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淘气少奶奶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淘气少奶奶 第1章(2)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你呢,认同杰克·霍曼吗?」罗骥反问。

  因为长时间在美国,虽然他固定会回台湾、也认识这个人,但相处时间不长,所以罗骥对这个人的看法一直很保留。

  「他对蓉蓉够真心,而蓉蓉和小桑不同,蓉蓉需要的,不只是守护,更要能包容她的任性和率性。」

  「但是,你依然会舍不得。」罗骥直接指出他的心情。

  「是啊。」高鹏宇叹笑着啜了一口茶。英国人爱喝茶,来到这里,自然入境随俗。

  「该放手时,就放人。这句话是你说的。」这句话,是罗骥当初不太甘愿自己的姊姊那么早就嫁人时,高鹏宇给他的劝告。现在,他原封不动送还。

  「道理易说,要做到就不是那么容易了。」高鹏宇苦笑。

  「苦笑不适合你。」罗骥直言不讳。「三年前那么大的饭店危机,你都能谈笑自若,轻易化解,现在不过是蓉蓉嫁人而已,她还是你妹妹、我们的家人。」

  「饭店再值钱,也没有蓉蓉来得重要。」财势人人想要,却不是每个人都视之如命。「不过你说的也对,至少我可以肯定,就算蓉蓉嫁了人,也不会因此就变得不像蓉蓉。」

  比较有可能的,是号称英国古老家族,有着一套英国生活礼仪规范的霍曼家,得为蓉蓉的率性做一些「弹性」的变动。

  「既然如此,你还担心什么?」罗骥一语道破他心里的事。

  「小骥,你还是一样敏锐。」高鹏宇摇头叹笑。

  明明只是个二十三岁的少年,却有着天才的聪明、比平常人更敏锐的心思,这样还能有无忧无虑的轻狂少年青春时代吗?

  话说回来,小骥轻狂过吗?

  「有人不坦白,我只好问得白一点。」罗骥耸耸肩。

  高鹏宇笑了笑,端起茶杯与罗骥对饮。

  「就算知道杰克不会亏待蓉蓉,就算知道蓉蓉不会乖乖被人欺负,但是霍曼家族毕竟不是一般人家,要说我完全放心蓉蓉,那是不可能的。」一向没什么耐心、行事率性的蓉蓉,要怎么应付那些必须的应对进退?

  「只要蓉蓉有心,我相信她可以做好任何事。」罗骥说道。

  「问题是,她愿意这么做吗?」

  「必要的时候,她就算再不想做,也会勉强做。因为她不会让杰克·霍曼难做,也不会辱没了属于你和她的——高家人的骄傲。」任性也好、率性也罢,蓉蓉外刚内柔,其实很会为身旁的人着想。

  「你倒是很了解蓉蓉。」事不关已,关己则乱。他们两个都对自己的妹妹(姊姊)爱护过了头,所以在这种时候,就算理智知道不必担心,情感上还是会想得多一点。

  「蓉蓉并不复杂。」罗骥耸耸肩。「爸、妈最近怎么样?」

  「他们啊……」高鹏宇罕见地露出好笑的表情。

  「怎么了?」罗骥挑起眉,难得见一向温雅沉稳的男人,会露出这种近乎淘气的表情。

  「他们——在担心我们两个的终身大事。」

  *

  「她想太多了。」这是罗骥对母亲的担忧,所作的唯一结论。

  「就算是想太多,也只是因为关心你。」

  「不如说是你,别忘了正处在适婚年龄的男人,是你。」

  「这种事,可不分年龄大小的。」多的是年纪小的人先开花。

  「那就看谁的缘分先到吧。」罗骥不在意地耸耸肩。

  「看来,罗妈想抱孙还得等很久。」高鹏宇摇摇头,洒脱一笑。

  叙完家常,罗骥回房遥控在美国的工作室,而高鹏宇则到伦敦街头漫步,欣赏与东方截然不同的文化特色与建筑。

  历史悠久,拥有一堆名胜古迹跟博物馆的伦敦,的确是一个适合观光的大景点,摒弃那些文化与艺术,高鹏宇特地选择到商业区散步,观察着伦敦的金融动态,却意外看到一个熟悉的标志与名称——「JH」。

