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爷好风流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大爷好风流 第8章(1)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漓儿,听说你成功了是吗?”

  隔天,当漓儿来到厨房探望刘婶时,刘婶可是打从心底为她高兴。

  “对。”漓儿开心一笑,“总算松口气了.”

  可刘婶却突然一叹,“唉~~这么说你就要离开了?”

  “刘婶,你别难过,我不会搬远的。”漓儿握住她的手,望着这位似亲娘般照顾自己的长辈,心中感动不已。

  “但以后要见你就不容易了。”刘婶心疼地摸摸她的脸,“但是有了一千两,你可以好好的为自己的生活打算。”

  “如果可以,我宁可不要银子而继续待在府里工作。”漓儿无奈地笑了笑,“不过事已至此,我也只好接受。”

  “唉!你这傻孩子。”就是因为她个性如此,刘婶才会万分不舍。

  “过两天大少爷也将出远门了……”提起这事,漓儿一颗心便下沉。

  “他要去哪儿?做什么?你知道吗?”

  “不知道,他没说。”漓儿摇摇头。

  “大少爷不说,你就不问啦?这一别可不是三两天,大少爷又那么花心——呃,我的意思是,外头的诱惑很多,你难道一点都不担心?”漓儿与秦司傲之间的事,她唯有告诉刘婶一人。

  想当时得知漓儿已和大少爷在一块儿时,刘婶便忍不住骂漓儿笨,但是感情的事总是由不得人的,又如何怪得了她呢?

  “说不担心是骗人的,不过又能怎么样?”漓儿摇摇头,这几天她尽可能不去想这件事。

  “傻丫头呀!”刘婶对她心疼不已。

  “没事,我真的没事,你不用这样。”漓儿吸吸鼻子,努力露出微笑,“既然爱他,我就得相信他。”

  “你会这样想就好。”为了不让她伤心,刘婶转移话题,“对了,为了庆祝你成功了,我也做了你最爱吃的桂圆糕呢!”

  说完,她便走到一旁,掀开竹蒸龙,“闻闻看,怎么样?香吧?”

  “嗯……真的好香。”她开心的点点头,“看得我都饿了。”

  “饿了就多吃点。”刘婶将桂圆糕装盘,搁在她面前.

  “那我就吃啰!”漓儿立即坐下,开心地吃了起来,“刘婶……我可以将剩下的端去给大少爷吃吗?”

  “当然可以,你呀!凡事都先想到他。”刘婶笑睨她一眼。

  漓儿不好意思地垂下脑袋,又继续吃她最爱的点心,最后留下大半打算拿去秦司傲的书房。

  端着糕点,她向刘婶道谢后便转往东菲苑,却瞧见元钦一脸丧气的走了过来。

  她不解的走向他,“元钦护院,发生什么事了吗?”

  “我——”他想说什么又作罢,“漓儿姑娘,没事的。”

  “真的没事吗?”

  “我只是觉得无力。”元钦终究受不了地说道。

  “什么意思?”

  “兰玥姑娘每每过来都是要跟大少爷讨东西,可大少爷却从不拒绝,现在……现在竟然……”他突地噤了口。

  唉~~幸好他及时忍住,否则说给漓儿听,情况就更糟了。

  “竟然怎么?”她眨眼等着听。

  “没事的。”他摇摇头,“我有事,先离开了。”

  走了几步,元钦又回头看着她端的点心,“漓儿姑娘,我看你现在最好别去找大少爷。”

  “哦……”漓儿隐约明白他是什么意思。

  对她点点头后,元钦便离开了。

  她杵在半路上,不知该进还是该退,方才元钦的言下之意就是指兰玥姑娘正在里头吗?

  漓儿深吸口气,还是决定去看看情况,直到秦司傲的书房门外,正巧看见兰玥兴高采烈地从里面走了出来。

  她先站在漓儿面前瞧漓儿一眼,“你就是在这次做点心中与司傲配合的婢女?”

  “是。”漓儿点点头。

  “真亏了你,否则司傲不可能有时间带我出去玩呢!知道吗?司傲花了大笔银两赎了我,我现在自由了。”兰玥拍拍她的肩之后就笑着往外走去,离去前还不忘从她手中的盘子里拿走一块糕点。

  漓儿心口一沉,喃喃自问:“大少爷要带她一块儿离开?”

  她无法形容心底的错愕与苦涩,看看手中的点心,她立即朝书房走去,“大少爷,我是漓儿。”

  “进来。”听闻她的声音,秦司傲立刻站起。

  漓儿推门而入,站在门口,却只能傻傻的望着他。

  他望见她手里端着的东西,撇嘴问道:“怎么?又带点心给我吃了?”

  “你哪时候要离开?”本想问他关于兰玥的事,但这种事问了又如何?他向来心不在她身上,挽留也没用呀。

  刘婶说的对,是她笨,她不该一直让自己的心沉沦,任由他以欺骗的手段戏弄自己的感情。但是,爱上了又能怎么办?就像泼出去的水,再也收不回来了。

  “我正要跟你说这件事。”他站起拉她到一旁的椅子坐下,“后天,我后天一早就离开。”

  “后天!那我知道了。”她难受的咬紧唇,就怕自己会哭出来。

  “怎么了?一副悲伤的模样,该不会是舍不得我离开?”他笑着将她揽进怀里,“虽然说是三个月,但我会早去早回。”

  她仰起小脸望着他,“为什么是你?”

