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爷好风流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大爷好风流 第3章(2)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经过刘婶的教导后,漓儿终于学会如何开肠破肚处理鳝鱼了。

  只是每每做这件事时,她就不禁想着,为何老爷要吃荤,如果是素食点心,她会的倒是不少。

  将东菲苑灶房内的厨余打包好、拿去倒掉时,却见秦伟翰跑向她,“漓儿。”

  她震了下,“少爷,你好。”

  “你忙吗?”他眸光直盯着她纤丽的容颜。

  “呃……”她想起大少爷曾交代的话,于是说:“对,有点忙。”

  “别忙了。”他扯唇一笑,“当婢女太辛苦了,我可以替你赎身,你就不用再做婢女了。”

  “嗄?”她最不希望的就是离开这里,吓得她立即说:“不需要,我已经很习惯这里的生活。”

  “可是你长得这么美,当一辈子的奴婢岂不可惜?你可以跟着我呀!”他真不敢相信这小婢居然会拒绝他?!

  “谢谢,我心领了,我还得赶回东菲苑,先走了。”她朝他点点头,便急着离开。

  “等一下。”他追过去,“听说你和我堂哥为了做点心的事得经常在一块儿,你不怕被堂哥给吃了?”

  “吃了?吃什么?”她赫然一惊。

  “难道你不知道他是个花花大少?”秦伟翰不惜说着秦司傲的坏话,“听说和他接近的女人,没有一个可以全身而退。”

  漓儿的手微微发抖,“我……我不知道。”

  “难怪了!”他冷冷轻笑,“所以我劝你,赶紧跟我走,就可以逃开他的魔爪。”

  “少爷,真的谢谢你,可是我……我还是不愿离开,对不起,我还有事。”漓儿一说完,便迅速朝前直奔,直到一段距离后,当发现他没再跟上,才停下脚步用力喘息着。

  抬头看着天空的白云,漓儿不禁自问道:“大少爷真的很风流吗?花花大少……就算是,也不会看上我吧?”

  可为何这件事,她总想忘又忘不掉?

  不敢再多想,她赶紧回到东菲苑为自己该做的事努力着。

  据她所知,这道点心属重口味,在佐料的搭配上也下得比较重,但要如何才能做出老爷子想要呛而不辣的口感,还真难。

  “今天还是没有进展吗?”这时候秦司傲正好进来。

  “大、大少爷……”漓儿整颗心还盘旋在那件事上,突然见他到来,她一时觉得不知所措。

  “怎么了?”他发现她的表情有些怪。

  “没,还没有进展,大少爷,真对不住。”她抬起脸偷觑他一眼,随即又赶紧移开视线。

  “干嘛跟我道歉?”他眯眼看见她脸颊上沾了一粒葱,伸手想要拂掉它,却吓得她低喊出声。

  “你怎么了?”他眉一扬。

  “我……不,奴婢该死,请大少爷原谅。”她咬着下唇,真想骂自己。

  “又把我当成风流鬼了?”他嗤笑。

  “我只是……只是……”天,她怕愈说愈乱。

  秦司傲眯起眸,想她这几天已经不再逃避他,突然又出现这样的反应,必有原因,“你见到了我堂弟?”

  “大少爷,我有想办法走开,可是他……他……”

  “他不放你走,还对你胡言乱语说了我的坏话?”他撇撇嘴,心想那家伙还真的对这小婢动心了。

  “呃……我不知道该怎么说。”漓儿小巧的眉一皱。

  “只要把他说的话老实告诉我就行。”他眸光精锐地直逼视她的眼,一步步靠近她。

  漓儿身子紧绷,“大少爷,你可不可以后退一点?”她已经靠在灶边了。

  “就因为他的几句话,变得更怕我了?”本来他还不生气,可是这丫头的反应激怒了他。

  “不……是因为这么靠近,说话不方便。”连呼吸都能闻到他身上的气味,要她如何镇静呢?

  “好,现在你可以好好说了。”真受不了!秦司傲往后退了两步,瞅着她不自在的表情。

  漓儿这才说:“那位少爷说,他想帮我赎身。”

  “赎身?”秦司傲脸色骤变。“他居然对你说这种话?”他冷冷蜷起嘴角。

  “可我没答应,大少爷,我发誓。”她举起手。

  “为什么不答应?答应了岂不是可以离开秦府,换得自由之身?”他的语气渐转沉重,眼神也阗黯了。

  “我从没想过要离开秦府。”漓儿很认真的说:“在这里成长,我早就把这里当成自己的家。”

  “真心话?”他不是不信她,而是很难相信。

  如果她只是府里雇用的杂工便罢,但她可是签了卖身契,一辈子都得在府里卖命,居然不会想离开?

  “真心话。”漓儿猛点头。

  “也就是说,你完全没有要离开秦府的意思,就算再大的诱惑也一样?”他沉敛的眼直勾勾地盯着她瞧.

  “是啊!哪有人因为诱惑就不要家?”她噘着小嘴儿说。

  “老天,我终于懂了!”他仰首轻叹。

  “懂什么?”

  “懂你为什么对做点心之事一点兴趣都没,非但不把握时间,遗净扯我后腿。”他的目光愈来愈炽烈。

  “呃……大少爷,你冤枉我了,至今我都有好好做。”她眨着眼,“不管怎么样,你不能赶我出去,你已经答应我了。”

  “我答应你什么?”

  “答应绝不会将我赶出府,难道你忘了?这不过是两天前的事。”她很冷静的望着他,“除非大少爷打算食言。”

  “我……”秦司傲瞪大眼,“你说什么?我食言!”

