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爷好风流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大爷好风流 第10章(1)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舟车劳顿下,他们一连赶了十天路程。

  这一路上,兰玥一直想办法逃走,却是苦无机会。如今天色微亮,釜义镇就在前面,她可是又急又慌。

  “司……不,大少爷,我……我想上茅房。”兰玥找着机会。

  “路上哪来的茅房?”秦司傲挑眉望着她。

  “可是我真的很急。”她皱着张脸,“漓儿姑娘,你同为姑娘家,应该知道不是很急的话,这种话我是不会说的。”

  见秦司傲无意让她离开,她只好向漓儿求救了。

  漓儿看看她,又看看秦司傲,这才说:“大少爷,你——”

  “漓儿,这么久了,你怎么还是改不了口,喊我司傲。”他回头对她魅惑一笑。

  “司……司傲,你就让兰玥姑娘方便一下。”看她难受得一张脸全皱起,漓儿不忍地替她说情。

  “漓儿,你也知道,这荒郊野地的并无人家,就让她再忍一会儿,就快到釜义镇了。”秦司傲故意这么说。

  兰玥闻言立即大叫,“不行呀!这马车一直震动,我就快憋不住了!”

  漓儿见司傲一直无动于衷,赶紧说:“我……我也有点想耶!能不能停下马车,我和兰玥一块儿到草丛里解决就好了。”

  “这怎么行?太危险了。”

  “可是——”

  “好,我停车,就让我陪你们过去。”秦司傲立刻对驾车的元钦喊道:“停车。”

  马车立刻停下,漓儿见他真要与她们一块儿下车,直觉不妥道:“你一个大男人跟着我们太奇怪了,我们自己去就行。”

  “这怎么成?要是被人偷看了呢?”他还是坚持与她们一块儿去。

  眼看他硬要跟来,兰玥心底大喊不妙,但这是唯一逃跑的机会了。

  于是她率先往前面的草丛走去,又故意找个离漓儿较远的地方,趁秦司傲护着漓儿的同时,立刻拔腿就跑。

  听见奔跑声,漓儿立即回头道:“司傲,兰玥姑娘好像跑了!”

  “我早知道她会这么做。”秦司傲勾起嘴角。

  “什么?”漓儿瞪大眼。

  元钦走了过来,秦司傲立即对他说:“保护漓儿,我去追她,自然可以找到张魁扬的去处。”

  “大少爷,您放心吧!”元钦点点头。

  秦司傲随即追着兰玥而去,他告诉自己,他就要找到弑母仇人了!

  “元钦,你告诉我到底怎么回事,好不好?”漓儿看着秦司傲消失的背影,“他到底藏着什么秘密?”

  “这……大少爷会告诉你的。”元钦可不敢逾矩啊!

  “可是我发现他似乎不愿意提,何况他这一去到底是吉是凶,天……我全乱了!”漓儿说不出心底的担忧。

  事实上,元钦也不是没考虑过,他也担心大少爷怒极攻心下会做下错事。

  “咦?漓儿姑娘,你胸前的珍珠链是?”元钦眼尖地瞧见。

  “这是司傲给我的,今天逼着我戴上。”她难为情地说。

  “看来大少爷真的很爱你。”元钦笑了笑。

  “怎么说?”漓儿眨着眼,不懂他的意思。

  “这链子是他奶奶给他的,要他送给真心喜欢的女人,也要他认清人,万万不要爱上像他娘那样的女人。大少爷的亲娘遗弃了他们,走得远远的,和贼人在一起,这事对大少爷来说是永难磨灭的伤痛;而大少爷这些年流连花丛,也全然是为了报复……”为了不让漓儿再继续误解大少爷,元钦还是将这件事说出口。

  “什么?”漓儿为他感到心疼。

  “一个遗弃他们的娘亲已经让他够绝望了,结果老爷担心家丑外扬,还刻意隐瞒此事。如今那贼人不但杀了他娘亲,还派他侄女故意接近他,似乎对秦府仍不肯罢手,大少爷因此誓言要找到弑母仇人。”

  “这么说,他就是要跟踪兰玥找到那个人?”她惊愕地微启小嘴。

  “没错。”

  “天,他会不会动手杀了对方?”漓儿捂着嘴。

  元钦经她一说,脸色也变了,大少爷可别因一时冲动而犯下错事呀!

  “我们快去追他。”她说着便立刻朝前奔去。

  “漓儿姑娘,等等我。”元钦只好赶紧追了过去。

  *

  “大伯开门……大伯……”兰玥终于跑到张魁扬的住处,直拍着门板,喘着气说道:“快开门。”

  过了好一会儿,里头的人探了好久,确定外面的人是兰玥时,才将门打开。

  “大伯……”一见是他,兰玥立刻哭着跪在他面前,“对不住,是我太过大意,才让秦司傲知道了我的身分。”

  “什么?”张魁扬大吃一惊,“那他现在人呢?”

  “我甩开他了。”

  “甩开他?!”张魁扬稍稍松口气。

  说时迟那时快,秦司傲已步进屋里。

  张魁扬吃了一惊,立刻抽出墙上的长剑,“你想做什么?!”

