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爷好风流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大爷好风流 第1章(2)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走了一段路后,她才发现这条路竟是通往大少爷的寝居“东菲苑”!

  “我们是要去东菲苑吗?”她警觉地问。

  “没错。”

  她摇摇头,“奴婢不是你的贴身丫鬟,进入你的寝居似乎不妥。”天,这下她该怎么办?她该不该自投罗网?而大少爷又真的很风流吗?

  回头一看,才发现她居然落后得远远的,他忍不住往回走,直接扣住她的手腕,“你能不能走快点!”

  “大少爷,我可以自己走。”她吓得用力甩开他的手。

  “你这是?”他意外的嗤笑出声,“你怕我?”

  “奴婢……怕你。”糟糕!她怎么这么轻易就得罪大少爷,说不定等会儿她就会被赶出秦府,也用不着再做什么点心。

  “怕我?”他双臂环胸睇着她,“我倒觉得你不是怕我,而是把我当成一只会吞了你的野兽?”

  “呃!”漓儿吓了跳,没想到大少爷会读心术!

  她的表情已不言自明了,他摇摇头,弯起唇线,“放心吧!我就算是只野兽,也是很挑食的。”

  听他这么说,漓儿的脖子轻轻一缩,不语地随他走进苑内。虽然她在秦府这么多年,也只去过老爷子的“养生居”,来到这里才发现大少爷的东菲苑竟不比老爷的养生居小!

  绕到苑内的后方,秦司傲指着那儿的一间房,“这间就是给你用的厨房。”

  她赶紧走进去,看着里头偌大的空间,“天,好大……还应有尽有呢!”

  他靠在桌边,用下巴点点那些个用具,“你看看还缺什么,我可以随时命人送来。”

  “不需要了,这样足够了,如果真需要什么,我可以自己打点。”漓儿忍不住摸摸这些全新打造的用具。

  “那就好,从现在开始做点心吧!”他到一旁找了张椅子坐下。

  “从现在开始?!”她一惊。

  “我昨天交给你的字条,难道你都没仔细看过吗?”天,看她那副懵懂样,他就知道这丫头靠不住。“不要以为你在灶房干活就赢定了,我爷爷的嘴可是很挑的,你要好好去研究。”

  “我知道了。”漓儿噘着小嘴,伸手摸摸身上的衣袋,随即眸子一瞠,“大少爷,真对不住,你给我的东西我没带在身上。”

  天,她好像放在昨儿穿的衣服口袋,幸好今天一早她得上市集采买,还没空洗衣呢!

  “该不会搞丢了?”秦司傲眯起眸,“你知不知道搞丢的后果?我可没法再弄来一份!”

  “我没搞丢,请等一下,我立刻去拿。”她咬着下唇道。

  “好,你快点去,”他重重吐了一口气,“无论如何你都得给我变出来。”

  “是。”漓儿朝他点点头后,便匆匆忙忙奔出东菲苑。

  来到仆人房,一进房里,她先找出昨儿个换下的衣物,在口袋中翻找着,果真字条还在里面。

  “都怪我,昨天一直漫不经心的才会忽略了。”将字条紧紧抓在手中,她又迅速返回东菲苑。

  “大少爷,我找到了。”她气喘吁吁地将那张字条递出来给他看。

  秦司傲双臂抱胸,一双睿智的眼直瞅着她,“你好像对这次的点心制作兴趣缺缺?”

  “奴婢不敢。”就算是,她也不能告诉他。

  “看来你根本没有看这字条上写些什么!”他眸心微眯,说真的他很生气,甚至有股怒焰在心底燃烧。

  幸好,他一向对女人宽宏大量,否则早就──

  “呃……因为昨天太忙了,奴婢还没仔细看过,我现在马上看。”漓儿赶紧看看字条,神情紧张,就怕大少爷发火。

  “你听好,才一个月的时间,我没空跟你打哈哈,把这上头的材料准备好,我午后再过来。”摇摇头,他便转身离开。

  见状,漓儿忧心不已。糟了,如果大少爷一气之下赶她出府,那岂不是完了?

  她立即冲出去,在苑门外拦下他,红着眼眶忧急地说:“大少爷,我错了,请您别生气。”

  秦司傲见她这副泫然欲泣的模样,这才轻哂,“知道错了?那好,只要你尽全力去做,我不会亏待你的。”说时,他还不忘伸手拂掉她眼角的泪。

  但是,他这个再平常不过的动作,却吓得漓儿往后连退数步,“大少爷不要,我不是……我不是……”

  “不是啥?”这丫头的反应还真令人发噱。

  “我……我不是你可以调戏的对象。”漓儿紧绷着身子,怯怯的说。

  “什么?”秦司傲挑起眉。

  “我知道你是风流才子,但我只是名奴婢。”说完这句话后,她竟一溜烟地不见了!

  “风流才子?!”秦司傲望着她的背影,嘴角画开一丝诡笑,“这小婢女居然以为我想对她──天!”难道他爱跟女人玩玩的喜好,连她也知道?