  H,代表的正是「霍曼」。霍曼家族由飞航工业起家,十年前跨足金融业,并且迅速成为欧洲知名的金控公司。这得归功于杰克的经营策略,因为十年前,正是杰克接手霍曼家事业的时候。

  蓉蓉真是替自己找到一个身价不凡的丈夫。

  绕着「JH」大楼走,才发这栋大楼占地之广,居然走了五分钟都还没能到达转弯的地方——

  「我最后再说一次,让开!」

  「我特地来找妳,妳就不能对我和颜悦色一点吗?」

  「很抱歉,看见讨厌的人,本小姊只会有踹他的欲望。」婉柔的音色恶狠狠地说道,却一点也吓阻不了人。

  「丹琳,我是诚心诚意来邀请妳,不希望我们一家人总是分隔两地,妳何必每次都用这种态度对我?」他,在英国上流社会也是个备受欢迎的美男子,只有她,每次都不给他好脸色看。

  「一家人?」她嗤。「抱歉,你是你,我是我,要半路认亲戚麻烦到贫民区去,我相信那里有不少人等着跟你回家,而本小姊,没兴趣介入别人的家庭。」她要走,他偏又挡住路。

  「杰弗瑞·鲁斯,我说最后一次,让开。」否则她就不客气了。

  「丹琳。」杰弗瑞忽然抱住她,丹琳吓了一跳。「我那么喜欢妳,妳怎么忍心一直拒绝我?」

  「你做什么!放开!」丹琳挣扎,偏偏力气比不过人高马大的杰弗瑞。

  「丹琳,别再拒绝我……」低沉的男音透出一抹压抑的嘶哑,他低头欲吻她,丹琳及时偏头避开,但吻还是落在脸颊上。

  丹琳只觉得一阵恶心。

  「放开我,你这个无耻的下流胚,不然你一定会后悔!」她咬牙切齿。

  笨蛋才会放开到手的嫩肉,尤其现在四下无人,假日也没什么人会从这里经过。杰弗瑞单手就将她的双手箝制在后,另一手迫不及待地解开她的上衣,因为太过急切,还扯掉好几颗钮扣,但他不管,只忙着满足亲近她的渴望……

  丹琳怒瞪着他,趁着两人相距的那一点点距离,右脚膝盖狠狠往上一踢!

  「啊——」杰弗瑞发出尖锐的号叫,双手放开了对她的箝制,双腿差点站不稳。「妳……妳……」

  说不出话,他不停倒抽呼吸地直喘气。

  「活该!」丹琳揪紧上衣,气得又上前,趁他不备,再踢一脚。

  「啊——」杰弗瑞闪躲不及,再度发出号叫。

  「哼,看你以后还敢不敢对我乱来!」丹琳再怒瞪他一眼,然后,看着自己少掉钮扣的上衣,苦恼着该怎么离开这里才不丢脸。

  「妳……妳敢这么对我……」杰弗瑞双手护住胯下,愤恨地不停瞪她。

  「胆敢欺负女人,你就要有绝子绝孙的心理准备。」看他此刻的狼狈样,丹琳怒气顿时消了大半,还有闲情揶揄别人。「这是给你一点小小的警告,以后再敢对我动手动脚,你的下场绝对比现在还惨。」

  撂完话,丹琳转身就走。

  「妳……可恶!」忍着痛,杰弗瑞抓住她,丹琳一时没防备就被他压到墙边,双腿被制住。「我本来不想对妳那么粗鲁,但这是妳逼我的。」说罢,再度扯开她的衣服,也不管这是哪里,就打算硬来。

  「你敢!?」可恶,早知道应该多赏他几下!

  「当街强迫女孩子,太难看了。」淡淡的男中音响起,杰弗瑞的动作一顿,丹琳松口气。

  无论是谁来帮她摆脱杰弗瑞这个无耻的下流胚,她发誓一定会好好答谢!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