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爷好风流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大爷好风流 第6章(1)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于大夫为漓儿扎了针后便离开了。

  不一会儿漓儿果真转醒,才张开眼,她便看见秦司傲那对犀锐的眸子正望着她,有一瞬间,她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大少爷!”她想起身,却使不上力。

  “你今天怎么了?生我的气也不能不做点心吧!”他坐在床畔,眯起眸瞧着她那副病恹恹的模样。

  “我……”她摇摇脑袋,压根忘了自己是怎么了。

  “昨天撂下狠话说不做就真的不做了?”他俯身半眯着眸望她,“原来你脾气扭起来是这么可怕。”

  “我不是故意的。”她虽然发了烧,但还不至于忘了昨晚的事,昨晚真是她太激动,才会说出那种话。

  “算了,冲着那些木村甘果,我原谅你了。”秦司傲绝魅一笑。

  “嗄?!”她没想到他会知道那件事,顿时烧热了双颊,不知如何自圆其说,“老天,真的好丢脸。”

  “怎么会丢脸呢?”他伸手摸摸她的发。

  她羞赧地抬头偷偷望着他,“我已经好多了,可以去做点心了。”

  “不急,等你病好了再做吧!”他笑睨着她,轻叹口气,“你从一开始就状况不断,真不知拿你怎么办才好。”

  “那你何不放弃?”她真的不想离开秦府。

  “我不能放弃,因为我需要那三个月的时间。”一想起那件事,他的语气就转为急躁,任谁都听得出他的认真。

  “大少爷,你怎么了?”她眨着大眼。

  “没什么?”他叹口气。

  就在这时候,小厮在门口喊道:“大少爷,药已经煎好了。”

  “端进来吧!”

  “是。”小厮将汤药端进去后,便将它交给秦司傲,随即退下。

  秦司傲先将汤药摆在桌上,然后扶她坐起,“把这些汤药喝了,你很快就会好起来。”

  漓儿这辈子最怕喝药,一闻到药味便涌上一股呕意,“求求你,我能不能不要喝那个东西?”

  “不喝怎么会好呢?”他硬逼着她喝。

  “可是我真的不想喝。”漓儿捂着嘴,直摇着脑袋,“逼我喝的话,我一定会吐出来。”

  “那我命人送糖糕过来,总可以吧?”想他秦司傲还是头一次这么伺候一个人,而且还是个婢女。

  “我还是不要。”她情急之下道:“这样好了,我去煮些姜汁或艾草茶来喝,我打小就这样治风寒的。”

  听见她的推托之辞,他不禁又起怒火,“不准,快把药喝了,不喝的话,我会想办法让你喝!”

  漓儿惊疑的往后挪了挪,直摇着脑袋,“别……”

  “那就快喝,否则就要凉了。”他索性将药碗递到她唇边。

  一闻到药味,她的眼泪就飙了出来。

  秦司傲仰首轻噫了声,盯着她那双欲泣的双眸,“我看只好这么做了。”

  说完,他竟拿起碗喝了口汤药,然后将她往怀里一带,低头含住她的小嘴,将口中的汤药哺入她口中!

  漓儿张大眸子,傻傻的望着贴近自己的俊魅五官。

  此刻,他的脸好清楚、好清楚,明明白白的映在眼前,摄了她的魂,也同时让她忘了自己正吞下难以下咽的苦涩汤药……

  就这样连续三次,他终于将一碗汤药全部哺给了她。

  漓儿也因而莫名其妙的将汤药喝下肚。

  “这样不是喝完了?”他扯出一抹笑痕,“你还真奇怪,乖乖喝不要,却要我这么喂。”

  “我没要你喂我。”回了神,她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怎么搞的,她为何净做些丢脸的事?

  “那么你不肯喝药汤,是不是打算让自己病得更重,彻底逃开你不想面对的事?”秦司傲压低嗓说:“就算再不想离开秦府,你也必须努力做出点心。”

  闻言,她心底一阵泛酸,凝聚在眼角的泪就要坠下。

  她重新钻进被窝内,“大少爷,我好累、好倦,你先出去吧!”

  *

  连续休养几天,漓儿的病情已好转。

  看着外头艳阳高照的天气,她突然想起请刘婶帮她晒的香肠,于是打算前往灶房。

  远远的,她就见刘婶做着以往每天都会做的事,不由想起这些年与她一块儿忙碌的情景。

  她真的好想回到以前的生活啊!

