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开心黑伯爵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开心黑伯爵 第1章(2)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一个月后,威尼斯。

  迎接面具节嘉年华到来,人行道、街道及运河上,到处是戴着各式面具,穿着十八世纪宫廷服饰,争奇斗艳的人们。

  而各式各样的面具舞会更在私人寓所、热闹的圣马可广场、小酒馆等地举办,运河上还有装饰华丽的船只游行,场面十分浩大,且愈到夜晚舞会更加疯狂,整座水都恍若不夜城……

  齐芸芸来此已两天,她独自游走在威尼斯城里,恣情的吃喝玩乐,狩猎落单男子一起共舞,完全陶醉在异国风情神秘冶艳的气氛中,简直是快乐得不得了。

  最重要的是她已跟三十个男人握到手,呵呵~~她很有信心打败让她发痒的怪物。

  这一夜,她仍只身离开下榻的圣哲旅馆,带着钱包和前一日租借的面具和礼服,前往圣马可广场附近一家专门出租服装和面具的店家归还。

  她改租了一张镶有银色亮片、紫色羽毛的猫眼面具,戴起来舒适美观,可以遮住她因快乐而闪亮的美丽眼睛,又不会像全罩式面具会闷存热气。除此之外,她又挑了一袭水蓝色十八世纪高领的浪漫蕾丝仕女服。

  付了租金,换装完毕,她把钱包塞在腰间的织带里,立刻奔往广场前的舞会,想从一副副精致的面具中“逮”到落单的帅哥,跟他愉快的共舞……

  望着望着,眼前就有一个高瘦的男子,他戴着魔术师高帽,身穿燕尾服,脸上是全罩式的白底大嘴小丑面具,看上去很富娱乐效果。

  就他了!

  她主动走向他,用英语向他邀舞,他听懂了,很乐意的执起她的手跟她跳舞。

  Yes!她开心得很,快乐地随着音乐节奏翩然起舞,不管面具底下的男子真实面目为何,她只管握住他的手,随意的跳一下,意思意思,很快她就得再找下一个目标,毕竟她意在握手,才不在乎跳舞。

  她的长礼服飞扬,乌黑飘逸的长发曼妙甩动,猫眼面具下活灵灵的眸子还伺机找寻四下可还有落单的男子?

  冷不防的,小丑男竟把她搂近了,毛毛手伸向她的腰间……她猛然回眸,大惊失色的一把推开他。“喂!照子放亮点,本小姐是来收集男人的手,不是来让人吃豆腐的。”她龇牙咧嘴,恰北北的装狠,用英语骂完掉头就走,挤在人群中,她认为自己相当安全,谅他也不敢再来招惹她。

  走着走着,她下意识的摸摸腰间放钱包的位置,扁扁的……惊愕的低头瞧,再摸摸,它不见了……真的不见了!

  是刚刚那个小丑,他是扒手!

  可恶,可恶!为了安全起见,她的现金和信用卡向来都随身携带,没放在旅馆,这下怎么得了?

  她急得冒汗往回走,拚命想在人山人海中找到那个戴白色小丑面具的男子,可她个子在king  size的洋人堆里算是娇小,她得伸长脖子加跳脚才能看得高、看得远……

  “嘿!”那家伙居然在不远处高举着她的钱包,像在向她挑衅。

  “你好胆给我站着别跑!”她生气的拨开人群,跑向那个小丑男。

  他见她愈渐接近,竟然跑给她追,扬着她的钱包,穿梭在人群中;她紧追着,瞪着他那张可恨的面具,急得冒汗,腰上的疹子也“遇热”开始作乱,她随手搔抓,它更是痒得凶,不想去理它,它愈来愈张狂,痒得她浑身起疙瘩。

  心神不宁中,她抬眼看见满天星子中,没有月亮……心顿了一顿,这才知今天是阴历初一。

  天啊!她又忘了这个受诅咒的日子,“它”是注定会在今天发作的,都怪她玩得乐不思蜀,才会掉以轻心,没把这可怕的日子放在心上。

  这下她丢了钱,疹子又让她痛苦得想一头去撞墙,想喊救命,但在这寻欢作乐之地,有谁会有空救她?

  “嘿!”那小丑看她放慢脚步,再度扬着她的钱包,像在催她怎还不快追过来?

  “本小姐跟你拚了。”齐芸芸咬咬牙,没追回钱包她誓不罢休。

  她拚命忍着发痒的不适感,加紧脚步边抓疹子边追贼,可那小丑男像在捉弄她,始终保持一定的距离让她追,她停下来喘口气,他也停下脚步,她快跑,他也跑……

  “可恶!”她被激得快怒发冲冠,再追……

  他也拔腿就跑,扬着钱包跑出广场,过了小桥,进到一条紧临河道的小巷里,河道上有小船行驶……

  他贼头贼脑,见她跑近了,快速飞奔上最近的小桥,跑到河道的另一边,长腿一蹬,跳进一条停泊的小船,坐上船,命船夫开船,回头还举高晃动她的钱包,像在炫耀那是他的战利品。

  齐芸芸整个人呆了,想冲上桥也拦截一条小船追上去,却身无分文,只有呆立在那儿干瞪眼的分儿,内心已到山穷水尽的绝境,没钱她根本无法再在这里混下去,怎办?

