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爷好风流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大爷好风流 第7章(2)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漓儿痴痴的望着他,心中有着说不出的爱恋,虽然两人已有过肌肤之亲,但是她却有一种不切实际的感觉。

  “你说得跟老爷一摸一样。”她轻轻一笑。

  “什么意思?”他挑眉。

  “我去问过老爷,他告诉我的就是那样。”她掩嘴笑说。

  “你还跑去找我爷爷?”秦司傲很惊讶。

  “是呀!”

  “哦~~那表示你的胆子够大。”府中可没人敢这么做。

  “我也是为了要做出老爷爱吃的点心啊!”她望着他,很有信心地说:“大少爷,你放心,我一定会让你得到三个月的长假。”

  “那就拜托你了。”他眯眼望着她。

  她回以甜甜的笑容,但心底却苦涩的告诉自己,直到那时候她也该离开秦府、离开他,独自一个人生活了.

  “大少爷,你该去酒楼看看了,这里交给我就行,我不会偷懒的。”他一直待在她身边,会让她分心得厉害!

  “怎么?不喜欢我跟在身边?”她愈要他离开,他就愈不想走。

  “不是的大少爷,而是我……我需要专心。”她嗓音轻扬道:“时间所剩不多,不是吗?”

  “但不差这一时半刻。”

  他将她拉到面前,低头就要吻她。

  “别这样。”她闪过脸。

  “怎么了?”他也不想因私忘公,但实在是她甜美的滋味让他忘不了,只要看到她,就想一亲芳泽。

  “大少爷,我迟早要离开,你不要让我舍不得,求你……”他的趋近让她的理智完全崩解。

  “离开?为什么?”

  “等你得到长假,也是我要离开的时候。”说到这里,漓儿已控制不住的流下泪。

  “谁说要让你离开的?”他拉住她。

  “反正我也无法继续待在秦府。”

  “我会安排你的住处。”他瞬也不瞬的盯着她瞧。

  “大少爷?!”漓儿扬眉望着他,“是真的?”

  “当然是真的.”他宠溺一笑,揉揉她的脑袋,“别再胡思乱想了。”

  她欣喜的点点头,“那你快走吧!”

  “什么?”他拧起眉,“这样就想甩开我?”

  “那你是想——”

  “接续刚刚的吻。”说着,他便捧起她的脑袋,用力吻住她的小嘴,再度品尝她迷人的滋味。

  *

  漓儿接下来的几天,心情变得特别愉悦,连带点心也做得非常顺利。

  而等一会儿就是点心成绩揭晓的时刻。

  一开始她为了不想离开秦府,无法尽心去做而感到无奈;之后可以发挥所长,用心料理,若能让老爷子吃到喜欢的点心,这不也是她的期望?

  如今漓儿才发现,用心做出来的点心可以得到大少爷和老爷的认同,这才是最让人愉快的事。

  将要呈上的点心做好之后,漓儿便把它送进大少爷的书房。

  “大少爷,我要进来啰!”漓儿说了声便自动打开门,见他正埋首桌案忙碌着,“我是不是来的不是时候?”

  “不是。”他揉揉眉心,“只是酒楼的帐务有些问题,我已经找出来了。”

  “现在没问题了?那么可以尝尝我做的鳝鱼糊黄金塔啰!”她将点心端到他面前,“大少爷,这是给你的点心。”

  “这是最后一次了,对不对?”他望着她。

  “对,成不成就看它了。”

  “好,我试试。”秦司傲夹起一块入口,眸子一亮,“嗯……这味道真不错,比你以前做的都接近我爷爷描述的口味呢!”

