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淘气少奶奶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淘气少奶奶 第2章(1)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来人轻易扳开杰弗瑞的箝制,三两下就把他逼退,然后一件薄大衣飞来,力道恰到好处地由前覆上她双肩,遮去了她身前的狼狈。

  「你是谁?」杰弗瑞看清楚来的人,居然是个黑发黑眼的东方男人,立刻恼怒地质问。

  「路人。」东方男人以标准的英文回应,「英国男人,不是最讲究绅士之礼吗?在路上强迫女孩子,应该不在绅士之礼规范内吧?这位先生,请斟酌行为。」淡淡说完,他转向已经把他的大衣穿在身上,掩去狼狈的丹琳,「妳要跟我一起离开,还是继续留在这里?」

  「鬼才要留在这里跟无耻的下流胚在一起,」实在很不甘心,她出其不意跑向前,又踢了杰弗瑞一腿,然后跑回他身边,满意地听见身后的号叫声,才笑着对他说:「走吧。」

  「嗯。」他眸光一闪,下颔轻点,迈步离开。

  她这种绝对要替自己扳回一城的举动,实在令他觉得非常亲切。

  *

  穿着他的大衣,丹琳跟着他走了好一段路,其间,这个男人的表情始终悠悠淡淡,抬眼看着伦敦街景,眼神时有所悟,但他一直没开口。

  「你……」她迟疑地停下脚步。

  「嗯?」他停下,以眼神表达疑问。

  「你在看什么?」

  「没什么,只是在欣赏伦敦的景色。」

  「谢谢你救了我。」她诚心地道。

  「没什么,以后一个人小心些。」

  「嗯。」她点点头。

  「妳一个人回家没问题吧?」

  「没问题。」

  「那就好,我要先走了,妳自己小心。」说完,他当真不留恋地转身就走。

  「喂——」丹琳连忙拦到他面前。「至少告诉我,你是谁、住在哪里,找个时间,我要好好谢谢你。」

  「不用了,我在英国只是短暂停留,救妳也只是巧合,妳不用太在意,先回去吧,妳这个样子不好一直待在外面。」

  「可是……」她真的很想知道他是谁。

  「回去吧,不用把这件事放在心上。」他替她招来一辆计程车,送她搭上。「再见。」

  「至少告诉我,你的名字!」摇下车窗,她追问。

  「Alex。」

  「中文!」她以中文喊,他讶异了下。

  「高鹏宇。」顿了一下,他回答。

  高……鹏宇……

  不会……就是那个高鹏宇吧?

  *

  蓉宇的婚礼,几乎全英国有头有脸的人都到了,连英国女皇也亲自到场祝贺见证婚礼,教堂差点被人群给挤爆。

  当她的手,由哥哥缓缓交向杰克时,她突然觉得想哭,好像……被哥哥抛弃了似的,不由得泪眼望着哥哥。

  「相信自己的选择。」他只对妹妹说了这一句,然后转向杰克,低语道:「好好照顾她,别让她难过。」

  「我会的。」杰克慎重保证,才挽着蓉蓉走到神父面前。

  蓉宇最在乎的家人:哥哥高鹏宇、罗爸、罗妈、罗桑和老公蓝司、罗骥等,全坐在女方观礼席首排,为她献上满满的但顺。因为有他们在,不能让她在乎的家人难看,蓉蓉才没在结婚誓词上拒答「我愿意」。不然,其实她真的很想试试从自己的婚礼上逃走的感觉。

  白天宁肃的婚礼举行完毕后,晚上则是热闹的婚宴舞会,霍曼家上百坪的古堡大厅里,挤满各种西方人的发色与眼瞳。

  不过,因为小桑目前怀孕六周,在白天的典礼结束后,再放小桑陪她在房里说了好久的话,蓝司的准老爸紧张症候群终于发作,半强迫地带着小桑先回房休息,不愿美丽娇弱的老婆到大厅被那些老外垂涎。

  至于罗爸、罗妈,因为又嫁了一个女儿,相偕着感伤的情怀,决定找个地方好好相互安慰一番——其实是去重享老夫老妻的两人时光去了。罗骥则有要事需要紧急与美国联络,说是稍晚再来。

  于是,只剩下高鹏宇留下来参加舞会。

  在一整厅金发、褐发、红发……的西方人群体中,突然出现一个黑发黑眼的东方男人,那种画面实在是很突兀。

  尤其,这个东方男人一点也没有被整群西方人给淹没,反而奇异的成为那独特的唯一。

  西方男人一向长得比较高大,以这个东方男人一八〇的身高、看起来不够强壮雄伟的身形,绝对不可能成为一个显眼的人。然而,他就是在不经意间,让看见他的人不由自主地多望他好几眼。