  看来这丫头并没有他所想象的这么枯燥乏味,以后的日子应该多了点趣味。

  *

  “大哥──”

  午后,秦司傲正打算前往秦家的四大产业之一“秦宝酒楼”,却在前院让二弟秦易乔给喊住。

  “易乔,有事?”秦司傲回头问道。

  “还不是要问问你做点心的事,不知大哥那边进展得怎么样了?”秦易乔双臂环胸地瞅着他,“不过我想你一定没问题吧!三个月长假等着你了。”

  “这么看好我?”秦司傲轻笑。

  “因为大哥掌管酒楼,而那位叫漓儿的婢女也是专门负责灶房的,对于做点心一定没问题……”秦易乔说着不禁叹口气,“唉!哪像我……”

  “你怎么了?”

  “你知道爷爷点了哪位婢女给我吗?”他可是愈想愈气。

  “谁?”

  “绣坊的香湘。”说起这个香湘,名字是既柔又美,可是模样却令人不敢恭维,只要想起将有一个月的时间得和她经常在一块儿,虽不到朝夕相处的地步,却也会让他夜里从噩梦中惊醒。

  “什么?香湘。”秦司傲差点喷笑出声,但终究还是忍住了。

  “是呀!别的不说,她那双手除了会刺绣外,哪会拿锅铲?所以我担心的不得了,看来百来天的悠闲已经跟我说再见了。”秦易乔仰首轻噫了一声。

  “你不要这么没信心,说不定事情没你想象的糟。”他拍拍二弟的肩,“说真的,我也不是很顺利,那个叫漓儿的婢女丢三落四的,似乎对这事一点也不在意。”

  “真的?”他没想到大哥也会遇到这种事。

  “千真万确,所以你也别太杞人忧天。酒楼有点事,我过去看看,你也好好努力。”对他勉励了句之后,秦司傲便离开秦府,往镇上的“秦宝酒楼”而去。

  巧得很,半路上他居然碰见漓儿在菜摊前买菜,“老爹,这把青菜多少钱?”

  “两分钱就好。”

  “两分钱?!太贵了吧!瞧这菜叶都枯黄了,算便宜点吧!”她东挑西拣地说。

  “姑娘,这……”菜贩一脸为难。

  “好吧!不愿意的话,就让它继续发黄啰!我刚刚在前头瞧见非常翠绿的青菜,也不过一分钱。”漓儿抿着唇说完后,便打算离开。

  “等等姑娘……好好,就一分钱吧!”

  漓儿掩不住内心的喜悦,开心地给了钱,将青菜装篮。

  等她想要转身离开时,却发现秦司傲就在她面前!

  “大少爷……”想起早上她对他说了那些话,她就好别扭。

  “我要去酒楼,顺道经过这里,你在干嘛?”他轻扯笑,“就为了省那点钱,你费那么大的劲儿又拐又骗又演的?”

  “谁又拐又骗又演!”漓儿皱着眉,“我只是为了买到更便宜的菜,可以帮府邸省钱。”

  “不需要这样。”

  “不需要?!”记得以前的女管事都教她要这么做呀!

  “我们秦府不缺这点银子,可是对小贩来说,所赚的每一分都是辛苦钱,必须拿回家养活一家老小。”他简单的话,却在她心中掀起一丝涟漪,万万没想到向来不知人间疾苦的大少爷也会体贴的为别人着想。

  “那我懂了。”漓儿回过头,再从荷包里掏出一分钱交给菜贩。

  “姑娘……”菜贩一脸诧异,还想问她,可见她已经离开了。

  秦司傲弯起嘴角,笑望她良久,“你……很聪颖,不过希望你能再加把劲在做点心上。”

  “是的,大少爷。”她朝他点点头。

  “对了,你怎么又买了这一大车的菜?”这丫头大清早才刚买一车回去,这会儿又买了一车,不知情的人还以为他们秦府就是菜市场。“我们秦府的人这么会吃吗?”

  “不是的,早上那些菜是为了三餐而准备,所以必须新鲜,现在买的是要腌制酱菜,挑这种菜会便宜很多。”漓儿把一颗菜心拿给他看,“虽然外面有点烂,但里头却是好的,若扔了太可惜,所以我都拿它来做可长久保存的酱菜。”

  “没想到你想的还真多。”他微皱起一对剑眉,“只是你做这些酱菜做什么?”想他酒楼里的膳食可没一样是酱菜。

  “这是……”她看看天色,“大少爷,不多聊了,卖鸡的小贩应该过来了,我得去挑挑,否则好吃的土阉鸡就被买走了。”

  “等等,难道也有腌鸡?!跟腌酱菜一样?”

  “嗄?”漓儿一张脸由不解转为涨红,“对,听说这种鸡很好吃。”

  瞧她一副憋笑的模样,他不禁心想:这丫头一脸诡怪,难道我说错了什么?

  “那么大少爷,我走了。”发现自己就快憋不住,她赶紧推着菜车往前跑去。

  “唐漓儿──”秦司傲扬声又喊住她。

  “大少爷,还有什么事?”她回头问。

  “把菜买回去之后就交给刘婶,然后到我苑里的灶房做你该做的事。”他不忘提醒她。

  “是……”漓儿闻言,小脸瞬间一垮,为难的点点头。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