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如梦令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如梦令 第3章(2)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勾曦玉脸上的红晕更浓,转身就想跑走,可惜忘记自己一只手在他人的掌握中。

  她被拉进了还谈不上宽阔的怀抱。

  他的身上有干净的肥皂味夹杂中药味,两种味道奇异的混合成属于百里鸣彧独特的气味。

  为了掩饰自己慌乱又不知道该说什么的情绪,勾曦玉发狠压上了百里鸣彧的嘴。

  “哎唷!”

  什么绮思都没有,因为她太过用力的嗑下去,两人的牙做了第一类的接触,还顺便牵拖到百里鸣彧的唇,哀叫声就是他发出来的。

  勾曦玉瞪大眼简直想就地蒸发算了!

  “没关系,再来一次。”他温柔鼓励。

  “它流血了。”为什么他们在一起每每都是流血事件作开场……

  百里鸣彧舔掉了唇上一点殷红。

  勾曦玉扭扭唇,表情是不顾一切的豁出去,闭眼,再接再厉!

  他不敢笑,很虔诚的接住她狼似的吻。

  年轻的爱情是关不住的兽,纯粹又热烈,一旦出柙凶猛得藏都藏不住。

  不懂掩饰,也没想过要掩饰,或许没什么钱,每天傻里傻气的看着对笑,就是非常幸福的事情。

  南寮渔港离家近,两人常常去吹一天海风,一天下来,两张年轻的脸又黑又红还挂层海盐在曝露的肌肤上,因为太过好笑两人你刮我、我刮你,傍晚时分再骑着勾天虎的野狼125  回家,刚刚好晚饭时间。

  假日呢,从九份街头的芋圆、芋粿巧吃到街尾,又爬一趟石阶梯回来,蹲下来看看种在小巧盆子里的种子小树,拿人家店里大大小小的木屐打来打去,再找间怀旧茶馆喝他们也喝不出滋味的茶,手牵手,拍个大头贴,花样百出,青春洋溢飞湍。

  百里鸣彧是不想表现得那么明白啦,可是他开始在早上会陪着勾曦玉搭两趟公车去上学,下午就算手上有事要忙他也要骑着野狼去接人。

  野狼被外借的次数越来越多,多到快要变成勾曦玉的专用车了。

  这么明显,整个道馆的人都看出眉目来了。

  “去吃冰?”

  天气很热,热得柏油路面都蒸出一层氤氲出来,女生们越穿越凉快,几乎要挑战百里鸣彧的极限。

  虽然他在这个世界适应良好,可是根深蒂固的保守还是会冒出来作祟一下。

  听到提议,勾曦玉连忙点头。

  他向来不赞成她吃这些冰凉的东西,会主动提议千载难逢,当然要举双手双脚赞成赶紧把人拖进剉冰店去。

  “冷气~~  好幸福!”

  “进门就瘫在人家沙发上不肯动的人发出惊叹。

  “我看夏天你还是搭公车好了,起码车里面也有冷气。”机车虽然方便却没冷气。

  “公车里有冷气也有色狼变态。”贴着沙发的脸还能反驳。

  想甩掉她?门都没有!

  “你这么怕热,如果在我们那边,气候要比这里凉快多了。”

  勾曦玉打开一只眼,半支起身体。“你们那边,到底是哪里?”

  两人认识快一年,老实说他很少提及自己,只是偶尔发现他喜欢爬山,从高处眺望远方,每个人都有不能说的私事,她不勉强,这时候他不就有感而发了不是。

  “要是我说我是从古代来的人你会信吗?”

  勾曦玉整个人直了起来,看清楚他没有玩笑的成份,很斟酌的把心里的话对他说:“是有点难以置信,可是你也没有寻我开心的道理,不过,你的古代……有多古?”

  他讲了一个朝代。

  “这太玄了,我需要一点时间消化。”她掐指算……她的历史向来都拿人情分数……一下要她弄明白,有点不是那么容易。

  “只要你不是以为我撒谎骗你,你要想多久都没关系。”看她把十根指头拳摆出来了,眼里全是困惑,他很好心的替她找台阶下。

  冰点送上来了。

  一大盘草莓剉冰上面又加了四球不同颜色的冰淇淋,有绿薄荷、巧克力榛果、可可芒果、炼乳,勾曦玉一看到就双眼发亮,加上饱满的草莓,一端上桌她马上偷了颗淋上浓浓炼乳的草莓吃。

  百里鸣彧发笑。

  “别性急,这些草莓都是你的。”

  又没有人会跟她抢,急成这样!

