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爷好风流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大爷好风流 第7章(1)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回到秦府时天色已暗,秦司傲将漓儿抱回自个儿房里。

  他望着她沉睡的模样,叹口气,“这女人还真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瞧瞧她身上还好,可是他的胸前……唉~~真是够了。

  秦司傲于是转往后面的澡间打算冲个澡。

  此时,半醺醉的漓儿缓缓张开眼,迷迷蒙蒙中竟发现自己身处一间陌生的房间!她立即酒醒大半,迅速坐了起来。

  “天,我的脑袋好沉,我到底在哪儿?”她四处看着,偏偏头晕脑胀的她眼前仍是一片地转天旋。

  下了床,脚才踩到地上就差点跌倒,这时她才想起先前在酒楼发生的事……糟,该不会是她喝太多了?

  原来醉了的感觉是这么难受!

  她扶着圆几左右看看,突然看见一扇门,应该是从那儿出去的吧?

  她努力稳住步子朝那扇门走去,将门一推——

  呃!是她眼花了吗?为什么她会看见一个裸身的男人在冲水?

  慢慢的,那男人转身,竟是大少爷的脸!

  天,她是怎么了?怎么可以幻想大少爷的裸身?

  捂着脸儿,漓儿猛摇头,再抬眼却见他还在面前,甚至对她绽出魔魅勾人的笑容……

  完了,难道这不是幻觉……

  “啊!”她终于意识到自己身处怎样的窘境,立刻回头夺门而逃。

  头晕脑眩的她,一路上跌跌撞撞的,好不容易才找到房门,推开门往外直奔——

  好不容易回到仆人房,秦司傲却跟着进来了!

  “大少爷……呃……你……你怎么来了?”天,他穿好衣裳了,动作还真快。

  “你怎么可以看了就跑?”他摇摇头,肆笑道:“害我冲个澡直战战兢兢的。”

  漓儿看他的脸,怎么都不像“战战兢兢”的呀!

  “对不起,我醉了,这才不小心闯进去。”她不得不让他进门,可是一想起刚才的昼面,一张脸就火红的烧起来。

  “我怎么知道你是真醉还是假醉?”秦司傲走近她,逼视她的眼,“不管了,我要你负责。”

  “什么?”她吓了跳,但是脑子仍不太灵光。

  见她一脸醺意,两颊还带着抹艳红,更增添几许诱人的娇羞。跟着,他便将她拉进怀里,笑望着她两枚直眨动的大眼。

  “傻瓜,你知不知道你这种眼神对一个男人来说是种撩拨?”他微笑地慢慢欺下脸。

  “什么?”漓儿没听懂他的话,直望着他俊逸的五官慢慢在她面前放大。在她还来不及反应之际,两办红唇已被他用力吻住。

  刹那间,她已完全无法动弹,彷似一只待宰的羔羊,正被一个狂肆的男人吞噬她的心、她的理智。

  “嗯……”她迷乱的倚在他怀中,喘息加剧。

  他孟浪地狂吻着她,品尝她口中还带着一丝酒味的甘蜜,微眩着他的心智,他情不自禁地抱起她,放在那张单薄的木床上,坐在床边望着她在床上不安蠕动的诱人模样。

  “大少爷……你……你这是?”脑子在一阵清楚、一阵混乱中游走,她的心变得好乱。

  “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深夜在一间房里,你说我想要怎么样?”他坐了下来,抚触她轻颤的红唇,眼底散发的腥红带着更多的欲色。

  她猛摇头,“不行,大少爷……”

  “嘘~~你还知道我是谁,那很好,表示你没醉死,对接下来要做的事不会天一亮就忘了吧?”他邪恶地说着。

  接下来要做的事?那该不会——

  她慌张的摇头,“不要,大少爷,你误会我的意思了。”

  望着她眼底的不安与紧张,他蓦然撇嘴笑了,“不管我有没有误会,你都是我的人了。”

  “不是……天!”她一紧张,脑子昏沉得更厉害,竟控制不住地朝他身上倒了去。

  “你这是投怀送抱吗?”秦司傲将她抱满怀,肆笑了声,转而压缚住她娇软颤抖的身子。

  “大少爷!”

