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开心黑伯爵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开心黑伯爵 第3章(2)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齐芸芸惊讶不已,怎么一个妹妹会为大哥设想得这么“周到”,太难以想像了。悄悄看向鹰斯洛,他的表情臭臭的,简直可以跟粪坑里的石头比了,那双犀利的眼睛阴沉沉的射向他妹……很明显的从他的表情看来,他摆明了是不同意妹妹这么做。

  那……他又为何要解她的衣服?真的对她一点好感也没有,怎会那么做?她好想知道他是怎么想的。

  她灵光的脑子立刻有了点子,转而对鹰小琦说:“鹰小琦,虽然你的盛情难却,可是我对你哥一点意思也没有。”唯有这么说,才可以维护她的自尊,也让鹰斯洛知道,不是只有他可以摆臭脸,她才是要向他讨回公道的人,她的眼波故意轻蔑的瞬过鹰斯洛,要他从实招来。

  鹰斯洛明白她对他解衣扣的事很不谅解。“我刚才只是弄开你的扣子,让你呼吸顺畅点。”他竖着眉强力为自己辩解。

  齐芸芸在心底悠悠的叹息,好失望,原来人家对她根本毫无邪念,是她对他有邪念啊!

  “那真是谢啦!”她尽力表现轻松,一笑置之。

  “但我仍得代我妹妹犯下的错,向你道歉,请你千万要原谅她,别报警。”鹰斯洛从没这么低声下气求人过。

  齐芸芸讪讪的在心底笑,她的机会来了,面对这么一个维护妹妹的大哥,她真的不只是动容而已。

  好吧!既然他那么有诚意要和解,那她就配合他,偷不着他的心,就偷香吻一枚好了,谁叫她是来观光的,在有限的时间里,也很难产生什么火花。

  “可以,请你妹先出去,我想单独跟你谈谈,你要怎样做才能求得我的原谅。”齐芸芸说得脸不红气不喘,心底其实也有些害怕,她这样会不会太过火?但算了,她也没空再想得周详一点。

  鹰斯洛为了替妹妹收拾烂摊子,点头答应。

  “出去吧!”他亲自把鹰小琦撵到门外,关上门。

  鹰小琦双眼发光,退到房外还啧啧称奇,这女的竟敢和大哥单挑,不会是要大哥学狗叫、学猫跳吧?

  太精彩了,她要躲起来观赏才行,她把门缝打开—点点……怎知—下子就被大哥逮着了,门被他用力拉开,他轰炸般的狂吼:“还不给我回房去,从今天起你禁足直到你真正悔过为止!”

  鹰小琦被吼得好心情都变坏了,嘴角双双下垂,双眼泛红,连退三步差点跌倒在地,再也提不起玩心,哭着跑了。

  鹰斯洛砰地一声甩上房门,上锁,无心理会妹妹,眼前他得摆平这个叫齐芸芸的女生,也许她会要求一大笔封口费,他愿意大方给付,甚至立合约,只要她别到处宣扬这桩家丑。

  “小琦走了,你请说吧!”他走到她面前,神态转为温和。

  “来一个秘密协定怎样?”齐芸芸挪动身子,双腿移到地上,坐在床沿仰望他。

  鹰斯洛早有心理准备了,俯视她,点头。“可以,这种事哪能张扬。”

  “的确,你是个贸易商,妹妹犯了这么大的错,若说出去,也会对你的诚信产生不良的影响。”齐芸芸着迷的看着他魅力无限的黑眸、性感无比的宽唇,她从来没想过她会把初吻给一个几乎是陌生人的男子。

  “你要多少?”他嗓音低沉,充满解决问题的诚意。

  “不多啦!”她禁不住的脸红,从来不知在这个浪漫之都,“吻”是可以用单位来计量的。

  “总有个数。”他蹲到她面前,淡扯苦笑。

  她瞅着他,伸出一根手指。

  “一百万?没问题。”他说得轻快,那对他是九牛一毛。

  她小脸酡红,宝灿的黑眸闪烁如星,这……太多了吧?“你要吻我一百万次?”

  鹰斯洛诧住,是他太久没说中文,退步了,还是跟她有沟通障碍?他们指的不是同—件事吗?“你……再说—次,你说什么?你要的是什么?”

  “吻……你的吻咩……”面对他激动的样子,她好羞好羞哦!

  “吻哪里?”