  “真的吗?希望我们会成功。”听他这么说,对她而言是最大的鼓励,“那么现在就要请大少爷端去老爷的寝居了。”

  “好,我趁热送过去。”他端起盘子,趁她不注意的时候在她颊上印上一吻,“等我的好消息。”

  她摸摸自己的脸,害羞的点点头。

  他爽朗一笑,然后走出书房,直接走向秦怀佑的养生居。

  他先敲门两声,“爷爷,我是司傲。”

  “进来。”秦怀佑已坐在床头等着他来。

  秦司傲进入之后,便将手中的点心摆在他面前,“爷爷请用。”

  “你尝过了吧?”秦怀佑扬眉问道。

  “是的。”

  “你认为有几分像?”他看看这盘内的点心,眯眼望着秦司傲。

  “老实说,那道点心我只吃过一次,记忆已有些模糊。但这盘的味道我认为有个八分像,不过还是得由爷爷来评断。”他恭敬地说。

  “好,我尝尝。”

  他拿起筷子,先沾了下糊尝尝滋味,接着又夹了块进口中。

  秦司傲定定的看着爷爷的每一个细微反应,心口提得老高,“爷爷,到底怎么样?”

  “我说司傲。”他放下盘子望着孙子,“你真的希望有三个月的长假吗?”

  “我!”秦司傲拧起眉,“当然,为了秦宝酒楼,这些年来我几乎不曾休息过,所以我想放松一阵子。”

  “也是,你们几个真的太辛苦了。”秦怀佑说完后竟然闭上了眼。

  “爷爷!”秦司傲绷住身,心想难道点心做失败了?

  他一直静默的待在一旁,过了好一会儿才见爷爷张开眼,“我刚刚是在仔细品味那鳝鱼下肚的感觉……是这么的熟悉呀!你们成功了。”

  “真的?”秦司傲紧绷的情绪这才松缓下来,“谢谢爷爷。”

  “别谢我,我可是公平判决。”

  “可是爷爷,如果我和易乔他们全过了关,这一走,秦府的事业该怎么办?”身为长孙,他还是具有强烈的责任感。

  “哈……你还会想到这些,算不错了。”秦怀佑轻笑道,“难道你们身边都没有值得信赖的手下代劳吗?”

  “爷爷,我懂了。”秦司傲后退几步,“我先退下,爷爷您休息吧!”

  “我还要等其他人的点心呢!”他闭眼一笑,“能再度尝到梦寐以求的滋味,真是太美妙了。”

  秦司傲面带微笑地走了出去,在路上正好遇到端着点心来的秦易乔,于是拍拍他的肩,“看你的啰!”

  “大哥……”秦易乔转身想问他结果,可秦司傲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秦司傲急着回到东菲苑,就见漓儿站在那儿焦急地等待着。

  她远远看见他走来,迫不及待的奔向他,“大少爷,怎么样,结果可让老爷满意?”

  “你猜呢?”他笑容满面地说。

  漓儿望着他眼角的笑意,也跟着微笑,“不用说,一定成功了。”

  “你知道?”

  “当然了,看你的表情就明白了。”漓儿松口气又说:“这么说,你的愿望达成了?”

  “那要感谢你才是。”他拧拧她嫩白的腮帮子。

  “好痛。”她捂着脸,皱着眉问:“那你什么时候会出家门呢?”

  “嗯……不急,再过几天。”因为他还没想好该怎么安置她。

  “如果哪天离开了,一定要先告诉我。”她祈求的说。

  “放心,我不会闷声不响的离开,一定让你第一个知道。”秦司傲突然将她抱起。

  “啊?你要干嘛?”漓儿怕摔下来,直觉勾住他的颈,但又怕被人瞧见,脸儿直不知该往哪儿藏。

  “给你一份礼物。”秦司傲抱着她快步走回自己的寝房。

  “大少爷!”她心口发热.

  他将她搁在床上,“知道吗?这阵子我好想你……还有你的身子。”

  “我……”漓儿瞧见他眼底跳跃的火苗,害臊地道:“那你……你要温柔一点,上回好疼。”

  他撇嘴笑了,“你这丫头。”

  伸手将两旁的床幔放下,他立即俯身而下……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