  她张着一双脆弱的眸子,望进他火热的眸,只觉得自己抖得好厉害,而他身上的体温隐隐透过布料传进她皮肤里!

  好酥麻、好炽热……

  “漓儿,你的身子好香……”

  他掬起她一绺长发,放在鼻间嗅吻,大手轻轻抚上她优美的颈线。

  “呃!”她身子一绷。

  然而就在这时候,他竟将她的衣襟用力拉开,望着那粉绿色抹胸衬上白皙皮肤的美艳。

  他深吸口气,再也无法控制的解开她的肚兜。

  “别……大少爷……”她微启小嘴,在酒精的作用下已是意乱情迷。

  她不知道自己怎么了,浑身为何会这么热,而大少爷又为何要这么对她,但接着他竟俯身,张嘴含住其中一只红莓。

  “啊!”漓儿浑身一紧,脸蛋愈来愈红,呼吸也变得急促凌乱。

  她的小手紧抓着他的衣袖,光滑嫩白的身子瞬间覆上一层红晕,那双眼氤氲多情地望着他,轻扬的睫毛带着一抹无知的脆弱,带给秦司傲更大的刺激。

  “漓儿,没想到你这么的美!”

  他勾起她的下颚,望进她销魂的眼,体内那份激狂也愈来愈高亢……

  发现他的手来到她的腿间,漓儿有些慌了。“大少爷,你在做什么?”

  “我在爱你呀!”

  下一刻,趁着漓儿还恍神之时,他俯身压住她的身子,带领她冲向激情的尽头……

  *

  漓儿疲累的睡去,又在朦胧中转醒。

  无力地张开眼,她却看见秦司傲正对着她微笑着!

  “啊!”她心口一惊,想坐起身的同时,腿间的疼意让她霍然震住,昨晚那模模糊糊的印象立即闪进脑海。

  “完了。”她捂着脸,一股热从脚底窜到全身。

  “你怎么了?一起来不是乱吼乱叫,就是喊‘完了’。”他露出抹笑痕,望着她此刻迷人的模样。

  “你怎么会在这里?昨晚……昨晚是我作梦吧?”漓儿希望脑海中一幕幕暧昧的画面只是一场梦。

  “作梦?!你以为自己在作梦?”他勾起她的下颚,“傻丫头,你已经是我的女人了。”

  “什么?”她倒吸口气。

  “别这副样子,做我的女人很不错的。”他对她眨眨眼,随即坐起身,穿上外褂,“走吧!我们该去灶房了。”

  见他只穿着内衬,她赶紧别开脸,这才发现自己竟然什么都没穿!

  “老天。”她赶紧拉高被子,羞赧到不行。

  她怎么这么大意,刚刚不是糗毙了吗?而大少爷昨晚又为什么要这么对她?他不是喜欢兰玥姑娘吗?

  “怎么了?为什么还不穿?”他回头笑睨着她羞怯的模样。

  “你先出去!”她噘着小嘴。

  “你还真是。”他笑着摇摇头,先行走了出去。

  直到听见门扉关上的声音,她才抬头望着房门,虽然昨夜她喝多了,但依稀记得当时的情景,那一幕幕画面让她的脸儿覆上层层红云,她已不知道以后还有什么脸见他。

  可是他依然是大少爷,她还是得去灶房做点心啊!

  起身将衣裳穿上后,她便来到灶房,就见少爷站在那儿,望着她昨晚试做的几个点心。

  “嗯……有用心就是不一样,味道愈来愈接近了。”他听见她进屋的脚步声,回头对她魅笑。

  “真的吗?有进步了?”好不容易听他这么说,漓儿开心的走过去,“那你觉得糊的味道呢?哪个好?”

  “第二种最好,但是甜味不是这么呛,而是轻一点。”他解释着,话语中带着些许魅力。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