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主子夫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主子夫 第8章(2)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紧锣密鼓的筹办婚事,这让素来安静的拂府贺客盈门。

  人都是现实的。

  一门孤儿寡母的她们自从拂老爹过世以后,不只生意往来的朋友少来往了,就连亲戚也不怎么看得起她们,这回拂白飞上枝头,加上六女婿竟然是武林响叮当的人物,以后想必政通人和,几百年不曾来侵门踏户的人纷纷上门了。

  家中多了几个男人,这对刑夫人来说是及时雨,尤其百里陌一站出来那气宇轩昂的模样,让有些吃味的亲戚把溜到嘴边不三不四的话都给吞咽了回去。

  刑夫人对百里陌的感激不言可喻。

  不过连著几天拂净都留在拂白的闺房里,姊妹几个有说不完的话,就连晚上也不曾回来睡觉,这让他有些不是滋味。

  这夜,下起了霏霏的雨。

  百里陌在刑夫人安排的客房里百般无聊,打坐运气十二周天后,虽然强迫自己拿起兵书来看,却一个字也没看下去。

  坐立难安、坐立难安,屁股下好想有千军万马的蚂蚱搔著他。

  眼看雨势有变大的可能,他索性抓起油纸伞出了房门。

  拂府家境小康,不可能像百里老家那样一入夜就点起灯来,疏疏落落的亮光还是因为这几日家有喜事才破例多上了油灯的。

  这对百里陌并无妨碍,他目光如炬,就算没有灯笼引路,也可以把这几日已经摸熟的路走得顺顺当当。

  雨点打在泥地上,他闻到了下雨时特有的泥土味。

  这样的雨,要是拂净想回房会不会被雨淋了?

  秉持著这念头,他又犯了傻气的往几个姑娘的小屋里去。

  只要稍稍细想也知道,拂净她们姊妹情深,有可能看见外面飘雨却连把纸伞都舍不得借上一借吗?

  没办法,这位大爷犯了相思,他想老婆了。

  他走得性急,可还是落地无声,还不到拂三姑娘的小屋却看见一幅令他深深拱起浓眉来的景象。

  他又没做贼,却下意识的躲到一棵银杏树后面。

  原来圆拱门前辛默草也撑著一把伞,正在替拂净遮挡风雨。

  两人看似很紧密,初时见两人有说有笑,拂净好像还吟了一首即景七言绝句,对仗工整,平仄押韵整齐,词句虽是信手拈来,却让辛默草眼中的倾慕,几乎要赤裸裸的整个倒泄出来。

  百里陌双眼寒芒凌厉,似要喷出火来,心中虽是相信拂净的,却绷得像要断掉的弦,一下乱极了。

  他把自己越藏越深,没有发现辛默草像是鼓起勇气的向拂净说了什么,拂净却敛了笑,只见他受了打击般的怔了下,接著把手中的伞递给了她,头也不回的走入雨里。

  片刻后她转身向这边走过来,很容易的发现藏身树下的人。

  “咦,陌,你怎么在这里?”

  从银杏树下走出来的百里陌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不离开?他这一出现也太此地无银,根本表明他看到不该看的!

  “你来接我?”她眼中有温柔笑意浮出,在这样的雨夜,即便隔著雨帘子瞧起来模模糊糊的,却比什么都美丽。

  “嗯。”迎上自己的纸伞,“明天还有很多事要你发落,早点歇息吧。”

  “好。”

  收起另一把伞,虽说一把伞对两个人是嫌局促了些,不过百里陌毫不介意自己一大半的肩膀都在外面,两人冒著微雨慢慢走回客房。

  “我说~~”他咳了声,想著要怎么措辞。

  “你说辛大侠吗?”

  “嗯?”这算夫妻之间的默契吗?那他刚刚躲在树下不就笑话一桩了?

  “不管他说了什么都被我婉拒了。”

  “你不觉得可惜吗?他那么优秀的男人?”

