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爷好风流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大爷好风流 第9章(1)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漓儿背着竹篓下山,回到前方不远处的木屋。

  木房的主人是个五十余岁的老妇人,她与儿媳同住,三个人都待她极好,也稍稍抚平了她的不安。

  “漓儿,累了吧?喝点桔茶。”老妇人端了杯茶给她。

  漓儿赶紧伸手去接,“谢谢林婶。”她先拿到鼻前闻了闻,“嗯……真的好香!”

  “这茶可以消除疲劳,喝过后神清气爽呢!”林婶看着她将茶喝下。

  这时,林婶的媳妇秀莲从屋里出来,“可以吃饭了。”

  “漓儿,一起去吃饭吧!”林婶招呼着,四人就坐在屋里窄小的厅里用午膳。

  林婶的儿子林有义是个憨厚的年轻人,一坐下就开始扒饭。

  “漓儿,你怎么不吃,快吃呀!”秀莲为她夹了菜,“你的事我都听说了,你就安心的住下吧!”

  漓儿感激一笑,“你们真的对我太好了,说实在的刚来时我很紧张,怕打扰了你们。”

  “你就别多想了,我们都很喜欢你,你就放心的待着吧!”林婶说着,“倒是你,每每都跟着我们上山采果,真是辛苦你了。”

  “快别这么说,更别把我当客人。”漓儿摇摇头,“让我做点事,我才住得安心呀!”

  “好了,要做就做,以后在山上有人聊天也不错呢!”秀莲指着桌上的菜,“趁热快吃吧!”

  漓儿点点头,赶紧低头吃着,和大伙有说有笑的,但是暗藏在她内心深处的那抹思念却挥之不去呀!

  用过饭,漓儿帮忙收拾碗筷,而后一个人走到后山山坡坐着。

  不一会儿秀莲也来了,“今天我去了趟乌巷,你放心,里面的老人家都很好,那位周爷爷身子骨也很硬朗,你要给他们的银子,我也交给他们了。”

  “谢谢你,秀莲姊。”漓儿感激地说。

  “只是乌巷正在改建呢!老人家暂时搬到另一处了。”秀莲想想又说。

  “改建?”漓儿不解。

  “他们说也不知道是谁出的银子,居然派了工人要将他们的旧屋子全部打掉重建,说是要盖个明亮宽敞的屋子给他们住得舒服点。”秀莲将她听来的事全告诉漓儿。

  漓儿蓦然一愣,喃喃说着:“是他……一定是他做的。”

  “谁?”

  “没、没什么。”她悲伤的垂下脸,不懂他既然爱兰玥,又为何要对她这么好,好得让她心更痛。

  秀莲俯身看着她在掉泪,“你还在想他?”

  这件事刘婶告诉过她,而她则瞒着婆婆与丈夫,只道漓儿是从秦府出来,暂时无路可去,才借住家中。

  “虽然告诉自己不能想、不要想,但还是避免不了。乌她无奈一笑,“真羡慕你和林大哥的感情这么好。”

  “其实我们也常吵架,不过夫妻嘛!吵过就算了,有时感情反而会更好。”秀莲热心地说:“你呢?总不能一辈子一个人过生活吧!咱们村子老江的儿子人非常不错,年轻有为,心地又善良,在城里做买卖,如果你愿意的话,我倒是可以帮忙牵个线。”

  “谢谢秀莲姊的好意,我心领了。”漓儿摇摇头。

  “哎呀!都决定要忘了那个花心大少爷,就要给自己一个机会呀!这事就包在我身上啦!”秀莲说完便开心地站了起来,“这下我可有得忙了呢!”

  “秀莲姊……”漓儿怕她乱来,赶紧追了过去想阻止,可秀莲已一溜烟不见人影.

  漓儿苦恼地仰首呻吟,“怎么会变成这样呢?”

  *

  这一个月来,东菲苑的下人们一个个都忙得鸡飞狗跳。

  每个人几乎天天都在外头找寻漓儿的下落,只要一天没消息,他们就会看见大少爷脸上更加难看的铁青脸色。

  在灶房工作的刘婶得知这情况,心底直忐忑着,如果让大少爷知道漓儿的去处是她安排的,那还得了?

  那她到底该不该为大少爷指点一条明路?

  如果是的话,她又该怎么开口呢?