  她疲惫又难受,一手抓痒,一手挥去额上的汗,忍着满眼的泪,万念俱灰的望着那艘贼船愈行愈远,再也不抱一丝希望,只有两个字可以形容此时的她,那就是——好背啊!

  不远处,有艘满载男男女女的私人船只反方向驶来,正和贼船擦身而过之时,私人船只上有个身形高大伟岸的男子,一把夺下了小丑男高高拿在手上的钱包,独留小丑男在船上暴跳……

  她看见了,不禁呜咽,唯一的念头是,这里扒手真多。

  “噢!还我钱包来啦!”她恨恨的哭了。

  但下一刻神奇的事发生了,那夺下她钱包的男子所搭的船竟朝她驶来,停在她面前……

  “这是你的钱包吗?”他用义大利话问她;一群坐在船上,身着十八世纪高贵华丽服饰,脸戴艳丽面具的男男女女也全向她看来。

  齐芸芸听不懂他在说啥,只看清了他脸上戴着的金色法老王面具,身上是质料顶级的皮夹克,帅气的黑马裤和黑长靴包裹着他的长腿,她一点也猜不出面具下的人真实的模样。

  “听不懂义大利话吗?”他改用英语问她,立起身,且摘下法老王面具……

  齐芸芸霎时忘了腰间的隐疾,心底的沮丧也瞬间冰封,被眼前这张具有东方魅力和拉丁狂野气息的神俊脸孔给摄住了魂。

  他好高,浑身散发着贵族般的气质,他有一头浓密黑发,黑眸神秘深幽,浓浓的眉微扬,宽唇似笑非笑,鼻梁高挺,完美得像是上帝特别的杰作。

  “是……啊……”她用英语回答,可不知自己是跑得太喘了,还是见到钱包太兴奋,说话突然大舌头。

  “你打哪来?”那男子笑了,唇牵动之时像富有神奇的张力,看上去更加俊美无俦。

  “台湾。”她口干舌燥的,好想自己别这么狼狈。

  “哦!”他点头,改用十分流利的国语问她:“我刚刚是问你,这钱包可是你的?”

  齐芸芸震撼着,他会说中文?“是啊!你怎么知道是我的?”

  “因为你在哭。”

  有吗?她戴着猫眼面具他也看得出来?摸摸没被猫眼面具遮住的脸颊,上头是有泪水,太丢脸了。

  “拿去吧!小心点,你没有同伴吗?”他把钱包递上。

  齐芸芸弯下腰,接下了,心底是万般感谢。“我一个人来……你怎会说中文?”

  她注视他,在眼波交会之际,不小心被他那双神秘的黑眸电了一下,立直身子,脸一阵阵的红了……

  “我的高曾祖父是中国的香料商人,家族很早就客居威尼斯经营贸易,现在的家族贸易公司由我主导。”

  齐芸芸眼眉飞扬,心生向往,据她所知威尼斯早年是通往中国的重要门户,许多神奇的香料、丝绸、瓷器,都从这个海港流入,富商们又把东方的物资散播到欧洲……

  “那怎么称呼你?”她很感兴趣的问人家,怀疑自己企图要跟人家“握手”,要不然她应该走人,怎还站在这里扯个不停?

  “你可以叫我黑伯爵,在威尼斯没有人不认识我。”

  “这是你的花名?小名?还是艺名?”她机车的问,摆明了想知道人家的真实姓名。

  “鹰斯洛,我的中文姓名。”他夺魂摄魄的眼中有抹淡然的笑。

  齐芸芸瞅着他,心已经着了他的魔,他身上散发着诱人的色彩……迷惑了她。

  “有空吗?要不要一起来参加我的私人舞会?”鹰斯洛问她。

  若是要当他的舞伴,那当然是有空、有空喽!她的内心已经点头了,表面总得有些矜持……“我可以吗?”

  “人多热闹,瞧,他们都是我的朋友,我们刚用完餐,要回宅第狂欢。”

  齐芸芸看了他的友人一眼,那群人从头到尾也都瞧着她,而她突然像被她二姊附身了,想了快一分钟,才吞吞吐吐的说:“万一……我不知道……回旅馆的路……怎么办?”

  “我负责送你回去。”

  “服务”还不差哩!而且也不只有她一个人参加,船上有这么多人,这个黑伯爵还是替她抢回钱包的恩人,她若不答应,也太不近人情了。

  “好吧!”她答应了。

  鹰斯洛伸出戴着黑手套的大手,她心怦然的走下石阶,朝他走去,握上他的手,他邀她在他对面无人的空位上坐下。

  她坐定了,直望着人家瞧,心想这算不算艳遇?

  会不会有什么特别的事发生?

  今晚真是她意想不到的一个夜晚啊!

  鹰斯洛也坐了下来,戴回面具,俊逸的笑容随即隐没在面具下,再没有人看得见他的任何表情,也没人猜得出,此时他心底想些什么?

  他究竟是善良的小绵羊?

  还是一匹恶狼?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