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爷好风流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大爷好风流 第5章(2)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漓儿诧异地看着他森严的表情,好像已迫不及待的想赶她离开秦府,难道她真的做了什么让他难以忍受的事吗?

  既然如此,他昨天又何必赠她珍珠链,难道这不过是他想收买她的代价?

  “大少爷,我已决定这辈子都要待在秦府,所以我不会再做点心了。”

  漓儿像是受了刺激,一说完就奔出灶房。

  她激烈的反应让秦司傲大感意外。

  撇嘴一笑,他摇摇头说:“没想到这丫头挺倔的。”

  他叹口气起身,跟着走到外头,望着天上突转阴沉的天气,像是要下雨了。

  随即,他又想起了元钦,那家伙前往釜义镇查探消息很久了,却连半点回音都没有,到底是怎么回事?

  *

  漓儿果真大胆,她真的罢工了!

  直到日上三竿还不见她来到东菲苑的灶房,秦司傲正想去找她,却瞧见元钦回来了!

  “大少爷,真对不住,我回来晚了。”元钦一入府便到东菲苑向秦司傲请罪。

  “你终于回来了!知道我等你多久了?”秦司傲嘴上虽这么说,心底却是松了口气。

  “因为找人绕了段远路。”

  “走,到我的书房慢慢说。”两人便前往书房。

  一入内,秦司傲先坐下,“你也坐,把详细情形告诉我。”

  “是这样的,我已经得到消息了。”元钦拱手道:“他叫张魁扬,以前……以前跟夫人有过一段情。”

  “你确定是他干的?”秦司傲眯起眸。

  “我确定,当年这件事闹得非常大,是老爷子想尽办法运用关系才平息下来,就连张魁扬的儿子都承认此事。”

  “我爷爷居然放任一名凶手逍遥法外!”这些年来他一心想为娘报仇,却始终受到爷爷的阻拦。

  他知道爷爷这么做,全然是为了秦家的名誉,不希望家中出了红杏女一事宣扬出去。因此,才将这件事压下来,更不许他们传扬开来,可是冤死的娘和事后自尽身亡的爹,又有谁来替他们申冤?

  而爷爷聪明的利用秦家事业压在他们肩头,让他们走不开身,所以他才亟需这三个月的时间去做他隐忍好几年的事。

  “那人现在还住在釜义镇?”

  “前阵子还在,但是最近突然消失,不知去向。”元钦回道:“我已找过他可能藏身的地方,仍是一无所获。”

  “这么说,那他听到什么消息,躲起来了?”

  “虽然躲了起来,但我猜测他从未离开过釜义镇。”

  “还真是刁钻。”秦司傲冷哼。

  “大少爷放心,确切的地点我会想办法查出。”元钦突然想到什么便说:“对了大少爷,有件事不知道是不是巧合?”

  “什么事?”

  “听说他有个侄女,同样下落不明,据他的邻居所言,她的手背上有个紫色胎记,这不是跟……”

  秦司傲眉心皱紧,隔了好一会儿才说:“好,我会去查探。”

  “还有件事我想先说说。”元钦望着他,担心他积怨太深会做出后悔的事来。

  “你说吧!”

  “我觉得老爷子虽然顾虑太多,但也并非是错,如果你报了仇,不也得付出代价?”元钦打从心底担心他呀!

  “只要他死,我不惜付出任何代价。”秦司傲嘴角画开一丝冷笑。

  元钦望着主子绽放的笑痕……没错,这的确像他,在笑容的背后总带了抹让人猜不透的沉重。

  “少爷……”

  “别再说了。”秦司傲知道他还想说什么,但他现在什么都听不下去。

  “是。对了,我进府时听管家说老爷子要少爷们监督小婢做点心的事,不知大少爷进行的如何?”元钦转移话题.

  “并不颐利。”提起这事,就不免让他想起漓儿那丫头。

  “怎么说?那位婢女不擅料理?”

  “也不是。”这事说来话长。

  “那是……”

  “她居然敢跟我闹脾气,不做了。”秦司傲揉了揉眉心,“算了,想到她就头疼。”

  “虽然我不明白发生什么事,但是听大少爷这么说,看来是必须加把劲了。”元钦想了想。

  “是呀!我是该加把劲了,你也累了,先下去歇着吧!”秦司傲不正打算去找那个性子执拗的婢女吗?

