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开心黑伯爵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开心黑伯爵 第7章(2)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三个月过去了……

  光阴缓慢得像牛步,齐芸芸苦等了三个月,没等到鹰斯洛的一通电话或一封信,她不知道他是出了什么事,或者是不是变了心?

  她成天坐在办公室,要不就发呆,要不就把玩笔筒里的笔,完全无心工作,光想着他有可能移情别恋,业绩成效自然比别人差,没有一点进展。

  她想过一千遍,要主动打电话给他,可是牛脾气一来,她转念又想,他不打,她为何要打?有点赌气,打算让他的名片发霉,她也不去碰。

  可是近来,等待的日子愈来愈难挨,时间愈来愈漫长,她愈来愈沉不住气了……她有权利知道原因不是吗?若他对她并不是认真的,也要让她明白,好让她死心。

  她不管了,与其苦等他,不如去找他,就算威尼斯远在天边,她都要去……

  她立起身,冲进老爸的办公室,开口就要求:“爸,我要请假!”

  “老三……”老爸齐云海语重心长,他并非看不出来,老三信誓旦旦的说要拿下鹰氏的保险约,但过了那么久没消息,肯定是没指望了,人也就变得怪里怪气的。他身为她的上司,也是她的老爸,唯有多加鼓励,并不想多加责难,毕竟要跟大财团谈生意,她还算是生手,她想去走走也好,但愿她回来又是生龙活虎一条。

  “你就去散散心,想去哪儿?去几天?”

  她要去威尼斯……“去欧洲,大概也要十天半个月吧!”齐芸芸故意模糊焦点,不让任何人明白她此行的目的。

  “十天半个月加起来是几天?你没说个正确日期,要我怎么准假?”齐云海就想摸清女儿的目的。

  “那就请一个月好了,就批‘产假’如何?”齐芸芸瘪着嘴耸肩。

  齐云海拿这老三没办法,硬要和他这老爸斗法,他也猜不透她的心思。

  “要出去快活就去吧!什么产假!”他拿了假单给她,虽是亲女儿,请长假也得按程序来。

  齐芸芸就挨在老爸的办公桌上写假单,写好了,无精打采的退出办公室;齐云海拿了假单仔细一看,这丫头,还真的乱写,在请假理由上填了“散心”二字。

  哎!老爸难为,他只好拿立可白帮她改成事假。他不在意她有没有拿到鹰氏的合约,但她得失心这么重,还欠磨练,等她散心回来再从头来过,也许会更好些吧!

  齐云海等立可白干了,在主管栏里盖下自己的章。

  威尼斯,—样的浪漫风景,相同的异国情调……

  但齐芸芸不一样了,她的心情很槽,经过长途飞行,无法适应时差,已是身心俱疲;眼看着夕阳西斜,临近天黑,她搭着小船又找不到鹰家大宅,因此更加紧张。

  她依着记忆中模糊的路线为船夫指路,却通通不是鹰家的所在地。

  热情的船夫本来还唱着拉丁情歌,悠闲的载着她找寻,但在河道上绕来绕去,就是找不到她要去的地方,两人比手画脚沟通不良下,船夫也快失去耐性,歌也唱不下去了……

  齐芸芸自己也很呕,一直搭船摇摇晃晃的,更令她反胃想吐。

  就在一切希望快要破灭之时,她想起鹰斯洛的“代码”黑伯爵,鹰斯洛说过,这里没有人不认识他。

  她就用依稀听过的拉丁语,破破的说了:“黑伯爵,你知道他吗?”

  船夫努力的听懂了,爽快点了头,快速滑行过无数河道,终于,—幢似曾相识的宅第映入她眼底……

  “是这里对吧!”船夫说拉丁语。

  “你好聪明。”齐芸芸说中文,两人还是沟通不良,但总算找到鹰家了。

  船夫赶紧靠边停,露出热情的笑脸,替她提下行李,收了钱,欢迎她这个难缠的乘客快点下船。

  齐芸芸付了钱,拖着行李,跑到宅第前,立在门外仰望庭院深深的鹰家。

  就是这里……她闭上眼,脑子里仍记得三年前那个面具舞会,鹰斯洛吻了她,她的初吻遗失在这里……

  既然来了,她怎能光是站在这里凭吊?她要见到他,当面问清楚才行,这一去三个月,一通电话也没有,是想……始乱终弃吗?

  她走上前去,按了电钤……

  “谁啊?”对讲机有一个女性的声音传来。

  齐芸芸一听是拉丁语,也管不了自己听不懂,直接就说中文:“请问……鹰斯洛在吗?”

  对讲机里的人是鹰小琦,她一听有人操中文找大哥,惊奇的改以中文问:“你是谁?”

  “我叫齐芸芸……”

  鹰小琦纳闷着,她好像在哪里听过这名字?“我哥去台湾出公差了,今天晚上才会回到家,依我看快到了吧!”

