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是正牌老公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我是正牌老公 第3章(1)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怎么会这么痛?

  然而方织雪根本弄不清楚,痛的到底是她的身体,还是心?她只知道自己瘫坐在地上,左腿几乎一动也不能动,只要一使上力,就会传来如同电击般的剧烈痛楚。

  她眼眶的泪水已经再也止不住,不停的掉落。藉着身体的伤,让自己放肆的哭,一并也宣泄了心里的伤。

  到了这一刻,方织雪这才责备自己,真的太愚蠢了,她怎么会答应这种事情,弄得自己身体受了伤,心也受了伤。

  她隐约可以听见前台依旧是喧闹声四起,看来今晚的来宾,包括学长与学姊都因为她的表现而开心得不得了,可是她开心不起来。

  原先想只要学长好就好,其他都没关系,可是她好喜欢学长喔!看见学长对别的女生好,就算那个女生是很照顾自己的学姊,她还是好难过。

  所有舞蹈团的成员,不论是学姊还是学妹,连那个劝过她的老师都围在她身边,着急的看着方织雪的状况。

  “织雪,你哪里不舒服,是不是脚还在痛?”

  “是不是很痛啊?你不要只是哭,说给我们听啊?”

  “织雪……”

  她摇着头,还是一直掉泪,不知道该怎么说,弄得所有人更焦急,也断定她可能真的受了很严重的伤。

  这时,那名女指导老师蹲在地上,既是着急,更是生气,她早就说过受伤要多休息,不可以这样上场,结果方织雪不听,弄得自己现在伤势更严重。

  方织雪是很有潜力的舞者,如果因此不能再跳舞怎么办?

  她轻轻触碰织雪的左腿,感受到一阵热烫,不过没有肿起来,可是凭着经验猜测……

  “织雪……我想你的韧带断了。”

  方织雪瞪大跟睛,不敢相信这么严重,其他同学也都惊呼出声,都感觉到状况的严重。

  “老师,真的吗?”

  “那该怎么办?”

  方织雪摇摇头,她听过很多舞蹈界的前辈,是怎样无奈结束自己的舞台生涯,都是因为受伤,现在连自己也沦入这样的下场了吗?

  此刻的她,被这般痛楚与恐惧给彻底击垮,不只落泪,更是哭出声音来,一声一声让所有人也感觉到她的痛楚。“呜呜……”

  蹲在她前面的那名指导老师,看着方织雪的反应,心里也是着急到不知怎么办。织雪算是她的得意门生,面对她这样不爱惜自己,心里也是充满着不舍与气愤。

  “你看你,我就说过,你今天不可以上台,你就是不听,还骗我说你好了,你以为自己是机器人,受伤了就是要休息,你听不懂吗?”

  方织雪听着老师的责备,心里对自己更是不断的自责,她好傻,为了别人,可是那是学长啊!

  那名老师仿佛看出她的想法,这段日子以来织雪的失常,统统都是因为那个高烈宇。

  “织雪,我说过,你不要那么执着、那么傻,你为他做这么多,他可能回报你吗?”

  方织雪捂着嘴,不停摇头哭着,弄得老师也直摇头叹息。不得已,只好先派出两名男同学,将织雪抱起来送去医院。

  经过医生诊断,证实方织雪的左腿韧带断裂了,她默默听着医生说话,擦干了眼泪,想知道自己还有没有痊愈的一天,这关系着她还能不能继续在舞台上舞动自己。

  医生说得很含蓄,说得似乎人生有无限可能,“照现在的状况当然不行,以后我不敢说。等到伤势痊愈之后,你必须好好复健,大腿肌肉才能更强健,也许有一天你可以再回舞台。”

  可是只有她才能够最真切的体验到自己的身体状况,她知道她的左腿连举都举不起来,这代表什么?她也知道自己的心既是痛,却也慢慢冷了。

  老师劝她,“织雪,好好休养,不要想太多,以后的路还很长,总有一天,你会回到舞台的。”

  “老师……”

  “我想你休息一下也好,说真的,最近这段时间,你都把心思……放到别的地方了。”

  “对不起……”

  “还有一件事情,那个高烈宇还有范绮英有来团里找你,说要跟你道谢。我没跟他们讲你的状况,怕他们再来烦你。”

  方织雪点点头,眼眶里净是泪水,“不要说好了。”

  纵使心里依旧不舍,依旧有着很深的眷恋,可是现在,学长、学姊这么好了,实在没有她的空间,也得不到学长的回应。

  是该收手,不再介入他们了。

  他们之间似乎连一根头发的空隙也没有,又怎么可能容得下自己?她不应该想着要插进去。

  “你能这样想就好。”

  “老师,我想回南部老家休息,如果有人问,请老师不要跟他们说我去哪里,等暑假结束,开学前我再回台北。”

  “好!好好去休息吧!”老师突然一阵鼻酸,有点激动,“如果可以,冷静想想自己……除了跳舞,还有什么路可以走。”

  方织雪心里有数,可是听到老师这样说,还是好难过,点点头,也任由泪水滑她真的好傻,竟然为了感情,让自己走到这一步。

  伤势复原到可以走,可是还是得撑着拐杖,开了台北,离开了伤心地。

  一跛一跛的走着,但她还是马上离回到老家,自然不会好过——当初根本反对她跳舞的父母,看到这个女儿还带着伤回家,免不了是一阵责骂。

  唉!连她也想骂自己。这两个月的暑假,她完全躲在家里,没有见任何人,甚至任何电话来也不接,父母为了让她安静休养,骗所有打电话来的人说她没有回家过暑假。

  老实说,她也不知道那个“所有人”里面包不包括学长?他有没有想过要联络她、感谢她,问她的近况?

