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爷好风流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大爷好风流 第8章(2)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漓儿,你在里面吗?”外头传来刘婶的声音。

  “刘婶,我在。”她赶紧将门打开。

  “漓儿,你在真好。”刘婶笑说。

  “有事吗?”漓儿让她进屋。

  “你明天就要离开了,我来看看你——对了,大少爷帮你安排的住处在哪儿?希望不要离秦府太远,这样我就可以常去看你了。”刘婶特地来与她道别,就怕明儿个有事走不开身。

  “我不打算住在大少爷帮我安排的地方。”她抿唇说道。

  “为什么?”

  “刘婶,你说的对,大少爷不是个可以托付终身的男人。”漓儿咬着下唇,喉间瞬变得紧绷。

  “是不是发生什么事了?”刘婶见她这么消沉,可为她担心呢!

  “他要带兰玥姑娘一块儿出门。”她强忍伤痛地说。

  “兰玥?!你是说那个妓……妓女?”刘婶深提口气。

  漓儿咬着唇,忍着心酸,“他还为她赎了身,这样她便可以和他在一块儿了。”

  “大少爷居然做出这种事……”刘婶无奈地叹口气,“不过这样也好,你也可以趁早死了心,去找适合自己的男人.”

  “嗯。”漓儿颓丧地点点头。

  “那你有去处吗?”刘婶又问。

  漓儿摇摇头,“没有,我只能慢慢打算了。”

  “天!这样不行,你一个姑娘家没地方去,在外流浪太危险了。”刘婶站了起来,在狭小的空间里来回踱步。

  “不用为我担心,我身上有银子,可以先住客栈。”她也想了很久,这是唯一的办法了。

  “这样更不行,如果让人知道你身上带着银子就危险了!”刘婶闭眼想了会儿,“不如你暂时去我侄女家里借住吧!”

  “你侄女?!”

  “没错,她住在苏州城城东,离这儿不远,才刚嫁过去,和她丈夫、婆婆住一块儿。”刘婶解释。

  “这样不好吧!太叨扰人家了。”漓儿摇摇头。

  “你放心,我见过他们夫妻还有她婆婆,都是好人,家里在后山种果子维生,生活还过得去,你在那里帮帮忙就可以了。”刘婶劝道,“放心吧!这事交给我,就算要另找住处,还是要先有个落脚的地方。”

  “谢谢……谢谢刘婶。”漓儿感激地对她点点头。

  “跟我客气什么,只要你能好好的,那就够了。”刘婶望着她一脸憔悴,“别再多想了,明天等大少爷离开后,你就来找我。”

  “好。”

  “时间不早,我回去了。”刘婶安抚地拍拍她的手,便离开了她的房间。

  漓儿坐下后,继续收拾东西,仰首看看窗外的天空,她告诉自己一定要勇敢、一定要坚强。

  忘了大少爷吧!这辈子没有他,她一样可以过得很好。

  *

  “漓儿,我要走了,你可要好好照顾自己.”秦司傲走出秦府大门,回头对着送行的唐漓儿说道。

  “我会的。”她柔柔一笑,“你一路保重。”

  “放心吧!有元钦这家伙跟着,我不会有事。”他睨了元钦一眼,轻扬笑意。

  “那就好。”她想应该是有兰玥姑娘照顾他吧?

  “大少爷,马车已备好。”元钦过来禀报。

  “好,那我走了。”秦司傲又望了漓儿一眼,便回身坐上马车,在元钦的驾驭下往前疾驶。

  “大少爷,您要去接兰玥姑娘的理由告诉漓儿姑娘了吗?”元钦在车外问道。

  “这关漓儿什么事?”他淡淡拧眉。

  “如果她误会了呢?”元钦忍不住又问。

  “我没做出对不起她的事,她没必要误会,何况她不可能知情。”秦司傲是这么想的。

  “我发觉她近来郁郁寡欢的,您确定她不知情吗?”元钦这话倒是点醒一向自信的秦司傲。

  “她这两天的笑容的确变少了,会是因为这件事吗?”秦司傲蹙起眉心思忖。

  “大少爷您别忘了,兰玥姑娘可是个大嘴婆。”元钦一向不喜欢她。

  秦司傲的眸子倏然一瞠,大声喊道:“停车。”

  “大少爷,您说什么?”元钦赶紧拉住缰绳。

  “立刻折返。”元钦的这些话让他心口莫名抽紧,更有种无法形容的纷乱在心中窜起。

  “回秦府吗?”元钦不懂大少爷怎么突然要打道回府。

  “没错。”