  她的手指在红嫩的唇瓣上轻轻一点。

  鹰斯洛脑子茫了,掹力甩头,力图镇定,看来他一开始就弄错了,她要的不是钱……但他一直都守身如玉,这怎么得了?要吻她一百万次!噢……

  “可以用别的代替吗?”他隐忍的问。

  代替?是要吻他的面具吗?她扬着美眸,摇头。“不行。”

  他铁青着脸,立起身,定到窗前,面对着黑悠悠的户外,楼下变调的音乐在窗边隐约可闻,此时他的心也变了调,固守的原则全被打乱了,都怪他自己,平时对妹妹太放任,现在自食恶果,得为自己管教无方付出沉痛的代价!

  “可以打个折扣吗?一百万次……会不会太多了……”他试着跟她打商量。

  “就一个。”她本来就没有那么贪心啊!回头瞥着他,他一直伫立着不动,头也不回,像在培养情绪……她别开眼,低着头,揪紧衣襟,双腿微颤,害怕多过于期待。

  鹰斯洛知道这已是她最大的让步了,但他宁可花钱消灾,也要保留一个吻……真不想答应这样的条件,垂在身侧隐隐颤动的手握成拳,无法再犹豫,怕她会反悔,就痛下决心吧!

  他走向一旁的酒柜,取下一瓶烈酒,注满一杯,让灼烫的酒麻醉他一部分的思想,多钻研一分,他就会对良心多一分愧疚……

  放下酒杯后,他转身大步走向她,大手托住她的腰,拉起她。“你说的,一个吻。”

  “嗯……”齐芸芸手忙脚乱,连话都说不清了。

  “那来吧!”他会把最艰难的任务三两下就解决掉,毕竞长痛不如短痛,他珍贵的吻烙下了……

  她慌乱的心像飞散的叶子,随风飘得好远,唇被动的为他开启,迎进他暖烫的舌,他口中浓烈香醇的酒味迅速晕染进她的口中,害得她快醉了……

  他再逼近,烈火般的紧缠,煽动得她心悸,双腿发颤,本来握在衣襟上的手不自觉的松开,心慌的紧揪着他的手臂,伯自己会站也站不稳的瘫下去……

  对他而言,他的原意是要草草结束,快快远离她,可她竟对他的吻毫无反应,令他有莫名的挫折感,提出要求的人是她,她的表现却是零分。

  他紧扣住她迁打颤的腰,停止吻她,想问问她是不是不想和解?

  “怎……么了?”她睁开雨雾般的眼,怯怯的迎向他紧迫盯人的双眼,脆弱的一笑,不知为何他突然中止?一个吻原来是这么短促吗?

  “你是真心想要这个吻吗?”他爱笑不笑的问。

  她被他散发的迷人醇酒气息攻占了整个心思,傻笑的回应:“嗯……嗯……”

  他冷静的瞥着她羞怯的双眼,那张淡雅的小脸有抹不属于成熟女子的动人红晕,他困惑了,难道她不是故意没反应,而是不会接吻?

  “你到底会不会接吻?”他客气问她。

  “人生总有……第一次……”她笨拙的说:而他很吃惊,他竟然是第一个吻她的人!

  “我就顺便跟你学……”她轻耸肩,问他:“通常义式接吻是怎样的?”

  他不觉得自己适合当接吻教练,但她情况特殊,若是他吻得不够理想,就前功尽弃了,既然吻了,何妨就照她的要求……“就来个义式热吻吧。”

  他双臂拥抱着她,如火的热力烙印在她的唇上,狂野的潜入,给她完整且热情的吻。和他刚掹的怀抱接触的那瞬间,她的心已被擦出悸动的火花,她软嫩的小舌试着和他纠缠,无限涟漪从灼热的舌间传导到身子,她欢愉的想发出呻吟,心不停颤动……

  他的心动摇了……也许是酒力的作用,催化脑内吗啡激生,他竟被她娇媚的回应牵动,激起体内奇异的温度,脑子里闪过她纤白的颈子,像雪般的肌肤……他渴望触碰她,原始的情欲像被唤醒的猛兽,身子的某处像火炙烧,为她疼痛……

  两人没有表白,但心底都明白,这个吻再不停止将会失控,接下来可能会有其他事发生……要是发生了,怎办?只当彼此是艳遇?一夜情?

  仍没有人喊停,热吻仍在持续,爱欲仍在升温,后果将会是如何?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