  而他的身分,更引来许多人的主动攀谈。

  杰克·霍曼,可说是全英国最炙手可热的商业巨子之一,而近三年来,他对未婚妻——也就是今天成为他的妻子的女子,是出了名的疼宠,而高鹏宇又是霍曼少夫人最敬重且唯一的兄长……

  一连串的关系牵起来,想让人不巴结一下高鹏宇都很难。

  但与高鹏宇谈过话后,在场人士对他只有更深的疑惑,和一种混合着折服的心情。

  合宜的绅士举止、有礼的问答、不卑不亢的态度,在这个强调绅士风格的国度里,他更显得优雅而特殊。他的笑容淡雅却不敷衍,言行得体却不虚伪,面对任何身分的人,都是一贯的优雅,不因对方有礼无礼、言辞嘲讽或试刺与否而有所动摇,只维持一径的沉稳。

  他唯一有不同表情的时候,是在这场宴会的男、女主角出现的时候。

  不同于面对其它人的淡雅有礼,他以着温柔的目光,看着女主角让男伴挽着步下台阶。在开舞曲结束之后,女主角作出直接奔向他的失态举止时,他回以轻拥,疼溺的神态溢于言表。

  同样黑发、黑眼,这名娇艳的东方美人,在他怀里完全没有该有的端庄贤淑样,只有满满小女儿的娇态。

  「蓉蓉,今天晚上,妳应该抱着不放的人好像不是我。」他抬起头,不意外接收到男主人有点不满,却又无奈而只能纵容的眼神。

  「不管,我比较习惯抱着你。」她撒娇地道,虽然放开了哥哥,但两手依然环住他手臂。

  「都结婚了,还这么孩子气,会让公爵和夫人见笑的。」他笑睇着自己最疼爱、也是唯一的妹妹。

  时间过得真是快,相依为命二十六年,他的妹妹,终究还是在今天成了外姓人,成为别个男人的妻子。虽然是很高兴地给予妹妹祝福,但要说完全没有任何不舍,那是骗人的。毕竟是他一手带大的妹妹……

  「不会、不会。」身为宴会主人的霍曼公爵和霍曼夫人连忙说道。

  在相处三年后,他们夫妻俩都很满意这个未来媳妇——虽然蓉蓉率性的行为并不符合上流社会的礼仪标准,但她却是他们很满意的媳妇。光凭她可以制住他们那个聪明过人、看似慵懒实则傲慢的儿子这一点,就够他们疼爱了。

  「蓉蓉,先吃点东西好吗?」借着询问,杰克·霍曼不着痕迹地把新婚妻子给搂回怀抱中。

  虽然蓉蓉黏的人是她的哥哥,但身为丈夫,见到妻子黏着别的男人,他还是会吃醋的。

  「我不饿。」刚刚在楼上,她有偷吃过了。「我想陪哥哥。」

  「在陪我之前,先陪公爵和夫人、杰克去向客人打打招呼吧。」接收到杰克示意的眼神,高鹏宇笑着说,很了解身为主人的苦处。

  霍曼家不论在英国皇室或欧洲商场,都占有一定的重要地位,今晚能来参加宴会的人也都不是普通人物。虽然他们不介意蓉蓉成不了标准的英国淑女,但有些人情世故还是得兼顾,不能连打招呼的基本礼貌都没有。

  「喔,好吧。」蓉宇有点委屈,不过还是乖乖地挽住老公的手臂,以优雅的举止,跟着公婆去向一些重要人士打招呼。

  蓉蓉的个性虽然率性不羁,但就像罗骥说的,必要的时候她也可以很恰当地扮演自己的身分,这是她愿意为所爱的人做的妥协与改变,也是对杰克的一种体贴。高鹏宇并不担心自己的妹妹应付不了这些英国名流,只担心这个英国名流可能会被蓉蓉搞得头昏脑胀。

  以霍曼家如今的地位,相信没有人敢对「未来的霍曼公爵夫人」的言行做出任何批评,毕竟没有人敢挑战杰克·霍曼的脾气。

  高鹏宇端了一杯酒,悠然地站在一旁环视全厅。

  杯觥交错的世界,衣饰华丽、雍容华贵,人人端着微笑交谈,就算再厌恶的人在眼前,依然维持风度、保持微笑,形象第一。这种情形,可以称之为名流之风,也可以称之为面具的世界。而面具下的人,留有多少真实?

  他率真的妹妹,也会被这些优雅和华丽同化吗?那样,她会快乐吗?在这一瞬间,高鹏宇有点后悔答应让蓉蓉出嫁了。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