  齐芸芸明白了,此时跟她说话的人是鹰斯洛的妹妹鹰小琦,而她和鹰斯洛错过了彼此。他竟然去了台湾,早知道她就不来了,应该留在台湾等他,说不定他找过她……

  “你确定时间吗?”她内心又重新燃起希望之光,心里所有的赌气全烟消云散。

  “确定啊!他搭机前有打电话回来告诉我。”

  那他到台湾也曾打电话给她吗?齐芸芸思绪如飞,除了乱这个字,没有别的词可以形容她此时的心境……“那请你转告他,齐芸芸在圣哲旅馆等他。”

  “哦!好啊!”鹰小琦知道那旅馆,依稀记得某年的面具节,她曾把一个女孩从圣哲旅馆骗到家里来……但那都是过去的事了,她现在可没那么幼稚,她在一家室内设计公司当设计师,明天还得把设计图拿到公司和客户讨论呢!

  她没空管门外那个人是谁,到时把话带到就是了。

  齐芸芸道了谢,心底十分激动,如今她也只能等待了,拉着行李,她再度搭上小船到旅馆。

  她盘算好了,想一住进旅馆倒头就睡,怎知……“对不起小姐,你没有先预订,已经客满了。”旅馆老板以英语告诉她。

  她累得阵阵昏眩,脚步凌乱的拉着行李定出旅馆,只好就地坐在外头的椅子上等了,反正鹰斯洛晚上就会到,这节骨眼她找别的旅馆,鹰斯洛来了就找不到她了。

  她疲惫的靠在椅背上,抱着最后一线希望,累到睡着……这一睡,一夜过了,她并没有等到他来……

  *

  清晨,鹰斯洛风尘仆仆回到威尼斯的家里,飞机误点,迫使他晚归了。

  这是他三个月来第三度前往台湾,每次他都独来独往,停留约两天,把公司的事务处理完就走,不曾联络过谁……包括齐芸芸。

  说他不曾想起齐芸芸是骗人的,三个月来他一直想把她忘了,但那女孩仍顽固的留在他的情感世界里,像一只小虫咬着他,令他每想一次就难受一次。

  她的地址、电话,他—直没扔了作废,他想过要打电话给她,问明白她为何要骗他?但心思百转干回,自我挣扎,最后……—通也没打。

  那没良心的女孩,竟也—通电话都没打给他,他何必打?没道理自己先投降,那表示他原谅了她的谎言,他绝不原谅,绝不。

  “哥,你回来啦!都早上八点了,我赶着要去公司了。”鹰小琦一手抱着设计图,一手抱抱大哥,就要出门了,走到玄关,她想起昨晚的事,边走边说:“对了,有个叫齐芸芸的女孩说她在圣哲旅馆等你。”

  鹰斯洛正在解开领带的手僵住,深沉的目光瞥向妹妹。“你说什么?站住给我说清楚。”

  鹰小琦被他突变的老K脸骇着,站定了,老实回话:“我说……有个叫齐芸芸的女人来找你,我说你晚上才会回来,她说,那她就在圣哲旅馆等你,可是你现在才回来,我不知道她是不是还等在那儿呢!这样够清楚了吗?”

  鹰斯洛动也不动,低声道:“你可以出门了。”

  他缓缓的背过身去,不让任何人见到他愕然的表情,更不流露激荡的心情。她来了,目的何在?来请罪,还是带来保险约要他签?

  他的心无法平息,她人就在威尼斯,这简单的因素就彻底影响了他,他坚信自己并不想见到她,奇怪的是他的脚下听使唤,僵直的走出门口,吩咐了私人船夫,克制不住自己的命令:“备船,我要出门。”

  “老板你想去哪里?”

  “圣哲旅馆,”他很懊恼,他并不想去的,他不必自找麻烦,但他按捺不下心底蠢蠢欲动的因子,她大老远从台湾来,他若不见她,他……不甘心。

  二十分钟后,鹰家私人的船停泊在圣马可广场附近。

  鹰斯洛步行前住小旅馆,早晨的广场鸽子比路人还多,他弯过小路,远远的就看到旅馆外有个小人儿,形单影只的坐在椅子上,下巴搁在行李的手把上,样子很像齐芸芸……

  “为什么不在旅馆里等?”他低啐,无端的愤怒起来,迈大步前进,愈是看清了,正是她,她脸色苍白,两眼空洞,像是哭过了,也像是病了!

  骂人的话硬生生梗在喉头,他站定在她面前,盯着她憔悴的小脸因他的出现而露出一丝惊喜,他刚硬的心顿时被震碎……

  “你终于来了,咳……”齐芸芸微微咳嗽,彻夜守在户外有点受凉,整夜没睡又等不到他,害得她一直胡思乱想,忍不住一个人流泪。

  “怎么不住旅馆?”鹰斯洛在她身前蹲下,温柔的语调和骂人根本沾不上边。

  “客满了。”齐芸芸苦笑。

  “你不会从昨晚就坐在这里吧?”他握住她冰凉的小手,禁不住想把她的手搓热。

  “没办法啊……你怎么现在才来?”她委屈的红了眼眶。

  “飞机误点了,对不起……”他没理由道歉,但他道歉了,是他该死,不该让她—个人坐在这里等候。

  “没关系……我好想你,为什么,你都没有打电话给我?”她一个人负荷了那么久的相思,满心苦涩,泪再也盛载不住的坠下。

  “……”他编不出假话来安抚她。

  “你有别人了吗?”她怯怯的问。

  他用力一甩头。

  “那是……你……不要我了,对不对?”她再猜。

  他无言以对,她说对了……他正是那么打算。

  她惶然,抽回被他握着的手。

  他僵住了,紧瞅着她。

  而她哭得好凄惨。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