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爷好风流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大爷好风流 第4章(2)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担心我会欺负你?”秦司傲低头强迫性地要她看着自己,那火热的眸心、深沉的男性气味直触动着她的心。

  漓儿倒吸口气,“我……我还没调糊让您尝呢!”

  “手都受伤了,就不需要调什么糊了。”他深邃的眼直勾勾望着她轻轻颤动的诱人红唇.

  “可——”

  漓儿话还没说出口,秦司傲便俯身攫住她柔嫩的红唇,握在她腰间的手用力一收,让她亟欲逃离的身子反而更贴近他。

  她的滋味甘美香甜,搂在怀中的娇软身躯微微颤动,柔弱得直让人心生怜惜……本不想吓坏她,可是基于男人的欲望,他着实不愿意就这么放开她。

  于是,他的滑舌猛然探入她唇内,品尝她每一分香甜。

  漓儿完全乱了!

  她的小手紧紧抓住他的衣袖,呼吸变得浅促,直觉他的舌头在她口中翻搅,甚至还啮咬着她的小舌,与她游戏。

  “大少爷……”她嘶哑的喊着。

  秦司傲搂在她腰间的手徐徐往下,直到她的娇臀,控制不住的揉拧那充满弹性的圆俏。

  “嗯……”漓儿心一麻,顿时不知所措。

  她甚至害怕他要对她做出什么事来,身子倏然僵硬,眼泪也扑簌簌滑落……

  “你这傻丫头!”秦司傲微眯着眸,慢慢放开她,并伸手拂去她眼角的泪影,“哭什么?”

  “我怕。”

  “怕什么?”他点点她低垂的鼻尖,“怕我非礼你?”

  闻言,她的一张小脸瞬转苍白,“我……我没那个意思.”她不停吸气,想除去脑海中那些令人害怕又乱七八糟的想法。

  “别想瞒我。”他勾视着她,“回去休息,明儿再过来调糊给我尝尝,酒楼还有事,我得过去一趟。”

  “你不是刚回来?”她抬头看他。

  “怎么?舍不得我离开?”秦司傲湛黑的眸与她的眼神交会,就在这一瞬间,漓儿突觉心口好痛。

  不知为什么?她总觉得大少爷眼底带了抹无法解释的深沉。

  “大少爷,你是不是有什么心事?”在他不羁的外表下,似乎藏着不欲人知的秘密。

  “呵!我哪有什么心事?你别胡思乱想,我走了。”秦司傲轻轻挥袂,离开了灶房。

  漓儿愣愣的望着他离去的背影,心底担心着他是不是生气了?否则怎会说走就走?

  走到灶旁,她继续调着糊色与味道……但一颗心早已飞得远远的。

  *

  问过刘婶,得知大少爷喜欢喝木耳莲子汤以及木村甘果。

  木村甘果是采自东华山的柑桔,得经过十天十夜的风干,而因为木村天然的优势,风轻露水甜,接受夜晚的露水洗礼后,再经过白天的清风干吹,滋味会愈来愈香甜。

  为了做木村甘果,漓儿花了好大的工夫,接着又赶回东菲苑的灶房,找出莲子与木耳,先将莲子心给挖除,再用冷水浸泡。

  一个时辰后,她便开始烧水,而后倒入材料和冰糖,大火滚过之后改以小火慢炖。

  随着时间慢慢过去,她不时往外探头,只见天色渐暗,连晚膳时间都过去了,却还不见大少爷回来。

  酒楼的生意这么忙吗?

  还是他气她白天对他胡言乱语,可是她……她只是想关心他,想知道他眼底那片愁是因何而来?

  直到木耳莲子汤炖好,她便将汤装进陶罐中,提着陶罐走出秦府,直接前往秦宝酒楼。

  “这位女客倌请进。”小二见她站在门口,立刻上前招呼,“是要用膳还是住店?”

  “呃……我不是要用膳或住店。”漓儿朝他笑笑,“我是秦府的婢女。”

  “哦?那你来这里是?”

  “我想见大少爷。”

  “这么说是大少爷要你过来的?”店小二点点头,“他在二楼右转第二间房,不过你要放机伶些,在外头先听听有没有声响,没有再敲门。”

  “声响!什么意思?”漓儿不解地眨眨眼。

  店小二笑得暧昧,“小姑娘,你上去就知道了。”

  “谢谢这位小哥。”她朝他屈膝点头。

  漓儿随即上楼,依小二所言找到了那间房。

  才准备举手轻敲,竟听见里头传来女人的声音,“司傲,我来找你,你不会觉得烦吧?”