  或许有吧!也或许没有!连她都弄不清楚自己到底是希望有还是没有,心里摆荡在尚存一丝希望与绝望之间,弄得她常常哭哭啼啼的。

  这种日子真难熬,就算已经告诉自己要死心,她还是想冲到台北去,就算只是跟原先一样,做一个跟在学长、学姊身边,没没无闻的小学妹也没有关系。

  只要能够看见学长的脸,看见他脸上宠溺的笑容,就算笑容不全是给自己,她也会很满足的。但心里的理智声音告诉自己:你不可以再去找他们了,不要再去介入别人之间,让他们去过他们的快乐日子吧!真的爱学长,就是应该这样,不然当初自己何必带伤上台,只为了帮助学长与学姊复合。

  终于暑假就快要结束了,新学期即将展开,这是她在大学生涯里的最后一年,却得在这么悲惨的状况下展开。

  纵使经过两个月的休养,她已经可以抛开拐杖,慢慢一步一步走着,可是她知道,现在的自己还是无法跳跃、无法舞动,无法跳出美妙的舞姿。以后该怎么办?她真的还有机会重回舞台吗?

  没有时间多想,方织雪再度敌程回到台北,回到那个对她而言熟悉的氛围。她知道在这个城市里,有一个她喜欢的人,快乐的与另一个女生在一起。或许这样就够了吧!

  只要他快乐,她应该学会祝福,为他感到开心。

  茫茫的人海,他已经找到能让他感到快乐与幸福的女生,这有多难得,她应该祝福他的。

  她应该为他们的幸福而笑,而不是为自己的翠恋而哭。

  花了一年的时间,才想通这个道理,让自己过得这么不快乐,她真是傻瓜。

  傻瓜……愈放不下,愈是傻……

  *

  开学了,方织雪成为系上年级最高的学姊,看着系上出现许多高中刚毕业的新鲜人,自己的心情也跟着轻松了起来。

  或许她真的做得到忘记,做得到不再傻。

  那天她跑到舞团去参观,整个暑假她都没有参与练习,可是只要是大二以上的都还记得她,看到她就纷纷询问她伤势的状况。

  “织雪,现在脚怎样?”

  “对啊!学姊,脚还会痛吗?”

  “学姊要赶快回来啦!”方织雪笑了,这是她这几个月来最开心的笑容,看到这些人关切的问候,她一一回答,也让自己的心情跟着轻松起来。她甚至还认识了好几个可爱的大一学弟妹,一群人聊得好开心。

  不一会儿,舞团的人集合练舞了,要为一个多月后的期中公演做准备,只剩下方织雪一个人站在后台,这时,那名很照顾她,也常常劝她的老师走向了她。

  “老师,好久不见。”

  “休养得怎么样?”看着织雪,她关心的问。

  方织雪苦笑,“已经不痛,可以正常走路了。”

  “这样就好,有复原就好。我想你还是要多休息,跳舞的事情暂时不要去想了。还有,我问过你的事,你有没有好好想一想?”

  方织雪点点头,“我这学期修了一些舞台设计与编舞的课程,不知道自己学不学得来。”

  “事在人为,好好努力就是了。”说完,老师就被叫走。

  看着所有人专心的练舞,自己竟显得有些格格不入,方织雪不敢再待,这个她如此熟悉的练舞场地,现在她竟然不敢多待。

  才走到门口,几个小她一届,刚升上大三的学妹就围在那边聊天。方织雪本来想要点点头微笑离去,却被她们叫住——

  “学姊,你知不知道啊?”

  “知道什么啊?”

  “那个常常来找你的范绮英跟高烈宇,听说好像分手了耶!”

  方织雪一震,不顾自己的脚还不能走太快,三步并作两步走向她们,“你说的是真的吗?”

  “我们也是听说啦!不过这件事在他们学校闹很大喔!小美的男朋友是高烈宇的学弟,听说全系上、所上都知道这件事情。”

  “什么时候的事情啊?为了什么呢?”方织雪没有注意到她自己竟然有点喘、有点紧张,似乎更有点兴奋。

  “好像就是上个月吧!为什么啊?老实说我们也不太清楚,只是听说好像是因为什么结婚的事情……”

  方织雪终于忍不住了,她急急忙忙的说了声谢谢,立刻转身离去。可是说真的,她不知道要去哪里,更不知道自己用什么理由去找他们。

  她认识学长的那些朋友,可是除了跟学长本身比较熟,其他的都只能算是点头之交。

  可是她忍不住,控制不了自己。要说她趁人之危,也罢;要说她找到机会就想介入,也好,反正此刻的她一定要见到学长。

  于是,方织雪来到高烈宇独居的公寓下,学姊带她来过这里,那时候学长跟学姊两个人说要为她庆生,所以带她来到高烈宇住的地方。

  那时候的她局促得像个误闯丛林的小白兔,还因此打破了好几个杯子,尴尬的让她发誓再也下来这里了。

  可是现在,她竟然自己主动跑来。

  站在大楼下方,她不知道自己在等什么,管理人员当然不可能让她进去,所以她只能在门口等。

  等了大半天,甚至等到了晚上、等到了深夜,等到她的心思与意志又开始动摇了,怀疑自己是不是太冲动了,是不是现在赶快回去,以免等一下真的碰到人,徒增尴尬。

  可是她真的好想好想见到学长喔……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