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爷好风流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大爷好风流 第5章(1)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离开秦宝酒楼,秦司傲与唐漓儿一起往秦府的方向走。

  走了好一段路后,秦司傲停下脚步,转身对她露出一抹幽魅笑意,“刚刚你躲在门外很久了?”

  “对不起,我不是有意偷听。”她别开脸。

  “无妨。”他一对深眸吊诡的眯起。

  “大少爷为何要停在这里,我们不是该回府了?”是呀!她有没有听见什么对他而言都无所谓,因为她终究是个婢女。

  “因为你很多话都还没跟我说清楚。”他凝睇她那张突转沉默的小脸。

  “什么?”她不解。

  “刚刚你说你清楚我要对你说什么,我倒很想知道是什么?”他眉眼荡开笑意,“因为连我自己都不知道。”

  “你想说……你这丫头干嘛这么多事?”她吸吸鼻子,“大少爷,其实我只是……只是……”

  “只是喜欢上我?不,应该说是爱上我了,所以担心我一天没回府是不是发生什么事了?”他那双漆黑的眼揉入一分魔魅笑意。

  她赶紧垂下脸,顿觉心情好乱,她不想否认,却又不能承认。

  “我没有。”她直摇头。

  “真的没有吗?”他用力握住她的肩,不容许她违背自己的良心说话。

  “大少爷,别这样。”她不自在地避开他的触碰,“如果你不愿意走,那我先回府了。”

  “你这丫头,当真生气了?”秦司傲笑着摇摇头,“好,那我们先回去吧!灶房锅里应该还有剩下的木耳莲子汤,我今天真的什么都没吃,饿坏了。”

  漓儿并不相信他的话,但谁要他是大少爷呢?也只好依他的意思,回到东菲苑的灶房,这时锅里的确还剩下大约一碗的汤,她重新热汤之后盛给他。

  “大少爷请慢用,我先回去了。”

  “我可是一整天没吃,你以为光一碗汤就可以满足我?”秦司傲笑咪咪地对她眨着眼。

  “那么你还想吃什么?”她想了想问。

  “就……随意来几盘小菜,最好再下碗面。”他还给她不少的工作。

  “已经很晚了,刚刚你应该在酒楼就先吃了。”她噘唇睨着他,真不明白他为什么有东西吃的时候不吃,偏要回来刁难她!

  “这么说你还嫌我麻烦了?”他发现她眼底闪现的愠色,撇嘴笑丁笑,“既然不高兴做饭给我吃,那就省下吧!”

  “奴婢不敢。”无奈的她,只好鼓着腮走到灶边,从柜子里找来一些剩下的青菜和鸡蛋,随意做了两样小菜,并下了碗面端上,“大少爷,厨房里没有多余的食材,就只有这些了。”

  “没关系,有就好。”他拿起筷子,吃了口面,“说真的,你除了搞不好鳝鱼外,其他料理都做得挺不错的。”

  “大少爷喜欢就好。”漓儿站在一旁,安分的听命。

  “还有木耳莲子汤也非常入味,莲子软硬适中。”见她板着张脸,秦司傲的笑纹勾深,刻意想逗弄她。

  “大少爷,吃饱了吗?”漓儿只想回房好好痛哭一场,“我想回房了。”

  “怎么?心里难过?想回房去好好哭一场?”他像是能读出她的心思,每说一句话都可以猜中她的想法,让漓儿更觉无地自容。

  “我才没有。”捂着脸,漓儿再也待不下去地转身奔出厨房,直接回到她的房间。

  坐在床畔,她的呼吸浅促,心口直弹跳个不停,不禁喃喃自语,“好可怕,他怎么知道我心底在想什么?”

  秦司傲,他究竟是个什么样的男人?花花大少?风流才子?

  摇摇头,漓儿不禁逸出抹苦笑,自嘲地说:“明知道他是这样的本性,为什么我还要故意忽略呢?”

  这么说来,她活该被伤害,活该下不了台。

  叩叩——

  突然间,她的房门被敲了两下,将她凌乱的思绪给拉了回来。

  这么晚了,会是谁呢?

  走到门边将门拉开,她愕然望着眼前的男人,“大……大少爷,你怎么来了?是还饿吗?那我——”

  “我吃饱了。”秦司傲靠在门边,却没进去,“你呢?”

  “我?!”

  “哭过后,心情好些没?”他望着她的眼,“早说了,哭红眼可丑了。”

  “你别再说了。”她捂着耳朵直摇头,“我很好、真的很好,我也没哭,如果没事的话,我想睡了。”

  “我马上就走,只是想拿样东西给你。”他撇嘴一笑,从腰袋里拿出一只珍珠炼,“这个给你。”

  “这是?”这珍珠匀润光滑,就算她这种不识货的人也能看出它的亮泽与众不同。

  “是送你的。”他撇撇嘴。

  “送我!”她无法接受地摇头,“我不需要,大少爷还是送给别人吧!”

  秦司傲笑容一收,挑眉冷睇着她那张倔强的小脸,“那你认为要送给谁呢?”

  “奴婢怎么知道?我想你可以赠送的对象应该很多。”她可不是刚刚那位兰玥姑娘,一笔银子或一样首饰就可以开心又满足。

  这种感觉反而会让她觉得自己只是个可以随意打发的女人!

  他眯起眸,似乎有点懂了,“你以为我将你当成什么样的人了?”