  “对!”尽管这是她自己的解读,她也只好强辩了。

  “你还真是!”他重吐了口气,“我只是说当时所提的两件事毫不相干,我不会因为任何一件事而迁怒你。”

  “大少爷……”她咬着下唇,泪水悬在眼睫上。

  “你哭什么?”见她流泪,他还真吓了一跳。

  “你不能说话不算话,上次那些话我已经告诉刘婶和管家,你如果赶我走,他们一定会以为大少爷的话不可信。”她吸吸鼻子,壮起胆对他说道。

  “呵呵……”秦司傲笑着直摇头,“没想到你一副娇柔样,论及这件事倒像是变了个人,那么一千两的银子呢?”

  “大少爷!”她握紧小拳头,“我不走,就算给我一万两我也不走。”

  “你还真倔。”他笑望着她,“好,就不让你离开,总可以了吧?”

  “真的?”漓儿这才重重吐了口气,“谢谢大少爷。”

  “那你会好好做吗?”

  “我……我会试试。”大少爷怎么又提这件事,让她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看样子你似乎不太希望做好点心,”秦司傲扯开笑痕,眸影轻扬,“为的就是怕到时候失去奴婢的身分被送出秦府?”

  她垂着脑袋,点点头。

  “这件事你先别挂心上,好好做就是,我可以向爷爷提提你的心愿。”他甩开纸扇摇了两下。

  “没用的,我已经向老爷提过。”她无力地说:“老爷说他一定要遵守承诺,所以到时我非离开不可。”

  “真是这样?”他睨着她的小脸,“你什么都别想,专心做点心,我爷爷那里由我去说。”

  “大少爷,你愿意帮我,我真是太感激了。”漓儿闻言破涕而笑。

  “别感激我,你只要听话就行。”秦司傲对她摇摇头,走出灶房。

  漓儿连忙追出去,站在门口看着他离去的身影,眼神禁不住着迷地追随他的背影而去……

  大少爷,请原谅我不能帮你争取三个月的长假,希望你能体谅,体谅她对秦府的依赖。

  *

  近来为了制作老爷子的点心,漓儿已好一阵子没回刘婶的灶房。

  今天她趁秦司傲不在府中,先搁下自己的事回到灶房,可是一进里头却不见半个人影,又看见水桶里堆满未洗的碗盘,她便卷起袖子,帮忙清洗起来。

  “漓儿,你怎么又跑回来了,有小月帮我,我一点也不忙,你别担心。”刘婶一步进灶房就见漓儿忙碌的身影。

  “我只是顺手帮忙嘛!”她将最后一个碗洗好,随口又问:“小月不在?”

  “她帮我去油坊买油了。”刘婶笑望着她,“你怎么会有空?大少爷不是盯你盯得挺紧的?”

  “他今儿个正好不在,而我刚才做点心时不太顺利,味道怎么尝都不对。”漓儿皱起一张小脸,“而且那鱼愈看愈可怕,杀得我手软。”

  “过去还没见你动刀处理过鸡鸭鱼肉,你一定受苦了。”刘婶坐下后拿出一只盆,里头是拌好的绞肉。

  “坦白说我也习惯了。”她望着刘婶,“你正在灌香肠呀?”

  “是呀!等天气暖和些、阳光强些,可以晒得好一点,也可以多保存个几天。”刘婶边笑边说。

  “那我帮你。”漓儿先搬来一张椅子,然后洗了手回来坐下,“哇……光闻这味道就让人等不及想尝尝了。”

  “当然了,我可是加了许多香料去拌,香肠特殊的味道就跑出来了。”刘婶对于自己做的香肠可是信心十足。

  “对了刘婶,你能不能帮我多做点?”漓儿知道刘婶忙,这时还增加她的负担,总觉得不好。

  刘婶看着她,立刻猜出她的念头,“又打算送去乌巷?”

  “对,如果太麻烦就算了。”

  “是不麻烦,可你一个月才拿多少薪俸,却都花在那些老人家身上,你以后怎么办呢?”刘婶不得不提醒她。

  “我孤家寡人一个,没关系的。”漓儿耸肩一笑。

  “有件事我一直想问你,为什么对乌巷的人这么尽心?一定有某种原因吧?”还是刘婶懂她,一开口就说中她的心情。

  “因为看到他们我就会想起爷爷奶奶,我爹娘去世后,就是由他们照顾我,虽然才不过四年的时间我爷爷奶奶便相继过世,但那段日子我真的过得很开心。”

  就因为漓儿的爷爷奶奶离世后,她的舅舅、舅妈才会将她卖到秦府做小婢。

  “原来如此,我懂了。”刘婶将其中几串香肠拿给她,“这个先给你,你拿去晒个几天,等干得差不多就可以送过去了。”

  “这么多?”漓儿开心地笑问:“多少银子?”

  “不用了,刘婶我也可以为乌巷的老人家做点事。”她慈蔼一笑,“所以别再跟我计较这点钱了。”

  “谢谢刘婶。”她将香肠用纸包起来,“那我先拿回去晒。”

  “好,你就快去吧!可别让大少爷回来找不到人,又来我这里问东问西了。”刘婶这话倒是让漓儿的心跳蓦然失序。

  “你的意思是他常来这里问你?”

  “是呀!大少爷每次都是又气又急的,实在有点怪。”刘婶抬起脸想了想。

  “怪?”漓儿眨着眼,很想知道。

  “是啊!那种感觉就像……就像是不能没有你一样。”

  漓儿闻言,立刻掩嘴笑了出来,“刘婶,你怎么这么说呢?如果让大少爷听见,你肯定会被骂。”

  “说实话也会被骂?”

  “因为不是实话。”漓儿抿唇一笑后,便拿着包好的香肠红着脸离开了。

  这一路上,她的心直狂跳个不停,明知道自己不该胡思乱想,但她就是忍不住想歪了。

  大少爷他该不会……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