  “不管他多优秀,我已经有百吃不厌的菜,其他,都没兴趣耶。”她知道这男人在担哪门子的心,她哪那么容易就跟别的男人跑了,啧,对她这么没信心啊??

  “你说我是你喜欢的……”

  “不是你难道有别人!”

  百里陌忽然用力拍了下大腿。“我怎么这么蠢?!到这时候才知道该怎么办!”

  “怎么了?”她眨眼。

  他在她唇上落下重重的一吻,然后把伞给她。

  “有件事我去办妥它,你先回房间去,我一下就回去!”

  “这么突然,很急吗?”

  “省得夜长梦多,”忍不住拽起来抱她在怀里,脸上亲了两口才又放了下来。“我去去就回。”

  他大步流星的走了。

  “搞神秘!”拂净也不细究。明天就是三姊的出阁大日子,她还是遵从夫君大人的吩咐,早点回房去养神吧。

  夜慢慢深了。

  百里陌并没有离开内院,他去了谁都意想不到的女眷客房。

  也没有人知道他去那里跟谁说了话,不过房间里面那个人显然不是很肯讲理的人,一个半时辰过去百里陌才得以离开。

  经过刚刚一番斡旋,他只想赶快回房去,耽搁了这么久净净不会睡了吧?

  唉,本来还打算今夜可以抱著她说……

  满脑子的黄色想法还没个著处,属于天生的敏锐直觉,却叫他身上的寒毛一根根竖了起来。

  他仍旧看似轻慢的踩著步子。

  那是一双虎视眈眈却又刻意隐藏的视线,跟著他转。

  这地方,不可能有野兽动物,又六七伏的光景,天气已经不大热,刚刚又下过一阵雨,空气中一片净洁,所以只要有点异味,很容易闻得出来。

  不是野兽,必然是人!

  不管来人是谁,他都不能带回去客房,看起来他必须就地解决了。

  他好不容易盼来的良夜,今天是白虎日吗?可恶!

  “不管你是谁出来吧!”

  刷地,树叶发出雨滴掉落泥地的答答答响声,走出一个白衣白袍人。

  “好久不见,百里陌。”

  “是你。”穹苍。

  “就是我,没想到我会在这里出现吧?”

  “脚长在你身上,谁管你要去哪!”百里陌上下打量穹苍。“不过你要是想来参加净净三姊的喜宴就去把这身办丧事的衣服换掉,换点喜气的。”

  “你认为我是来道贺的?”

  “要不然你来做什么?我现在很忙,你要谈别的事,要改天。”

  穹苍突然有些恼羞成怒,脸板起来,本来就略带邪气的人因为燃烧的怒火更为阴森了。

  “我是来警告你,不管你去到哪里,就算你把拂净身上的毒解了,你还是要死!我不会放过你的!”

  在百里陌眼中看起来,这时候的穹苍很像对著大人乱吠的小狗,他向来坚毅的眼忽然涌上一种难言的感情。

  “你听清楚了吗?”穹苍还在吠。

  “既然来了就留下吧,你妹子家里男丁少得可怜,你来得正好,明天要设宴,要迎送,事情多得我都头痛,你帮衬著点吧。”也不知道是故意还是真的没脑筋,百里陌竟然开口要他留下来助阵。

  穹苍一时目瞪口呆。

  “你是什么东西……别想要我帮忙!”

  “就说你帮的是小净,怎么说你也是百里家的一份子,老二跟老三没办法来,你就替个手吧,我听老二说你的办事能力不错,就一个人顶两个用好了。”

  “喂喂,谁让你自作主张的?”他只是来宣告他如附骨之蛆的到来,顺便施加压力给这人,可不是来让人差遣的!

  “我家本来就都是我在拿主意的。”

  穹苍恨自己为什么要自投罗网!

  “就这样决定,净净大概等我等到要不耐烦了,你自己怎么找到这里的应该可以找到回去的路,我不送你了,还有明天一早,别睡过头了。”

  穹苍错愕又愤怒。

  对!是愤怒,百里陌那口气……完全当他是兄弟的口吻,兄弟~~

  他沉默了。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