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急征管家婆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急征管家婆 第7章(1)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今天,是颁奖典礼的日子。下午三点多,蒋君南向她索取了胜利之吻,开车前往台北去了。

  即使他不在,她还是眷恋着他遗留在屋子里的气息,直到将近六点,已不能再拖延下去,她才勉强自己,骑着脚踏车回到那个家。

  才一进门,立刻听到高分贝的尖锐笑声传来。

  有客人?李放晴拧眉,开门进屋后,她低头快步走向厨房。姑姑他们向来不爱她出现在客人面前,所以她总是能避就避,免得多生事端。

  “欸,财哥,这是谁?”今天的客人眼尖,发现了她。

  林旺财朝身旁的老婆努努嘴,要她解释。

  “我侄女。”既然被发现,李美美就算不甘愿,还是得介绍。“装什么死人脸?叫人哪!”

  “阿姨好。”李放晴只好过来打招呼,一直低着头,希望能快点到后面去。

  “咦?”妇人突然惊喊。“我是不是在哪里看过你?”

  李放晴闻言抬头,看见一张有些面熟的刻薄脸孔,不觉怔愣,却怎么也想不起是在哪里见过。

  “奇怪……”妇人拧眉苦思,突然拍手大喊:“是啦!就是你,抢了我的工作!”

  是那天一起应征的大婶!李放晴一惊,下意识地退了步。“你认错人了……”

  “我哪有认错?穿的衣服还一模一样咧!”妇人气呼呼的。“那个蒋先生是眼睛瞎了哦?选你不选我!”

  “你认识用她的人?”林旺财眼睛亮了起来。太好了,终于让他找到了!

  “我没见过她,她认错人了。”李放晴急忙解释,他见猎心喜的眼神让她的心凉了半载。

  “我们讲话你插什么嘴?去后面!”李美美喝道。

  “还不快去?”见她仍站着,林旺财大喝,脸上却挂满得意的笑。

  李放晴无法,只得走向厨房,客厅传来尖锐的笑声,她捣住耳,却阻止不了那些事传入他们的耳。

  怎么办?怎么办……她靠着墙,慌乱得不知所措。

  *

  煮好晚饭,她怀着忐忑不安的心,走到客厅,却发现只有林旺财坐在那里,桌上有着米酒头和花生,喝得满脸通红。

  “姑丈,吃饭了。”她想问他知道了多少,却又怕问了反而提醒了他。

  林旺财打了个酒嗝,半眯的眼睛瞥了她一眼。“听说你老板是写连续剧的啊?”

  他知道了……李放晴四肢瞬间变得冰冷。“他只是同名同姓而已。”她试著作最后的挽救。

  “骗肖,那种烂名字有多少人会取?”林旺财冷笑,拍拍身旁的座位。“过来这里坐。”

  他眼中窜过的邪欲,让她升起了所有的防备。“姑姑呢?”

  “她们带你表弟去喝喜酒,晚一点才会回来。”见她不动,林旺财火大。“叫你过来坐是听不懂啊?”

  这不代表屋里只有他和她?心中警钟大作,李放晴反而退了一步。“我站着就好。”

  “怎样?我是会吃人哦?”林旺财站起,朝她逼近,突然伸手一把将她拖来。“听说那个蒋君南很年轻,你不会自己去倒贴人家吧?”

  “放开我!”李放晴大骇,用力扯着手,却挣不开他的魔爪。

  “来,姑丈检查看看……”借酒壮胆,林旺财完全被色心蒙蔽,肥胖的身子欺压上去,对她上下其手。

  李放晴拚了命地拳打脚踢,想要摆脱他的碰触。他满口的酒臭让她快吐了!