  漓儿别开脸不说话。

  “把你当成和兰玥一样的女人?”他替她说了。

  “我……”

  “算了,我不管你怎么想,这东西就已经是你的了。”他打开她的手,将那串珍珠往她手心一搁,“要怎么处理都随你意了。”说完,他又凝注她一眼后,便不再多言的离开了。

  漓儿看着手中的珍珠,真不知道该怎么处理,实在不懂大少爷为什么硬要把这串珍珠送给她?

  可知这对她而言仿佛就是个烫手山芋呀!

  *

  翌日一早,漓儿拎着去街上买来的食材,正要返回东菲苑,这时候秦伟翰又来到她面前。

  她微蹙眉心,有意闪避,却已来不及。

  “漓儿姑娘,你不必躲我。”

  “我并没躲你,只是有点不自在。”发现他眼底闪烁的精锐光芒,害她的目光都不知该摆哪儿了。

  “我要回去了。”秦伟翰摇摇头,见她这么畏惧自己,着实感到心痛,“既然你不肯跟我走,我只好自己回去了。”

  “少爷,你要回去了?”赫然听见这消息,漓儿才敢正视他。

  “对,爷爷的身体似乎还不错,我和我爹要回去了。以后我会经常过来,看我爷爷也看看你。”说真的,他还真舍不得她。

  “我只是个小婢女,少爷不必惦记我。”

  “可我就是忘不了你。”他执着地说道。

  “少爷!”她忍不住喊道。

  “奸好,我不说就是,这是我住的地方,如果哪天无路可去,可以来找我。”秦伟翰将一张字条交给她。

  “我不会无路可去。”她摇摇头,谢绝他的好意。

  “是这样吗?昨天晚上在秦宝酒楼的事我全看见了。”他眯起眸,“你亲眼见识到我堂哥的风流,还不死心?”

  “他……他风不风流与我无关,倒是你怎么可以跟踪我?”关于这点,漓儿就非常不满了。

  他一脸错愕,“漓儿姑娘,你误会我了,当时我因为心情不好,才去那儿喝酒解闷。”

  “是吗?”

  “那时候我在二楼厢房,也就是在我堂哥的隔壁房内,所以你没看见我。”他叹口气,“没想到你就这么不相信我?”

  “对不起少爷,是我误会你了。”她赶紧说。

  “那么你还是收下,又不吃亏。”将那张写着他住所地点的字条硬是塞进她手中,不舍的对她说:“那我走了。”

  “少爷慢走。”她朝他曲膝道别。

  直见他走远后,漓儿才摊开手上的字条,眉头不禁深锁。

  没想到这么丢脸的事,竟然让这么多人瞧见……唐漓儿,你该醒醒,不该再做这种不切实际的梦了.

  提着东西进入东菲苑的灶房,她才将食材洗好、准备好,便见秦司傲走进里头。

  “大少爷!”她望着他,“你怎么这么早呢?”

  “我二伯父一早就离开,刚刚才送他们上马车。”他睨着她,“刚刚我堂弟交给你什么?”

  她吃了一惊,“你看见了?”

  “对,为了不打扰你们亲密的道别,所以我没过去。”他坐进椅中,已不再追问她刚刚那件事。

  倒是漓儿梗在心中觉得不舒服,最后还是招了,“少爷给我他的住所。”

  “他的住所?!”秦司傲霍然发出笑声,“那家伙还不死心吗?而你就收下了?打算有天去找他?”

  “我是收下,但我没那个意思。”大少爷今儿个吃错药了吗?怎么说起话来呛味十足?

  “随你了。”他瞅着她,表情有着从未有过的严肃,“今天我来这儿,是想尝尝你调配的糊,快用心做。”

  “是。”漓儿抬眼看了眼他平静无波的表情后,便走到灶边,准备好用具,最后调了三种糊。

  虽然只是三种,却耗费了将近一个时辰,她很意外大少爷竟从头到尾都不曾离开过椅子!

  他既不催促也不埋怨,但是他一直在旁边盯着,让她慌乱又心急。

  “大少爷,我调好了。”漓儿将三种糊搁在他面前。

  他点点头,拿起调羹,每种都舀了些尝尝。忍不住摇摇头说:“都不行,再做一次。”

  “什么?都不行!”

  “对,我爷爷喜欢吃的鳝鱼糊我曾尝过,知道那种味道,你难道不觉得跟他描述的完全不同?”他目光犀利的看着她。

  “其实我也知道,就是抓不住那味道。”她噘起唇。

  “是抓不住还是不用心?”

  “我……”

  “我问过我爷爷,他还是坚持要做到承诺。”他睇着她,“这样的话,你还会尽心做好这份点心吗?”

  漓儿因他的话完全慌了,以为经过大少爷的游说,老爷可以留她在府中,没想到结果还是一样。

  “真搞不懂你干嘛要这么坚持?如果真的重获自由,你就可以离开去找我表弟呀!”他的目光陡变凌厉,故意这么说。

  “我根本没有这个意思,你为什么要这么想?”漓儿忍不住反驳他。

  “因为你的表现就是这样。”很好,这丫头懂得回嘴了。对,这才是正常的。

  他不喜欢她一直以来唯唯诺诺的态度,仿佛让她生畏的就只是“秦府大少爷”的身分,其他什么都不是。

  “不管是不是,我都希望你乖乖去做,即便一定要离开秦府,真找不到去处,我也会帮你安排。”他挑眉看她,“我一定要得到那三个月的长假。”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