  这一盘足足有有A4  纸那么大,份量又饱满,就算他们两人也要很拚才能吃得完。

  “本来就是我的,谁叫你这么小气就点一客!”

  她吐舌头,那笑,那朱唇雪肤,那中性的眼脸,看在百里鸣彧眼里无限可爱啊~~

  “还嫌少,回去闹肚子可别拖我下水说我带你来吃冰。”替她把脱掉安全帽后掉落鬓边的发挽回耳后,顺便揩去额际的汗珠。

  这么怕热的人偏偏一直在外面跑,知道她学校的活动多,友谊赛、国外赛还有什么赛外赛,一个月二十几天行程排得很满,也不懂她哪来的体力还能替道馆编排快要到来的暑假新生训练课程。

  勾曦玉把汤匙塞到他手里。“为了造就共同犯罪的事实,你也快点吃!”

  百里鸣彧意思意思的舀了一口,心思不禁有些迷离。

  “欸,美女坐在你面前你却神飞九天,很失礼喔!”她锵锵锵的敲盘子,想引起他注意。

  “你真的相信我是打从一个跟这边差距十万八千里远的地方来的人?”

  将近一年的现代人生活让他深刻的知道,现代人大多不相信没有科学根据的东西,他的来处就没有任何科学定律能够解释。

  要他自己说都会觉得心虚。

  “你不是会吹牛的人,再说你不管从哪里来的,有血有肉,是活生生的人那就万事OK  了。”

  “我是活人!”他差点失笑。

  曾有帝王杯酒释兵权,他是被小曦的一言泯心结。

  果然是他看中意的女孩!

  “连讲话也要抄袭,一点创意也没有!”她噘嘴,记得他们初次见面,为了让他释怀,她也这么调侃过自己。“我啊向来相信眼睛看到的,你活跳跳在我眼前难道会突然不见吗?所以又有什么好计较?”

  “谢谢你相信我。”

  “你傻啊,我不相信你要信谁?”

  就是这股傻劲让她觉得百里鸣彧善良又正直。

  放眼看去跟她差不多年龄的男孩总是花稍又爱玩,没责任没未来,相较之下小彧可爱多了。

  就算他不会说肉麻的甜言蜜语,不会送花,不会花钱买东西讨她欢心,可是他会把她出国比赛的带子烧成DVD,说这样好保存,他好学、爱干净、好脾气,听起来像个小老头对不对?可是他给她的就是那种很暖很暖的感受,就算是个小老头她也不在乎!

  “这个给你。”

  百里鸣彧拿下他从不离身的凤鸟玉佩。

  “为什么要给我?我不能拿!”那是他身上唯一的贵重物品,平常看他常常擦拭,看似很珍惜。

  “我知道过几天是你生日,这就当送你的礼物。”

  “你确定?我是很喜欢没错,可是你不能后悔,半夜抱着被子偷偷哭喔。”

  “我是这么小气的人吗?当真舍不得就不会说要送你了。”

  无声传递他心动的决心,她把人给了他,身为百里家的男人该给她个名份。

  不管小曦会不会笑他迂腐,他都要这么做!

  勾曦玉探过桌子亲亲他的颊,掩不住对凤鸟玉佩的喜欢攒在手心把玩了好一阵子才收起来。

  “我会好好把它当传家宝一代接一代传下去的。”感觉好像许下一生一世的诺言,好害羞。

  “不管那些,只要你喜欢就好。”能看见她美丽如花的笑容就很够了,他别无他求。

  她点头,由心而发。“我很喜欢──”

  “那以后要认份当我女朋友,不可以接受其它男生的追求。”

  “什么意思嘛,还这么多附带条件喔。”她嘟嘴,心里却是甜得翻了蜜糖。

  “我是认真的!”

  勾曦玉用汤匙敲了他的手。“冰要溶光了,快点帮我吃啦!”

  要谈那种含情脉脉的爱情或许还太早。

  他们也以为只要彼此有心,未来是可以这样扶持的一直走下去的。

  谁知道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老天爷要玩什么,通常人们都是最后知道的。

  好几天后,半夜突来的一起地震,震醒了大都会里许多不肯睡的夜猫子,也震垮了很多房子。

  尖叫哭喊来自子人类引以为傲的科技建筑。

  勾家的百年道馆、楼房很不幸也在屋毁的行列里面。

  余悸犹存,灰头土脸的勾家夫妻相拥抱头痛哭,那是一种沉痛到绝望尽头的啜泣。

  她的孩子……小曦……小彧……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