会有争执或意见不同的时候,也许,杰克有一天也会要求蓉蓉为他妥协什么——虽然现在这种情况完全没有,但为了预防未来,蓉蓉会因为这件事而不得不妥协,所以高鹏宇压根不肯接受杰克给予的资金,转以借贷的方式扯平。

  丹琳这才真正明白,高鹏宇是用怎么样的心情在照顾蓉蓉,他对唯一的妹妹,用了多少保护的心思,只为给蓉蓉一个快乐无忧的人生。

  三年前,他居然就已经想到这么远的事……

  他对蓉蓉是这么费尽心思,但是对他自己呢?

  「你对你自己……很不好。」丹琳咬着下唇,抬起手,手掌贴着他俊颜。「笨蛋……高鹏宇……」

  「笨蛋……」从没被人骂过这两个字,高鹏宇的表情有点错愕。

  丹琳噗笑了出来。

  「你居然也有吃惊的时候耶。」他的表情……好难得,好好笑。

  高鹏宇抓下她的手。

  「妳呀……」想责备,骂不出口;想板起脸,好像有点没风度,最好只好摇摇头,接受自己被调侃了的事实。

  丹琳淘气地回以一笑,然后想到之前的事,表情敛了下来。

  「为什么告诉我这些?」

  「感情的事,从来不在我的人生计画内,妳却偏偏在这时候出现……」叹息地揉了下额角。

  老天爷好像特别喜欢给他试验,试验他在各种突发状况下,能不能依然像不动明王一样,不动如山的应对。

  「我不想听你的理由,我只想知道,你到底有没有一点喜欢我?」不要用意外,或任何理由来搪塞她。

  高鹏宇可以狠心拒绝,但是……望着她坚决的小脸,那种不顾一切、只等一个答案的神情,让他没办法漠视。

  「唉……」他轻叹一声。

  「不要只是叹息,快回答我的话!」她揪紧他衣襟,不准他闪避。

  「如果没有,妳早被我『请』出去了。」叹息说完的同时,他的手臂环向她身后,收臂将她拥入怀里。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