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爷好风流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大爷好风流 第3章(1)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秦大刚晚上带着独生子秦伟翰一块儿来到秦府。

  秦司傲与三位弟弟在大厅门口迎接。

  “二伯、伟翰,不是白天就要到了,怎么到现在才来呢?”秦司傲客气地道。

  “半路上马车出了点问题,不过没有大碍。”秦大刚笑说:“对了,我爹呢?我想先去看看他。”

  “爷爷已经睡了。”老二秦易乔回道,“二伯,很不好意思,可能得明儿一早才能让你见爷爷了。”

  “爷爷这么早就睡了?”秦伟翰似乎不相信。

  “堂弟,要不我带你去看看。”老三秦非凯旋即说道。

  “这……”

  “我看三位大哥就陪二伯聊聊,我带堂哥去爷爷的寝居绕一圈。”老四秦振沙对长他一岁的秦伟翰扯唇一笑,“堂哥,这边走。”

  “好,我过去看看。”秦伟翰遂道。

  两人走出大厅,在经过中庭长廊时,秦振沙故意问道:“你我多久没见面了?”

  “大概……七、八年有了,说真的,我都认不太出你了。”秦伟翰望他一眼。

  “也就是你和二伯已经有七、八年没来看过爷爷了?”他这话反问得极讽刺。既要尽孝,何必等到人病了才来假意关切。

  “呃!”秦伟翰一时哑口无言,久久才说:“因为路途太遥远,这一趟可是花了三天的时间呢!”

  “哦!不过为了爷爷,一年花个三天时间并不为过吧?但是你们却隔了这么久才来。”他继续调侃。

  “振沙,你这是什么意思?”秦伟翰老羞成怒了。

  “堂哥,你该懂我的意思,我们走吧!”

  秦振沙便将秦伟翰带进爷爷的寝居,两人静悄悄的来到床边,望着爷爷一会儿后,秦伟翰才不得不死心的离开。

  “对了,你和二伯这次打算待多久?”

  “我爹正好要到柳阳镇谈生意,所以待个两三天就得离开。”秦伟翰心想,若不是为了要爷爷让出在原北山的矿山,他们也不会过来。

  “才两三天呀?那一定要让我们好好的招待你们。”秦振沙又哪会看不出他们的心思,不过早点走也好,耳根子可以早点清静。

  就在这时候,漓儿正好从东菲苑出来,一见秦振沙立即行礼道:“四少爷。”

  “你就是漓儿?”最近为了做点心一事,大家都对兄弟们的婢女有了一番认识。

  “是。”

  “刚从东菲苑出来?”他看看她手上的东西,“这是?”

  “这是做失败的食材。”漓儿无奈一叹,正准备将这些食材拿去灶房,好想办法利用,否则扔了太浪费。

  “失败了?别气馁,不过刚开始而已。”说起这事,秦振沙自己这边也不顺利。

  “谢谢四少爷,那我先走了。”漓儿又看看秦伟翰,朝他点点头后转身欲走。

  “等等,你叫漓儿?”秦伟翰喊住她。

  “是的,这位大爷是?”她并不认识他。

  “他是我堂哥。”秦振沙看出他眼神有异,因而不想让他们太过接近。

  她朝他点点头,“不知你有事吗?”

  “我——”

  “没事,漓儿,你先下去。”秦振沙可不希望府邸的婢女跟秦伟翰有了什么牵扯,况且目前她还是大哥要负责之人。

  漓儿点点头,随即退下,但是秦伟翰的目光却仍追随着她的背影。

  “我说堂哥,我们是不是该回前厅了,二伯和我哥都在那里。”秦振沙唤回他的注意力,“这边请。”

  “好。”秦伟翰不得不与他往前厅的方向而去。

  不过不急,只要在这里住下,绝对可以找到刚刚那位小婢女。

  *

  漓儿瞪着砧板上活跳跳的鳝鱼,真不知道这种鱼为何这么难搞?

