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爷好风流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大爷好风流 第4章(1)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漓儿想趁大少爷回来之前返回东菲苑,但是就在苑门外又被秦伟翰堵住去路!

  “少爷,你怎么会来这里?”在这里见到他,漓儿感到非常震慑。

  “我来这里当然是为了等你呀!”他一见到她,就笑着趋上前。

  “有事吗?”漓儿不懂,为什么他老喜欢接近她?

  “真是的,难道我就不能因为想你而来找你?”秦伟翰突然握住她的小手,“我爹说在这里耗了太久,打算明天就离开。”

  本来他们是想跟爷爷要点家产,可是他老人家的身子骨似乎还不错,真要咽下那口气,大概还早呢!

  “少爷!”漓儿想抽回手,可他就是不放,她仓皇回道:“这事你不必跟我说。”

  “傻瓜,我是想带你一块儿离开。”他逸出抹笑。

  “什么?”她深吸口气,急退一步,“少爷,我说过我不会走的,为什么你还要这么执着?”

  “因为是你我才执着呀!”他轻浮的笑道。

  “别这样,以你的身分地位可以找到比我好上几百倍、几千倍的姑娘。”她看看自己,一副不起眼的模样,怎会让他如此执着呢?

  “我就只喜欢你呀!”他仍紧抓着她。

  “放开她!”秦司傲的嗓音突然响起。

  秦伟翰却不肯放,“我不放,我要带她走。”

  “她已卖身给秦府,你是带不走的。”秦司傲炯利的眼神直盯着他紧抓着她手腕的地方。

  “那如果我替她赎身呢?”他愤而说道。

  “如果我不肯呢?”秦司傲冷睇着他。

  “我还是要带她走。”

  “漓儿,你愿意跟他走吗?”秦司傲转而问漓儿。

  “不,我不走。”漓儿直摇头。

  “听见没?她不肯走,你还不放开她!”秦司傲自觉忍耐已到极限。

  “不肯没关系,那我就强行带走她。”秦伟翰像发了狂般,抓住漓儿的手就要往外带。

  “秦伟翰,我想你还真是异想天开。”秦司傲一个箭步挡住他们,秦伟翰立即放开漓儿朝他出拳!

  秦司傲横身一闪,俐落回击,不过数招就将他给擒下,并将他双臂反剪于后。

  “啊……”他疼得嚷嚷,“秦司傲,你不要太过分,为了一个婢女居然这样对我!”

  “为了一个婢女,你先对自己的堂哥出手的不是吗?”秦司傲使劲扭他双手。“既然要滚就给我快点滚!”秦司傲将他用力往前一推。

  秦伟翰踉跄数步,回头仇视着他,“秦司傲,别以为你们四兄弟有多了不起,总有一天我会让爷爷对我另眼相看。”

  “我会等着那一天的到来。”秦司傲挑眉肆笑。

  “哼!”秦司傲眼底的利光令他胆颤,想说什么又退怯,只好虚张声势的冷哼了声后便落荒而逃。

  “大少爷,我没有……不是我……”漓儿深怕被误会,赶紧上前解释,却也因为刚刚这一幕而吓得语无伦次。

  怎么都没想到大少爷会有这么好的功夫,才不过一眨眼工夫就将秦伟翰给擒住。

  “我知道。”秦司傲伸手拍拍她的脑袋,“别紧张,以后再遇上这种事记得大声呼救。”

  “是。”她抚着胸口点点头。

  秦司傲眼尖的瞧见她手上抱着的东西,“你手里抱的是什么?”

  “刘婶灌的香肠。”

  “你又跑回那边的灶房了?”他无奈地摇摇头,“只要我一不在,你就不安分。”

  “我不是故意的,我想念刘婶嘛!”

  “是想她还是想她做的东西?”秦司傲帅性地谑笑,“怎么拿这么多香肠回来,你吃得完吗?”

  “这是我的事。”看见他的笑,她的心又开始狂跳,接着什么话也说不出口地直往苑里跑。

  到了灶房外头,她便架上竹竿,打算将香肠全都挂上,“大少爷,等香肠风干之后就可以吃了。”

  她一边说一边将香肠往上挂,无奈竹竿勾槽钉得太高,让矮个儿的她挂得好辛苦。

  秦司傲双臂抱胸地望着她,见她为了挂香肠一跳一跳的可爱模样,眼神不禁转为深邃。他走向她,接过她手中剩下的香肠,轻松的依她的方式勾在竹竿上。

  “这样可以了吧?”他俯身笑望着她。

  她脸儿一臊,垂下脑袋,“谢谢大少爷。”

  “是不是又要拿串香肠谢我?”这丫头一会儿看似憨柔、一会儿又古灵精怪,上回不是拿了罐酱菜谢他吗?