  难得有这机会,林旺财怎么肯放过?用力把她拖回来,“嗤”地一声,T恤领口被硬生生撕裂,看到裸露的肌肤,他更是血脉贲张,伸手一推,将她推倒在地。

  即使领口被勒得发痛,她也无暇顾及,李放晴用力将他踢开,跟跄奔出,却又被他拖回,撞到了茶几,酒瓶滚落地面,洒了满地的酒。

  “你不要乱动!”林旺财用整个重量压制她,伸手去解她的牛仔裤。

  情急之下,李放晴抓到酒瓶,什么都来不及想,本能地朝他的头砸去。

  “你……”林旺财被打得头晕目眩,扶着头站起,踩到酒渍,整个打滑,额角重重撞上茶几边缘,顿时不省人事。

  李放晴愣坐原地,小脸惨白一片。她杀了人?颤抖的手握不住酒瓶,掉落在地发出清脆的声响。

  “呃……嗯……”林旺财发出呓语,肥胖的身躯蠕动了下。

  他没死……李放晴捣唇,腿一软,跌坐在地。发现他像要苏醒的模样,她抓紧被撕裂的领口,踉跄爬起,夺门而出。

  惊慌间,她只能没命地疾踩着脚踏车,等回过神来,她已来到他的家门口。

  屋外,还亮着她为他留的灯。那片光明,却点不燃她内心的黑暗。

  她拿了钥匙开门走进,点亮了灯,看着这片天堂,她的泪,滑落脸颊。

  她想笑,她想告诉自己这不过是个长假,但她怎么也做不到……她蹲坐在地,抱着双膝,无声地哭泣。

  *

  蒋君南驾车返回宜兰,俊容铁青,握着方向盘的指节因用力过度而泛白。

  他没得奖。

  虽然怀抱希望,但其实他心里很清楚,自己得奖的机率甚至不到一成,当颁奖人念出陆竣光的名字时,他早有心理准备。

  然而,让他无法释怀的,是颁奖人——陆命,他父亲——当他将奖座交给陆竣光,父子在台上相拥,那场景,重重打击着他。

  “我骄傲我有这样的好儿子,青出于蓝,在这个舞台发光发热,在我眼中,没有任何人及得上他!”他在陆竣光的得奖感言之后,发表了这一段。

  凡是阻挡他们父子的绊脚石,他都会毫不犹豫地铲除。那时,冰冷扫过他的眼神,是这么宣告着。

  下了舞台,会场外,媒体将他们一家三口团团包围,知名大导陆命,能编能导的陆竣光,以及美艳动人的女星叶曼玲,加上由父亲手中接过意谓传承衣钵的奖项,成了这次影展的话题焦点。

  蒋君南走出会场,没朝那群骚动投去一眼,正要从侧门离开,一旁工作人员的对话缓住他的脚步。

  “陆命这招真高,把媒体版面全拉到他身上了。”其中一个鄙夷道。

  “当然,大会也希望拉抬收视率啊,不然怎么可能会答应陆命的要求?”另一个耸肩。“怪只怪蒋君南少了个有权有势的老爸,本来奖都决定给他了,却让陆命用黑箱作业做掉了。”

  追他出来的纪华也听到了,难过得不知该说什么。“阿南……”

  他什么也没说,面无表情地直接步出会场。

  他们错了,他的老爸也有权有势,却是将他当成敌人!蒋君南紧抿着唇,用力踩下油门,飞驰的车速让窗外的路灯炫成一片光。

  他早料到会有这样的结果,但直至那时,他才明白,原来早以为对父亲心死的自己,还隐隐带有期待。期待得了奖,会改变父亲的视若无睹,或许是愤怒,或许是懊恼,只要是任何的一点反应,都是专属于他的情绪。

  结果,一切都是他自作多情,一直以来,他只是一个异己,让父亲恨不得除之而后快的异己。父亲怎么可能会后悔放弃他?他只把他当敌人,他越成功,越让他想将他连根拔除!

  置于仪表板上的手机萤幕亮起,蒋君南拿起直接关机。一路上,纪华不断打电话来,他都没接,他现在只想一个人独处。

  将车停进车库,蒋君南开门进屋,在客厅看到她,不禁愣了下。

  “你怎么还没回去?”他拧眉微怒道。他不希望他现在的狼狈模样被她看见。

  蜷曲在沙发上的李放晴听到声响回头,她起身,僵硬地扬起了笑。“我想赶快知道结果。”

  被激动情绪蒙蔽的他并未留意到她的异样,一把扯掉领带,连同脱下的西装丢到一旁沙发。

  “没得奖,满意了吗?”他沈冷着脸。“你可以回去了。”

  李放晴咬唇,不知道该怎么安慰他。

  “别气馁,不过是个奖……”她走到他身旁,伸手轻触他的掌指。

  “它不只是个奖!”蒋君南倏地咆哮,避开她的碰触,怒视着她。“谁都可以这么说,但你怎么能?这个奖让我认清,在他心中我从来就没有占过一席之地,你要我怎么办?再把它当成长假吗?一个永远都不会结束的长假!”

  伸出的手停在半空中,孤单得像是她的心,李放晴颤抖地收回,眼眶不由自主地泛红。

  “我……”她低头嗫嚅,努力强忍不让泪水掉下。“对不起……”

  她受伤的模样,狠狠谴责着他。蒋君南懊恼地拨散额发,气自己竟把怒气发泄在她身上。

  “让我独处好吗?”现在的他压下住情绪,只会说出更多伤害她的话。“我需要你的鼓励,但不是今晚。”

  她沉默,而后抬起头,在唇畔绽放出一抹凄美的笑。

  “嗯,再见。”她深深地看着他,像是要将他的形象印入眼里,才转身离开。

  蒋君南怒拧着眉,走到厨房,从冰箱拿了罐啤酒,打开一口气喝掉半罐。

  冰凉的液体流过喉头,却浇不熄满腔的怒火。他在搞什么?她开心他,甚至还特地留下来等他,他却胡乱迁怒,用这种态度对她。

  他简直是个大浑蛋!把剩余的啤酒一饮而尽,烦躁地朝垃圾桶掷去,结果用力过猛,反把垃圾桶撞得倾倒一地。

  “可恶!”蒋君南低咒了声,上前用脚将垃圾踢进桶里,突然,一团物事攫取了他的注意。

  他蹲下拾起,整个人怔住。这是她常穿的T恤,领口却像被人强力撕裂。蒋君南脸色倏变,脑海中闪过自踏进门后她的模样——

  她穿的是他的衣服,小脸带笑,却隐隐带着惊慌,但他以为是被他的怒气吓着……

  他居然还叫她走!全身血液瞬间降至冰点,蒋君南抓了车钥匙,迅速冲出门外。

  *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