  看来她今天还是暂时休息好了,再看看一旁的失败品,如果再不处理可是会坏掉。

  她构思了一会儿,决定将它制成鳝鱼煎饺。

  她先将韭菜洗净剁碎,再将鳝鱼挑出切丝,和着韭菜与葱蒜包成饺子,再起油锅煎上。

  顿时香味扑鼻而来,她开心的继续煎饺子,再将已呈金黄色泽的煎饺捞起装盘。

  秦司傲找到这,所看见的就是这一幕,闻到的也是这股说不出的香气。

  “你怎么又跑回灶房了?”他拧起眉问。

  “我将昨天下午的鳝鱼重新料理,这样就可以吃了,就不会浪费掉。”她笑着夹起一颗煎饺送上,“大少爷,请尝尝看。”

  “我不想吃。”他从不吃隔夜菜。

  “就吃一口吧!”不知怎地,愈和大少爷相处,漓儿便发现他其实是刀子嘴豆腐心,也不像当初这么怕他了。

  甚至她还忘了刘婶曾叮咛过她要小心一事。

  只见她继续拿煎饺引诱,他却不为所动。

  “没用的,我就是不吃。”他用力格开她的手,却不小心挥掉煎饺,掉在地上。

  “啊!”她小脸一垮,赶紧蹲下将煎饺拾起,然后抬头望着他,“是奴婢不好,不该勉强大少爷。”而后默默将剩下的煎饺都装好,“我想送去乌巷,那些爷爷奶奶一定很喜欢。”

  “你成天挂心着乌巷,那做点心的事呢?”他用力抓住她的手腕。

  “我知道,我去去就来,不会耗费多少时间的。”她朝他一鞠躬,“大少爷,求求你。”

  “算了,我跟你一块儿去吧!”他若不跟着,她这一去又不知道何时才会回来。

  “大少爷,你真要跟?”她好讶异,以为他会嫌弃那个地方。

  “不行吗?”

  “也不是,因为那儿不适合大少爷。”

  “那你呢?你是有亲人在那儿吗?为什么经常跑去送东西?”他对她的想法与做法愈来愈感到好奇。

  “没有,我的亲人只剩下舅舅和舅娘,但他们在我很小的时候就把我卖到秦府,所以我只当秦府是我的家,至于乌巷的老人家,是我无意间发现的,觉得他们很需要关心。”她将竹篮挂在手上,“大少爷真要去?”

  “对。”他毫不犹豫的点头。

  “那么大少爷,我们出发吧!”她请他先行。

  秦司傲睨了她一眼,便率先举步往外走,在前往乌巷的途中有间茶肆,他回头说:“进去喝杯茶吧!”

  “可是乌巷就在前面了。”

  “我口渴了。”他坚持。

  “那……好吧!”漓儿也只好依他了。

  坐在茶肆内,叫了壶茶过来,“唉!肚子好饿。”秦司傲揉揉肚子。

  “那我去买包子吃。”漓儿看见门口斜对面的小贩在卖热腾腾的包子。

  “不必了,你不是做了煎饺吗?吃煎饺就行了。”他朝她手里的竹篮瞟了眼.

  “什么?这……不好吧!”他不是不爱吃吗?

  “不好?刚刚硬要我吃,现在却舍不得了?”他严峻的脸上露出不快。

  “不是舍不得,而是现在凉了。”

  “凉了配热茶正好,快拿出来。”他催促道。

  “我拿就是。”漓儿将竹篮打开,拿出一盘煎饺,“大少爷请吃,如果真不爱吃就别勉强。”

  秦司傲拿起筷子,夹了一颗入嘴,顿时眸子微瞠。

  因为他完全没想到,这种隔夜食居然可以弄得这般美味,这丫头看来又傻又笨,但是手艺还是不错的。

  “好吃吗?大少爷!”她很想知道他的感觉。

  “嗯……还好。”就算好吃,但在这个小婢女面前,还是得有所保留。

  “谢谢。”漓儿开心地笑了。

  “我只说还好,你就开心成这样?”

  “你没说难吃,我已经很满意了。”她也夹了一块入口,“嗯……其实刚刚热热的更好吃。”

  “对了,你昨天和我堂弟见过面了?”一早他就听振沙提起昨晚的事。

  “堂弟?!”她想了想,“对,是见过,怎么了吗?”

  “你……”他想问她是否对秦伟翰做出什么事,为何在振沙眼中,秦伟翰像是完全被她迷惑了?

  “奴婢怎么了?”她不解地眨着大眼。

  “没,我只是想提醒你,以后离他远一点。”

  “我一直待在厨房,离谁远一点?”她的脑袋还真是没转过来。

  “反正你只要记住这句话。”或许真是弄错了,秦伟翰就算眼光再差,也不会看中一个小婢女吧?

  “我会托住。”虽不明白他的意思,但她仍点点头。

  “既然记住,那就走吧!”他起身,付了茶费之后,便往乌巷而去。

  漓儿迟疑的望着他的背影好一会儿,不得不提着竹篮跟上.

  *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