  “刘婶,最近大少爷吃得少,老爷要我们做些大少爷爱吃的点心送去东菲苑。”小月走进灶房,将刚刚老爷子的交代告诉刘婶。

  “好,那我们就做……木村甘果饼吧!”刘婶想了想。

  “啊!上回漓儿晒的甘果好像还有,我去拿。”小月立刻奔出去。

  刘婶心想,或许可以利用这机会暗示大少爷漓儿的去处。

  漓儿,你可不要埋怨刘婶啊!实在是大少爷为了你不吃不喝的,看来是真心的爱你呀!

  经过半天的时间,刘婶终于将点心做好,匆匆端着点心进入东菲苑大少爷的寝居。

  “大少爷,我是刘婶。”她先敲两下门板,然后推门进入,“我依照老爷的交代做了些点心——”

  “别再跟我提点心两个宇,出去!”秦司傲背对着她,指着门外。

  “大少爷,可是您不能什么都不吃呀!”刘婶没离开,“老爷知道您最近食欲不好,可担心了。”

  “我说出去!”秦司傲猛回头望着她。

  刘婶这一看可吓了一大跳,向来注重外表的大少爷怎会变得这么憔悴?

  满脸倦容、胡碴也冒了出来,这……这是以往那位意气风发的大少爷吗?

  “大少爷……您……您一直在找漓儿?”刘婶试问着。

  “我没找她。”事实上他每天早出晚归,不就是在大街小巷找人吗?而此刻他也是才刚回府而已。

  甚至他还找上二伯家,就怕她真的在走投无路之际去投靠秦伟翰。

  “对了,我和漓儿以前经常一块儿去市集买菜,今儿一早我去市集时遇到卖猪肉的老张,他说——”

  “你到底要说什么?”他不耐地看着她。

  “老张说他曾在城东看过……看过漓儿。”她怯怯的说。

  “你说什么?她在城东!城东的哪儿?”秦司傲立刻站了起来。

  “在……”刘婶这才慢慢将地点告诉他,“虽然详细地点不清楚,但他指的就是那一带没错。”

  “好,我马上派人去找。”他走到外头,又回头对她说:“刘婶,谢谢你。”

  刘婶望着他的背影,不禁说道:“您不该谢我,是我对不起您,不该将她藏了这么久。”

  *

  在秀莲的安排下,江诚即将前来拜访。

  虽然漓儿一次又一次的婉拒,但是秀莲太过积极,甚至已经找了对方,漓儿只好勉为其难的和对方见面。

  “漓儿,你别紧张,他人真的很好。”秀莲见漓儿一直将自己关在房里,于是进去安抚她。

  “我不能不和他见面吗?”漓儿实在不想认识什么男人,那对她而言只是负担。

  “这……”秀莲一脸的为难。人都在路上了啊!

  看出秀莲的难处,漓儿只能妥协,“好,就见一面吧!”

  “那我们先出去吧!他们就快来了。”秀莲拉着她的手一块儿走出房间。

  当漓儿和秀莲一块儿来到小小的前厅时,漓儿立刻变了脸!

  因为坐在厅里的男人不是江诚,而是秦司傲!

  “你是谁?”秀莲问着他,同时看看婆婆和丈夫,但他们却只对她使着眼色,要她别说话。

  “我是她的男……”秦司傲顿住话,慢慢又开口道:“我是漓儿的丈夫。”

  “丈夫!”三人都很震愕。

  “不是的……他是秦府的大少爷,不是我丈夫!”漓儿被他这一说也火了。“秦司傲,请你不要自以为是,如今我已不是秦府的小婢,不是可以任你耍弄的!”

  秦司傲先是一震,须臾后竟大笑出声,“天!真不简单,我的妻子什么时候变成小辣椒了?”

  “我不是你的妻子,你别胡说,等等……等等我就要和别人见面,请你快点离开。”她虽然说得大声,但是一颗心却抖得厉害。

  “很可惜,你要见的那个人,我已经派人知会他别过来了。”他半眯起眸,“真没想到我前脚才出门,你就耐不住寂寞了?”

  “这你管不着,你为何不去找兰玥姑娘,还跑来这里寻我开心!”漓儿咬着唇,被他这句话激得心底好难受。

  “我——”

  “别说了,反正我在你心里什么都不是。”漓儿丢下这话,就往屋外奔去。

  “……漓儿!”

  见她跑了,秦司傲立刻追过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