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爷好风流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大爷好风流 第2章(2)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接下来的时间,漓儿便一间间的送酱菜,除此之外,篓子里还装了些白米与新鲜炖肉,她也都一一放在每间房的菜柜中。

  叮咛他们要早点食用之后,她才安心地离开这条漆暗的小巷。

  “你到底在忙些什么?”就不过是名婢女,居然看起来比他还忙碌。

  漓儿怎么也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秦司傲,乍见他时她赫然震住,“大少爷……你、你……”

  “你也会结巴?不是完全不把我放眼里?”他微蹙眉心。

  “对不起。”

  “我说唐漓儿,这两天你对我说了几次对不起了?”他就快受不了了!

  “我现在马上回东菲苑,材料我已经托人替我准备好了。”她赶紧解释,那噘起小嘴的模样,还真是让他说也不是、骂也不是。

  “先告诉我,这是什么地方?”他得先弄清楚她到底在做些什么。

  “这里是乌巷。”

  “乌巷?!”

  “对,因为这里一向都是乌漆抹黑的,所以大家都喊它乌巷。”她小声解释着。

  “里面住的又是些什么人?”他微眯起眸问。

  “一些独居的老人,因为年纪大了,大多行动不方便……所以我就过来帮帮忙。”想起那些老人,她就挺担心的。

  终于,他懂了,昨儿早上见她买菜斤斤计较的,原来都是她自己出的银子。

  “没事了,回去吧!”这算是好事,他又能说什么呢?

  纸扇一挥,他便迅速回秦府,漓儿诧异地望了他一眼后,也加快脚步紧跟在后。

  *

  到达东菲苑的厨房,漓儿拿出一袋刚刚请刘婶的新帮手小月准备的食材,开始研究起老爷子所形容的口味。

  秦司傲则坐在一旁,一边算着酒楼的帐本,一边监督她。

  只要想起接下来一个月他都得像个保母似的,寸步不离的跟在她身边,他便感到非常无奈。

  但为了难能可贵的长假,他愿意牺牲一下。

  “你到底会不会做?”亏她平常还伺候过爷爷的膳食,居然连简单的味道都调不出来,就看她味道不对就洗锅,锅底都洗得发亮了!

  “老爷给我们的菜单是‘鳝鱼糊黄金塔’,刘婶曾说过,这道料理首重糊的黏稠度与味道,我当然得先调配好。”

  “那我请问,哪时候你才调配得好?”秦司傲皱起眉,“不曾做过这道点心吗?”

  “没……但我做过清蒸鳝鱼。”这糊到底是什么味道才对呢?漓儿已是满脑子浆糊了。

  “算了,干脆先杀了那些鱼吧!”总得将食材先弄好吧!

  “什么?杀生!”

  “你在灶房待了这么些年,难道都没杀过鱼?”这种反应居然会出现在一个在灶房里干活的人身上,还真绝哩!

  “我从没,都是刘婶杀鱼的。”她小声道。

  “你还真厉害,杀生的事都交给别人做。”他冷哼。

  “才不是,因为我只要对着活生生的东西拿刀就会变得笨手笨脚,所以——”

  “不用辩解,快做你的事。”他用下巴点了点装着鳝鱼的水盆,“动作快点,天都要黑了。”

  “是……”她看着在里头钻来钻去像小蛇般的鳝鱼,已不知道该怎么办。“大少爷——”

  “又怎么了?”他不耐地抬眼。

  “这些鳝鱼……还真滑溜。”她伸手想抓鱼,可它们钻来钻去,又滑不溜丢的,真难抓!

  “不灵活就不叫鳝鱼了。”他只回她这么一句。

  “可……我不会抓,这鱼好滑,又黏呼呼的。”她呆站在那儿,一副无措的模样,还真让秦司傲……想杀了她。

  “你该不会又要告诉我你没抓过鳝鱼?”

  “我怕蛇……”她都快哭了.

  “这是鱼不是蛇!”他把帐本往案上重重一搁,然后走了过去。

  “可它们真的很像蛇啊!”漓儿指着水盆内的鳝鱼。

  “真拿你没办法!”他卷起袖子,将手伸进盆里,没想到这些鱼还真滑溜,的确难搞。“真是找死。”他赫然抓住其中一条鳝鱼的颈子,直接让它毙命。

  “你、你弄死了它?!”漓儿捂着脸惊呼。

  “不弄死能吃吗?”秦司傲没好气的反问。

  “可是我不敢这么做。”漓儿摇摇头,“也没这样的力气。”

  光瞧大少爷手掌用力一掐,原本活蹦乱跳的鳝鱼就不再动了,可见那力道有多大!要她这只手……怎么可能?

  “说得也是,看你害怕的样子,要你这么做实在太勉强。”秦司傲双手叉腰,指示道:“去把水煮开了。”

  “做什么?”

  “直接烫死它们。”看样子只有这样做比较快,否则甭说一个月,就算一年后这些鳝鱼还好好的活在盆子里。

  “不行的,这样就熟了,到时候任何佐料它都吃不进去。”漓儿不停在脑海搜索,却怎么也想不起刘婶是怎么对付这些“小蛇”的。

  “行,那你自己来。”他没好气的又坐到一边重新打开帐本。

  漓儿噘起小嘴儿,这事又怎能怪她,谁要老爷子拿这么一道点心考她。

  眼珠子四处瞟了瞟,她突然直盯着一样东西瞧,原本下垂的嘴角也渐渐上扬。

  “就试试看这个办法吧!”她走过去拿起酒,往锅里猛倒,接着又找到一双粗麻手套戴上,闭起眼将鳝鱼抓起往锅里一扔,连忙盖上锅盖。

  只听见锅里传来一阵蹦跳的撞击声。

  天,还真吵!秦司傲完全不能理解漓儿到底是来做料理,还是来捣蛋的?

  “等一下、等一下就好。”她直朝他眨着大眼,“这个方法一定可行,请大少爷相信我。”

  他靠在椅背上,冷眼睇着她,果然,锅里的声响愈来愈微弱,接着居然静谧无声。

  秦司傲好奇的走过去,掀起锅盖一瞧,这才闻到浓浓的酒味,而里头的鳝鱼全都醉倒了!

  “你用酒醺鱼?”天,他抚额一叹,看来这种怪方法大概只有她想得出来,不过效果还不错。

  “这时候杀鱼味道会太呛,得等一会儿再动手,不过……杀鱼的事要请大少爷帮忙了。”她双手合十请求着。

  他摇摇头,无奈一笑,“杀生可不是小事,你要拿什么报答我?”

  “报答?!那……对了,我还有一罐酱菜,本想自己留着吃,就送给大少爷啰!”她说着,就赶紧从随身带着的袋里拿出酱菜,“这可以保存很久。”

  “你自己留着吧!”他轻吐了口气。

  “我看我还是搁在这儿,大少爷想吃就过来拿。”

  就担心他又会要求一些她做不到的事,她赶紧用酱菜去抵,然后指着开始有点儿动静的鳝鱼,“大少爷……快呀!鳝鱼又开始动了。”

  秦司傲半眯眼望着她,此刻在他眼中,她就像那一尾尾看似不起眼,却滑溜刁钻的鳝鱼……气人哪!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