  “奸,那我先退下了。”元钦站起,朝他点点头之后便离开书房。

  秦司傲闭眼想着他刚刚所报告的一切,无论如何他一定要瞒着爷爷处理这件事,而目前唯一的办法就只能靠“她”,唯有她可以帮助他得到三个月时间。

  他直接来到刘婶的灶房,里里外外找了遍,“刘婶,漓儿呢?”

  “大少爷?!漓儿没去你那儿吗?”刘婶一脸诧异,显然连她也不知道漓儿在哪?

  “你是说她今天没来你这儿?”他眉心紧锁。

  “对呀!我这两天都没见过她,以为她正在忙着做点心。”刘婶走到门边,对秦司傲关切地说:“大少爷,她不会有事的,你别担心呀!”

  “谁担心她了?”他不肯承认。

  “是我说错了。”刘婶立即垂下脑袋,“要不要我去找找看?”

  “不用,我自己去就成。”说着,秦司傲便直接走向仆人房,敲着漓儿的房门,“唐漓儿,你在里面吗?今天你是怎么搞的?居然没来东菲苑!”

  在外头吼了半天,却没听见她应声,他再也无法忍耐的说道:“你再不开门,我就要进去了。”

  说完后,他用力将门撞开,但却看见躺在床上动也不动的漓儿!

  他眸心一紧,“没想到你还会赖床!”

  迅速走过去,望着她苍白的小脸,秦司傲顿觉不对劲的抚上她的额,“天,怎么这么烫?”

  他随即摇摇她的肩,“唐漓儿,你有知觉的话就张开眼,快张开眼!”

  漓儿仍一动也不动.这时他大感不妙,连忙到屋子外喊道:“来人……快来人哪!”

  “大少爷,发生什么事了?”一名小厮跑了进来。

  “快去请大夫来,快!”他急促地说。

  “是。”小厮立刻听命行事。

  秦司傲只能寸步不移的待在她身边,紧皱双眉看着脸色苍白的她。

  打从他们四兄弟很小的时候,她娘便红杏出墙,离开秦府、抛下丈夫、孩子,在外头与不同的男人厮混,最后却死在姘头手里。

  为此,他对女人失去信心,总是留连花丛,从不付出真情,或许是潜意识想要报复娘的恶意遗弃!

  只不过……娘还是娘,娘的冤死,他还是得查出来!

  但如今,她却遇到这小婢,这个看似怯柔却又异常别扭的小女人,竟让他无法像以往对待其他姑娘一样,仅是玩玩就算了。

  瞧她这副憔悴的模样,秦司傲又忍不住碎念道:“真是的,你是怎么搞的?为什么把自己弄成这样?”

  情不自禁地伸手摸摸她的小脸,突然,他的眼角余光看见搁在墙角的柑橘……那不是木村甘果吗?

  她怎么会有这东西?

  就在他疑惑之际,大夫来了,他立刻起身,“大夫,快帮她看看,为什么她毫无反应?”

  “好,让老夫看看。”于大夫坐在床沿,替她把了把脉,下一会儿才对秦司傲说道:“这位姑娘受了风寒,看样子像是昨晚淋了雨,瞧她衣裳还未干呢!”

  “淋雨!”秦司傲眉一蹙。

  “是呀!这几日天气不稳定,昨晚又下了雨,很容易受寒。”

  一旁的小厮随即说道:“对了,昨晚漓儿突然说要去木村草原,回来时还捧了一大堆柑橘,我想她会不会是为了大少爷做甘果呢?”

  秦司傲听得心口瞬提,“你指的就是那些?”

  小厮依他的手势看过去,“没错,就是那个篮子装着的。”

  秦司傲闭上眼,轻逸了口气,转而问大夫,“她的情况如何?什么时候才会醒来?”

  “大少爷放心,只要为她扎个针,应该很快就会醒来,等会儿我会开个药方,要让她按时服用才是。”

  “多谢大夫。”秦司傲见她一直闭着眼,内心的焦虑也变得更深了。

  漓儿,快醒来吧!既然要为我做那些,那你就为了我清醒吧!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