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如梦令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如梦令 第7章(1)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小曦、小曦……”

  老远就听见百里鸣彧的叫声。

  很熟。

  好似很久以前有个少年老是爱这么喳呼着喊她,不管她手头上正忙着什么,他就会像一列火车头那样的找到她,淌着满身大汗的告诉她在道馆发生的事情,好的坏的、芝麻绿豆,就算琐碎到别人认为不值一提的事都要说上一遍。

  不过……火车是什么东西?她想得好顺就这么从脑袋里跳出来。

  最近,老实说有很多奇怪的东西随时会从她脑海里蹦出来。

  那些应该是她闻所未闻、听所未听的,仔细想,却又似曾相识。

  那少年每次在对她讲话的时候嘴角总会飞扬的往上翘,一排白牙就这么露出来,就像……像这眼前的男人这般。,

  “咦,你怎么在这里,你什么时候来的?”百里鸣彧就在她眼前,实实在在的人。

  “我看你在发怔,压根没注意我来,我沿路喊着,你都没听见吗?”有些气馁,有些不解。

  她一肩秀发虽然还谈不上如云披泄,也不像寻常姑娘家那样要求穿着,可是他就贪她这模样,如丝弦管竹悦耳,自是清凉无汗,那种无形的纤细美丽让他心动不能自已。

  “你这一头汗,怎么越来越跟润儿一个样了。”差一点她就掏帕子为他拭汗。

  今天的他以一根银丝绞珠子束住乱发,可怎么看都有点松散,像是很赶时间系上去的,她看不过去,“你转过身去。”

  虽然不知道她要做什么,百里鸣彧倒是很听话的转身。

  放下手里的布料,勾曦玉站起身子替他把乱掉的发束重新拢过,银丝穿透黑发成辫,在她的巧手下很快归位。

  “我以后都来找你替我挽辫子。”

  “别没事找事给我做。”她很冷淡。

  他的衣服头发有专门的侍女会服侍着,要她凑什么热闹,有个润儿就很够她忙呼的了,她才不想没事找事做。

  “我今天赶着要来见你,以后要是你天天帮我绑头发,我就不用老是等那些笨手笨脚的丫鬟了。”

  勾曦玉重新落坐,才不管他胡诌。

  看见勾曦玉不打算理人,百里鸣彧又凑过来。

  “你在忙什么?”

  挨过来的人对她平常生活感兴趣极了,钜细靡遗都想知道,毕竟,他们有着七年的时空间隔,他急迫的想知道这些年她在这人生地不熟的土地是怎么过的。

  “我想替润儿缝件夏衫。”

  这几天也出不了门,宅子虽然古雅精致可该看的也看过了,觑来的空不如加把劲把活儿做了。

  百里鸣彧还没回应,哪知道蔷薇花丛的后面冒出个小头颅来。“我才不要,娘缝的衣裳丑死了,穿出去只有被笑的份。”

  小小的人儿大摇其头,完全不领情。

  “你有得穿就该偷笑了。”百里鸣彧不轻不重的敲了下他的脑袋,然后转向勾曦玉,“他不要我要。”

  勾曦玉只白了他一眼,继续她怎么剪裁都不大对称的布料。

  “我也想要一件袍子。”他还在讲。

  “爹,你会后悔的。”

  不听小人言,吃亏在眼前呐。

  “你这小东西是人在福中不知福。”

  润儿瞄了瞄他娘额际的汗珠.“你真的敢穿?”

  “她对女红不熟又不是今天的事,她只会摔人,你不知道你娘以前的房间里满满都是摔人拿到手的奖杯,可威风得很呢。”

  勾曦玉可听见了。“别跟孩子讲那些凭空捏造的事。”

  “你怎么说我就怎么做。”他可是从善如流得很,只要是小曦说的他都允。但是一等她别开头,百里鸣彧又低下头,“你信爹还是你娘的话?”

  小孩可精明了。

  “我当然相信爹!”

  这爹真的神,不只教他骑马打仗,教他剑法,还会找来许多他从来没看过的新玩意,要知道西瓜偎大边,吃人嘴软……

  “孺子可教!”

  “不过……”

  不过出来了喔。

  他瞪眼。

  小人儿可不怕。“不过,爹,那天你带着我娘跟我飞来飞去,我娘可没有你这会飞的功夫,怎么可能被娘摔来摔去不还手?”

  那天可是他亲眼见到,爹想跟娘讲话靠近了些,不知道为什么就被扔飞了出去。

  这认来的爹……真有这么不济吗?

  “你走吧,你别来教坏我的孩子。”勾曦玉淡淡带过。

  百里鸣彧很委屈,这润儿他可也有份耶。

  他索性坐下死赖着不走。

  勾曦玉微讶的瞥了他一眼,又轻轻收回。

  这人……

  “我跟你说我怕冷,所以袍子要厚些。”他说道,顺手把石几上的糕饼递给润儿塞他的小嘴。

  小人儿这次可机伶了,一口一口吞着精心准备的东坡茯苓饼、东坡鹿茸糕还有朝云菊花酥,可大大的眼睛没放过两个大人的一举一动。

  他爱极了这样,有娘、有爹……当然啦,如果这个爹能是他真的爹该有多好!这愿望可不是现在才有的,可是他娘老是不冷不热的,哎呀,他爹想搭个手儿都难,当人家的儿子真伤脑筋!

  “怕冷?”这可把勾曦玉的眼光勾了回来。

  “嗯。”

  “为什么怕冷?我看你身体好端端的!”担忧很自然浮上眉睫,好像她就是知道从前他的身体真的很烂。

  百里鸣彧总不能说袍子厚重不容易缝制,而且以勾曦玉对女红惨不忍睹的功力,她自然会在府里多耗些时间。

  “我以前患过重病,后来治愈。”

  “那为什么还怕冷?”

  “不知道,反正就觉得衣服要穿厚重些才有安全感。”这哀兵政策会不会被唾弃?

  “我知道了,改天我去剪块厚点的料子,不过要先说好,我不是裁缝,没法子保证袍子做好能穿出门的。”

  她不是没有自知之明,本来润儿的衣裳是要拜托左邻的大婶婆帮忙的,只是困在这不能动弹只好拿来打发时间,他既然不怕丢脸,那她又有什么好说的。

  百里鸣彧笑逐颜开。“不必出门,府里面多得是布料,春夏秋冬、都有,你想看吗?我带你去瞧瞧?”

  既然有现成的怎会不好,勾曦玉自然点头。

  于是三个人到了布料储藏房,百里鸣彧一下就塞了十几块花布在她手上。

  “这些……全是你要的?”好重,而且有些难以置信,这些都是女子穿的软绸、细绫,他一个大男人用得上这些吗?

  “给你,就算你不喜欢拿去当抹布都好。”

  “哪有人那么浪费的!”她谴责。

  “我呢——”他随便挑了匹玄色布料。“就这个。”

  “这个?”她迟疑。这人对她小心翼翼,对自己却打马虎眼。“这颜色,不衬你。”

  “不然你帮我挑。”

  她看颜色真的不合适,既然他也信任自己的眼光,勾曦玉于是换了一色幽兰的料子。

  她轻抚看似单薄却温暖的料子。

  “你穿这颜色应该好看。”

  “你说好就好。”

  “把你卖了你可说好?”傻气啊!

  “你要同我一起卖吗?”

  “我又卖不到银子。”

  “你在我心中千金不换,是无价宝。”

  跟着来瞧新奇的润儿越听越无聊,这种对话,实在无助他幼小心灵的发展,无聊无聊,他还是把这里让给这两个幼稚的大人自己找快活去吧!

  *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