  “刘婶。”她在门外轻唤。

  “漓儿,你来了!病好些吗?”刘婶一见是她,立刻走过来,关切地问着。

  “好多了。”漓儿对她甜甜一笑。

  “那就好,对了,你来这里是……”刘婶拉她进去,“有没有先跟大少爷说呀?免得他又找不到你。”

  “呃……其实我已经好些天没看见他了。”那天他一气之下离开仆人房后,也就不曾再来看她。

  “什么?这是真的吗?”刘婶感觉得出她的心思,可又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她。

  “嗯……”她有点悲伤的说:“不过没关系,我还比较喜欢这样。”

  “那你现在可以回来吗?还是仍要待在东菲苑?”大少爷这么做是放弃了?或是还要继续做点心?实在让人猜不透。

  她耸耸肩,强颜欢笑地说:“我也不知道,但是我还是得去东菲苑一趟。”

  “也对,在大少爷还没有喊停之前,你还是得待在那里。”刘婶望着她略带憔悴的小脸,“怎么了?看你的模样,是不是病还没好?”

  “不,我已经完全好了。”漓儿深吸口气,让脸上的笑容更自然,“对了刘婶,我生病那阵子麻烦你帮我晒的香肠,晒好了没?”

  “好了好了,前两天阳光充足,晒得可香了。”刘婶走到碗柜边,将用草纸包好的香肠拿给她,“现在要去乌巷吗?”

  “对,我想趁新鲜拿过去,谢谢刘婶。”

  “那你快去吧!路上小心。”

  “我会的。”漓儿赶紧离开厨房,准备前往乌巷。

  当她来到前院,却不期然地与秦司傲遇上,她先是怔了下,接着朝他屈膝行礼,“大少爷早。”

  “你的病好了?”他这阵子趁采购食材之时,暗地去调查了一些事,果真这一切就如元钦当初所猜测。

  不过说也奇怪,离家的这几天,他一颗心竟直惦着这个不听话的小婢女,担心她可有吃好、睡好?病情是否已好转?

  “是的,漓儿已经完全好了。”她扬眉偷觑他。

  “手里拿的是什么?”他双臂抱胸,用下巴比比她怀里的东西。

  “香肠。”

  “怎么又是香肠,你这么爱吃香肠?”他随口问道。

  “不是我要吃的,我是要送去给乌巷的老人家。”她赶紧摇摇头。“大少爷,请给我一点时间,我去去就回来。”

  “瞧你脸色似乎还不是很好,干脆我跟你一块儿去好了。”他摇摇纸扇,“走吧!”说完便先行往大门外走去。

  漓儿见他走了,也只好跟着。

  一路上她想了好久,终于说出心底的话,“大少爷,上次你送我的珍珠链,我想还你。”

  “那东西已经是你的,随你怎么处置,但就是不准还我。”

  “可是——”

  “再说我可是会将那摊子上的首饰全部买下送你。”他这话还真是吓了她一跳,接下来她什么话都不敢再说。

  到了乌巷后,漓儿立即挂着笑容跑了进去,    “李奶奶、江爷爷……我来了……”

  “漓儿,是你呀!”几个老人家正好在院子里闲聊。

  “奶奶,我带了香肠给你们。”漓儿先将香肠放进屋里,“大家分来吃喔!”

  “漓儿,真的谢谢你,咱们非亲非故,你却一直照顾着我们几个老人。”江爷爷哑着嗓对她道谢。

  “别这么说,能为你们做点事,我也很开心呢!”

  李奶奶笑着拍拍她的手。

  漓儿扬眉望着他们脸上带着愁意的笑容,便问:“看你们似乎有心事,是不是发生什么事了?”

  他们摇摇头,却一句话也不说。

  漓儿不解地看看他们,发现周爷爷居然不在,“对了,周爷爷呢?怎么没看见他的人?”

  “他……”李奶奶忍不住红了眼眶,“他得了重病,听大夫说医治他的药很昂贵,我们完全没办法……”

  “要多少银子?”漓儿问道。

  “一天一两。”

  “天!”漓儿的薪俸也不过才一个月三两呀!

  “漓儿,你就别为这事伤脑筋了。”李奶奶摇头一叹,“这事也只能听天由命了。”

  漓儿咬咬唇,回头看了一直沉默不语站在门口的秦司傲一眼,便对他们说:“这事我会想想办法,我先回去了。”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