  为什么她爱的男人是他?

  “什么意思?”秦司傲微蹙双眉,“瞧你心事重重的,我知道你不想离开秦府,但你放心,过一阵子我会劝我爷爷让你回来。”

  她心底其实很闷,如果他对她坏一点、凶一点,她便可以找理由和他吵一吵,不欢而散也就算了。

  可他为何还要对她这么温柔?莫非他对所有的姑娘家都是这样?难怪可以成为女人们心中的最爱。

  “别恼了。”他轻拂她的发,“你这副样子要我怎么放心离开?”

  “好,我不恼了。”漓儿将手中盘子搁在桌上,“快将桂圆糕吃了,这是刘婶做的,味道很棒。”

  “为什么不是你做的?很希望在临走前可以吃到你做的点心。”他望着糕点,叹口气。

  “那……我明天做给你吃.”她强忍心痛问:“你想吃什么?”

  “只要是你做的,我都吃。”他笑着将她拉到大腿上,“不过明天别让我再看见你愁眉苦脸的样子。”

  说时,他的大手已抚上她的胸,“我会想你的。”

  漓儿急急抓住他的手,“大少爷,不要……”

  “怎么了?”他这才发现,她自从进来后似乎变得很尖锐,“你是不是在外头遇见兰玥?”

  她咬皎唇,不再说话了。

  “她来找我只是要点东西,没其他的事,我很快就会与她断了关系,别想太多了,傻瓜。”他拧拧她的鼻尖,再次将她搂在怀里。

  漓儿倚着他,心想为何他不对她说实话呢?

  替兰玥赎身可不是件小事,他会这么做必然是对她有心。

  而他的心,全然不是她想要就能得到的。

  “对了,我答应刘婶等会儿过去帮忙,我先走了。”漓儿赶紧从他大腿上跳下,对他点点头后便转身奔出房间。

  跑了好长一段路后,她喘息地靠在一棵大树旁。

  唐漓儿,你真丢脸,就算他不爱你又如何?你为什么要这么难过?为什么要落荒而逃?反正你本就要离开秦府的不是吗?

  他帮助乌巷的周爷爷治病,而她不过是履行交易的义务,当老爷子说她的点心做成功的那天起,她就该知道,一切都将结束了。

  *

  第二天,漓儿亲自下厨,再次为秦司傲炖了碗木耳莲子汤,外加用木村甘果做成的水果核桃酥。

  做好后,她便将秦司傲请来厨房,“大少爷,这是我为你做的点心。”

  秦司傲瞅着她,“漓儿,你的心情好些了吗?昨天——”

  “我没事。”她抢了他的话,牵强一笑,“只是舍不得你。”

  “不是说了我会早日回来?”秦司傲露出魅惑的笑,然后坐下,吃着她为她做的精致小点。

  漓儿站在一旁,望着他品尝的表情,这将是最后一次看他吃着自己为他做的料理,她一定要将他的每一个表情深记脑海。

  大少爷,为何你无法让我恨,让我厌,却只会让我痛?

  “好吃极了!”他真心的称赞道,“接下来这段时间没有你在身边,我会想你也会想这些点心。”

  “我会再多做一些,让你可以带上路吃。”可是她并不想让他与兰玥分享呀!

  “我的漓儿真贴心,事事为我设想周全。”秦司傲抓过她的手,抚着上头因做粗活儿而来的硬茧。

  漓儿想抽回手,他却不放。她难堪地说:“我的手很丑。”

  “怎么会?我觉得美极了。”秦司傲继续抚触那粗糙的部位,“以后跟着我,我会好好的呵护它。”

  听他这么说,漓儿的心更加沉痛,但她什么话也说不出口。

  好一会儿,他终于放开她,专心吃着点心。

  “我已安排好你的落脚处,明天等我走了,你便可以搬去那儿,我晚点带你过去看看还需要什么。”他突然想起这事。

  “不用了,告诉我在哪儿,我可以自己过去,你明天就要出远门了,应该有很多事得打理。”反正她不会住那里,也不必知道那地方在哪儿。

  “也好。还有,秦府的大门永远为你敞开,你随时可以进府找刘婶聊聊。”此去他就是要为娘报仇,不知何时才会回来,这段时间最让他放心不下的就是她了。

  “我会的。”漓儿点点头。

  就在这时,门扉又响起轻扣声,“大少爷,是我,元钦。”

  “进来。”秦司傲遂道。

  漓儿见元钦进来,便对秦司傲说:“那我先退下了,元钦护院可能有事要跟你商量。”

  “好,千万别走远,我晚点就去找你。”秦司傲对她笑了笑。

  她点点头,立刻退了出去,站在院子里,她深吸口气,告诉自己不能哭、不能难过,更不要想他、恨他。

  他是秦府的大少爷,秦府对她恩重如山,无论如何她都不能恨他。

  转身看向他的书房,她又仰首望着远山的夕阳,心里不由一阵感伤。

  泪水淌下的瞬间,她赶紧步出东菲苑,回到自己的小房间,开始收拾包袱。

  明天就要走了,离开这个她待了十多年的地方,从今以后她又该去哪里?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