  “怎么会呢?我正无聊呢!”秦司傲斜倚在长椅上。

  “今天你怎么在酒楼待这么晚?最近生意忙吗?”这女人是迎春院的兰玥姑娘。

  “不忙,只是不想回去。”他闭眼说道。

  “怎么?难不成秦府里有你不想见的人?”兰玥玩着他腰间的黄玉流苏穗。

  “怎么会这么想?”他撇撇嘴。

  “我只是随便猜猜。”她娇媚一笑,小手从他的腰部开始往下摸索,直到他的胯间。

  秦司傲倒吸口气,“今天来找我有什么目的,快说吧!”

  “你真行,居然懂得我的来意。”兰玥竟自动褪起身上的衣物,柔柔地趴在他身上,“是这样的,迎春院的老鸭总嫌我最近客人少了许多,你来捧我的场嘛!”

  “我最近实在太忙了。”他眯眼享受着她身子的磨蹭,“如果可以,我就包你出场,你来这儿就行。”

  “真的,司傲,你真的太好了。”她用力搂住她,直亲吻着他的唇、鼻、眼……在他的爱抚下,还不时发出暧昧的呻吟……

  而一直傻站在外头的漓儿只觉得自己的心变得好空洞!

  虽然她没亲眼瞧见,但光听那声音就足以令她心伤、心痛。如今她终于明白小二指的是什么。

  捂着唇,她转身欲走,却不慎与一位酒醉的客人撞上,手里的陶罐就这么落地!

  “你这小妞是谁?长得还真标致,原来秦宝酒楼还有小妞伺候。”醉汉误以为眼前的女人是妓女。

  “我不是!”漓儿慌张的喊道。

  “别躲,好好伺候大爷,大爷不会亏待你的。”醉汉朝她走去,紧抓住她的手。

  “不要……走开……我不是……”漓儿的喊叫愈来愈大声。

  先是陶罐的碎裂声,接着又是女人的惊呼声,房里的秦司傲听见声响,立刻推开兰玥走了出来。

  “是谁在外面?”他探头问道。

  猛地,他一眼瞧见被醉汉紧抓不放的漓儿!

  他趋上前,三两下便将对方击倒,“像你这种只会喝酒闹事的客人,我们酒楼不欢迎。”

  “你以为你是谁?”醉汉眯着醉眼望他,“原来是秦家大少爷,你……你是这样做生意的吗?”

  “怎么?看得清楚我的模样,却看不清楚她,她的穿著像你以为的那种女人吗?”他愤怒的勾起嘴角,“藉酒装疯也该有个程度吧!”

  “你……算了,老子今天先放过你。”说完,便快步逃回自己房间。

  秦司傲回头看着漓儿,“你怎么会来这里?府邸有事吗?”

  “不是,是我……”她心口发酸,不知该说什么.

  他眼角余光一瞄,看见地上被打翻的木耳莲子汤,“你是特地送这个过来给我?”

  漓儿看看地上,又看看他,“对,听刘婶说这是你最爱吃的点心,今天……今天你一整天没回来,所以我特地煮了汤想送来给你补一补。”

  “哦?”他撇嘴一笑,“你也会为我做点心?”

  “对不起,都洒到地上了。”想起刚刚听见的暧昧声响,她便忍不住鼻根发酸,“我来收拾。”

  “没关系,我会让人来收拾。”他抓住她的手。

  “那……那就麻烦大少爷,我先回去了。”

  漓儿已无颜面继续待下,朝他点点头后便迫不及待的想逃离,因为她不想让自己变得更难堪。

  “等等。”他拦住她,“我的话还没说完呢!”

  “我知道。”她皎紧唇。

  “你知道?”

  “司傲,你怎么出来这么久?”兰玥也走出房间,这时候漓儿才看清楚她的模样。

  娇媚动人、衣衫半掩,是个会令男人着迷的女人。

  “没什么?是府邸的人来找我。”秦司傲随意说道。

  “是太晚没回去,你爷爷派人来找你了?”她慵懒地倚在门边,一副舍不得他离开的娇柔样。

  “没错,今晚你就在这里住下吧!”说完,他便对漓儿说:“我们走。”

  漓儿怔怔的看着他举步离开,也只好赶紧跟上。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