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爷好风流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大爷好风流 第2章(1)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快步来到“秦宝酒楼”,秦司傲先到柜枱理帐,接着又与几名正在用膳的熟客打招呼。

  “江老板,你来了,这些菜还合您的味口吗?”他笑问银楼老板。

  “这还用问,当然合我味口啦!”江方达呵呵笑。

  “那就多用点,还可以试试我们酒楼其他菜色。”秦司傲撇嘴笑笑,而后转向掌柜,“拿一壶上好春醪过来。”

  “是的,大少爷。”掌柜立刻将春醪给端来。

  秦司傲拿起酒壶,分别为在座每个人倒杯酒,“来,我敬各位,谢谢各位的光临。”

  “秦老板真是会做生意,难怪江老板对你赞不绝口。”另一名方老板说完,举杯一饮而尽。

  “当真?江老板可从没这么对我说过。不过真要说做生意,看见美女就将黄金当白银卖的就属他了。”秦司傲挑眉轻笑。

  “你这家伙就会挖苦我,”江老板拍他一记,醉言醉语道:“你们或许不知道,秦老板经营酒楼,却对做菜一窍不通呢!哈哈哈哈……”

  “是啊!在下真是汗颜,多亏各位的捧场,我秦宝酒楼才能有今日的荣景。”秦司傲客气道。

  这时,小二送上一道菜,“这是客倌点的阉鸡,肉很嫩,请慢慢品尝。”

  秦司傲直盯着桌上这道鸡,明明是炖煮的,怎么说是“腌”的呢?

  “司傲,这道菜是我这位北方来的好友点的佳肴,没想到你酒楼的师傅也会做……哇~~看起来真可口,大家一起来尝尝这被阉的鸡吧!”说话的同时,江方达还不忘做出“阉割”的动作,这下秦司傲终于懂了!

  老天,这么说他方才不是在漓儿那丫头面前丢脸了?

  江老板为他夹了块肉在空碗里,“司傲,你也坐下和我们一块儿用吧!”

  “不了,你们用吧!我还有急事得出去一趟。”朝他们点点头之后,秦司傲便快步走出酒楼,朝回府的方向走。

  来到府里的灶房,他果真透过小窗看见那丫头正在里头忙着,完全将做点心的事抛在脑后。

  “唐漓儿!”他站在外头大声嚷道。

  刘婶睁大眼,转身对漓儿说:“不是要你别来这儿,这一个月专心做点心吗?看,大少爷找来了,听声音似乎不太高兴。”

  漓儿小脸一皱,这才不得不走到外头,朝他点点头,“大少爷。”

  “我说唐漓儿,你到底有没有把我的话放心上?”秦司傲语气沉下。

  她诧异的深吸口气,不解大少爷的怒火为何会这般高涨。她怯怯的说:“今天买的这些菜要赶紧腌好,明天我就会去东菲苑。”

  “你已经浪费两天了。”他眯起眸,“该不会你今天腌菜、明天真要阉鸡了?”

  他不提还好,一提到这件事,她又忍不住想笑了。

  “怎么?很想笑?”秦司傲睇着她。

  “大少爷,你是什么意思?”

  “你这婢女居然敢笑我。”他目光如炬的望着她,“老实说,你今天是不是笑了我一个下午?”

  “呃!”漓儿一脸错愕,半晌不知该说什么。

  “说,到底有没有?”

  “我说了你会不会赶我离开秦府?”她委屈地眨着眼。

  “我……”秦司傲深深吸了口气,又重重吐出,“我不是那种会以私事影响公事的人,你老实说。”

  “以后也不会赶我出府吗?”漓儿就怕离开秦府,瞧这府邸里看她最不顺眼的应该就属大少爷,只要他答应不赶她离开,她就可以彻底放心。

  “不会。”他一说出口,才发现自己说得太快,“不,我的意思是,我不会因为这件事就——”

  “大少爷,你想食言吗?”像是怕他反悔似的,漓儿决定置之死地而后生。

  “食言?!当然不是。”

  “太好了,谢谢大少爷,那你的意思是无论发生什么事都不会赶我离开了?”她直对他点头道谢,“这次的酱菜真的很重要,我明天一定会去东菲苑的。”

  漓儿说完后,便缩着脖子,逃也似的躲进厨房。

  “你——”秦司傲还想说什么,可见她就这么跑了,还真是懊恼得无法言喻。

  真不明白爷爷是何居心,竟然派这么一个诡怪的丫头给他!