  “啊!”她没料到他会这么说。

  “逗你的,瞧你,这次似乎连串香肠都不舍得给了。”秦司傲挥挥纸扇,直接走进灶房。

  漓儿赶紧跟上,“大少爷,我一定会好好做的。”

  “那你就做吧!”他坐进平时休憩的椅子上,等着看她的表现。

  漓儿拿出锅来,回头偷瞄他一眼,才发现今儿个大少爷居然没带任何书册或帐本,就坐在那里瞬也不瞬地盯着她……还真是让她浑身不自在。

  “大少爷……”她生起火,才回头问道:“你跟老爷提过了没?”

  “提什么?”他装作不解地问。

  “就是问问他老人家,如果我的点心让他满意,是不是可以别让我离开秦府,我一千两也可以不要。”她再说一遍。

  “这……我忘了提,这两天一定去提。”事实上他昨晚提过了,但爷爷的态度依然坚决。

  “是提过了还是老爷不答应?”她咬咬下唇,“为什么会这样呢?”

  “这事你就别急了,不如先把心思放在点心上,花脑筋先让我满意才成,否则连我这关都过不了,你也别想我爷爷会开心。”秦司傲瞪着她,“今天要做什么?”

  “今天想调糊给少爷尝尝,我调了好几种,口感都不大一样,就不知道大少爷觉得哪个好?”

  “好,那你就做做看。”他眯眼瞧着。

  “是。”

  漓儿赶紧回到灶边,开始做着准备工作,可是大少爷灼热的目光似乎完全没有移开,让她双手变得好不灵活。

  “啊!”她切葱时不小心切到食指。

  “你怎么了?”秦司傲微眯起眸。

  “没。”她赶紧将指头放进嘴里,轻轻含着。

  见她顿在那儿半晌没有动作,秦司傲不相信地走过去问道:“你到底怎么了?这么饿,吃自己的手?”

  “才不是呢!我只是——”

  突然,他抽出她的手指,“我看看。”

  只见她指上不停冒出鲜血,“你在干嘛?不赶紧止血还吸自己的血?”

  “我这就是止血,吸住就会止血了。”

  “卫不卫生呀?”

  “小时候我爷爷就这么教的。”她嘟着小嘴,想起记忆中的爷爷奶奶,一张小脸又下垂了。

  “你也有爷爷?”在这儿找不到干净的布,他只好撕下衣摆的一角。

  “啊!太少爷你……”她吓了一跳。

  “没关系。”他硬是抓住她的手指,用布条包住伤口……

  漓儿小脸臊红着,抬眼偷偷觑他,眸心不由蒙上春情浓雾。

  “我看你今天只好休息了。”包扎好后,他轻轻抬眼,对上的就是她那对蒙胧中略带失神的瞳影。

  漓儿害臊的立刻别开脸,却引来他绝魅的笑声。

  “怎么了,漓儿?”他勾起她的下颚,抿着笑。

  他手指的抚触让她心口一弹,随即别开小脸,转向一旁,“我……我没事,大少爷,我还可以做。”

  “你这丫头真奇怪,要你做时你拖拖拉拉,要你休息你又硬要做,怎么?故意和我作对?”他猛地将她往胸前一拉,凝注她那对惊疑的眸。

  “奴婢不敢。”她的嗓音有些破碎了。

  “傻丫头,要看我就光明正大的看,何必用偷瞄的。”

  “大少爷……”天,这下她该怎么自圆其说?真希望自己可以在他面前消失呀!

  “说,你是不是做了不该做的事?”他压低嗓问。

  “什么不该做的事?”她眨着眼,不解地望着他。

  “爱上了自己的主子。”他撇嘴笑笑。

  “我……我没……没有……”漓儿心一惊,话起说来结结巴巴,显得心虚。

  “哈……”他索性将她的腰一勾,锁进怀里,“知不知道你长得挺美,个性也很可爱。”

  她不自在地在他怀里扭动,“大少爷,别这样……”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