  “张魁扬,我早该来了,虽然我娘亲做了错事,但也不该死在你手上,今天我就要为我娘复仇!”秦司傲手无寸铁,只拿了一把纸扇朝他逼近。

  张魁扬惊愕的举起剑就要往他身上砍,但被秦司傲给躲了过去。

  秦司傲展开回击,扇柄甩向他胸口,痛得张魁扬捂着胸倒地不起。

  而躲在桌下的兰玥看见这一幕,已吓得昏了过去.

  “张魁扬,我今天就是要让你死,替我娘报仇!”

  秦司傲拿起他落在地上的剑,正要刺入他心口,漓儿和元钦及时赶到。

  漓儿跪在他面前,抱住他的大腿,“不要,不要杀人。”

  “漓儿!”他眉头紧蹙。

  “求你不要。”她睁着泪眼朝他直摇头,“杀了他也无济于事,倒不如把他送给官府吧!”

  “哼!这岂不是便宜了他!”秦司傲忿忿的道。

  “不。”漓儿抹去泪,柔声劝道:“就当积德,为我们的孩子积福,好吗?”说着便抚上自己的肚子。

  “孩子?!”他眸子倏然瞠起,表情显现惊喜。

  “对,除非你不要我们的孩子。”她垂下脑袋,羞怯又担心。

  “傻瓜,我怎么会不要我们的孩子!”秦司傲赶紧扶起她,“这么说我要当爹了?”

  “嗯。”见他这般欢喜,漓儿也放宽心了。

  秦司傲深吸口气,瞪着躺在地上直发抖的张魁扬一眼,这才对元钦说:“将他和兰玥送交衙门。”看在漓儿和即将出世的孩子份上,他就暂且放张魁扬一马。

  “是,属下这就去办。”元钦见大少爷好不容易放弃报仇之事,也跟着松了口气,押着两人离开。

  “司傲,对不住。”漓儿羞愧地说。

  “对不住什么?”他笑望着她。

  “我不该什么都没弄清楚就一味的逃开。”想起前阵子他为了找她所受的煎熬,她就睁自责。

  “不,不怪你,要怪就怪我没说清楚。”端起她的小脸,他真挚地说:“多亏你,我才没铸成大错。”

  她柔柔一笑,和他一起走出这间屋子,“以后不管有什么心事都得告诉我,忘了你娘的事,让自己过得更快活。”

  “你……你知道了?是元钦——”

  她伸出手抵住他的唇,“别怪元钦,是我逼他说的。”

  “算了!”他笑着拍拍她的小脸,“你还说我,有了孩子怎么都不说呢?”

  “我也是这几天才知道的,一路颠簸让我很不舒服,每每到了客栈总是吐了好久,昨天你和元钦在客栈商议事情,我不是说要到外头买些热汤回来?那时候我去给大夫看过。”她不好意思地笑笑。

  “听你这么说,我更加确定我要做爹了。”他这辈子从未如此开心过。

  “当然是真的。”她甜甜一笑。

  “我爱你,漓儿!”突然,秦司傲将她抱得好紧好紧,“从今以后,你就是我的责任。”

  她踮起脚尖,小脑袋轻靠在他肩上,“说真的,一开始知道我怀了身孕时,我真的很紧张。”

  “紧张什么?”他轻轻推开她,直凝睇着她。

  “怕你不爱孩子,怕你不想……不想……”接下的话,她已说不出口,只能傻傻的往他怀里钻。

  “不想娶你?”他笑着替她回答。

  “大家都知道,你一向不爱受束缚。”所以,她好担心他知道后会是什么想法?厌恶她?赶走她?

  “如果和自己喜欢的女人成亲,怎能算是束缚呢?”他恣意地撇嘴一笑。

  “真的吗?你……你真的愿意?”说不出心底起伏的感觉是什么,漓儿只觉得自己快被快乐冲昏头了。

  能和大少爷成亲,对她而言是想都不敢想。

  过去,她总认为只要能待在他身边,伺候他一辈子,她就心满意足了。

  “当然是真的,我秦司傲绝不说假话。”他揉揉她的小脑袋,“这样吧!既然已将张魁扬送入官府,我心中的牵挂也已放下,咱们就玩个几天再回去。”

  “太好了,其实一到这镇上,我就被这里的风景给迷住了,只是不知道你居然是来寻仇。”她嘟着嘴睨他。

  “是,是我不对,我不该怀抱复仇之心,可以了吧?”他揽住她的肩,“走,我们先找个地方歇着。”

  “司傲……”她想了想,突然抬头喊道。

  “什么?”

  “你想老太爷会接受我吗?”漓儿不安的蹙起眉,“我不过是个奴婢,而你是大少爷。”

  “你放心,就算爷爷反对,我也会坚持到底。”

  “那如果激怒了老太爷呢?”她一直将老太爷当自己的爷爷看待,可不希望因为这件事而使得他病情加重。

  “别担心,一切包在我身上。”他指着前面,“那里有间客栈,我们先去打个尖,等你休息够了,我们再四处走走。”

  “好。”她点点头,但心情却有一点乱、有一点不安。

  *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