  或许他之前所想象的趣味,完全不是这么好玩的事了。

  *

  漓儿将腌了一夜的菜心、萝卜装入陶罐,又小心翼翼的将它放进两个竹篓内,一共排满六大罐之后,便将竹篓挂在扁担两头,挑着离开厨房。

  “漓儿,等我,我跟你一块儿去。”刘婶追了出来。

  “不用了,我从今天起暂时不能过来帮你了,你会很忙,就别帮我了。”漓儿回头对她笑说:“况且晌午的天气挺凉爽,没事的。”

  “真的可以吗?那东西很重呢!”

  “我绝对可以。”漓儿对她保证一笑后,又继续朝前走。

  “这丫头还真是的,每每为了乌巷的事,总是奔波忙碌。”刘婶摇摇头,望着她渐行渐远的身影。

  漓儿瘦弱的肩膀承受这沉重的担子,但她丝毫不觉痛苦的持续往前走。

  就在她走出后门的同时,秦府三少爷秦非凯远远的瞧见她,好奇的走过去,“你是在灶房干活儿的唐漓儿?”

  “三少爷!”她赶紧放下担子,朝他屈膝行礼。

  “你扛着这些是什么?”

  “这是酱菜。”

  “难道这就是做点心的秘方?”他一心想向她打探些消息。

  “不是,这就只是一种配菜而已。”想起做“点心”的事,她就想起大少爷,因而心虚的抬不起头来。

  “别隐瞒了,不过我也不怪你,毕竟你得帮你自己。”秦非凯撇嘴笑笑,然后转个方向离开了。

  “怎么搞的,老爷子想吃点心的事一公布,四位少爷都变得怪怪的。”漓儿耸耸肩,又继续挑着扁担离开了。

  秦非凯来到大厅,巧见大哥正坐在里头喝茶,“大哥,你在这儿?”

  “我在等二伯,他听说爷爷不舒服,捎了信说会过来探病,今天应该就会到咱们镇上了。”秦司傲解释着。

  “二伯不是住得挺远,他还真有心。”秦非凯挑眉冷哼。

  “你这口气有点怪。”

  “哼!他向来对我们家的事不闻不问,就算碰了面也净说些尖酸刻薄的话。”说起这位二伯,秦府四兄弟皆有不满。

  然秦司傲毕竟是老大,尽管心知肚明,他还是得以礼相待,“所以了,我们只好以不变应万变,他以为爷爷亏待了他,想来争取些什么,我就等着看他又要胡说些什么。”

  “大哥,真服了你。”秦非凯撇嘴一笑,“对了,刚才我看见那位叫漓儿的婢女扛着沉甸甸的东西出府,她说是酱菜,我压根不信,老实说,该不会是做点心的秘方吧?”

  “你说什么?她扛着酱菜出府?”这丫头,居然又没去东菲苑。

  “嗯,从后门出去的。”

  秦司傲立刻站起来,对他叮咛道:“三弟,接待二伯的事就交给你了,我有事得出去一趟。对了,千万别让二伯在爷爷面前胡说八道,我怕爷爷会受不了刺激。”

  “大哥,这你放心。”秦非凯疑惑的看着他急促离开的背影。

  秦司傲走出后门之后,寻了一段路,终于在三叉路口前看见漓儿!

  就见她扛着东西走了几步又停下来捶捶肩,然后继续走……难怪这条路会走这么久!

  “这丫头到底在搞什么?”秦司傲眯起一双利眸,打算跟上探个究竟。

  走了好一会儿,他就目睹漓儿步进一条暗巷内……这条巷子非常阴森,还有股霉味,这里究竟是什么地方?

  再往内走几步,他发现眼前是一幢幢破旧的矮房舍,里头住着一些老人。

  “奶奶,您身子骨好些没?”漓儿走进第一间屋子。

  “漓儿,你来了。”李奶奶一见是她便开心地说道:“我最近还不错,你别为我担心。”

  “那就好,这是我做的酱菜,可以配饭吃。”她放下扁担,打开竹篓,先拿出一罐酱菜搁在桌上。

  “每次都让你这么辛苦,真不好意思。”李奶奶感激地说。

  “快别这么说,我只是做我该做的事。”漓儿看看天气,想起大少爷交代的事,“我还有事要忙,就不多聊了,我去将酱菜分给其他人。”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