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爷好风流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大爷好风流 第6章(2)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与老人们道别后,漓儿便和秦司傲步出乌巷。

  途中,她鼓起勇气对他说:“大少爷,你刚才也听见那件事了吧!不知……不知你愿不愿意帮周爷爷?”有能力帮助周爷爷的就只有他了,漓儿并不想失去这机会。

  “我是可以帮忙,但是——你知道我是个生意人吧?”他话中有话道。

  “什么意思?”

  “就是凡事不能吃亏,所以我们就当成生意来谈好了。”他俯身望进她那双懵懂的眼。

  “谈生意?”她愈听愈不明白。

  “也就是一种交易,我可以帮周爷爷买药,直到老人家的病痊愈为止,但你得认真的帮我做点心,如果让我察觉你偷懒的话,交易立刻停止。”他一字字慢慢的说,希望她能听得清楚。

  漓儿重重闭上眼,像是下了很大的决心,“好,我答应你。”为了救周爷爷,她愿意牺牲自己。

  可不知怎地,答应之后,漓儿竟然觉得胸口好闷,随即抚着胸口直奔秦府的方向。

  秦司傲明白她此刻的心情,但他却不得不这么做呀!

  *

  漓儿待在厨房里,专心做着「鳝鱼糊黄金塔”,只是她过去也并非全然不用心,而是对荤食压根没辙。

  为此,她特地前往老爷的寝居。

  “老爷,打扰了,有些事我想问您。”漓儿在他床边行礼道。

  “是关于点心的事吗?”秦怀佑微微张开眼。“你就问吧!”

  “您说这鳝鱼糊要微酸带甜,却不要甜中带酸,肉质要嫩,糊要有点稠又不要太稠。”她指着纸上所写。

  “是啊!怎么了吗?”

  “老爷……我实在做不出这口感,能换一道点心吗?任何素食都行。”她软软恳求道。

  “菜单既然公布了,你也抽到这道点心,就不能更改。”秦怀佑笑望着她,“漓儿,我记得你本来是在灶房里干活的是吗?”

  “对。”

  “那么应该对料理很拿手才是,我所写下的口感虽然有矛盾之处,但也有重有轻,你自己衡量吧!”他语重心长地道。

  “有重有轻?”她沉吟着。

  “没错,我累了,你下去吧!”秦怀佑说完后,便躺了下来。

  “老爷,那您休息,我退下了。”她微皱着眉离开老爷的寝居,一路上不停想着他刚刚所说的话。

  “咦?!”她突然顿住脚步,眼睛一亮,“老爷该不会是这个意思吧?”主意一定,她立刻往东菲苑而去。

  到了东菲苑的灶房,她先从鳝鱼的肉质下手,每每有了心得,就不忘拿笔墨写下;再来就是糊的味道与黏稠度……就这么一直过了晚膳时间,她都忘了去用膳。

  一整天没看见她的秦司傲终于找到了厨房,在门边站了好久,发现这丫头居然忙得连看他一眼都没!

  呵!这丫头一用起心来竟连饭都不吃了!

  “咳咳……”他轻咳了两声。

  她这才意识到旁边有人,赶紧回头,“大少爷,你是什么时候来的?”

  “没想到你居然忽略我到这种程度!”他轻哼两声,“不饿?”

  “饿……”她蓦地走到窗边,看看外头暗沉的天色,“已经很晚了吗?”

  “早过了晚膳时间。”他没好气的说。

  “真的!”她望着他说:“你脸色怎么这么难看?我可没偷懒,从午后我就一直待在这里做点心。”

  “我没要你这么卖命,快去吃饭。”他催着她。

  “可时间剩没几天了,我得加把劲。”她就快要抓住味道,这一走又得重来一次。

  “不急于一时。”他受不了了,猛抓住她的手就往外带。

  “大少爷……”走了一段路后,她不得不甩开他,“这时候饭菜也都没了,去也是白去。”

  “那就去秦宝酒楼吃。”

  他将她强行带出府邸,往秦宝酒楼迈进.

  一踏入酒楼,他立刻对掌柜说:“把好菜好酒端出来。”

  “马上送上。”掌柜一见是老板,立刻亲自来招呼.

  饭菜很快的送上,还有一壶酒,“秦老板,这些够吗?还需要什么尽管吩咐。”

  “我们才两个人,这些够了。”他看着还不肯拿筷子的漓儿,“别闹别扭了,快吃呀!”

  她噘起小嘴儿,“是。”

  吃了几口后,她问:“大少爷,你在府中还没用过晚膳吗?”

  “用过了。”他轻轻扯笑。

  “那你为什么还叫这么多菜?”天……这一堆菜,她怎么吃得下?

  “放心,我食量好得很.”他很快地又爬了半碗饭,又倒了杯好酒,边吃边喝,好不畅快。

  “果然食量好!”既然如此,她也不好说什么,继续夹菜吃,“酒楼的菜真可口。”

  “那还用说,我虽然不懂料理,但是我这张嘴可挑了。”他瞅着她笑说:“如果爱吃,以后我可以包一些回去给你吃。”

  “不……不用。”他这些话,让她心口蓦然一撞。

  “别客气,因为你在我心底是与众不同的。”他说的是真心话,只是真心话通常不让人采信。

  “嗄?”她赶紧低着脑袋,双颊烧红了。

  “呵!你真有意思,快吃吧!”

  这时,外面突起骚动,掌柜出去探探后立刻奔回来,“秦老板,迎春院的张熊来找你了,正好元钦也来了,将他挡在外头。”

  “张熊?”

  “对,好像是为了兰玥姑娘来的。”掌柜压低嗓,但还是让漓儿听见了。

  “我出去看看。”秦司傲放下碗筷,立刻走了出去。

  漓儿心急的站起,正想跟出去却被掌柜挡住,“姑娘,你别出去。”

  “发生什么事了?”

  “没事,不过是女人的事。”掌柜尴尬笑笑。

  “哦……”漓儿颓丧的坐下,一想起兰玥,她心口居然会莫名发酸。看见桌上的酒壶,她立刻拿起倒了杯,学秦司傲的方式一饮而尽。

  “咳……怎么那么难喝。”她连咳了好几声,但是一会儿后,那微醺的感觉似乎还不错,于是她又忍着喝了好几杯。

  掌柜回到柜枱忙着,压根没发现漓儿已醉了。

  秦司傲处理完之后走进酒楼,掌柜立即上前问道:“秦老板,没事了吧?”

  “没事,张熊喝醉了,道理讲不听就给了他一拳,元钦已经背他回去。”秦司傲说完,才步回座位,赫然发现漓儿已将一整壶酒都喝完了,整个人摇摇晃晃的。

  她笑咪咪的看着他,“大少爷……这酒好喝,喝了会飘呢……”

  “你在搞什么鬼?”他没想到她居然这么猛,将这壶烈酒全灌下肚。

  “我的心底好不舒服,人家都说酒是解药,我才想尝尝的。”她眯眸笑望着他。

  “解药?对你而言是毒药!没想到你真喝光了,服了你。”他拿起空酒壶摇了摇。

  没辙了,他只好将她抱起,直往外走,“你这丫头,真该打你一顿。”

  “大少爷……”她难受的掩着口,“我好想吐。”

  “拜托,你行行好,给我忍着点。”他瞪大眼,警告着,“不准吐,不……小心我的——”

  话还没说完,漓儿便呕了声,吐得他一身,身上的高级丝绸已是惨不忍睹,还散发出难闻的气味……

  天,这情况岂是一个“惨”字了得?

  秦司傲无奈摇摇头,只能憋着气,快速将她抱回秦府。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