  “是。”元钦只好听命行事,直回到秦府大门,秦司傲立刻奔进府邸,前前后后竟然都找不到漓儿的身影。

  “奇怪了,她会去哪儿呢?”他直揉着眉心。

  “漓儿姑娘该不会已经去新的住处?”元钦想了想。

  “对,我们这就去瞧瞧。”秦司傲立即往外走,再次驾着马车来到那间专为漓儿安排的屋子。

  “漓儿……漓儿……”他用力敲着门,里头却一点动静都没。

  元钦见状也上前猛敲着门板,“漓儿姑娘、漓儿姑娘……你在里面的话就出个声吧!”

  但是等了会儿,依旧没有半点声响。

  “撞开门。”秦司傲沉声命令道。

  元钦看向大少爷那张阗暗的脸色,点点头,“是。”

  随即,他运气侧身一顶,单薄的门板立刻敞开。

  秦司傲冲进里头,但目光所及的一切就跟他之前来看的一模一样,完全没动过!也就是说,漓儿根本没来过?

  “怎么会这样?”他重重一拳往桌子捶下。

  “莫非她真的知道了?”元钦皱着眉,“八成是兰玥说出去的。”

  突然,秦司傲想起那天她曾与兰玥碰面,该不会那时候兰玥就已经告诉她了?!

  “走,我们立刻回府。”

  “大少爷,她还在府中吗?”元钦只好跟着他走。

  “不知道,但我想刘婶应该知道她的去处。”秦司傲立即跳上马车,这回等不及元钦执缰,他已拿起缰绳驾着车飞奔回府。

  一入内,他立刻前往灶房找到刘婶,“刘婶,快告诉我漓儿的去处。”

  刘婶一惊,连连摇头,“我不知道,漓儿……她不是去您安排的地方吗?她不在那里吗?”

  秦司傲用力闭上眼,“她不在。”

  “那么大少爷,您怎么回来了?是发生什么事了?”刘婶很意外,幸好她没跟着去,否则岂不糟了?

  “我要找到漓儿,一定要找到她。刘婶,你跟她相处最久,可知她还有什么地方可去?”秦司傲心急地问道。

  刘婶愕然地张着嘴儿,说真的,她在秦府这么多年,还是头一次看见大少爷露出如此忧焚的神情。

  该不会,她和漓儿都误会他了?

  “她从小就在秦府工作,不曾离开过,应该没有其他去处。”事情未弄清楚前,刘婶还是决定隐瞒。

  “该死,怎么会发生这种事?”他拳头紧紧一握。

  “大……大少爷,您不是要出远门吗?怎么还不出发?”刘婶想试探在他心底漓儿到底有多重要?

  “没找到漓儿,我怎能安心离开?”

  他倏然转身望着刘婶,吓得她整个人都发起抖来,“大……大少爷,您干嘛这么看着我?”

  “你老实告诉我,这两天漓儿可有对你说些什么?”秦司傲想知道漓儿不告而别的原因。

  “这……这能说吗?”

  “直说无妨。”

  “她说,您这次远行是要带另一个女人一块儿去的,是吗?”刘婶偷偷望着大少爷的反应。

  “我!”秦司傲叹口气,“没错。”

  “那您没告诉她,是吧?”

  “因为不重要,所以我就没提了。”他不懂,为什么刘婶说的和元钦说的都一样,难不成他不说就是犯了滔天大罪?

  “大少爷,女人心本就纤细,您认为没什么,但在她想法里却是很了不得的事。如果真不重要,为何不说清楚?”刘婶摇摇头,小声说道:“还是你对每个女人都是抱着这种无关紧要的心思?”

  “你说什么?”他听见她细细的碎念。

  “没什么。”刘婶赶紧捂住嘴。

  “你真的不知道她会去哪儿吗?”秦司傲不放弃地盯着她瞧。

  “不知道。”她垂着脑袋直摇头。

  “好吧……如果有她的消息,一定要立刻告诉我。”撂下这句话,他便急躁地挥袂离去。

  见他离开后,刘婶忍不住深吐了口气。

  一旁的小月问道:“刘婶,你怎么了?脸色好难看喔!”

  “没什么,只是被吓到了。”她拍拍胸脯又拉拉耳垂,赶紧回到灶前。虽然一双手直忙碌着,但她脑子里却不时掠过大少爷刚刚焦急的模样。

  该不会真是她们弄错了?大少爷对漓儿并不是她们所想的只是玩玩儿而已?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